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四章不败传说——初现
    第六十四章不败传说——银狐初现

    铁心源最近的心情很好,总喜欢去麦田看看,大田里的麦子长势喜人,绿油油的看着就喜庆。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麦子的顶端已经鼓鼓囊囊的,禾穗正在孕育,再有五六天就该扬旗抽穗了。

    麦田边上的水渠里汩汩的流淌着清澈的雪山水,一些光屁股孩子一头扎进三尺多深的水渠里嬉戏玩耍,一些水性高些的家伙长吸一口气,挺着圆鼓鼓的肚皮在水渠里随波逐流玩起了漂死猪的游戏。

    这些孩子看起来黝黑健壮,已经没有了初见时的呆滞模样。

    人呐,只有吃饱了肚子,脑子才会变得活泛,如果饿着肚子,整日里都在为一张嘴抓挠,哪里有心思去考虑别的?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给这个山谷带来了新的生机,这些孩子即便是有闲暇,也没有力气在这里的嬉戏。

    这其实就是一场革命!

    铁心源对革命没有经验,可是他上辈子的太祖却是一位革命界的巅峰人物。

    只要从他老人家指头缝里学到点东西,就能在这个世界里所向披靡。

    平易近人和威严不可侵犯看起来似乎是矛盾的,可是太祖他老人家就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一个需要在油灯下抓虱子的人,和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完美的在他身上合二为一了。

    因此,铁心源也没有给自己穿什么绫罗绸缎,更没有把所有的金子都挂在身上,没有斩杀一两个奴隶取了他们的心肝来下酒。更没有整天带着百十个人招摇过市,无时不刻的炫耀自己的权利。

    他带着人修建了这座清香谷,给了每一个饥饿的人一口饱饭吃,这就足矣让每一个人都对他笑脸相迎。

    他带着人在戈壁上抢劫,四百人的队伍干掉了两千凶悍的回鹘人,已经让银狐的大名传遍了戈壁滩。

    外人不知晓银狐是那座山头的哪位神仙,那些跟随铁心源出战的将士们却知道银狐到底是谁。

    因此,即便是铁心源穿着一身已经洗的白的澜衫,头随意的扎起来,喜欢端着粗瓷大碗吃面条,也一点都不影响那些战士对他保持足够的崇敬。

    帮着一个拉着满满一车青草的老人把车子推上高坡,又跳进小溪里帮着一个洗衣的老婆婆把漂走的衣衫捞回来,铁心源这才心满意足的带着嘎嘎和尉迟文上了半山。

    山谷里有很多的杏子,其实都是些野树,结出来的杏子又酸又难吃。

    除非进行嫁接,否则一百年都休想从这些树上摘下甜美的果子来。

    开春的时候,铁心源来了兴致,把书上密密麻麻的野果子去掉了好多,结果,今年的野杏树上的果子个头变得很大,等到麦子收割的时候,这些杏子就该黄了。

    生吃是不用想了,如果能做成果脯,味道想来会非常好,在东京的时候,他可是跟着蜜饯章学过的。

    铁三带着山谷里的一半军队出门干活去了,另一半军队就需要负责保护清香谷,应付突如其来的危险。

    如今正是农闲的时候,山谷里的男女都去了狼穴,那里的工程量很大,需要大量的人手。

    干活吃饭已经成了山谷里所有人的习惯,只有不懂事的孩子和干不动活的老人才有资格在这个时候,躺在野杏树下纳凉。

    当然,还有一个人也过得如同一头猪一般。

    孟元直只穿着一条犊鼻短裤,就那样**裸的躺在一张巨大的毯子上。

    在他的脑袋边上放着一个装满了冰的木盆,里面冰镇着一坛子葡萄酿。

    这家伙甚至懒得抓着坛子往嘴里倒,用一根长长的空心芦苇管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喝。

    去年冬天奇寒,那么,夏日里绝对会奇热,如果冬天不是很冷,那么夏日里也一定不会很热。

    这就是天山的气象。

    一身白皙的孟元直不见了,如今,躺在那里的是一个有着古铜色肌肉的大汉,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保养的,肌肉坟起,皮肤却细腻的如同少女。

    如果不是因为满身的伤疤有碍观瞻,就这一身肉,走在东京汴梁城的大街上就能混个吃喝不愁,夜夜笙歌。

    一个彪悍的如同豹子一般的黑少年,乖乖的坐在他身边为他摇着牛皮扇子,孟元直的胸膛缓慢的起伏,看起来正在酣睡。

    这自然是装出来的,睡梦里的人那里会叼着芦苇杆子喝酒,就不怕呛死?

    铁心源的脚步没有刻意的放轻,放轻也没用,这家伙的六识早就过野狗了。

    铁心源从水沟边上的芦苇丛里掐了一截芦苇杆子,坐在毯子上,毫不客气的把芦苇杆子塞进酒坛子里。

    一股带着青草清香的冰凉酒浆下了肚子,铁心源舒坦的哈了一口气。

    孟元直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转身就走,怒气冲冲的,铁心源一来,他就要去玛瑙滩捡玛瑙去了。

    现在去玛瑙滩捡拾玛瑙是一个苦力活,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活计。

    如今,危险不是来自火山喷后的烟气,而是玛瑙滩附近的马贼和一些想要碰运气的流浪武士。

    玛瑙滩上现在已经是枯骨遍地,尸积如山,好在那些倒在乱石滩上的尸体,很快就会被烟气给腐蚀成一滩黄水,否则,那里都有爆瘟疫的可能。

    大热天穿上一身贴身的皮衣,戴上特制的头套,背上一个大柳条筐,这就是孟元直进玛瑙滩的全身装备。

    头套的眼睛部位还有两块水晶石磨制的透明片子,腰上缠着一个充满了空气的巨大牛尿泡。

    只有孟元直这样的家伙才能依靠一个牛尿泡里的新鲜空气在玛瑙滩待上小半个时辰。

    装备设计好之后铁心源实验过,他只需要一盏茶的时间就能把尿泡里的空气抽干。

    因为要吸牛尿泡里的空气,孟元直一度对捡拾玛瑙这个活计非常的厌烦。

    钱财如今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一点用处了,想要什么东西可以直接去他和铁心源两人的小库房里拿,捡拾玛瑙就相当于捡钱,而他已经懒得弯腰了。

    尉迟家族里的妇人们堪称宝贝,好些妇人都有一门好手艺,其中精于雕刻的人就不下十个。

    战时这些技艺比不上拉弓射箭,可是,一旦安稳下来,绘画,歌舞,音乐,雕刻,书法,掐丝,漆器,酿酒,炼银……这些手艺就非常的值钱。

    听尉迟文说他们祖上这种人才堪称车载斗量,尤其是在那个腐朽的隋帝国末年,大小尉迟的画技已经到了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地步。

    尉迟家族原本就不是纯粹的汉人,他们的祖上是鲜卑人,后来被李唐赐姓国姓之后,才改姓李的。

    就是这支李姓,为李唐守节两百余年。

    尉迟文小小年纪就能在一张桌子上把胡旋舞跳的让人热血沸腾,很有当年安禄山的几分风采。

    至于尉迟灼灼,她好像什么都不会……

    铁心源早就对自己只能买卖玛瑙原石非常的不满了,玛瑙这东西只有打磨雕刻出来之后才能卖上大价钱。

    沙漠戈壁上交易一次本身就非常的困难,运输更是令人头疼,一块雕琢出来的美丽玛瑙卖出去的价格足足比得上一百块未曾雕刻过的玛瑙。

    能让收益增涨一百倍的生意,铁心源无论如何都要来看看的。

    穿过繁忙的狼穴,眼前顿时让人眼前一亮。

    马群,牛群,羊群,轻轻挥鞭的牧羊女,还有一个倒映着雪山的蓝色高山湖泊,湖泊的另一边是黑色的松林,两个剃光了脑袋的和尚,正在那里忙碌不停。

    踩着软绵绵的草毯,铁心源来到了好大一片帐篷群里面,少了一条臂膀的尉迟雷正在一张非常大的桌案上用铁线在纸上勾勒一个图样。

    老家伙拿笔的样子比他提刀的样子要好看一百倍,往那里一站,就有一种高人的模样。

    不像他提着刀苦着脸好像谁都欠他钱的样子,谁都想再砍他一刀。

    听见铁心源在小声的咕囔,尉迟文连忙道:“九爷爷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画师,听说当年老祖都夸赞九爷爷,说他可惜了,如果生在于阗鼎盛时期,他的名声不会比老老祖大小尉迟差多少。”

    铁心源小心的凑过去,才看见尉迟雷正在用铁线绘制一副普贤坐像,已经完成了大半,铁心源看不懂这幅画好在哪里,就听尉迟雷笑道:“久不操刀,手生涩了,不过,就这副普贤如来坐像,萨迦就该付给我佰金才能拿走。”

    铁心源笑道:“先生家里人口多,想要过上好日子,就不该放过那两个大金主才对。”

    “领的意思是说,那两个番僧很有钱?”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我在他们面前就是一个衣不蔽体的穷光蛋。

    苯教据说传承了一万八千年,虽然我知道这是在胡扯,即便是缩小十倍,人家也传承了一千八百年,这样的底蕴,一般的小国家恐怕都没有他们钱多。”

    尉迟雷瞅瞅自己那顶补丁摞补丁的残破牛皮帐篷狠狠地点点头道:“少于佰金老夫不会脱手!”(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