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章我母亲是卖汤饼的
    第一章我母亲是卖汤饼的

    铁心源的本性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那是因为他纯粹是个天煞孤星般的人物,走到哪里,那里就是家。

    来到大宋之后,家的意义对他来说有了很大的区别,不再是光棍一条的时候,身后就多了很多缠绕心灵的丝线。

    最直接的问题就是,自己跑了,老娘怎么办?

    自己跑了,赵婉怎么办?

    自要是跑了,不会打猎的狐狸被活活的饿死了怎么办?

    就是这些简单直接的三条看不见影子的丝线,将铁心源束缚的动弹不得。

    铁心源喜欢这种有牵挂的日子。

    这天底下,每到夜晚的时候总有人在思念着自己,对他来说就是平生最大的幸福。

    他很多时候非常的不理解那些高叫着“汉子就要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人。

    一般来说,这种人基本上得不到善终,也干不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情。

    不论是拔剑刺秦的荆轲,还是吞碳毁容的豫让,亦或是《赵氏孤儿》里面用自己儿子代替恩人儿子去死的程婴,且不论史书对他们的评价有多么的辉煌,铁心源依旧认为这三个人都算不上什么好人。

    一个人无情到了什么地步才能干出那些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至少,铁心源认为,如果自己有了儿子,就绝对不会生什么让自己儿子死,去换取别人儿子生的事情。

    哪怕他知道别人家的儿子会成为光耀千古的人物,自己儿子是个傻瓜,这事也不能干。

    自从知道母亲踏上了戈壁,铁心源每天都会站在清香谷的城墙上向母亲到来的方向看,有时候一看就是整整一天。

    如果不是因为哈密如今全是乱军,溃军,到处都是找人来杀的人的话,他早就赶去戈壁深处接母亲去了。

    “阿史那哲蚌战死了,他的部族来清香谷请求收纳。”尉迟灼灼很小心的看着铁心源的脸色道。

    铁心源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脚下的青条石道:“他的部族是怎么知道清香谷的?”

    “阿史那哲蚌在出征之前,打探到了我们清香谷的位置,没有对别人说,只是告诉他的老婆,如果他战死了,就带着族群里的妇孺来清香谷。”

    “也就是说我们如果不接受这些妇孺,阿史那哲蚌这个死人就会把我们清香谷的事情传遍戈壁是吧?”

    尉迟灼灼低头道:“应该是这样的,阿史那哲蚌的老婆话里话外就是这个意思。”

    铁心源长吸一口气道:“阿史那家的男人应该是死光了吧?

    否则他不会这么长气的要挟我。”

    “那些妇孺其实挺可怜……”

    尉迟灼灼的话说了一半就在铁心源森冷的目光中闭上了嘴。

    “既然如此,你就去安排一下吧,只是一定要记住,那些没有男人的女人要尽快的配给山谷里的男人,包括阿史那哲蚌的老婆在内。”

    铁心源说完之后见尉迟灼灼有些迟疑,就靠近一步道:“这里是西域,不是大宋国内,并不是你于阗王族对自己的要求。

    我们现在最迫切的要求就是同化这里的异族人,有选择地壮大自己的实力。

    否则,就算加上你于阗王族,我们在这里的认同中华这两个字的人也不过一万多一点。

    这点人在西域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大一点的风浪就会让我们舟覆人亡。

    阿史那哲蚌没你想的那么壮烈,此人和阿萨兰的想法是一样的。

    都是在利用危机来达到把人束缚在自己麾下的目的,阿萨兰失败了,阿史那哲蚌也失败了。

    我们不过是阿史那哲蚌在自己失败之后留下的一条出路,我敢打赌,这家伙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死。

    你想娘看,如果阿史那哲蚌现在没死,会是一个什么局面,他会毫不犹豫地勒索我们!

    至于阿史那哲蚌的老婆,你就没有问问她到底是阿史那哲蚌的第几个女人?

    今年应该连二十岁都没有吧?

    在西域族长享有最好的,这是一个传统!”

    尉迟灼灼抬起头看着铁心源道:“我知道帮着阿史那哲蚌的族人求情很不妥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希望你这个族长可以和别的族长不一样。

    在胜利之余,可以多一点点仁慈之心,多少顾虑一下这些人的感受。

    我现您现在正在像扣月饼一样的,扣每一个人,您想把所有的人都扣成一个模样,我很不喜欢。”

    铁心源笑道:“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我娘。

    等你见了我娘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会有把人弄成一个模样的习惯了。

    我家就是卖汤饼出身的,要是一碗汤饼和另外一碗汤饼不一样,卖出去会砸了招牌的。”

    “人不是汤饼!”尉迟灼灼有些怒了。

    铁心源嘿嘿笑道:“一样,一样,你如果和我娘相处的久了,你也会成一碗汤饼的。

    别以为你尉迟家族代代都有书画大家,音律大家出现就认为只有个异性才能生出好作品。

    我爹是打铁的,我娘是卖汤饼的,我是他们的儿子,没道理不继承他们的手艺,综合下来做事的方式就是先一顿爆捶,然后再弄成一个模样……”

    尉迟灼灼哭着走了,铁心源皱着眉头瞅着她跑远,摇摇头就下令铁五再去一趟哈密,看看溃兵们到底跑远,或者死光了没有。

    自从进入戈壁之后,阿大的神情就松弛了很多,老尉迟就陪在他的身边。

    两个人交谈的非常热烈,尤其是谈到大小尉迟画技的变化的时候,老尉迟吃惊的现,这个长着两颗脑袋的人竟然对五代之后的各路画派了如指掌。

    “贵祖乙僧公曾经画过的《西方净土变》的壁画,以阿弥陀佛为中心,布陈活泼,喧闹的乐舞,数百人在装饰着花树禽鸟的七宝莲池周围,交织着庄严皎洁、花团锦簇、气象万千,没有五浊烦恼的西方极乐世界的情景,使不懂佛教的人们也能理解这是一幅反映生活的画卷。

    这其实就是佛陀入人间的真意啊,此时的乙僧公已经把自己化身为佛陀教化四方。

    可笑那时候的长安贵戚,只知道乙僧公一画万金,却不识画中真意。

    难怪乙僧公后来画一幅画就要烧掉一幅画,人间没人懂,他就只好烧给了鬼神看。”

    老尉迟苦笑道:“家祖在隋时的长安盛名无双,官至郡公却对于阗一国毫无用处,如果那时候家祖愿意的话,可以向隋文帝请换封地,如果能够得稍微距离母国近一些,我们如今也不至于闹到族灭国亡的地步了。”

    阿大瞅着尉迟雷笑道:“离得近了更加麻烦,至少我可以保证一点,你尉迟一族的骨头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硬。

    能够决定族群繁衍多久的主要原因不是地域,而是看骨头是不是够硬。

    如果你们族人的骨头一直都非常的硬,即便是到了现在同样可以纵横戈壁,圣天公是个硬骨头的,可惜,在他之前,你尉迟家族可是……嘿嘿嘿。

    源哥儿对你尉迟一族勘称另眼相待,在东京的时候,他就不止一次的提起过圣天公。

    听你所说,源哥儿到了西域,联系的第一个势力,他看中的不是你们的实力有多强,而是出于对升天公的敬意,才会做哪些事情。

    我和源哥儿谈起圣天公的时候,他每次都扼腕叹息,只恨不能早生一些年月,好随着圣天公在西域纵横。”

    尉迟雷连连说是,就铁心源拜托孟元直千里驰援于阗族人一事上来看,阿大所言不虚。

    想起铁心源他心头一动,小声的道:“老夫听说源公子并无婚配,我族中小女……”

    “不可!”阿大断然阻止,同样压低了嗓门道:“你就别想着在母亲面前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话了。

    铁家家教森严,母亲更是一个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她当年为了不让人安排自己的婚姻,宁愿投水自尽也不愿苟且。

    最后被义父搭救,虽然身份天差地别,母亲假装农妇也要成其好事,而后,两人遂成姻缘。

    开封大水,义父为了救母亲和源哥儿葬身水底,母亲为其守节一十六年,说到这些往事,你就该知道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源哥儿既然与大宋公主赵婉订交,那就绝无改变的可能,铁家在这姻缘一事上没有通变的可能。”

    尉迟雷笑道:“丧国亡命之人不敢高攀,即便是为妾也是可以的。”

    阿大苦笑道:“这几天闹的纷纷扬扬的李巧的故事你可知晓?”

    尉迟雷大袖一挥道:“蛮夷之人何谈礼仪!”

    阿大指着守护在王柔花马车跟前的李巧笑道:“卓玛纵有百般不是,成为李巧正妻已成定局!”

    “这是为何?不是说还有血脉混乱之忧吗?”

    “如今没了,卓玛给李巧生了一对双生女,母亲身边的张嬷嬷断定这两个孩子是汉家血脉……”

    尉迟雷吃了一惊道:“如何断定的?”

    阿大摸摸自己的鼻子摇头道:“不知,母亲没说,不过张嬷嬷出身大宋皇宫,是品阶很高的教养嬷嬷,她的话应该很有道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