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七章你会勒死我?
    第十七章你会勒死我?

    孟元直刚刚走进清香谷,就和期待已久的李巧斗殴了一次。八一小说网 ≯ W<W≤W<.≦8≤1<Z≦W<.﹤C≤O≤M

    准确的说,这是一次当方面的挨揍。

    孟元直的武力如今直线上升,满世界能打过的他的人铁心源到现在还没有见过。

    尽管有火儿,水儿,玲儿这一群兄弟上去帮忙,也不过多了几个挨揍的人罢了。

    卓玛抱着自己的两个闺女,见到丈夫挨揍,把两个孩子塞给铁心源,自己找了一柄很大的连枷拖在地上就恶狠狠的冲向孟元直,一往无前的模样根本就看不出他们两个人之间以前可以亲密到生孩子。

    孟元直怒吼一声,抬脚把准备使出撩阴脚的玲儿踹了一个跟头,然后就夺路而逃……

    准备追杀的李巧怀里多了两孩子,立刻就停下脚步,刚才只是一时冲动,现在停下脚步,才现这事丢人的没法子跟别人说。

    倒是卓玛非常的兴奋,因为这是李巧第一次为她和别的男人打架。

    王柔花气的浑身抖,探手捉住卓玛的耳朵,和张嬷嬷一起准备回房间好好的教训一下卓玛汉家的规矩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至于李巧,已经成年了,自然属于儿子管辖的范围,对这一点,王柔花非常的认真。

    满肚子兴奋地泽玛早就想找铁心源说话了,见到卓玛的下场,愣了一会,就若有所思的跟着王柔花走了,她很想听听王柔花到底是怎么教训卓玛的。

    因为这种事情很可能也会落在她的头上。

    知道这件事根苗的阿大,阿二,铁家兄弟,以及铁三百和拉赫曼只会哈哈大笑。

    只留下三个傻乎乎的半大小子愤怒的看着李巧,如果不是看自己爹爹一直占着上风,她们早就上前帮忙了。

    铁心源大笑着在三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家伙脑袋上拍一把就来到马车前面拱手道:“嫂夫人万里奔波辛苦之至,小弟铁心源万分过意不去,家母特意准备了一些酒水,为嫂夫人接风洗尘。”

    既然是通家之好,侯氏也不扭捏,掀开帘子从马车上下来朝铁心源施礼道:“孟侯氏见过铁家叔叔。”

    “嫂嫂刚来,就让您看笑话了,一路风尘,您先去沐浴,待我母亲处理完家事,就来与嫂嫂叙话。”

    “叔叔客气了,拙夫身为武人本性暴躁,还请叔叔多多包涵。”

    铁心源苦笑道:“这是哪里的话,山谷里尽是武人,这种斗殴根本就是屡禁不止,孟兄身手高绝,谁都想找他比试一下。

    这种事在山谷里屡见不鲜。”

    两人说这话,尉迟灼灼就婷婷袅袅的走了过来,这女人跟着泽玛根本就没学会什么好的。

    孟家三兄弟很明显的继承了他老子的风流毛病,见到眉目如画的尉迟灼灼,郁闷的心情立刻就不见了,守在母亲身边等待认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的机会。

    泽玛对他们来说似乎有些高不可攀,再加上是吐蕃人,不是一个好的成亲对象。

    尉迟灼灼就没有那个问题了,大大的眼睛不比泽玛的小,小小的嘴巴根本就不是泽玛那张大嘴能比拟的,这太符合宋人的择偶标准了。

    侯氏在听说这个小姑娘竟然是皇族后裔之后,就拉着尉迟灼灼的手不愿意松开了,高兴的跟着小姑娘一起去给她准备的温泉池子了。

    对于三个半大的小子,铁心源就没有必要客气了,指着诺大的山谷道:“反正你们也不累,就到处走走,看看,山谷很大,先让所有人熟悉起来最重要。”

    老大孟虎气咻咻的问道:“他们为什么要围殴我爹?”

    铁心源摸摸鼻子道:“你们还是不要问写的好,子不闻父过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你说这事错在我爹?”

    “没错,你去问你爹啊,他也会说是自己的错。”

    “好,我这就去问我爹,如果不是,我不会放过那几个家伙的。”

    听到孟虎这样说铁心源就放心了。

    三个武力值不低的憨娃娃永远都是君王的最爱,这样的家伙用起来放心,损失掉不心疼。

    自己现在虽然还不是君王,对这样的人也是求贤若渴的,如果手下一群人都是猴精猴精的,这绝对是自己的大难。

    孟元直就没跑远,只是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眼看着三个憨娃娃被他老爹一脚一个的从屋子里踹出来,铁心源的心情就变得更加好了。

    这个时候去问自己老爹的**事,他们不挨揍谁挨揍?

    泽玛脸色难看的从王柔花的房间里走出来,她万万没想到,张嬷嬷会把卓玛的裙子扒掉,用力的拿竹板子抽,眼看着那个雪白而浑圆的屁股变得紫了吧唧的,她就觉得趴在那里叫唤的是自己。

    “你娘在打卓玛。”

    “婆婆打儿媳妇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下手很重,那个老婆婆咬着牙在抽啊!”

    “下手轻重只和她犯错的严重与否有关。”

    “我以后会不会也是如此?”

    “美死你,你要是犯错了,就和铁三百他们一样,错误小,就打板子,错误大就砍头!”

    泽玛瞪大了眼睛,她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和卓玛之间的区别。

    卓玛犯错了,最大的惩罚就是被李巧休掉,这就是王柔花的家法。

    至于她,执行的会是国法,这东西没有家法有那么多的弹性和人性。

    规章制度必须深入人心才成,铁心源耐下性子给泽玛细细的讲述了一遍自己刚刚拟定的章程。

    “为什么砍头的条目这么多?”

    “这没办法,我们的事业刚刚起步,这时候就要求我们全心全意的一起努力去做事,单靠个人的热情是不成的,还需要非常严苛的律法去管理我们,约束我们。

    一个国家刚刚开始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万一我要是犯错了,你准备怎么砍掉我的脑袋?”

    铁心源想了一下道:“一般情况下我会显得很难过,甚至会流泪,可是啊,一想起你犯的错误,我就会大公无私的为你准备好一顿好饭,一套漂亮的衣服,一个非常美丽结实的棺椁。

    最后用绳子勒死你,这样会无损你的美貌。”

    泽玛摇头道:“前面的全部去掉吧,直接走勒死那个环节,太恶心了。”

    “那些做派根本就不是给你看的,是给别人看的,实在不成我可以先勒死你然后走前面的流程,这样你就感觉不到恶心了。”

    “总之我会被勒死是吧?”

    “是的!”铁心源说的非常认真。

    泽玛有吐蕃人特有的乐观精神,很快就忘记了和铁心源之间那番很伤人的谈话。

    叽叽呱呱的说起自己在宗哥城的事情。

    “瞎毡获得角厮罗位置的可能性很高,主要是他舅舅们在全力帮助他,如今的宗哥城角厮罗的命令根本就不管用,角厮罗派来的官员在宗哥城活的不如牛马。”

    “比如呢?”

    “比如,在宗哥城没人愿意把女儿嫁给瞎毡,瞎毡就直接娶青唐城派来的官员家的女儿,每隔一段时间就娶一批,那些人敢怒不敢言。”

    “我听说瞎毡有三个儿子!”

    泽玛听铁心源这样说立刻就笑了起来,拍着桌子笑道:“他应该叫那三个孩子为表弟,瞎毡娶得女人实际上都是给自己的舅舅们娶的。

    我住在宗哥城城守府里的时候,他的舅舅们对我很有兴趣,只是瞎毡把我看得很紧,我身边还有铁三百和拉赫曼保护,他们才没有得手而已。”

    “有没有可能在瞎毡和他的舅舅们之间制造一个裂痕?”铁心源压低了嗓门道。

    泽玛摇头道:“他们绝对不会为了我或者任何一个女人反目为仇,一点可能都没有。

    他们之间似乎有约定,瞎毡是下一任的青塘主人,而那些不属于瞎毡的儿子们将是下下一任的青塘主人。

    利益已经分配好了,没可能撼动的。”

    铁心源陷入了沉默之中,泽玛见他想事情想的出神,就悄悄的离开。

    等铁心源回过神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掌灯很久了。

    “我母亲在和侯氏饮宴?”铁心源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坐在屋角的尉迟灼灼似乎被吓了一跳,赶紧道:“是啊,婶婶和侯氏交谈的很开心,就是她的三个儿子非常的讨厌,总是围着我问这问那的。”

    “孟元直在哪里?”

    “和李巧两个人在喝酒,已经喝了一阵子了,看样子相处的还算愉快,另外啊,孟元直偷偷地去看了一眼铁妞妞,摸样鬼祟,妞妞没现他的存在。”

    铁心源点点头看看桌面上的账本,又问道:“铁二来过了?”

    “仁宝上师带来的东西已经入库上册,非常的丰厚,大多数都是罕世难得一见的珍宝。”

    铁心源摇摇头道:“珍宝就意味着有价无市,我宁愿他们带来的都是黄金,白银。

    萨迦上师之所以会这样安排,大概是要激起我的贪婪之念,把这些珍宝藏起来秘不示人,这样他们就有理由进献更多的珍宝给我们,来加重他们在清香谷说话的分量。

    哼哼哼,这些珍宝留在山谷里一点用处都没有,原本预定我会在年初走一遭东京城,如今,事情有了变化,我就不去了。

    这些珍宝必须在东京城出手,换成我们需要的东西才好,一件都不留!”

    “您就不担心宋国皇宫里的那位公主吗?”尉迟灼灼沉默了一会还是问了出来。

    铁心源笑道:“我已经说过要给婉儿一个明媒正娶的婚礼,如何能够说话不算数?”(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