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九章不败传说——润物无声
    第六十九章不败传说——润物无声

    淅淅沥沥的小雨有幸落在大地上,如同在春蚕在啮咬桑叶,沙沙的声音远比狂风呼啸要好听的太多。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七哥汤饼店就在一场小雨中开始了自己第一天的营业。

    生意很好,不论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只要是从沙漠,或者戈壁中出来的汉子,都会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在七哥汤饼店里吃一顿饭。

    只有经历过沙漠的狂暴,和戈壁贫瘠之后的人物才会知晓吃一顿自己从未品尝过的美食,对自己的生命是何等的重要。

    即便是最粗鲁的汉子,在进入七哥汤饼店之前,都会站在店门前接着店里流淌出来的清水洗漱一番,有些人还会用红柳枝子小心的把牙齿也清理一下。

    唯有如此,才能品尝到这里食物的真正美味。

    铁心源用双手托着下巴趴在柜台上,如同母亲在东京趴在柜台上一样。

    总有风尘仆仆的客人走进来,面对干净的一尘不染的汤饼店缩手缩脚,不知道自己满是尘土的靴子能不能踩在泛着油光的木头地板上。

    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有几个小黑人从角落里冲出来,趴在地上帮助远来的客人擦拭干净靴子,靴子干净之后,总会有一枚到两枚红铜钱丢在他们高举着的小盒子里。

    客人进店,小黑人们就重新跪坐在门边伸长了脖子等候下一位客人的到来。

    这些小黑人是附近那些西域人家的孩子,年纪很小,情商却很高,当第一个孩子磕磕巴巴的诉说了自己打算在门口帮着客人擦拭靴子的要求之后,很快就有三个同样的小黑人希望能够这样做。

    为此,他们换上了自己最干净的衣服,还把自己在河水里洗涮的干干净净,努力的想要自己的干净配得上七哥汤饼店的素雅。

    孩子们赚到红铜钱之后,会在晚上汤饼店关门的时候找管事换成粮食,他们也能享受到一碗汤饼……

    吃过汤饼店饭食的人,只要条件允许就总会来的,于阗国的御厨按照铁心源的菜谱制作出来的饭食,不是普通驼队商人或者武士能够想象的。

    铁心源早早就制作的酱醋终于在于阗国御厨的重新操持下,变成了现实。

    没人能够理解铁心源和孟元直吃一盘子醋拌青菜吃的泪如泉涌的心情。

    铁心源之所以在留在哈密当一个饭店的掌柜,他其实是在等着有更多的人融进这家店铺里面。

    那些会擦鞋子的小黑人进来了,他们在工作一天之后回去告诉父母,自己的一天过得很不错,不但能吃一顿从未吃过的美味,还能用挣到的红铜钱换回来非常多的食物。

    一天无所谓,时间长了之后,那些最底层的西域人就会晓得,铁族并不是一个对人非常苛刻的种群。

    这种宣扬,绝对要比铁心源扯着嗓子告诉他们自己人畜无害要有效果的太多了。

    饭店的伙计还很缺,铁心源已经把饭店需要人的消息传出去了,想必很快就会有人前来应聘,不管他是什么来头,铁心源觉得他只要进了饭店,就一定会被同化掉。

    煌煌儒家就是专门干这事的。

    即便是有一个死硬的幸运家伙,非要和饭店对着干,等他干掉饭店之后,再开一家饭店,估计还会是现在的模样,儒家文化最厉害的就是在润物细无声中,一点点的侵蚀你的皮肉心肝肺。

    来应聘的小伙子们一个赛一个的英俊,一个赛一个的阳光,丑陋些的小伙子,走到门口见到把门的两个蓝眼珠的英俊伙计,自己都不好意思进来了。

    铁心源有目的性的招进来八个漂亮的年轻人,几乎已经囊括了哈密附近能找到的所有种族。

    这样一来,只要是自己说过的话,应该能在最短的时间里传达到哈密所有种族族长的耳朵里……

    不过,即便是铁心源已经做到了对所有种族一视同仁的地步,伊赛特人的出现还是引来了不小的骚动,没有人愿意和四个美丽漂亮的伊赛特人成为伙伴,哪怕是工作上的也不成。

    伊赛特人,沙漠中世代的的娼妓和娈童,他们只能在贵人的帷帐里出没,一旦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就会立刻被人抢走。

    铁心源在打劫商队的时候抢到了几个伊赛特人,两男两女,就在这四个人以为自己就要遇到一个更加强大的主人的时候,这个主人却非常奇怪的把他们派到汤饼店里服饰饭店里的客人。

    没有放进自己的帷帐里面私自享用。

    铁心源认为他们会是最优秀的最高级的服务员,除非遇到肯花大价钱的贵客,否则这四个花旦一样的家伙不会出现在别人的面前。

    只可惜,他们不被人认同,就连铁心源和他们多说两句话,好心的异族服务员也会请尊敬的掌柜快些去漱口。

    在遭受到别人的歧视之后,伊赛特人竟然认为这是非常合理的,他们一般就躲在饭店最好的包厢里,没有必要,绝对不出来见人。

    听说昆仑山里还有一种人叫做菜人,男的长的非常俊美,女的更是千娇百媚,只可惜这种人的缺陷就在脑子和胆量上,他们像麋鹿一般容易受惊,只要被别人现行踪,他们就会推出最美丽的男女给现他们的人,然后自己快的逃进更加深远的群山里。

    这是铁心源趴在柜台上听一个走远路的骆驼客说的,那家伙说的口沫横飞,似乎真的吃过菜人一般,还夸张的说他们身体里的脂肪如同牛奶一般滑嫩。

    骆驼客中多的是靠讲一些奇闻异事来骗酒喝的人,这个骆驼客就是其中的一位,喝多了别人送过来的酒,终于从椅子上摔倒下来,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

    细雨是上天对戈壁的厚赐,至于大雨那就是灾难了。

    今天的雨开始变大了,哈密河也变得桀骜不驯起来,原本清澈的河水像一个疯狂的马群在河沟里咆哮着倾泻而下。

    戈壁上根本就存不住雨水,小雨还能留在戈壁上,只要雨势稍微大一些,戈壁上最恐怖的时刻也就来临了。

    原本干涸的可以任人行走的沟壑都会被泥石流所侵占,原本能有一点水的洼地,一场大雨就会让这个小小的洼地变成一个湖泊。

    原本浸在河水里的简易水车,已经在山洪来临之前被伙计们拖上了河岸。

    汤饼店里挤满了有钱的驼队商人,他们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昂贵的葡萄酿,一边等待大雨过去。

    铁心源依旧趴在柜台上,他已经睡了好几觉了,每次抬起头都会看到外面密集的雨珠。

    伙计们趴在栏杆上看着咆哮的哈密河不断地指指点点,从他们的话语中铁心源听到河里总是有尸体出现。

    淹死的人不关他的事情,这些天以来,自己的伙计已经把铁族关于哈密的建设意见说了出去。

    等事情酵一段时间,建造哈密城的事情就该提上议事日程了。

    这个建议一定不会被那些族长们同意的,即便是铁心源强行命令,他们也不会同意的。

    即便是傻子都会知道一个道理,只要哈密城出现了,喜欢捡便宜的契丹人一定会越过沙漠再次来收割这些野生财富的。

    既然不能建造城池,那么,建立一支各种族联合起来的庞大军队就不该是什么问题了吧?

    铁心源相信,在孟元直和铁一他们的威慑之下,不论那些其余种族的人多么的不愿意战斗,也会在庞大的利益面前殊死作战的。

    只要多弄出来几个敌人,哈密的各个大族想要不团结都不可能了,在敌人的威慑之下,唯有把军队建设的更加强大,才是唯一的自保之道。

    好不容易有了武士自觉地孟元直不愿意去刺杀那些有问题的族长,铁心源只好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铁一,许东升给的牵机药,这时候有了用处。

    平静的哈密,就像身边的哈密河一般暗潮涌动,最讨厌的就是高昌国的遗族,这群人仗着人多,不论铁心源说什么,他们都会旗帜鲜明的反对,已经到了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地步了。

    铁心源现在需要一个纠正自己错误的机会,过度的宽容有时候就会在别人眼中变成胆小和懦弱,润物无声的时候也需要秋风的无情。

    就像这场雨一样,开始的小雨对所有的植物都有好处,一旦雨水变大,就会变成泥石流。

    看着河水的伙计们开始惊叫起来,河流里的尸体变得更加密集了,有时候简直就是成群结队的被狂暴的河水席卷着滚滚而下。

    萨迦上师站在二楼上也看到了这一幕,回头从楼梯位置看过去,现铁心源正在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继续把脑袋放在胳膊上睡觉。

    他隐隐有些心惊。

    一两具尸体吓不倒彪悍的戈壁人,可是成群结队的尸体表明,正有一个庞大的族群正在经历最可怕的事情。

    一个卷头的高昌族少年哆嗦着嘴唇大叫了一声,就向大雨中狂奔而去。

    哈密河的上游,正是高昌族的领地,他们躲过了契丹人的屠杀,却躲不过有心人的算计。(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