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八章藏在骆驼肚子里的人
    第三十八章藏在骆驼肚子里的人

    西海,又名魔鬼海,方圆不到百里,南北最窄处不过四十里之遥,就是这片土地,将祁连山与天山严整的分割开来,乃是自陇中进入哈密的一道天然屏障。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说是海,却见不到一滴水。

    见不到一滴水,却能在西海的边缘地势低洼的地方,捡到无数的贝壳。

    西海,它是一片没有海水的海洋。

    这是一片充分受到大自然伤害的土地。

    远远望去一片平川,唯有走近之后才会现这里的到处都是沟壑。

    夏日有暴雨,暴雨会形成山洪,山洪会肆意的切割厚厚的黄土层,数千年下来

    前唐时期,侯君集帅兵征伐高昌的时候,就是从经过的,作为后军的程咬金就是在这里因为迷路,导致接应失期被李世民贬官的。

    也就是在这里,侯君集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大屠杀,六万降俘,被一夜坑杀!

    这片土地上夜鬼杀人的传闻整整流传了快两百年。

    如今是寒冬,即便是生命力最顽强的风滚草也不会滚到这里来扎根。

    即便是最耐活的骆驼刺,也会避开这里,去别的地方生根芽。

    这里只有刺骨的寒风和漫天的黄土。

    孟元直的汗血马停在一道壕沟边上,烦躁的踢腾着脚下的黄土,嘴上的纱巾让它非常的不舒服。

    “你确定就是这里?”孟元直解开脸上的蒙布,回头问身边一个捂的更加严实的人。

    铁心源解开脸上的蒙布,吐掉一口带着黄土的唾沫道:“九梁十八沟,有水的就一个地方。

    这地方说起来隐秘,其实只要找有树木的地方,就一定是西海马贼的藏身之所。

    诺大的一个西海,也只有这条沟里还有一点干草。”

    孟元直笑道:“说真话,你跟来做什么?”

    铁心源正色道:“我感觉不太好,加上我还有点不太相信一片云,另外,在你倒霉的时候我最好和你在一起,你心里才不会有别的想法。”

    “来西海是我自己选的,不会抱怨。”

    “你儿子已经为你叫过冤屈了!”

    “我差点打断他的腿,你也看见了。”

    “不是那么回事,有怀疑才是正常的,信任需要时间来加深,突事件也是考验信任的一个重要因素。

    既然我闲着没事,为什么就不能跟你一起来?至少会省略掉那些无聊的猜测。

    信任这东西最受不得猜测带来的伤害了,能少考验一次就少考验一次。”

    孟元直看着被风卷起来的黄土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哪里不对劲?”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知道,说不上来,就是在你准备来西海之前,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后背上痒得厉害,就像是有一个带着麦芒的麦穗在背上爬。”

    孟元直再次看看眼前的这条土沟,手一挥,立刻就有一小队斥候跳下马,顺着土沟松软的边缘溜进土沟,端着弩弓,谨慎的前进。

    斥候向前搜索了两里地,没有现问题,孟元直就跳下战马,也准备徒步进入土沟。

    “你留在上面,如果真有什么不对……”

    “我会立刻逃跑!”

    “这就对了,立刻逃跑,不过,你要记得把我的宝马带上,不能丢了。”

    “我会骑着汗血马跑,这样快一些。”

    “好主意,等我干死敌人之后会去找你的。”

    孟元直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复之后就带着三百名武士下了土沟,只留下铁心源和五十位武士守在帮他们警戒。

    前面又是一道断梁,一道土沟变成了两条,一道向西,一道向南,铁心源没有法子再跟着孟元直的队伍前行,就只好守在这个土沟的三角地带等候孟元直归来。

    风停了,天空中的尘土簌簌的往下落,不一会,铁心源一群人就成了土人。

    太阳惨白,惨白的。

    铁心源身边的武士们开始解开水袋给那些焦渴的战马喂水,铁心源自己也快吧一袋子水喝光了。

    不为灰尘所动的人只有铁六一个,他单膝跪在黄土上,谨慎的朝土沟里面瞭望。

    因为灰尘的缘故,看的其实并不远。

    铁心源再一次吐掉嘴里的尘土,叹息一声,这里其实并不适合人类居住,西域这么大,一片云为什么会把一支最精悍的马贼安置在这里?

    以马贼的纪律性,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没有跑掉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除非,这里有什么东西,牢牢的拴着马贼的心,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们为什么会在西海居住几十年而不想着换地方,到底是什么东西吸引他们呢?

    黄金?

    不可能,想要从泥土里取出黄金,需要大量的水,水在哈密不值钱,很普通,但是在西海,水在某些时候恐怕比黄金还要值钱。

    玛瑙?

    更不可能,那东西其实是石头,是矿产,乱石滩,火山地才是它们存在的地方,玛瑙绝对不可能存在于黄土之中。

    这里厚厚的黄土层都来自戈壁,是风把他们从戈壁带到这里来的,日积月累才成了黄土层。

    而黄土层里,最贫乏的就是矿产。

    铁心源并不清楚,在西域,人类最大的可以媲美长城的壮举,就是坎儿井!

    西海地处天山风口的沉积地带,大风从戈壁上带来的尘土,因为不远处祁连山余脉的阻隔,缓缓地落在西海平原上,最终形成了这片奇特的地貌。

    就在他的脚下,就有一条高大,宽阔的足矣让马车通行的坎儿井从这里通过。

    源自祁连山余脉宗务隆山的泉水淙淙的在这条巨大的坎儿井里奔流,水流清澈,纤尘不染。

    清澈的水流最终离开了坎儿井,汇集到了一个巨大的山谷中。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山谷,即便是冬日,这里的苍松依旧青翠喜人,不像天山上的松柏,早就变得干巴巴的。

    诺大的山谷里,阡陌交通纵横,土地平整,秋日收割后的麦秸依旧完整的保留在地面上。

    高大的山岩上布满了山洞,有无数的人正在从山洞里进进出出,取水的妇人背着高大的木桶,装满水之后就蹒跚的爬上陡峭的石阶。

    一些衣衫破烂的男子正在身穿皮袄的马贼鞭子下,努力的开凿石洞。

    在石壁的最下方,有一个非常大的洞口,阳光从洞口射进山洞,落在一张巨大的床铺上面。

    一个浑身包裹着麻布的男子躺在床上,不时痛苦的大吼两声,污言秽语暴雨般的从嘴里喷出。

    两个身着熊皮的壮汉皱眉看着床上的男子,对于床上受伤男子的污言秽语并不在意,只是眼神中充满了不耐。

    “赛义德,乙马,我知道你们讨厌我,不论你们如何的讨厌我,我依旧是我父亲的儿子,我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一阵恐怖的疼痛过后,床上的男子似乎清醒了一些,总算是说出一段有意义的话语。

    为的一个壮汉道:“乎鲁努尔,你说王已经战死了,这一点你能确定吗?”

    乎鲁努尔尖笑道:“我父亲带走的一千人消失的无影无踪,紧接着我宿营的山谷就被人攻击,我差点死在一个叫做拉赫曼的射雕手的羽箭之下。

    不等我整军备战,诺大的一座山谷就在一瞬间变成了火海,如果我不是切开一头骆驼的肚子藏在里面,早就被烧成灰烬了。

    即便是如此,我醒过来的时候,潭水已经是滚烫的,而骆驼外面的肉都熟了,如果不是大火融化了山顶的冰雪,山洪把骆驼冲走。

    我估计也会被闷熟在骆驼肚子里,就像烤全驼,骆驼肚子里的那只羊。”

    赛义德摇摇头道:“没听说过有一个叫做拉赫曼的射雕手,他告诉你名字了?你知道他的领是谁吗?”

    乎鲁努尔从床铺上找出一枝粗大的半截羽箭丢给赛义德道:“他的箭上写着名字呢。”

    乙马接过羽箭,看了一眼之后道:“少见的雕翎箭,这样直的箭杆,一百枝羽箭中都找不出一根,看样子真的是属于射雕手的羽箭。

    只是拉赫曼这个名字从未听说过,在西域,任何一位射雕手都是大名鼎鼎的。

    我们没有听过的就更少了。”

    赛义德问道:“乎鲁努尔,按照你说的,王带着红魔的千人队和自己的一百名亲卫去攻打一座小小的山寨。

    最后战死在城下,这根本就不可能,红魔的攻城战力是我们中最强大的,王带着山魈,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

    你想要现在就接受咀末城是不可能的。

    既然你都能逃回来,王,没道理跑不出来,我们只要再等一段时间,王一定会回归的。”

    乎鲁努尔大笑道:“赛义德,咀末城不是你的,是我父亲现并且重新让它焕生机的。

    仅仅是开凿坎儿井,死掉的奴隶就不下一万人,你想坐享其成吗?”

    赛义德摇头道:“没人敢背叛王,我是王的属下,曾经过誓要为他守卫好咀末城。

    如今,不过是在遵守我的誓言而已。”

    乎鲁努尔再一次大笑起来,搬动了一下自己手边的床沿,赛义德和乙马的脚下一虚,地上的地砖向两边裂开,在两声惊呼中,赛义德和乙马消失在黑黝黝的洞口。

    地砖很快就合上了,乎鲁努尔吃力的倒在床上,就这一个很小的动作,就让汗水浸透了麻布。

    汗水浸湿了烧伤的地方,乎鲁努尔再一次痛苦的大声吼叫起来。(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