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二章不败传说——安静的清香谷
    第一零二章不败传说——安静的清香谷

    清香谷里的麦子已经收割完毕了,只有一些边边角角的土地上还种着为数不多的胡麻。≧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寨子里的牛羊多,人人都稀罕荤油,只有铁心源对荤油深恶痛绝,因此,那些胡麻是专门给他种的。

    胡麻是一个好东西,铁心源向来喜欢吃胡麻油,尤其是这东西炸出来的油饼,他是百吃不厌。

    冬瓜这东西在西域长不大,不过还好,如今叶蔓上已经长出来不少拳头大小的青瓜。

    这东西原本就种在麦田的地垄上,如今把麦子割掉之后就开始疯长了。

    回到清香谷之后,铁心源身后的护卫就自动散去了,铁心源的三匹马也被嘎嘎牵走洗涮去了。

    盯着大太阳跑了大半天,铁心源有些饥渴,就顺手从地理拔出两根胡萝卜,在水渠里清洗一下,就咬的嘎巴嘎巴的响。

    泽玛接过铁心源递过来的胡萝卜,学着他的样子在水渠里面洗过之后,也吃的毫无形象。

    地里的物产非常的丰富,就是甜瓜还没有成熟,铁心源趴在一个硕大的甜瓜上闻一下,一点香味都没有,只好继续遗憾的吃自己手上的胡萝卜。

    一个背着柳条筐的野人看样子刚从山里回来,见铁心源没滋没味的吃着胡萝卜,就小心的凑过来拿给铁心源一大块还淌着蜂蜜的野蜂巢。

    这可是好东西,铁心源接过来,冲着野人嘿嘿的笑一声,野人也呲着白牙傻笑。

    顾不得蜂巢里还有白色的蜂蛹,掰下来一块蜂巢铁心源就毫无风度的塞嘴里大嚼。

    能吃到甜食是幸福的,铁心源闭着眼睛细细的享受,早就忘记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啃胡萝卜的泽玛。

    泽玛喜欢蜂蜜却讨厌蜂巢里的蜂蛹,见铁心源吃的恶心,就转过头嚼着胡萝卜打量着个连风中都带有清香的山谷。

    山谷里的人很多,可以说是非常多,除了没有乞丐和闲人之外和大雪山城差不多,准确的说,这里还比不上大雪山城,至少,大雪山城还有金碧辉煌的宫殿和高耸入云的灵塔,这里的房子大部分都是低矮的土坯房子,不过,从厚厚的茅草顶篷就能看得出来,这样的房子应该很暖和。

    瀑布下面有一大群光屁股的孩子在戏水,这可能是清香谷和大雪山城最大的不同,很少能在一个地方,见到这么多的孩子,这简直就是奇迹!

    如果按照西域的算法,一个部落有多少孩子,再把孩子的数量增加六倍,就该是一个部族中成年人的数量。

    在西域养活一个只吃饭不能给部族带来粮食的孩子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尤其是十一二岁的半大孩子,他们有着大人的饭量,却没有大人的能力。

    在瀑布下面戏水的都是很小的孩子,那些半大的孩子都在山坡上忙着摘杏子,或者在半山腰上放牧牛马。

    也不知道放牧牛马的孩子怎们招惹了摘杏子的孩子,一大群半大的小子乌泱泱的丢下杏树扑向山腰上的放牛娃。

    很快半山腰上就杀声四起……

    铁心源抬头瞅瞅那些打架的孩子,好像没看见一般,自顾自的继续品尝蜂蛹,看着白色的蜂拥蠕动着被铁心源的牙齿咬碎,泽玛强忍着呕吐之意,径直去了瀑布边上,那里的妇人最多,多的几乎要把水潭给围住了。

    铁心源见泽玛走了,暗笑两下,就在水渠里洗掉手上的蜜糖,背着手继续在山谷里转悠。

    至于泽玛,她自己亲眼看到的一切,要比别人告诉她的要准确的太多了,也详实的太多了。

    清香谷是铁心源专门培育的一个标杆地域,如果可行,今后自己的领地都会按照这个模式进行培育。

    复制的结果不可能适合每一个地方,却一定能够保持每一个地方的生活方式和制度模式都是最先进的。

    放羊一样的管理模式,最多能把未来的哈密,伊吾州弄成一个新的回鹘。

    大宋模式的于阗已经亡国了,就说明大宋模式在西域是行不通的,所以铁心源觉得还是自己的想法靠谱一点。

    从来就没有人在西域考虑过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中央集权或者王帐联盟,一个是国王势力强大的结果,另一个则是可汗实力不足以横扫**之下的权宜之策。

    没有征服,就没有顺从!

    很多智谋之士以为只要先把一个松散的国家建立起来,然后再慢慢的调整国内的制度,最后达到让王的光辉笼罩每一个人。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最有担当的开国之君完蛋之后,后来的君主很难再对现有的政治体制改动分毫。

    只要改动,战乱就会到来,如果后继的君王如同大宋历史上那些强悍的君王那样,国家可能会脱胎换骨,可是那样的君王即便是在大宋的史册上,也不过聊聊几人。

    孩子们摘下来的杏子还有点硬,吃起来酸,这是用来制造果脯,蜜饯用的,如果当水果吃,就需要爬上树去找零星的已经成熟的杏子。

    离开杏树出去征战的小子们打了败仗,好多孩子哭哭啼啼的揉着脑袋上的大青包。

    放牧牛马的孩子都比较野,用皮兜子甩起土坷垃来又狠又准,这东西打在牲口身上很疼,却又不会伤着牲口,落在人的身上也是一样的。

    脑门上的大青包是揉不下去的,铁心源检查了几个受伤的孩子,确定没有被打坏之后叹一口气道:“下回去揍那些放牛的家伙,好歹避开他们的皮兜子啊,一群人乌央乌央的聚在一起杀过去,不就是给人家目标揍嘛?

    你们好多人的父亲都是武士,你们回去问问他们会不会顶着敌人的箭雨向前冲。”

    一个年纪大点的孩子非常的有眼色,见铁心源手里拿着青杏子,就猿猴一样的爬上高高的野杏树,给铁心源摘了七八个已经熟透的杏子,然后仰着满是鼻涕的脏脸等族长告诉他怎样才能把放牛娃揍一通。

    野杏树上结的果子还是不太好,即便是成熟了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去。

    吃了两颗杏子,铁心源就被酸的打了两个冷颤,拿胳膊揽着那群被打败的孩子道:“人家在半山坡,本身就地势高,往下丢东西很容易……”

    泽玛走到瀑布下面的时候才现,水池子里不但有光屁股孩子的戏水,同样的还有好多光屁股女人也在戏水,只不过小孩子毫无顾忌的在高处的水潭里玩耍,女人们躲在低处的水潭里戏水,很是快活。

    野人女子大多黑乎乎的,即便是脱光了也没有多少美感,不过啊,那份惬意的劲头让泽玛非常的羡慕。

    泽玛看了一会就现一个问题,这里玩耍的孩子一个个都非常的壮实,这里乘凉戏水的女人也一个个都非常的健康,不像大雪山的女人一个个蓬头垢面,瘦骨嶙峋。

    好些妇人抱着自己幼小的孩子浸在水池里,孩子胡乱扑腾,扑腾累了就会趴在母亲丰满的胸膛上吃饭……

    这些妇人大手大脚,手脚上的茧子很厚,这都是劳作留下的痕迹,说明这里的妇人没有谁是贵妇。

    难道说这个山谷里的人每个人都能吃的饱饱的?

    带着这个疑问,泽玛问清楚了铁心源的住处,就径直向铁心源居住的茅屋走去。

    茅屋的大门开着,一个穿着宋人服饰的女子正在勤快的收拾着屋子。

    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刚刚用清水洗过,走进屋子就暑气顿消。

    女子眉目如画,身姿窈窕,和西域女子粗大的骨架完全不同,见泽玛走进来,就停下手里的活计有些不高兴。

    不高兴就代表着自己对这个女人有威胁,泽玛挺挺自己饱满的胸膛笑道:“你是铁心源的女人吗?”

    尉迟灼灼皱眉道:“这里是族长的房间,你不应该进来。”

    泽玛笑道:“铁心源说过,我可以在清香谷里随意的看,随意的走,晚饭的时候他还要问我对清香谷的看法。”

    尉迟灼灼指着书架上,以及桌子上,箱子上,椅子上堆满的各种文字的书籍道:“既然是族长允许的,你想看就看,只是不能动族长的书,他会怒的。”

    泽玛笑着答应了,指着墙上的字画问道:“这都是铁心源自己画的吗?那两只老虎怎么那么小?”

    尉迟灼灼不愿意和一个不认识字的吐蕃女人讨论书画,冷冷的道:“那是两只狸猫,不是老虎!”

    暴露了自己不认识汉字的泽玛没有丝毫的难堪,继续指着一个面目狰狞的罗汉像又问道:“这个老头是谁?他膝盖底下按着的应该就是老虎吧?”

    “那是伏虎罗汉!”

    “打虎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以前有一个护卫叫做白狼原的,他能空手捉住最凶悍的白狼,我以前还有一只大狮子两只小狮子,可惜大狮子为了救我被他们给打死了,小狮子现在在那里我都不知道。”

    尉迟灼灼哼了一声,就继续用清水擦拭木床,她已经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了,和人尽可夫的女人多说一句话都是自己的耻辱。

    “你喜欢铁心源吗?”泽玛蹲下来看着尉迟灼灼的脸猛地问。

    尉迟灼灼心头一慌,手上的麻布就掉进了水盆里,溅起了大片的水花……(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