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一章邪恶者铁心源
    第四十一章邪恶者铁心源

    在生产力极度低下的西域,建成一座坎儿井,就意味着荒凉的戈壁中将会一片绿洲。≯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戈壁上有了绿洲就会有人烟,有了人烟这片地方将不再属于蛮荒。

    一股水养活一片土地,养活一片牲畜,养活一些人就是西域最真实的写照。

    没人敢,也没人愿意去毁掉一条已经修建好,并且运转良好的坎儿井。

    即便是再穷凶极恶的马贼,也不敢这样做,这对西域人来说,是对造物主最起码的尊敬。

    满西域也只有五千余里长的坎儿井,这还是后世计算出来的长度,并且把它和长城并称为古代工程制造的奇迹。

    身为汉人的铁心源自然没有这种觉悟,反正王贲也曾决水灌大梁,项羽已经烧掉了三百里阿房宫。

    毁掉之后再建也就是了,这就是铁心源的想法,他觉得再建的时候还能繁荣一下哈密的经济。

    相比后世那些官员们干的事情,铁心源觉得自己干的还远远不够。

    哈密都被摧毁了三次,才开始真正的修筑城墙。

    断掉水源是对付敌人最有效的手段,铁心源绝不会因为人们都看重坎儿井就不对它下毒手。

    在他看来,自己人比坎儿井重要。

    对面的那座城里人很多,一个个看起来很彪悍的样子,走路都拿着刀子疯狂的呼喊的人,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和这样的敌人作战,自己人受到损伤简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而今,他想避免!

    断掉他们的水源,这些人就没法子彪悍了,在平原上,铁心源有把握凭借很少的兵力和火油弹,火药就能把他们整齐的消灭掉。

    坎儿井流到平原之后,就不再有水源对它进行补充了,所以铁心源觉得应该从山地上就开始截断这里的水源。

    那座城池只需要断水半年,就会被他们自动的废弃掉。

    一旦到了夏日,太阳会把城池边上的那个大水潭里的水彻底干净的蒸掉。

    这片土地上彪悍的人太多,太野蛮,杀不光,斩不绝,脑子里没有家国概念,心地里没有是非之分,非常的不好统治。

    只有把他们打痛了,打服了,他们才会隐忍一段时间,等自己强大之后,卷土重来。

    孟元直和铁心源确定了坎儿井的走向之后,就重新封堵好了自己挖出来的这个大洞。

    只是匆忙间那些黄羊全部跑掉了……

    所有的坎儿井都是笔直的,这和两点定弦这个道理有关,在确定一个出水口之后,挖掘坎儿井的人就会在身后点一盏油灯,然后转过身去,朝自己影子所在的地方开始挖掘,坎土曼每一次挖掘都会落在影子上,这是每一个挖掘坎儿井的人都必须遵循的规定,这样就能保证自己挖出来的巷道是笔直的。

    进行了简单的两点定位之后,孟元直和铁心源就撤出了西海。

    “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会亲手毁掉一条几十里长的坎儿井!”

    一路上孟元直的嘴巴就没有停止过,喋喋不休的在铁心源耳边制造噪音。

    此时的孟元直表现的很西域化,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崇拜建设的宋人。

    铁心源不得不停下战马耐心的对孟元直和身边那群神情同样有些凝重的武士道:“这条坎儿井走进了西海,根本就是错误的。

    它没有养育一片绿洲,也没有养育牛羊牲畜,只养育了一大群穷凶极恶的马贼。

    就这个原因,我们也需要干净彻底的将这条罪恶的坎儿井给他毁灭掉。

    这没有什么好可惜的,我们将来也会修建我们自己的坎儿井,我们自己的坎儿井绝对不会以人命为代价。

    因为我们有更好的挖掘坎儿井的方法,用更好的工具,更多的人力,挖掘坎儿井的人将来会是健康的,能愉快的活到自然老死,而不是在盛年的时候就悲惨的死去。

    你们就不觉得这条满是少年人血泪的坎儿井,成为那群死去的少年人的坟墓,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吗?”

    铁心源的话并没有起到应该达到的作用。

    西域人是务实的,在没有看到真实的现实之前,他们会倔强地维护自己的固有的想法。

    出了西海之后,铁心源不得不对身边的西域武士们道:“相信我吧,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让你们失望过。”

    即便是如此,当铁心源找到山坡上的竖井之后,准备把火药丢进去的时候,那些武士还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如果不是铁心源的信誉确实卓著,他们一定会阻止他这样做。

    大地在火药的轰鸣声中颤抖,同样在颤抖的还有那些武士们痛苦的身体。

    黄土层是很脆弱的,满是立柱的坎儿井更是让爆炸产生的音波形成了空洞效应,爆炸过后,坎儿井坍塌的轰隆声不绝于耳……

    山坡上出现了一条极为明显的凹陷痕迹,痕迹从众人的脚下一直延伸到了苍茫的西海。

    竖井里面的水很快就溢出来,沿着山坡按照重力原则寻找到最好的出路之后,就奔涌下山坡,最后在一个小小的山谷里驻足不前。

    “你们看,水没有被浪费,它们会在这里继续养育戈壁上的野兽,也会滋养这片土地上青草,等到明年的时候,会有远飞的鸟儿在这里驻足,也会有劳累的商队在这里补充水……”

    铁心源喋喋不休的话语就像是在唱独角戏,说了很久都没有人回应。

    孟元直不忍心继续让铁心源尴尬下去,准备给他打一个圆场。

    一个年轻的武士怯生生的道:“族长,我们不会把这里生的事情告诉别人。”

    “是啊,族长,我们明白您为什么会这样做,这件事我们会保密到底,直到进入坟墓。”

    “族长,您以后要挖坎儿井的时候算我一个,我听老人说过,谁要是毁了坎儿井,除非重新挖掘出十倍被毁掉的坎儿井才能平安的进入天堂。

    到时候,我们一起帮族长挖!”

    “是啊,是啊,我们补上就是了,我们一起挖!”

    炸掉坎儿井,对这群人来说是一件从根本上违背了他们良知的事情……

    情况之严重,不比汉人揪着父母的脖子打骂来的轻。

    铁心源眼睛快要流出眼泪来了,他现,自己以后想不挖坎儿井都不成了。

    他其实更喜欢用陶管连在一起接水的。

    乎鲁努尔非常满意咀末城的驯服。

    假如不是身体动一下都会有剧烈的疼痛,他一定会举行一个盛大的酒会来庆祝一下。

    这一次不用再喋喋不休的讲述自己父亲和母亲之间的悲剧了,对于两个已经上了天堂的人来说,团聚就已经是最大的褒奖了。

    那个故事父亲要求自己记在心里,刻在骨头上,还要他一刻都不许忘怀。

    一个故事讲述了很多年之后,即便是和自己有关,乎鲁努尔也不愿意再把它当作酒会前的宣言来讲述了。

    他庆幸自己是在冬天被烧伤的,如果在夏日里,自己绝对没有可能活下去。

    如今到夏日来临还有足足半年时间,不论是箭疮,还是被烧伤的地方,到时候都会痊愈的。

    等到身体痊愈之后,他很想去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寨子能把自己比魔鬼还要恐怖的父亲杀死。

    端着一杯葡萄酿,乎鲁努尔打开了翻板,听着地底下传来的呻吟声,愉快的笑了。

    听不出是谁的声音,不论是谁的呻吟都不重要,这样的声音过几天就会消失掉的。

    他喜欢这种痛苦和绝望混杂的声音,百听不厌!

    喝了两口葡萄酿,他忽然想起,自己现在不适合饮酒,就一翻手腕子,把杯中酒全部倾倒进了漆黑的洞口里。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他手一抖,青铜杯子掉进了深坑,匆匆的合上翻版之后,打开了大门,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声音是从坎儿井的出口传来的,乎鲁努尔第一时间就确定了声音的出处。

    所有的人都在朝坎儿井的方向看,不难确认。

    轰隆声打雷一般的闷响了足足一柱香的时间才慢慢停息,乎鲁努尔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

    他觉得自己最近很倒霉,不论干什么都会有无妄之灾找上门来。

    不用他吩咐,已经有很多人飞快的向坎儿井出口狂奔过去,哪里是咀末城的生命,容不得他们不紧张。

    武士们刚刚站定,就听见坎儿井里有急促的蹄声传来,马贼们第一时间就握着弓箭,等待敌人一露头,就给予猛烈的打击。

    一个硕大黑影从坎儿井的出口里飞跃出来,一时间,箭如飞蝗。

    总共飞出来了八条黑影,全部都被密集的箭雨给射成了刺猬一般模样。

    当黑影掉进水潭里,众人才现被自己射死的是八只黄羊。

    就在马贼们七嘴八舌的讨论黄羊是如何进入密闭的坎儿井的时候,有一个马贼现了一个更加恐怖的事情。

    坎儿井里流出来的水,慢慢变小了……

    “坎儿井没水了——”

    那个马贼的叫声是如此的大,以至于站在山洞门口的乎鲁努尔都听得清清楚楚。

    前面传来的巨响应该就是坎儿井坍塌的声音。

    很快就弄清楚生了什么事情的乎鲁努尔无奈的看看湛蓝的天空,连大声吼叫的力气都没有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