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三章半阙词
    第十三章半阙词

    “水珠儿啊,以后不要去拿性命去要求一些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不值得。≯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赵婉靠在一张卧榻上,再一次出声告诫水珠儿。

    “如果是以前,奴婢也不会去争,去抢,这一回是您的俸禄啊,他们凭什么不给?”

    赵婉瞅着满脸泪痕的水珠儿笑道:“傻丫头啊,我父亲是官家,我母亲是淑妃,我是当朝公主,能不给我俸禄的除了我高高在上的父皇,还有谁?”

    “贵妃娘娘虽然母以子贵,可是,她想扣掉我的俸禄,还是做不到的。

    过来啊,擦干眼泪,无非就是三千贯钱财,我们不要也罢,又不是没饭吃。”

    赵婉说这话探手招水珠儿过来,把自己身边的一盘子无花果干递给了她。

    水珠儿接过盘子,往嘴里放了一枚果干嘟囔道:“在宫里我是最没脸的女官。”

    赵婉笑道:“你也是最厉害的女官,谁家女官敢和主子这么说话?”

    吃了一颗无花果干的水珠儿这才醒悟过来,瞅瞅手里的盘子再看看笑眯眯的公主,连忙压低了声音道:“那个坏蛋来信了?”

    “是啊,今天我去老宅子,结果现里面放了很多东西,还是张宗昌帮我拖上城墙的。”

    “他回来了吗?”

    赵婉的神色顿时就黯淡下来,叹口气道:“他和妈妈在西域安家了。”

    水珠儿瞪大了眼睛,捂着自己的嘴巴才没有惊叫出来。

    赵婉瞟了一眼水珠儿,将双手放在脑后靠在锦塌上悠悠的道:“他去哪里有什么打紧?我们总归会过去的。”

    “可是,他们在西域……”

    “确实远了点,铁家妈妈走了四个月才走到,不过,快马的话一个半月就能走一趟。

    明天起我们就要开始学着骑马了。”

    “您已经在学西域话了,再学骑马会被娘娘知道的,她不会允许我们学骑马的,再说女人学骑马不像话。”

    “找王渐啊,他拿了源郎无数的好处,总不能只拿钱不办事吧?”

    水珠儿仔细的瞅瞅自家公主叹口气道:“您说话的语气越的像那个坏家伙了。

    真不知道他哪里好,让您每天都思念着他,如果他敢有负于您,奴婢就……”

    “你斗不过他的,别说傻话了。

    倒是皇宫里出现了一个十七岁都不肯出嫁的公主,都成东京城的笑话了,父皇这次看样子是真的怒了。

    也不知道扣俸禄这招父皇能支持多久?

    水珠儿啊,明天你就把我屋子里的碍眼的东西都收好,我们每天就吃些青菜豆腐,好让父皇知晓他扣俸禄这一招在我们这里起作用了。

    尤其是我今天刚刚拿回来的那一箱子玛瑙更要收好,一旦被我母妃看见,下场难料!”

    说这话从袖笼里又掏出一大卷子交子递给水珠儿道:“这东西也要藏好了,我们过去的时候还要购买很多东西呢,西域那个地方不见得地贫民瘠,可是物资缺少是一定的,到时候我们带一大笔嫁妆去西域,心疼死父皇!”

    水珠儿如同老鼠一般的在寝宫里来回穿梭,赵婉嘴里念叨着晦涩难懂的西域话,有时候还需要重复好几遍音,直到字正腔圆才罢休。

    忙碌了一头汗水的水珠儿推开窗户猛地大叫起来:“公主,您看啊,下雪了。”

    赵婉匆匆的穿好鞋子来到窗户边上。

    外面果然纷纷扬扬的下起了大雪,只是地气还热,白雪落在地上之后很快就融化了,只有落在梅树枝干和假山上的雪花才能留存。

    赵婉探出手接了一些雪花,只可惜雪花很快就化作清水顺着指缝溜走。

    “都说燕山雪花大如席,不知天山雪花又会如何?真的如同源郎诗词里写的那样?

    如果是那样就太可怕了。”

    水珠儿刚刚消停下来,小脸红扑扑的,偶尔有雪花进了窗户落在她的脸上,倏忽就不见了。

    “别听那个坏人吹嘘,飞起玉龙三百万的话也敢说,奴婢觉得就是这《念奴娇》才让官家生气了,让您没了俸禄。”

    赵婉笑道:“没了桎梏的源郎,才是源郎啊,他以前可没有作过这么雄奇的诗词。

    你这丫头,将来说不定也是他房里的人,现在说他的坏话,小心他将来不要你。”

    水珠儿毫无羞涩之意,撇着嘴道:“就算他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即便是作词也制作半阙,藏头缩尾的不算是好汉!

    也就您把他看的如同宝贝一般,水珠儿只会伺候您,至于他,嗯嗯,他家不是也有一个胖小水珠儿吗?”

    赵婉恼怒的在水珠儿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抬举你呢,还不知道好。

    你以后就算是想嫁给源郎,也很困难啊,铁家妈妈说了,凭什么男人就可以三妻四妾的祸害女子,女子就要低眉顺眼的受着?”

    水珠儿拍着手大笑道:“铁妈妈说的太对了,皇宫里的事情我早就看的够够的。

    咱们官家多好的一个男人啊,就是因为身边的女人太多,才让皇宫乱糟糟的。

    那个坏家伙还能比官家好?

    就算是嫁给寒家子,我也要争一口说话的本事,要是像娘娘一样一句话不敢说,一件事不敢做的整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和那些狐媚子争宠,我还是死掉算了。”

    赵婉吃惊的看着水珠儿道:“你还真是一个性子烈的,皇宫里可有不少人红着眼珠子等着当妃子呢。”

    水珠儿扶正自己的髻,瞅着外面飘飞的白雪摇头道:“我不是!”

    水珠儿难得庄重一次,赵婉也就没有继续去刺激这个倔强的丫头。

    刚才她实际上说的是真心话,如果铁心源真的准备纳妾的话,她唯一能接受的人就是水珠儿……

    大雪继续飘落,不大功夫,皇宫就白了头。

    主仆二人缩在锦塌上盖着一件皮裘,一起看着窗外的白雪各自心思。

    大雪下了一阵子,就慢慢变成了冰雨,冰雨落在白雪上,不一会就把把白雪融化成了青色的冰糊糊,如同鼻涕一般从屋檐上掉落,一滩一滩的看着恶心。

    水珠儿跳起来关上窗户,开始小声的和赵婉商量晚上到底准备吃点什么。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夏竦也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冰雨吟诵了半阙词。

    他如今赋闲在家,夏日的时候,都御史韩章弹劾他骄横跋扈,纵使家奴强买强卖,抢夺寿州贡卖货物,从中牟利一千五百贯。

    官家并不在意,这样的罪责不过是罚铜了事,可是夏竦却在第一时间告罪,不但坐实了罪责,还主动引咎辞官,留在家里等待官家降罪。

    韩章的弹劾奏章实际上就是夏竦自己亲手写的,只不过借韩章的手送到皇帝案头而已。

    短短的半年时间,他已经是三起三落了,除过这一次,每一次升降都让他胆颤心惊。

    现在,没人能看得懂朝廷上的风云变幻,庞籍以戴罪之身继续出任平章事。

    韩琦同样以戴罪之身出任参知政事。

    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没有罪责的枢密使就成了众人瞩目的靶子。

    于是,夏竦需要给自己身上扣一顶有罪的帽子,至少现在,没有罪责的人站在朝堂上心里会虚。

    与其等待皇帝给自己扣帽子,不如自己找一顶合适些的先扣上再说。

    翻修皇宫的工程依旧在继续,即便是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也没有停歇。

    包拯几乎掏空了皇宫地下的地基,然后再回填,工程量之大,让三司使叫苦不迭。

    眼看着银钱如同流水般的出去了,工程的进度却非常的缓慢,而皇帝却久久的不进皇宫,住在翠华宫里,这让满朝文武人心惶惶。

    夏竦这里反而得到了一丝难得的清净。

    “一条小蛇,如今变成大蛇了,就是不知道日后会不会成为一条毒蟒。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小子你就算是留在了昆仑之巅又如何,难道你还有本事融尽昆仑白雪,让大宋百姓都成鱼鳖不成?”

    夏竦喃喃自语了两句,然后就动手关上窗户,老仆已经端来了饭菜,吃饭的时候不宜受冻,夏竦如今非常的注重养生。

    这半阙词是铁心源去了西域之后,传回来的唯一消息,带回这半阙词的是一个大食商贾。

    据他说,他在哈密见到了铁心源,两人相谈甚欢,临走的时候,铁心源以这半阙词相赠。

    夏竦不明白铁心源为何没有跟随穆辛去大食国,而是停留在了哈密,更不明白,一个好好的大宋爵爷会变成一个开饭店的商贾。

    以夏竦对穆辛的了解,此人应该不是一个可以轻易为他人所左右的人,不知铁心源是如何摆脱了穆辛的控制。

    如果铁心源不能去阿拉穆特山城继承山中老人的衣钵,他对大宋就毫无用处。

    派铁心源随穆辛远赴阿拉穆特城,不过是在寻找一种可能而已。

    失败的可能性远比成功的可能性要大。

    很明显,铁心源已经失败了,他放弃了一切带着母亲准备在西域安家了。

    或许他心中充满了愤怒,考虑到距离遥远的缘故,夏竦准备把这个人,和这件事彻底的忘记。(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