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一章不败传说——昏君的生存之道
    第一零一章不败传说——昏君的生存之道

    铁心源觉得信天神的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自己被逼迫着相信了几天,然后肩膀上就多了一个洞。

    没有人知道这个洞对铁心源的伤害有多大。

    只有他自己知道每天临睡之前,他都会看看自己肩膀上的那个洞好久,才能入睡。

    “海不择细流方能成其大!”

    这句话非常的有道理,不过,需要看这句话在什么时候使用了。

    如果铁心源现在是大宋国内的一个山大王,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遵循这句话去做。

    可是在戈壁滩上,这句话就是有毒的。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在这里用起来非常的合适。

    茫茫戈壁滩上,因为居住零散的缘故,有成千上万个种族。

    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只有百十人的绿洲上就住着一个你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种族。

    前苏联当初何等的强大,一旦遇到危机,整个国家就立刻土崩瓦解了,迅的成了好多国家。

    没有归属的野人这时候对铁心源来说是珍宝,清香谷里的人口每天都在增加,主要来源就是那些个体在戈壁上苦苦讨生活的人。

    没有归属感的人在第一次融入一个大家庭的时候,那种幸福感是原先有种族依靠的人所不能理解的。

    有了自己的种族,就有人在他睡觉帮他警戒,他在山洞里睡觉的时候就不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有了自己的种族,食物就有了保障,他就不用担心空手从戈壁上回来的时候家人没有食物。

    有了自己的种族,大家在齐心合力之下,就能获得更多的空间和地盘。

    他们不会问自己的种族到底是什么种族,只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大家庭。

    虽然说灰头绿眼珠的汉人有些奇怪,可是在铁心源的眼中,他们比汉人还要汉人。

    一个说着汉话,穿着汉家衣衫,拿着筷子捞碗里的汤饼吃的人,你敢说他不是汉人?

    国家想要强大,单一种族就需要扩大,至少要占到绝对多数才成,如果有一个可以和主要种族打擂台的种族,这个国家如果不分裂,才是怪事情。

    阿史那,一听就是一个古老的姓氏,铁心源至今还记得很多阿史那家族的重要人物,比如阿史那思摩之类的家伙。

    哈密的清洗必须要继续,哪怕阿史那哲蚌他们表现的如何正义,如何悲壮,铁心源都会选择袖手旁观。

    近二十万大军在沙漠中交战,距离战场最近的绿洲哈密,没有任何可以躲过兵灾的可能。

    不论是回鹘人,还是契丹人,他们之间的战火一定会蔓延到哈密来的。

    在这样的大势之下,阿史那哲蚌即便是组织起来了一两千人的乌合之众,依旧会被那些想要获得食物的溃军给杀的干干净净。

    铁三百的讯息依旧没有传过来,铁心源看着沙漠方向,已经看了足足六天。

    从沙漠里出来的逃兵铁心源捉到不少,但是,这些人对于战争依旧一无所知,他们都是从行军路上逃掉的。

    阻隔哈密和祖普大王府的是一片沙漠,这片沙漠是最危险的流沙沙漠。

    所谓的流沙并非是指地陷流沙,而是指风吹沙动,从迎风面滚落到背风面,日积月累之下,每一座鱼鳞般的沙丘都会随着风滚滚向前。

    这样的环境不适合马战,也不怎么适合步战,松软的沙子会让战马冲不起来,也会让武士坚实的脚步变得虚软。

    只要有一丝丝的可能,阿萨兰都不会选择这样的地方作为交战的场所。

    唯有在这样的环境里,回鹘人才有可能做到和契丹人以命换命。

    继续等了六天之后,铁三百的依旧没有消息传来,铁心源决定不再等待了。

    带着自己留在哈密的所有人手准备回到清香谷去,他同时也向那些还在交换物资的商贾们出警报。

    告诉他们最多三天之后,他将不再负责商贾的安全,要他们尽快的完成交易,想要继续交易,等明年再来。

    戈壁上风云突变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感受到了威胁的并不是只有铁心源自己,当七哥汤饼店摘下匾额,取下幌子,收拾起桌凳,拆卸木头房子里最重要的装饰的时候。

    无数的商队就骑着骆驼离开了哈密。

    泽玛从大雪山来到哈密的时候,只看到铁心源一个人站在哈密河边静静的钓鱼。

    他的战马就拴在旁边的柳树上,三匹!

    他想再等等铁三百,既然已经说是一家人了,留下他一个人在外面不太好。

    谁料想,铁三百没来,泽玛来了。

    “你的部下杀了很多的贵族!”

    泽玛从马上跳下来就冲着铁心源大吼。

    铁心源遗憾的看着脱钩的鱼儿叹息一声道:“你没现他们杀掉的都是平日里和你父亲不对付的家伙吗?”

    “我父亲是一个昏君你不知道吗?

    反对他的人都是一些想要大雪山振作起来的好人,现在,全部被那个叫做铁一的哑巴太监给杀掉了。”

    铁心源皱眉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说铁一的话我可以装作听不见,如果这里有第三个人在,就你这句话,我会立刻砍掉你的脑袋!”

    泽玛的呼吸为之一窒,降下嗓门哭泣着道:“容琼只不过说我父亲不应该答应这样的条件。

    你那个部将就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楚色旺丹指责你的部将胡乱杀人,然后他也就被你的部将给杀了。

    噶伦不过是抽出刀子话都没说,就被乱箭射死了,还有贡玛,他是一个多么和善的长者啊,指责了我父亲两句,也被你的部将从大雪山城上活活的丢下山崖,等我们找到他尸体的时候,都辨认不出来那是一个人了。”

    铁心源冷冷的道:“最后一个人铁一处置的不对,应该当面砍头的,万一那个叫做贡玛的人还活着会成为我们的死敌。”

    “你好狠的心……”泽玛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嘤嘤哭泣起来,她觉得是她害死了那些人。

    “你父亲做的才是对的,那些人说的话,做的事就是要想害死所有的人。

    如果你知道后主刘禅的话,你就该知道什么叫做“此间乐不思蜀!”

    你如果知道李后主是谁,就知道那句著名的“。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月明中。”这句词。

    这两个人都是亡国之君,可是,一个安稳的活到老死,连子孙都得以保全。

    另一个则一杯毒酒送了卿卿性命!

    你父亲这样的人越是懦弱,无能,在目前的环境下就越是能够一生无忧,越是表现出不甘,想要努力,想要奋争,他就死的越快。

    泽玛,你莫要忘记,我们签订的条约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不得起二心……”

    说这些一般是枭雄才说的话语,让铁心源感到非常的不舒服,鱼钩上的鱼饵已经没了,就烦躁的丢下鱼竿,背着手瞅着沙漠方向。

    “你放心,阿萨兰一定会和契丹人打起来的,迪离和叶护死了,为了控制王帐军,他还杀了非常多的军官,后来是靠着要和契丹人决一死战的口号,允诺回来之后给每一个战士封地,这才勉强维持着大军的军心不散。

    这个时候,如果他不作战,他的八万大军会在下一刻就崩溃掉的。

    你没现他在哈密就留了一点老弱残兵看守重要的军粮吗?

    不是他不留,而是留不成,不论留下谁,那个人都会带着粮草逃跑的……”

    见泽玛带着哭腔说这些事,铁心源的心没来由的难过了一下,她被吓坏了。

    “我等的人不会来了,你也该看看我的部族是什么样子了,见过之后,你就会明白,让自己的族群过上好日子并不是很难。

    你大雪山就出了你这个一个人才,以后还有很重要的任务给你呢,别让我们失望。”

    泽玛听铁心源这么说,立刻就收起了自己哭泣的嘴脸,快快的骑在自己的战马背上,等着铁心源带他去神秘的族群聚居地。

    铁心源最后看了一眼沙漠的方向,骑上马,牵着另外两匹战马缓缓离开了巴扎所在地。

    二十个披着披风的骑士从阴暗处带到铁心源的背后,组成了一支小小的骑队,快的离开了哈密。

    泽玛一路上努力的记着任何有点特色的标志,她想把这里记在心里,以后说不定很有用。

    小路蜿蜒着进了天山,两侧的山壁变得高大起来,道路非常的荒凉,满是尘土,不像是经常有人经过的样子。

    当她看到最后面的两个骑士给战马的后面拖上一个刷子一般的灌木笤帚,才明白为什么这条注定会有很多马匹,骆驼,车辆经过的路上为什么没有留下人为的痕迹。

    刷子扬起灰尘,很快就被山风平均的铺在路面上,自己一行人经过之后,道路重新恢复了蛮荒的摸样。

    山间有很多的岔路,自家大雪山上就有很多这样的盘陀路,如果在一个山口走错,就会距离预定的目的地十万八千里。

    她早就听说过天山上有传说中的雪人,那些高大的雪人会把迷路的人抓走和她们交配生子。

    一想到传说中雪人恐怖的模样,泽玛就赶紧向铁心源靠近一点,她可不想和一个满身白毛的雪人生什么孩子。(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