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章没有掉下来的惊弓之鸟
    第二十章没有掉下来的惊弓之鸟

    “将不知兵,兵不知将也是大忌啊!”阿大感慨了一声,马上就现这句话和自己刚才的担忧有些冲突,只好长叹一声。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铁心源笑道:“一支军队是由一名将军,一名副将,六位裨将,十八位校尉,一百八十位队正和一万八千名军卒组成的。

    能够轮换的只有将军和副将,裨将才是一支军队永远的主官。

    收买最重要的前提就是要收买的人数要少。

    收买一位将军并不是很难,可是想要同时收买六位裨将难度就增加了至少二十倍。

    如果六位裨将中,我们连一个人的心都不能获得,那么,我们就活该被人家背叛。

    至于你说的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事情,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如果你能把我们清香谷的军队都训练成精锐,不论那一位将军带领那一支军队,都能迅的完成磨合,做到随时都能参与战争。”

    阿大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的道:“孟元直的武力太强大了,即便是阿二,在他手下也走不出二十个照面。”

    铁心源把骑在肩膀上的铁妞妞抱下来,瞅着阿大道:“我的心胸宽阔似海,可以装下任何骄兵悍将,更不会妒忌自己的部下会比自己能干这种事。”

    “过强的武力需要约束,这是常识!”

    “大宋官家就是这么干的,结果,又如何呢?

    是雄鹰,你就在天上飞,是老虎你就啸傲山林,是狼你就千里吃肉,是狗,你就乖乖****!

    一个族群中如果只有一位悍将,那么,确实需要防范,当一个族群全是悍将,就没有必要去防范了。

    大先生,我们的事业刚刚开始,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想的太多,我们连明天会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谋划的太远,很可能会让我们把路走偏。”

    阿大见铁心源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不由得有些忧虑,一个君主确实需要拥有能够容纳四海的心胸,可是过于开阔了,就成不负责任了。

    铁心源告别了阿大,继续向山谷深处走去,铁水那里在火药弹上好像有了新的突破,这时候去看看正好,顺便在他那里混一顿饭吃。

    沿着山谷向上走,过了狼穴之后,就有一条很小的山谷,这里的空地只有两三亩地,盖了七八间茅屋,在这里几乎见不到任何铁器,也见不到任何的火星。

    地下有一道温泉从这里穿过,因此屋子里就不太冷,两个宋人武士守在门口,接过铁心源递过来的火媒子,又解下铁妞妞身上的氅子,兄妹二人这才进了屋子。

    水儿坐在一张木头椅子上,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嚼着东西,目光却落在一颗香瓜大小的铁块上面,很是痴迷。

    铁心源上前拿起那颗铁块,在手里颠一下道:“还是太重了,铁壳子不能太厚,装药量不能少。”

    水儿皱着眉毛一把夺过铁块重新放在桌子上道:“你知道什么啊,不知道就少说话。

    铸铁脆,太薄的话会出现气孔,火药爆炸的威力在于密封,密封越好……”

    铁心源没心情听水儿瞎扯,狗屁的密封,黑火药的爆炸威力有限,铁壳子要是太厚,火药被封在铁壳子里爆炸之后就像是放了一个屁一般,能把铁壳子炸成两瓣就不错了,还指望他去杀敌?

    这东西依靠的就是铁壳子的碎片杀敌呢。

    和自己兄弟说话就愉快的太多了,阿大是一个有着绝高武力的谋士型人物,而且学的还是诡诈之术。

    历史上这样的人很多,比如三国大名赫赫的贾诩,司马懿都是这一类人物。

    铁心源到现在都不知道阿大的师傅到底是谁,以前的时候他认为这是一件小事,对一个已经死掉的人用不着太关心,只要好好的待阿大,阿二就好。

    可是随着他对阿大阿二的了解日益加深,他对这位传说中的人物越来越感兴趣了。

    一个有着满腹才华的宿儒,野死荒山这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如果说这人的名声不显,铁心源是一定不会相信的。

    如果这人的声名不显,跟本就没有必要躲避在深山里,如果让一个宿儒不得不放弃自己所有的东西,埋深山数十年,这只能说明,这人即便不是千夫所指之辈,就是声名狼藉之徒。

    阿大在帮着自己逐渐建立一个人心囚笼,将所有人的心都囚禁在这个巨大的囚笼里,而后才能放心的使用他们。

    这是标准的谋士做派,他们兄弟二人共用一个身体,讲究的就是控制。

    阿大的忧虑自然是有道理的,铁心源只是不愿意在阿大面前表露出自己猥琐的一面。

    有了火器之后,个人的武力值已经不成为什么威胁了,孟元直的武力再高,在火药弹的轰击之下也没有存活的道理,他还没有把身体练到刀枪不入的地步。

    上次他去刺杀祖普大王的时候,曾经给过他几个人头大小的火药弹,那是最初级的一种,想必他已经见识了火药弹的威力了。

    那几颗火药弹对孟元直是一种帮助,同时也是一种无声的威慑。

    “巧哥已经把铁壳子的厚度炼制到了极限,再薄的话掉地上就会摔碎。那样的话,不用敌人来杀你,你自己就会被自己的武器给杀掉。”

    铁心源摇头道:“教你一个乖,在工艺这一途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尽头可言。

    之所以有尽头,是你的能力还达不到而已。”

    水儿勃然大怒,咚的一声将火药弹的外壳丢在铁心源的面前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行你来啊!”

    铁心源捉住乱滚的铁壳子笑道:“本事还没有达到大匠的地步,脾气倒是先走一步了。

    小惠儿不让你上床关我屁事,起床气撒在我身上,你说我冤不冤?”

    水儿小心的朝门外看了一眼,没看见自己的老婆小惠儿,抽抽鼻子道:“她去母亲那里告状了?”

    铁心源点点头道;“是啊,我刚听了一点开头就被母亲给撵出来了,没听仔细,你再给我说说?”

    “滚蛋,我床第间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

    见源哥儿并不清楚事情的原委,水儿送了一口气,马上又看见铁心源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神色上下打量自己,目光在胯间停留的时间最长,这让水儿极度的愤怒。

    “我当然是行的!”

    铁心源点点头道:“这一点我知道,我们几个还拿你梦遗跑马的事情当笑话来着。

    如果你真的认为自己力不从心,可以告诉我,趁着你还年青,早点找好大夫看……”

    “水儿阳痿了?”

    玲儿巴斗大小的脑袋从窗户下面升起,嘴巴张得很大,声音自然也不小。

    ……

    匆匆的跑出小山谷,铁心源下巴上还有几道红红的印子,这是水儿抡着大扫把横扫的时候给伤到的。

    至于玲儿,已经被水儿追杀进了林子。

    铁妞妞抱着自己的氅子跑出来,递给哥哥要他帮自己穿好,兄妹二人刚才商量好的蹭饭大计就此泡汤。

    铁心源站在碎雪中间好一阵子才现,自己现在能吃一口轻省饭的地方实在是不多。

    这一年来,为无数个人找到了吃饭的地方,自己能吃饭的地方反而在不断的减少……

    很早的时候,铁心源在东京堪称朋友无数,不论是走街串巷的小贩,还是国子监里冠冕堂皇的文士,他们都非常的喜欢铁心源。

    那个时候的他堪称万人迷,谁都能从那个整天露出一嘴白牙欢笑的铁心源那里感受到一种自内心的愉悦。

    如今不一样了,山谷里的那些西域人和宋人,看他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多了一份敬畏,少了一些亲近,即便是山谷里最调皮的孩子也不敢再他的门前撒野。

    大家清楚的知道,这一年中,死在自己这个眉清目秀的族长手上的人,可能比他们见过得人都多。

    这样的畏惧非常有利于规章制度的颁布和执行,却不利于铁心源和他们之间的交往。

    一般情况下,当这种感觉出现之后,一个国家也就逐渐形成了,形成的无声无息。

    就像远古时代,人们自的崇拜强者,希望能受到强者的庇护,能够获得更加稳定,更加充足的食物来源。

    一头兀鹫在阴云下面飞翔,它的翅膀可能有伤,叫声古怪而凄厉。

    铁心源想起了惊弓之鸟的传说,就让一个武士拉动了弓弦,出一声极为清脆的鸣响。

    兀鹫并没有从天上掉下来,而是更加努力的扇动着翅膀飞向远方,不一会,就变成了天边的一颗小黑点,最后消失在蒙蒙的雪雾之中。

    “古人的说法其实是靠不住的,因此,我们就没有必要事事都遵循古人的说法,走自己一心想走的道路,等走不通的时候再说。”

    对于跟上来准备二次劝谏的阿大,铁心源如是说。

    “惊弓之鸟只是一个简单的比喻,不是真实生过的事情,你用实际来检验比喻,是对古人的不公平。”阿大有些失望。

    铁心源笑道:“我要求我们以后做事,全部都以事实为准绳,以证据为说服他人的第一要素。

    不要理想化的猜测,更不要通过这种理所当然的猜测来对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件事产生新的看法。”(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