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章这都是没道理的
    第二章这都是没道理的事情

    王柔花怀里抱着两个襁褓,两个孩子都像猫一般大,皱了吧唧的看不清模样,王柔花却似乎永远都看不够。≯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嘴里咿咿呀呀的逗弄了一会孩子,转头看见李巧还在马车边上,就怒道:“你妻子刚刚给你生了两个孩子,你就不过去看看她,陪陪她?”

    李巧陪着笑脸道:“她睡着了,临睡前还要吃您做的燕窝羹汤。”

    “转过头去,再让我看看你脖子后面的那块胎记!”王柔花把孩子递给同车的张嬷嬷,然后就要李巧转过头去。

    李巧听话的转过头,把脑袋凑到马车窗户跟前,王柔花分开他的头仔细的看了一遍那块红色的胎记,在李巧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松了口气道:“还真是一模一样。”

    张嬷嬷笑道:“这孩子是不是巧哥儿的老身还拿不准,可是说要说这孩子是吐蕃种,老身会啐他一身唾沫。

    你看看这扁鼻子,直头,黑眼珠……”

    李巧笑道:“在青塘大帐,只有我一个宋人。”

    王柔花恶狠狠的瞪了李巧一眼道:“快滚,你有脸说,我没脸听!”

    李巧尴尬的摸摸鼻子咕哝道:“母亲多少给孩儿留几分颜面。”

    王柔花哼了一声道:“当爹了,还真是和以前不一样了,知道要脸了,这都是你十六岁就往青楼跑的报应!”

    张嬷嬷嘿嘿笑了起来,李巧被弄了一个大红脸,赶紧离开,想在王柔花跟前要脸面,这辈子可能性不大。

    李巧走了,张嬷嬷才低声道:“夫人,这吐蕃人和我们宋人跟本就没有什么差别,都是黑眼珠,黑头,唯一能区别的就是吐蕃人头上起卷毛,可是,这也不是所有的吐蕃人头上都起卷毛啊。”

    王柔花叹息一声道:“你还没看出来?这是李巧自己愿意的,现在,谁要是敢说这两个囡囡不是他的孩子,他先就会翻脸。

    好在这两个孩子有八成是他的,我这个母亲自然不会做恶人,顺水推舟帮他一把,维护自己的孩子,也是我这个当母亲的责任。”

    张嬷嬷笑道:“其实也无所谓,反正就是两个丫头片子,将来无非是多两幅嫁妆的事情,他们都年轻,再生就是了,等您到了哈密,后院子里就不会再有这种烂事了。”

    王柔花把睡着的铁丫头抱在怀里叹口气小声道:“苦了这个丫头了,她娘对她不闻不问,哈密他爹也在,这才是一笔真正的烂账!”

    张嬷嬷笑道:“这孩子在您的膝下最好,即便是到了哈密,那个人难道还能强过源哥儿去?

    如今,他的家眷也在来哈密的途中,这孩子对他来说也未必是愿意要的。

    不如就放在您的跟前,有源哥儿这个哥哥当靠山,将来怎么着也能嫁个好人家,一辈子吃用不尽。”

    王柔花看着张嬷嬷道:“你说到了哈密之后就对那个人不理,不睬?

    说真的,孩子的将来我不愁,有我一口吃的就饿不到这孩子,哼哼哼,我倒要看看卓玛他们三人碰头之后会是一个什么场面。”

    张嬷嬷掀开车帘子朝外面看看,除了一个赶车的铁蛋之外没有外人,就在王柔花的耳边耳语道:“其实这样也不错,孟元直是源哥儿麾下的大将,巧哥儿将来也一定是要统带兵马的。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用不着太好,关系好了才是麻烦。

    老身当初伺候刘后的时候,见多了刘后为将门们一条心烦恼。”

    王柔花瞅瞅张嬷嬷道:“这些话放在心里就好,如今源儿才开始打天下,将领之间有了矛盾不一定是好事。”

    张嬷嬷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王柔花见孩子哭闹起来了,一个哭,另一个也很快就大哭起来,连带着铁丫头也揉着眼睛爬起来。

    张嬷嬷利索的帮孩子换过尿布,重新绑在襁褓里,就匆匆的带着孩子下了马车去了卓玛那里。

    王柔花带着铁丫头和狐狸下了马车,站在这里已经可以看见地平线上的天山。

    遂笑着拍拍铁丫头的小脸笑道:“你哥哥就在那里,我们马上就能看到他了。”

    铁丫头仰着脸道:“可是您说,再见到哥哥要打断他的腿,娘,我们不打断哥哥的腿好不好,您上回抽了我一板子,到现在都觉得疼。”

    “还是个记仇的,你哥哥从小到大可没少挨板子,这次就听你的,见着他了,我们不给他好脸色,就不打断他的狗腿了。”

    说到断腿,王柔花就把狐狸抱起来,吹开狐狸腿上的毛,松了一口气叹息道:“总算是养的差不多了,这要是断了腿,源哥儿还不知道有多难过呢。”

    就在母女两说话的时候,顶在最前面的阿大忽然大吼一声:“全员戒备,敌袭!”

    戈壁上起了烟尘,这是骑兵疾驰带起来,阿大对这样的烟尘非常的熟悉,整支车队对这样的情形也极为熟悉,这一路上记不清遭到多少马贼的攻击,早就知道该怎么应对。

    很快庞大的车队就在流民队长的指挥下形成了一个椭圆形的车阵。

    阿大带着本部一千骑兵站在车阵外面,李巧带着瞎毡配备的五百吐蕃雇佣军站在后面,火儿,水儿带着步兵,从车队里推出十个硕大的白色木箱子,箱子上有两个喷口,径直的指着外面。

    王柔花并不害怕,把铁丫头送进马车,她自己站在马车外面,用期盼的目光看着越来越近的骑兵群。

    她总觉得已经进了戈壁,就算是进了自己家,在家里不应该有人会对自己不利。

    “启禀领,对面的骑兵打着“铁”字大旗,人数不过两百,来意不明!“

    从前面跑来的斥候匆匆的对阿大道。

    尉迟雷手搭凉棚仔细的看了一阵笑道:“大先生,来的是铁四,应该是源哥儿派来迎接我们的人。”

    说完话,就骑着马迎了上去。

    阿大不为所动,军阵依旧保持的一丝不苟,火儿,水儿两人也没有因为尉迟雷作保就停下手里的准备工作,两个壮汉吃力的摇动木箱上的手柄,还有两个大汉正在用力的向火油柜子里面充气,保证只要取开楔子就会有大股的火油喷涌出去。

    青壮流民握着武器守在车阵里面,妇孺们则藏在第二道车阵里面,一些胆子大一点的妇孺甚至抬起来了脑袋饶有兴趣的瞅着车阵外面的西域骑兵。

    铁四在三百步外面就停下了马步,翻身下马,随着尉迟雷向车阵走来。

    阿大也跳下战马,阿二扯掉头上的帽兜露出真容,在这个需要文武并进的时刻,兄弟两自然是一起露面。

    铁四吃了一惊,不过并未胆怯,脚下不停来到阿大身边简单的拱拱手。

    “铁四将军为了成为最强大的骑士,去掉了自己的舌头,因此不擅言辞!”

    尉迟雷见场面尴尬,连忙做了解释。

    “好汉子!”阿二难得的说了一句话,对于一个见到自己形态而不感到恐惧的人,他非常喜欢。

    铁四听懂了阿二的话,冰封一样的面庞多了一丝笑容,握起拳头捶捶自己的胸甲,表示对他们能从万里之外来到这里表示钦佩。

    不过,他是来见王柔花的,只是和阿二,阿大打过招呼之后,就随着尉迟雷一起进了车阵。

    一路上他对这个车阵非常的有兴趣,刚才就看见了,这个圆圆的车阵不像西域的驼城,这里的车厢都非常的高大结实,只要尾连接在一起就成了一座低矮的城池,在戈壁滩上,有这样一座车城,骑着马的马贼很难有机会突破。

    最让他警惕的是那十个白色的箱子,如今,清香谷里也有四枚这东西放在城墙上,他是见过猛火油柜威力的少数几个人。

    当火油从喷口喷出来之后,一条火龙就会凭空出现,三十步范围内,会在顷刻间成为火海。

    进了第二道车城,他终于看到了铁心源那个传说中的母亲,当他们在沙漠里苦熬的时候,铁心源不止一次的跟他们提起自己的母亲。

    听他说自己因为调皮被母亲揍,听他说自己的母亲做的汤饼是如何的好吃。听他说自己的母亲为他做的那些事……

    亲情是铁一他们兄弟从未接触过的。

    当王柔花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现这个女人似乎满足了他对母亲的所有幻想。

    王柔花从儿子的信里知道了铁一兄弟几人的情况,看着这个高大英俊的骑士,眼中一会儿满是怜惜,一会儿又充满了责备之意。

    对他人表情判定的极为灵敏的铁四,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快步上前,单膝跪在王柔花面前,用歪歪扭扭的汉子写道:“家臣铁四拜见夫人!”

    和自己的家臣没有忌讳,和铁四他们几个更加的没有什么忌讳。

    王柔花亲手把铁四搀扶起来,看着他的眼睛道:“怎么就吃了这么多的苦楚啊!”

    和铁心源朝夕相处了快一年的时间,铁四自然能听懂一些宋国话,只是这句话,就让这个即便是被人抛弃之后也一滴眼泪都没有流的汉子觉得眼眶热!(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