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九章来自穆辛的威胁
    第十九章来自穆辛的威胁

    小野人的脑袋总是疼,即便是他最喜欢的干肉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八一中文网?  w?w?w?.?8 1?z?w?.com

    对这一点铁心源是清楚的,在那样的一场大爆炸中活下来的人,要是没点脑震荡之类的小毛病实在是说不过去。

    那种脑仁似乎离开头皮的可怕感觉铁心源尝试过,所以他只是让那个小野人尽量多的保持足够的睡眠,只有这样才能尽快的回复他的体力。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铁心源就率领着队伍出了,这一次,做决定的不再是许东升,而是铁心源自己。

    自从亲眼目睹了天罚之候,铁心源说的话有多人愿意听,包括许东升手下仅有的六十一个人。

    不丢下同伴,这是铁心源的心理底线,因此,还有六个马上就要死掉的重伤员,也被铁心源安置在枪杆子和毯子制作成的担架上,被两匹马架着同行。

    死掉的人多,就多出来很多的空闲战马,两匹马带走一个人这还是可行的。

    看着那些重伤员死灰色的脸庞,不论是谁都清楚这些家伙根本就活不了几天,即便是现在做的再多,最后依旧没有办法让他们活下去。

    许东升一次又一次的在他们的耳边承诺回去之后一定要让他们的家人享受最好的安排。

    那些伤员感激的看着自己的老大,他们相信老大一定会做到这一点的,事实上,许东升以前在这一点上就做的毫无瑕疵,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人会心甘情愿的随他远走西域。

    “你这样做其实是希望他们早点死。”铁心源咬着面饼悠悠的对许东升道。

    “你说什么?”许东升包着纱布的丑脸一下子变得更加狰狞,眼睛又开始泛红。

    如果说谁对这场战争最痛心的话,应该就是许东升,直到现在,损耗的都是他的物资,他的人。铁心源两只肩膀抗一个脑袋来到了沙漠,如今不但没有变的倒霉,反而多了六个实力强大的打手。

    至于孟元直更是干指头沾盐的货色……

    “我是说你把你部下最后的顾虑都打消掉了,这会让他们没有求生的意志力。最后死亡。”

    “难道说你还有办法救活他们?”许东升不生气了,他清楚地知道,铁心源这个人从来都不说空话。

    “如果是春天夏天,秋天,你的这些人死定了。好在如今还是冬天,他们只要自己不愿意死,说不定就能活。”铁心源把手里的饼子小心的塞进怀里,然后朝许东升伸出手掌。

    “你想要什么?”

    “金子!”

    “你要我的金子做什么?”

    “救人!”

    “我们是一伙的,你不能这样做,救人是你该做的事情,他们也保护了你。”

    “废话,我问你要的金子是当药材用的,我会稀罕你的那点破金子?”

    许东升很不情愿的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递给了铁心源,铁心源又毫不客气的从他的怀里再次掏出几锭金子。

    在许东升难以理解的目光中来到伤兵的跟前。先是把金子在他的眼前晃晃,然后小声的道:“看到金子了吧?就这一锭金子足够你盖一院房子的,你想不想要?”

    伤兵艰难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老子来沙漠就是为了金子,谁不想要啊。”

    铁心源哈哈大笑道:“都是没遮拦的好汉子,老子现在就告诉你,只要你活下去,这锭金子就是你的。”

    铁心源说完话就把金子揣进伤员的怀里,狞笑一声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拿出来舔舔,为了这锭金子你一定会活下去的,老许给你的安家费能有几个钱。只有活下去,你才能拿到更多的金子。”

    伤员原本带着死灰色的面孔,忽然多了一丝红晕,却把目光转向守在自己身边的许东升。

    许东升嘿嘿笑倒:“张黑娃。你小子要是能活到伊吾州,这锭金子就是你的。”

    这个黑脸膛的仆役,吃力的从怀里掏出那枚金锭,死死的攥在手里,连呼吸都变得有力起来。

    许东升从铁心源的手里抢走了所有的金锭,亲自去用金子来鼓动这些伤员活下去的勇气。

    铁心源不知道这样做能让多少人活下来。他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这些人至少有了对抗死亡的勇气。

    能随着许东升来到沙漠的人基本上都想用命来博一生的衣食无忧,他们对钱财的渴望,绝对不下于许东升和孟元直。

    金子可以杀人,同样能够救人,尤其是用在这些人的身上,应该会很有效果。

    冬日的戈壁滩上,寒冷异常,在这样的环境里,只要给那些伤员做好保温,就不担心会有细菌感染,只要熬过最难熬的头三天,它们活下来的概率真的很高。

    在戈壁上走了整整三天,铁心源没有遇到一个活人,也没有遇见一匹野狼。

    似乎在那场大爆炸中,所有的沙盗都被炸死了,野狼也被那声惊天动地的爆炸给撵的远远的。

    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当日逃走的沙盗还有很多,那场天罚一般的爆炸吓破了他们的胆子,经过他们的嘴四处宣扬之后,其余的人知道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金子已经被天罚击打成了飞灰。

    说起来可笑,沙盗们干着人类最血腥的生意,却也是沙漠之神最忠诚的信徒。

    既然神不允许他们获得那批黄金,那么,忘掉黄金就是最正确的事情。

    这是铁心源来到伊吾州之后才知晓的事实。

    第六天的时候,马队到了伊吾州,六个伤员到底活下来了四个,两个内脏受伤的伤员终于因为内脏出血的原因死在了沙漠上。

    即便是死亡,他们手里都紧紧的攥着那锭金子,许东升收回了那两锭金子,然后就把他们的尸体化成灰烬装在坛子里准备找机会带回大宋。

    “我们无意中获得了四车金子,只可惜遇到了沙盗,结果我们人少,打不过沙盗,只能丢下金子自己逃亡,结果,沙漠之神不允许我们或者沙盗带走他的财富,降下天雷,沙盗死了,金子也没有了……”

    穆辛听到许东升这一番胡诌之后,面无表情的看着铁心源道:“你看见了?”

    铁心源点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枚金锭放在穆辛的面前,一言不。

    穆辛拿起那枚金锭瞅了一眼之后,又看着铁心源道:“神罚?”

    铁心源再次摇摇头道:“狂风,巨响,黑红色的火焰,然后就有无数的沙盗成为肉泥,学生在神罚之后去过那片土地,哪里,惨不忍睹!”

    “金子呢?”穆辛好像没有理睬什么神罚,而是执着的问铁心源金子去哪里了。

    这一声,不但是在问铁心源,也是在问跪倒在地上的徐东升。

    三个装满金锭的柳筐被仆役们摆在穆辛的面前。

    “这是我们在神罚之后从戈壁上捡回来的金子,其余的没有找到。”

    穆辛看着眼前的金子叹息一声道:“这是灾祸之源,在智慧面前,再多的金子也不过是一堆粪土而已。

    金子的光芒,遮蔽了世人的双眼,让他们只能看到金子的价值,却看不到隐藏在阴影里的灾难。

    穆哥拉的权杖就是黄金铸就,黄金城的城墙都是金砖垒砌,然而,不论是穆哥拉还是黄金城都在一场大火之中消失无踪。

    世人起了贪婪之心,那么,神罚就会降临,是要告诫我们莫要去占有不属于自己的财富。”

    穆辛说完这通狗屁不通的道理,就重新闭上了眼睛。

    不论是铁心源还是许东升都离开了他的房间,房间里只剩下穆辛一人在为死去的灵魂诵经。

    “穆哥拉是谁?”许东升小声的问铁心源。

    “埃及的王,因为喜欢黄金就向神祈求得到更多的黄金,然后神给了他金手指,只要是他的手指触碰到的东西就会变成黄金,后来他把自己的皇后变成了黄金,他最喜欢的孩子也变成了黄金,他的宫殿也成了黄金,到了最后,他的食物也变成了黄金,最后活活的饿死了。”

    “这人实在是太蠢了,难道就不能找人喂饭?”

    铁心源看看许东升纠结的道:“你没有听出穆辛话里面的意思?”

    许东升冷哼一声道:“傻子都听得出来,他是在警告我们,如果暗藏黄金不交出来,我们就会因为黄金而死。哪怕是躲在黄金城里,也会被他杀死。”

    “你的部下?”

    “他们不知道,还以为我把所有的金子都交给了穆辛,藏金子是我和孟元直亲自干的。”

    “那就好,看样子穆辛不信神罚的说法,他可能会派人去求证。”

    “去了最好……”

    诵经完毕的穆辛,探手取过一锭金子,灰色的眸子里有一丝华彩闪过,然后就拍拍手。

    一个瘦俏的大食人就从里屋钻了出来,躬身等候穆辛的命令。

    “阿拉丁,去查一下,我要所有的金子!如果真的生了天罚,就去那里看看,同时,派人盯着许东升,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我不相信他说的话,一句都不相信,他们丢弃了那些为我们战斗过的人,形成了一个非常私密的宋人圈子,我要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