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三章悲惨的许东升
    第四十三章悲惨的许东升

    不论咀末城生了任何事情,都和奴隶无关。≧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整天需要用凿子锤子开凿山洞,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今天有没有跟上规定的进度,会不会挨鞭子。

    千锤万凿,这就是他们似乎永远都不会改变的生活。

    唯一的变化就是今天看守送来的不是一桶清水,而是满满的一桶碎冰。

    一个身材高大的奴隶停下手里的凿子,从看守那里取过半块黑乎乎的干饼,又弹出鸡爪子一样的大手从桶里捞起一块冰,咬一大口寒冰,再小心的咬一口干饼,吃的非常仔细。

    以前的时候,他家的狗都不吃这样的干饼,现在,这半块硬的如同石头一样的干饼,是支持他活下去的唯一食物。

    灰白色的头长长的垂下来,在他吃饭的时候非常的害事,因此他就把头胡乱的挽了一个髻,露出一张青灰色瘦长的面颊。

    他的颧骨很高,这让他颧骨下面那道原本不怎么明显的伤疤变得狰狞起来。

    看守走了,这个人就加快了吃干饼的度,上下两排黄牙如同粉碎机一般很快就在咯吱咯吱声中把干饼吃完了。

    因为地方的关系,不得不靠近他的那两个奴隶,想要起身逃跑,就被他那双枯瘦的大手给捉住了。

    将他们的脑袋狠狠地撞在石壁上,出空空的巨响,松手的时候,两个血流满面的奴隶已经昏迷过去了。

    他从奴隶的手中费力的抠出两小块干饼,丝毫不顾干饼上沾染的口水,三两下就吃的干干净净。

    这点食物根本就不够他填饱肚子的,于是,他凶狠的目光又盯向一个老奴隶手里的干饼。

    老奴隶用屁股蹭着地,想要远离这个凶汉,那个凶汉三两步跨过来,毫不留情的从老奴隶手里夺走了干饼。

    他依旧没有吃饱……

    只是剩余的三个奴隶手里的干饼不能再抢了,昨日自己已经抢过他们的食物了。

    如果再抢,这三个人会被活活饿死的。

    “今天吃你一块干饼,等老子出去了就还你一只烤羊,百十斤重的那种,绝对不用羊羔子来糊弄你们。”

    凶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加重了语气对其余的奴隶许诺道。

    老奴隶似乎已经习惯了食物被抢走这样的事情,又从桶里捞出一块寒冰咯吱咯吱的咬着,听凶汉这么说,摇摇头有气无力的道:“出不去了,我来到这里已经二十年了,逃过三次,每一次都会被抓回来……”

    凶汉摇摇头道:“你们难道没有听见昨日的那声巨响?还有今天送来的是冰,而不是水?”

    一个快吃完自己那份食物的奴隶道:“响声可能是山崩,送冰是看守偷懒……”

    “砸冰比拎水更麻烦,我以前有一个兄弟,他就能弄出天雷一般的响声来,可惜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如果在外面,我就知道是不是天罚的声音了。”

    吃饭的时间,是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凶汉见自己的话引不起别的奴隶的关心,就把自己的破皮袄往身上裹紧一点,脑袋靠在石壁上假寐。

    “如果在黑风暴来临的时候,自己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和铁心源他们留在哈密,处境会不会比现在好一些?”

    只要有闲暇,许东升就会这样问自己。

    逃离了黑风暴和即将到来的契丹人,却一头扎进了马贼的包围圈。

    即便是把自己的黄金全部都送给了马贼,自己和兄弟们依旧没能逃脱被奴役的命运。

    半年时间,眼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被奴役至死,许东升就痛苦的不能自抑。

    如今,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那个被自己用东京的繁盛说的动心的马贼王子,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没见到他人了。

    那个老马贼王说的没错,繁华的生活不属于彪悍的马贼,那样的生活只会把马贼身上的勇气一点点的消磨掉。

    老马贼王就是这样用鞭子把自己唯一脱身的希望给活生生的掐掉了。

    温柔乡是英雄冢的道理,许东升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他不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这事告诉那个马贼王子。

    不管是枭雄还是英雄,坚强的意志是他们必须拥有的重要品质,这东西,老马贼王有,而那个马贼王子却没有。

    这样的二世祖许东升见多了,自己三个孩子也是这种货色,他清楚这样的人想要什么,非常的清楚。

    他们不是傻瓜,相反的,他们一个个都是聪明人,但是啊,就是这些聪明人才能看透所谓的表面看到事物的所谓本质。

    他们认为努力奋斗和积极生活最后的目的就是为了享受,既然父辈们创造的财富已经足够自己享受生活了,自己为什么还要去奋斗?

    他们清楚的从父辈身上看到奋斗是一个多么痛苦的过程,一旦有能省略掉奋斗的可能,他们就会立刻省略掉,至于父辈们的心血都是他们用来享受的资本。

    许东升无数次的幻想过,如果铁心源是自己的儿子……他即便是死在这个山洞里都没有什么遗憾。

    可惜假设只能是假设,自己的三个骨肉之亲的儿子,如今恐怕正在京兆府花天酒地,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父亲如今正在靠斗殴的本事,才能才能稍微吃的饱一点。

    两个武士突然闯进山洞里,粗暴的架起许东升就向外走,许东升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勉强堆起一张笑脸道:“两位英雄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您小心,我身上脏,小心弄脏了你们的衣服。”

    马贼嫌弃的松开许东升吼道:“能走就走,王要见你。”

    许东升听到这句话如同挨了一记闷棍,当初如果不是那个马贼王子给自己说话,马贼王早就把自己杀掉了。

    如果是去见马贼王子将是一件好事,但是,见马贼王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生。

    许东升暗自哀叹一声,自己脚上的镣铐,原本早就可以被凿子凿开,都是自己为了小心才留下一根铆钉没有弄开,原以为只要有机会也就是一锤子的事情。

    现在,他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丢在地上的锤子哀叹,时也命也!

    镣铐解不开,步子就迈不大,也就没有办法逃离西海,进来的时候他看过西海。

    没有一个强健的身体和充沛的物资,一个人是走不出这片荒漠的。

    许东升脸上的笑容不减,双手插进头,用力的捋一下自己的鬓角上散落的头,将整张纯粹的宋人面孔露出来,等一会即便是死了,也好让祖先能看清自己这张脸。

    幸福来的太快,也太突然。

    当许东升嘴里喝着温热的牛乳,身上盖着厚厚的皮毛,双脚泡在滚烫的热水里,他依旧是迷糊的厉害。

    马贼可没有给人一顿可口的断头饭吃的习惯。

    不过,那个陷在皮毛堆里的马贼王子,让他彻底的清楚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那就是苦尽甘来!

    马贼王子变成了马贼王,这太让人吃惊了……

    “你说,那座城池里不论黑夜还是白日都会有数不尽的美食,看不完的歌舞?”

    许东升傲然一笑道:“说到汴京,只要去过汴京的人都只道是做了一场梦。

    梦中的的汴梁,八荒争凑,万国咸通,花光满路,箫鼓喧空,宝马雕车香满路,一车,一路,暗香盈渡。

    睡美人不如看美人,看美人不如想美人,等我王到了这个地步再与我谈论东京汴梁城。

    王只问美食歌舞,却不知这是动京城中最下乘的享受,婆婆渡的春日瓜果,尼姑庵的鱼龙百变,瓦市子里的争强斗狠,市井人家的安闲,达官贵人的排场,当这些事物全部尽收王的眼底之后,您会觉得自己刚刚认识了东京汴梁城。”

    “西域诸城比之东京……”

    乎鲁努尔这句话刚出口,就不好意的笑了一下。

    许东升往嘴里丢了一条熟羊肉大笑道:“我可是不敢比喻的,我王到了东京汴梁城,自己心中就会有一个比较的,如果那时候您觉得东京城不如您想象的好,那就砍下我的脑袋挂在马车轮上,让您的车轮每转动一下,就让我的脑袋在地上磕头一次。”

    乎鲁努尔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喃喃自语道:“百万人居住的城邦,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啊。”

    许东升努力的停下自己抓向食物的手,告诫自己不能再吃了,这样下去一定会吃出毛病来的,最后还是狠狠地喝了一口牛乳,这才彻底的放弃了继续吃饭。

    “王,如果明日清晨,您就开始踏上去宋国的路途,三天之后,您就会抵达砂岩山,十天之后您就会抵达西夏边地沙洲。

    二十天之后,您就会抵达西夏甘州,一个月之后,您就会来到西夏和宋国的交界处——兰州。

    当您过了兰州抵达秦州,最后来到京兆府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半月之后的事情了。

    在下建议,王在京兆府稍作休憩,先期感受一下大宋风华,这样,当您抵达东京汴梁城的时候,您就会熟练的掌握这个城市的脉搏了,从而开始踏出自己享受盛世繁华的第一步了。”

    乎鲁努尔缓缓地从皮毛堆里坐起来,笑眯眯的看着许东升道:“那好,我们明天就出!”

    “啊?”许东升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