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四章不败传说——狼烟的根源
    第八十四章不败传说——狼烟的根源

    西域的国家最初都是由一群流氓组成的。>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开始的时候,可能只是一个恶霸,后来恶霸变成了一伙,最后变成一支有组织的恶霸之后,他们就拥有了一个小小的地方,统御着百十人,到几千人,最后到数万人的大国,直至数十万人的级大国。

    铁心源弄明白了戈壁和沙漠之后才现,这片土地上竟然有上百个有名字的国家,至于没有名字的小势力,简直比牛毛还要多。

    在这片传奇般的土地上,乞丐可以成为国王,农夫可以成为国王,猎人也能成为国王。

    当然最多的还是武士,和马贼成为国王的人数最多。

    铁心源现在走的就是一条马贼成为国王的通天大路,这条路上走的人不太多,好多都在扩充实力的时候被同行干掉了,要嘛就是被好多切身感受到威胁的小势力合伙给干掉了。

    一般的马贼都比较粗豪,不像铁心源又那么多的心眼,知道广积粮,缓称王的道理。

    他们往往在攻下一片人口比较多的聚居区或者城池之后,就会迫不及待的挂起大王旗,向外宣称自己已经是国王了,即便是路过的蚂蚁都必须给老子交税。

    这其实没有改变马贼的本质,只不过从暗抢变成了明夺,而且还不讲究方式方法。

    怪不得后世总有人说,最看不起那些抢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铁心源也看不起这些人,自己收点税都要给人家供应一份精美的饭食,明明自己已经是周围三百里之内最强大的马贼了,偏偏还要装出一副处处被人欺负的可怜相。

    经过几天的试探之后,终于有人成群结队的开始在哈密向那些做生意的西域人收税了。

    心知肚明的西域人没有拒绝,而是按照铁心源早就吩咐好的,向他们交了钱。

    巴扎上依旧热闹非凡,等到下午的时候,那些被人收了税钱的西域人就三三两两的来到七哥汤饼店吃饭。

    这一次他们吃饭不用付钱,而是吃完之后,伙计还会在他们的饭碗边上,放下数目不等的钱币。

    钱币的数量正好和他们交给那些收税人的钱数相等。

    商人们没有受到损失,还可以多吃一顿七哥汤饼店提供的饭食。

    所以很多商人都在等第二天,希望那些收税的人再过来向自己收一遍税。

    晚上的时候,饭店后面的哈密河边上,一大排被捆绑着的西域大汉一个个暴怒的叫嚣着,要让暗算他们的人好看。

    铁六不理会他们如何,提着刀子从最前面一个家伙开始切脑袋。

    他不说话,也不会说话,在一片叫骂声里一刀一刀的切割着这些人的脖子……

    不大一会,柳条筐里就装满了脑袋,河边也安静的令人毛骨悚然。

    在波光粼粼的河水映照下,一具具没头的尸体正在不断的往河水里喷吐着黑色的血液。

    刀子划过人咽喉的声音在这个夜晚里清晰可闻。

    早就停止的谩骂变成了哀求和哭泣。

    月光照在铁六的脸上,把他的脸孔映照出一片诡异的惨白来。

    他的刀法很好,用锋利的小刀子切割人的脑袋几乎就是一个呼吸间的事情。

    已经割下来好几箩筐脑袋的铁六身上不粘一滴鲜血,只是浓重的血腥味让人肠胃翻腾。

    “求你饶了我,我立刻就走,再也不来……”

    其中的一个大汉语很快,铁六皱皱眉头,一把按住他的脑袋,右手的刀子就沿着颈椎骨节缝隙里狠狠地捅了下去,切断了神经之后,就松开捂着嘴巴的手,见最初的一股带着压力的血喷进了河水里,这才开始环切……

    天亮的时候,铁心源从饭店里出来,抽抽鼻子,回头看看干净的几乎一尘不染的青石板,吩咐伙计再用河水冲刷几遍,血不见一滴,可是血腥气非常的浓重。

    这一天,很多开张做生意的西域人非常的失望,没有一个人来向他们收税,昨日里那些凶神恶煞一般的大汉都不见了踪影,即便是还有几个一看就是流浪武士的家伙,也一个个脸色惨白的骑上马飞快的离开了哈密。

    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只好叹着气去七哥汤饼店继续吃那好吃之极却也非常昂贵的饭菜。

    铁心源看着络绎不绝的食客,终于可以肯定,现在没有人敢胡乱在哈密收税了。

    “给我吃的,喝的,我就陪你睡觉!”

    孟元直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女人,他早就现这个女人已经跟随自己好一阵子,还以为是一个逃亡的女奴,没想到她竟然敢过来向自己讨要食物和水。

    如果不是因为看到这个女人是从哈密那地方过来的,他早就把她杀掉了。

    现在,契丹人应该已经疯了,尤其是那个叫做耶律敬的家伙更是应该已经疯狂的没有人性了。

    这家伙有六个儿子,号称祖普六虎,据说每一个都有万夫不当之勇,耶律敬出征之时,六个儿子多为臂助,也是他能在耶律皇族种脱颖而出成为祖普大王,镇守契丹西北的原因所在。

    孟元直觉得把这六个家伙干掉,祖普大王就会像疯子一样的去咬阿萨兰,还能剪除祖普大王府的羽翼,让两边的力量变得均衡一点。

    孟元直等待了两天才等到这六兄弟集体出去打猎,借助密密的山林,在山中和六兄弟周旋了两天,费尽了心思才在虎头山脚下将这六兄弟一一的弄死。

    为此他甚至动用了一枚天罚。

    当耶律敬在晚上准备安寝的时候,才现自己六个儿子的脑袋被人整整齐齐的摆在他的床上,而服侍他安寝的美姬昏倒在床边,一张警告他不得进入哈密的纸条插在大儿子的嘴里……

    孟元直是听到密集的号角声,等一大群将领进了祖普大王府,就把装好火药的铁球点燃之后丢进了那间大房子,然后才偷越了城关,重新跑回沙漠的。

    火药的爆炸真是威猛,诺大的房顶一下子就被掀掉了,火光冲天而起,即便是跑出好几里地了,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他一度担心天罚会把契丹人给恐吓住,从而不敢过沙漠来找阿萨兰的晦气。

    结果,契丹人没有让他失望,再一次侥幸没死的耶律敬带着大队人马追了上来,眼看着一身回鹘标准装束的孟元直跑进了沙漠,才退回祖普大王府,指派了一小队契丹猛士踏进沙漠追杀已经暴露的孟元直。

    接战了几次之后,那些猛士丢下十几具尸体,带着孟元直确实是回鹘人的消息返回了祖普大王府。

    孟元直重新潜回祖普大王府,看到波甲城的城头挂满了回鹘人的脑袋,出征回鹘的武士召集令已经出之后,悄悄的再一次离开了波甲城踏上了回归的路途。

    眼前的女子应该不是一般人,她身上的衣衫虽然破,却能看出来质地非常好,破烂的衣衫上依旧有金线绣成的凤凰,这件衣衫,即便是在大宋也应该是非常昂贵的一套衣衫,上面绣着凤凰的,而凤凰脑袋上有一撮长毛,那就变成凤皇了,自然只有大宋皇家才能用。

    直到那个女人爬过来吃着自己的晚餐,喝着自己的水,孟元直才现,自己对大宋皇家依旧有一种臣服的心态。

    这个鬼女人很脏,即便是身材看起来很好,依旧引不起孟元直的任何**。

    吃了很多东西,喝了很多水的女人,仰面朝天躺在沙子上,眼睛空洞洞的瞅着天上的星星愣。

    孟元直丢过去一张毯子,别看白日里热的要死,到了后半夜沙漠里又能冻死人。

    女人把毯子裹在身上瞅着孟元直道:“你还睡不睡我?不睡的话,我要睡觉了。”

    女人的口音让孟元直一下子精神起来了,这竟然是一个吐蕃女人。

    女人见孟元直没了和她说话的心思,就把身体靠近火边,不一会就沉沉的睡去了。

    看到这个吐蕃女人,就让孟元直想起了另外一个吐蕃女人,现在那个女人好像又有男人了,似乎还是铁心源的兄弟,想了片刻,孟元直就呵呵一笑,丢开了这一笔烂账。

    刚刚被人逼着进入戈壁的时候,他对那个女人真是又爱又恨,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孟元直现自己好像不太恨那个女人了,因为他现吐蕃女人似乎都是那个样子。

    不会钟情于谁,也不会放弃对英雄的追逐,只要是英雄豪杰都是她们追逐的对象……

    “铁心源说的是对的,多情本身就是人家吐蕃人的习俗,说到底,是自己弄错了情况……”

    不想那个女人了,他又想起铁心源说过自己和那个女人还有一个女儿的,也不知道现在长成什么模样了。

    天亮的时候,那个女人披着毯子孤独的向孟元直给她指的方向前进。

    这个女人还是有一股子狠劲的,脚上没有鞋子,脚底板也烂糟糟的,竟然咬着牙一步步向哈密方向挪动。

    孟元直叹息一声,抱起那个已经不会挣扎的女人丢上了骆驼,自己牵着汗血马和骆驼一步步的向哈密前进。

    “卓玛,我当初弃你而逃,这一次救你的族人,就当是还你一点情义。”

    他说的很小声,那个女人没有听见,只是随着骆驼的颠簸,那双大眼睛里多少有了一丝生气。(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