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章不败传说——千里快哉风
    第四十章不败传说——千里快哉风

    不同人自然会有不同的命,不过这都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能够自由的掌控自己的命才成。八 一中文 w w一w.81zw.com

    整个大宋国里,能够暂时自由掌控自己命运的人不太多,而孟元直绝对是其中一个。

    自从离开青山绿水,繁华绝世的大宋之后,孟元直就觉自己的武技在不断地变强。

    他并没有对此感到惊讶,这些都是自己应得的。

    以前吃饭,只需要坐在饭桌后面等待,马上就会有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等着自己享用。

    现在不一样了,刚才为了一块干羊肉,他已经杀了足足七个人。

    说是为了一块羊肉就死了这么多人,这其实是不准确的,如果不是孟元直在哈斯儿城卖掉了一些玛瑙的话,这七个盗贼是不会追上来的。

    宋人的形象在大漠中非常的糟糕,糟糕到了只要是个人就想抢劫一下,被放进锅里面煮熟吃掉的也不在少数。

    因此,大宋的商贾很少进入戈壁深处与这里的野人交易,而许东升则需要依靠波斯人的力量才能保证自己的商队能够安全的回来。

    孟元直这一路走的艰难无比,吃饭会被下毒药,住店会被半夜暗杀,买点东西会被刁难,哪怕是在所有人共有的河里面喝点水,都会被人驱赶,或者收非常昂贵的费用。

    被所有人排斥的感觉非常的糟糕,原本还想平平安安的找到尉迟灼灼那群人,然后把他们平安的带回来,一路上什么样的事情也不想惹。

    只可惜这使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好在,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在戈壁上,拳头远比礼仪重要的太多了。

    所以说,他这一路基本上是杀到这里来的。八一小说网  W W说W小.说8八1一ZW.COM

    此时的孟元直宁愿认为这七个人就是为了自己嘴里的那块羊肉才来追杀自己的。

    这样感觉会古朴一些。

    就像在春秋时期,类似自己这样的武者出没于荒原之间,只为一个承诺就怒而杀人。血溅五步。

    一个没有束缚的武者,才是真正的武者。

    不用劳心,凡事不对,只需大刀长矛递将出去。万事自然就会平息。

    那些人的尸体就倒在他的身边,浓烈的血腥气一点都不妨碍他在那堆小小的篝火上煮干羊肉吃。

    铁枪就戳在身边,长刀就放在面前,上满弩箭的弩弓就在探手可及的地方。

    只要自己的武器还在身边,孟元直就觉得自己哪里都能去得。

    屁股下的那具尸体正在慢慢的冷却。他的肉汤却变得越来越滚烫。

    哈斯儿城黄土夯制得城墙距离这里并不遥远,孟元直吃饭的时候还能看见那道如同细线一般的城墙。

    不过,一道黄色的灰尘出现在了城墙和自己之间,刚才有一个敌人逃走了,现在过来的应该是找自己麻烦的援兵。

    孟元直摇摇头,开始低头吃自己的肉汤,馕饼已经在肉汤中泡的胀,吸满了浓郁肉汤的馕饼此时吃起来最是痛快。

    一锅肉汤很快就被他吃的干干净净,孟元直满意的拍拍肚子,瞅着越来越近的黄色灰尘。用手帕将自己散乱的头束缚起来,提起铁枪,又把长刀挂在战马的身侧,弩弓挂在另一边。

    他不是很喜欢束甲,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流点血对于战力的提升很有帮助。

    这一点是从铁狮子那里学来的,只有受了伤,自己的那部分身体才能学会下一次如何不受伤。八一中文  W网W W一.八8 1ZW.COM

    这句话他以前很是听不明白,自从来到沙漠,尤其是砂岩山一战之后,他对这句话有了很深的认知。

    区区五十几个骑兵。孟元直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他解开自己的面巾,把自己非常标准的宋人面孔露在外面,立马高坡。等待敌人来临。

    骑兵在五十步外停下脚步,一个类似军官一般穿着皮甲的西域人纵马向前。

    义正言辞的大声向孟元直说着什么。

    看到这个军官的模样,孟元直立刻就回想到了大宋的官差,即便是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也能通过语气猜到几分,这让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当自己的武力高过普通人的时候。无论哪里的官差都会开始和你讲理了。

    然后就期望你能在他们表现出来的强势场面下,束手就擒。

    大宋皇帝或许有这个资格要孟元直束手就擒,面对这里野人一般的城主,孟元直只想拧下他的脑袋当夜壶。

    长枪一摆,孟元直就冲下了矮坡,那个喋喋不休的官差稍微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孟元直会直接冲下来,怒吼一声之后,就拔出自己的弯刀狠狠地向扑过来的孟元直劈砍了过去。

    长枪蜻蜓点水一般的刺在官差的咽喉上,然后就闪电般的收回,官差的弯刀在自己的面前晃动一下什么都没有碰到,他的咽喉上多了一个血洞,从前面依稀能够看到他身后的那些骑兵。

    探手从官差的战马上取过一张圆盾,单手持盾格开一枚羽箭,再顺手将圆盾抡了出去。

    力量是如此之大,圆盾带着呜呜的怪叫击打在最右边的一个骑兵胸口,马上的骑兵被旋转的铁皮圆盾竟然削成两截,上半身随着圆盾一起跌落尘埃。

    战马向前急窜两步,左手的铁枪就已经横扫了出去,丈二长的铁枪晃动的幅度很大,力量却不是很大,破开咽喉事实上也用不了多少力气。

    刚刚在做好准备的骑兵,仅仅看到了一个闪亮的枪头,就跌落尘埃。

    一个人能站在狂奔的战马上挥动长枪让他们根本就无法想象,弯刀格挡的角度太低,不足以封住长枪,被近乎两尺长的枪刃划过咽喉,顿时死的不能再死了。

    五十人组成的军阵非常的薄弱,当正面的两个人掉下战马之后,后面的两排骑兵面对急冲过来孟元直只能向两边避开,他的战马从军阵最中间呼啸而过。

    战马奔出去至少三十余丈才停住脚步,回马过来的时候,那些从惊慌状态中清醒过来的骑兵,一声喊,挥舞着弯刀直奔停下战马的孟元直。

    孟元直收起长枪,单手举起弩弓,连续扣动了三次弩弦,三支弩箭就激鸣而出,在这个距离上,大宋弩弓非常的值得信赖。

    弩弓收回,长刀就已经出鞘,这一次孟元直没有催动战马,而是直接从战马的背上飞了出去,当中箭的骑兵从狂奔的战马背上摔下来的时候,如同大鹏鸟一般在半空中飞舞了三丈远的孟元直脚尖踩在战马的鞍鞯上,身体再次腾空而起,闯进了骑兵最密集的中央战阵。

    孟元直不愿意伤害战马,所以在战阵上都是以人为第一消灭目标。

    按照铁心源的说法,尉迟灼灼她们的处境并不好,想要千里迢迢的回到清香谷,没有足够的战马是根本行不通的。

    这一路上的小国家多如牛毛,强盗也多如牛毛,小规模的队伍或许还有通过的机会,由大队妇孺组成的队伍,恐怕走不出十里地,就会被这些国家,亦或盗贼侵吞的干干净净,在西域,妇孺也是财产的一种。

    刀背砍在骑兵的脑袋上,孟元直的力量掌握的很好,眼看着十数个骑兵栽倒在马下,他才挑选了一匹最强壮的战马安身。

    剩余的骑兵轰的一声就亡命的向哈斯儿城奔逃,直到此刻他们才明白,眼前的这个黑眼珠男人是一个怎样的恶魔。

    孟元直并不追赶,而是先把战场上乱跑的无主战马找回来,拴成一排,然后静静的坐在一边等候地上那些被自己打昏的骑兵醒过来。

    这么多的战马,自己一个人是没有法子全部赶着去于阗北部的群山里去的。

    他下手很有分寸,摔在地上的骑兵共有十八个,还有三个很久都没有醒来,孟元直就用长枪送了他们一程。

    十五个骑兵惊恐的看着孟元直,嘴里不断的喊着饶命。

    孟元直很是奇怪,这家伙竟然喊的是回纥话,虽然他不是很懂,简单的投降一类的话语他还是能够听得懂的。

    他的长枪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的哀求而停下来,继续刺死了五个长相狰狞的野人,这才罢手。

    指着那个会说回纥话的骑兵道:“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马奴,不服者死!”

    这一战的战利品非常的丰厚,三十二匹上好的战马,让孟元直非常的满意。

    回头看看远处的哈斯儿城,那里已经响起了低沉的号角声,熟悉军队章程的孟元直知道这是全军防备的命令。

    就奇怪的问那个会说回纥话的骑兵:“我只有一个人,这座城里的人为什么不再出来找我的麻烦?”

    那个骑兵面色复杂的道:“哈斯儿城属于尊贵的毛拉·穆吉孜大人。

    城里总共有骑兵一百八十人,您刚刚杀死了大将军易思卡尔,所以,在没有招募到足够多的勇士之前,穆吉孜大人不会来找您的。”

    孟元直听了这个骑兵的话,心头一动,想起铁心源说过的一些话,就一把提起那个骑兵道:“如果你们帮我攻下这座城池,老子就把这座城赏赐给你。”(未完待续。)

    ps:    最近迷上了一款叫做《不败传说》的游戏,玩的血脉贲张,特意借他的名字来写一段热血传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