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七章惊天一爆
    第十七章惊天一爆

    收拾好武器的铁心源趴在一块岩石后面,脖领子忽然一紧,转头过去,却现自己已经被铁一拎在手里,不等他叫出来,铁一就把他给塞进一个刚刚挖好的洞里面去了,整个过程和自己对待野孩子别无二致。?? 八一? ?中??文?网   w w?w?.?8?1?z?w?. c?o?m?

    铁一趴在洞口笑着对铁心源捶捶自己的胸口,然后就和铁三合力抱过来一块砂岩堵在洞口,还非常细心的给他留下了一个通气孔,免得他被闷死。

    不知为何铁心源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淌了下来,这时候他终于体会到了刚才野孩子是一个什么心情啦。

    不过这两个王八蛋还是弄错了,好几百斤炸药就要在不远处的爬犁上炸响,百十步的距离,自己如果继续留在洞里,不是被爆炸的声波震死,就会被掀飞的岩石活埋掉。

    这六个混蛋即便是要掩护自己,至少也应该把自己放到小野人待的地方才对。

    趴在岩石上,能清晰的感受到外面马蹄子践踏在大地上的动静,也能听见许东升声嘶力竭的大吼防御阵型的声音,至于孟元直的嘶吼,高亢的就像是一枝利箭正在穿云破月,这一切动静都说明,战争已经开始了。

    铁心源觉得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先从这个该死的洞里面爬出来,在外面的话,自己不一定会被沙盗干掉,如果缩在洞里面,百分百会被自己的火药给弄死。

    自己制作的火药是按照黄金配方制作成的,火药里用到的各种材料,尤其是硝石,更是撷取了硝池凝结出来的精华,水面以下含有杂质的硝石一点都没用。

    因此,他对这一次的大爆炸充满了信心,这必将是火药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宣言。

    堵在洞口的石头实在是太沉重了,铁心源用尽全身力气也没有把石头推开,那两个缺心眼的家伙,一定是按照他们的力气来设定的这个堵门石头。如果不是自己身边还有短剑,说不定就会被这块石头堵在门口活活得饿死,想必千年之后的考古学家们会非常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有一具穿着华丽衣衫的干尸。

    短剑切削砂岩非常的给力。不大一会,铁心源就弄开了人头大小的一个洞。

    努力的把脑袋探出去,看到战况之后,他的心中一片冰凉。

    铁一他们就守在这个小小的凹地里不愿离去,身上早已是血迹斑斑。而地上的伏尸铺了厚厚一层。

    铁心源看不见别人,只能看见铁一铁六他们的双腿走马灯一样的在自己的面前晃动。

    透过人腿的间隙,一个黄须大汉正狞笑着松开了自己手上的弓弦。

    铁一闷哼一声,那一枝长箭才离开弓弦就牢牢的钉在铁一的大腿上,铁一的左腿一软,单膝跪倒在地,手里的弯刀横扫劈断了一条人腿,那个受伤的沙盗就直挺挺的倒在铁一的身后,和铁心源的眼睛相距不到一尺。

    沙盗张大了嘴巴惨叫,铁心源忍着他吐出来的恶臭。狠狠地一剑就从他的嘴巴里刺了进去,锋利的短剑几乎没有阻碍的就直透后脑。

    铁心源不打算搬开这具尸体,见那个黄须大汉又拉开了长弓,匆忙间就扣动了弩机,强劲的弩箭,带着风声钻进了大汉的脐下三寸之地。

    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在战场上响起,正在准备防御的铁一被吓了一跳,他不相信这个声音是人能够出来的。

    铁心源不管铁一会怎么处理那个黄须大汉,自己小心的把脑袋缩了回来,那个大汉在地上翻滚的时候。竟然现了自己的存在。

    等外面稍微安静一点了之后,铁心源重新偷偷地往外看,只见那个大汉竟然跳跃着离开了战场,地上只有一枝染血的弩箭。

    铁一就趴在洞口和铁心源四目相对。脸上的神情并不是很高兴。

    铁心源笑道:“帮我把石头搬开,如果你们都死光了,我也没有什么理由继续活下去了,我和沙漠和戈壁不熟。”

    铁一仰头嚎叫了一嗓子,声音难听之极,单手力就把石头扒拉到一边去了。

    将铁心源从洞里提出来。而后就站在他的身前,冲着自己的五个兄弟又嚎叫一声,六人组成一个小小的三角阵,将铁心源围在里面,就大步的跨向战场。

    爬犁上的金子散落了一地,到处都闪耀着金黄色的光芒,而金子的下面则是大滩大滩的鲜血,砂岩吸收不掉,很多就那样胡乱的喷溅在金锭上面。

    孟元直头散乱,浑身浴血,一杆铁枪在人群中如毒龙般穿梭,所到之地所向披靡。

    许东升的脸上皮肉翻卷,眉际致下颚有一道恐怖的伤口,白色的颧骨都暴露在阳光下,手中的斩马刀却毫不松懈,与孟元直两人在沙盗群里掀起阵阵血浪。

    很奇怪,所有人都围着黄金在作战,爬犁的边上却一个人都没有,铁心源只看了片刻,就明白哪里为何没有人去了。

    一个沙盗被孟元直的铁枪抽到了腰肋上,喷着血重重的跌落在黄金上,他不顾自己的伤势,在第一时间就抓着地上的黄金往怀里塞,就在他装了第一把的时候,一枝羽箭就将他牢牢的钉在地上,而出手的人却是一个骑在马上的蒙面大汉,很显然,他就是沙盗的头领。

    孟元直数次冲杀目的就是此人,却总是被蜂拥而上的沙盗缠死在凹地里。

    许东升手提巨盾,怒吼一声合身冲进沙盗群,依仗自己粗壮的身子生生的为孟元直开辟出一条道路来,而后把身子躬起来,孟元直快走两步踩在许东升的身体上,越过沙盗群,将手里的铁枪奋力的刺向沙盗领。

    铁一按照铁心源的吩咐,开始向爬犁攻杀,马队中那些已经被沙盗冲击的七零八落的人,见铁一他们已经组成了战阵,就死命的向他们靠拢,等铁一前进百十步之后,他身后的跟着的自己人已经有六十人之多。

    孟元直的长枪刺空了,那个骑在马上的沙盗头领轻易地用长刀格开了这几乎是强弩之末的一枪。

    沙盗头领长弓再次举起。目标却不是被部下缠住的孟元直,而是已经靠近了爬犁的铁一等人。

    随时随地都在观察头领动静的铁心源大叫一声,立刻就有三面盾牌护住了为的铁一。

    “笃笃”两声,两支羽箭呼啸着飞向盾牌。巨大的力道震碎了木盾余力不减钉在一个仆役的胸膛上。

    “点火!”

    铁心源眼看着已经靠近了爬犁,嘶声大叫起来,他一刻都不愿意在这个地狱里面多停留。

    四只火把丢在满是木头箱子的爬犁上,眼看大火已经燃起,铁心源带着铁一他们一刻都不停留的就向外跑。

    天知道密封的木箱子能够保护里面的火药多久。铁心源一点把握都没有。

    看到铁心源只是点燃了爬犁,沙盗领不由得大笑起来,他不认为这点火能把金子烧掉。

    路过已经有些呆傻的许东升的时候,两个仆役拖着脚步阑珊的他就走,金子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能活着回去,才是大事。

    “我的金子!”

    孟元直大叫一声,神情狰狞的就像是一只厉鬼,踉跄的向爬犁方向冲杀两步,见金子在大火中熊熊燃烧。血红的眼珠子多多少少恢复了一点清明。

    毒龙般的铁枪刺穿了一个沙盗的咽喉,将他的尸体砸向金子,爬犁轰然一声响,箱子里面的金锭散落出来,被烈火一烧显得更加光彩夺目。

    沙盗头领对开始跑路的铁心源没有多少兴趣,那些围攻过来的沙盗也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孟元直和许东升,以及铁一他们的战斗力给了沙盗很深的印象,能够留下金子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

    不大功夫,攻守易位!

    兴奋地沙盗们已经在砂岩上狂欢起来,而徐东升和孟元直一屁股坐在戈壁上。欲哭无泪。

    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撤离是已经预先安排好的,躲在后山的仆役们牵着马走过来的时候,除了铁心源之外没人愿意上马。

    诺大的四车金子没了,谁的心头都沉甸甸的。

    铁心源预料到的爆炸没有出现。可能是那些沙盗们已经扑灭了火焰,或者是火药出了问题。

    这一切铁心源都不是很在乎,至少自己已经活下来了,虽然队伍短了一大截,过一百人在这场金子保卫战中死无葬身之地。

    回到原点的马队才是自己喜欢的马队,少了金子的带来的癫狂。许东升和孟元直也逐渐回归了本性。

    看着砂岩上站满了的沙盗,这样的局面连失落至极的孟元直都没有提出反攻的说法。

    铁心源叼在嘴边的白草猛地被一股气浪吹跑,紧接着一声巨响就从砂岩山的位置上传来,铁心源载倒马下。

    大地都在颤抖,巨响在极短的时间里响了三次,除了抱着脑袋藏在一个沙窝子里的铁心源,其余的人全部傻傻的站在戈壁上,眼看着砂岩山那里如同火山喷一般的喷出来七八丈高的黑红色火焰,强壮的沙盗连人带马像是纸片制作的一般被狂风吹落山下,无数黑色的块状物随着爆炸波飞上天空,即便是在天上盘旋,准备啄食死尸的秃鹫也纷纷的从天空跌落下来。

    爆炸过后,砂岩山方向寂静无声,只有冲天的黑烟笔直的升上天空,表示那里刚刚生了极为可怕的事情。

    脖颈如同生锈一般,许东升缓缓地将头转向趴在沙窝子里屁股朝天的铁心源。

    他不相信铁心源真的可以召唤来天罚。

    铁心源狼狈的抬起头朝许东升他们怒吼道:“快趴下,还有一下子!”

    吃了一惊的许东升和反应最灵敏的孟元直立刻就飞进沙窝子,学着铁心源的模样屁股朝天趴在地上。(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