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四章许东升的白旗
    第四十四章许东升的白旗

    许东升心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惊讶,而是一种老子财了的大感觉。八一小说网 ≯ W<W≤W<.≦8≤1<Z≦W<.﹤C≤O≤M

    身为坐地分赃的大盗,只要他有了这种感觉,就一定会大财!

    这种感觉在他身上出现过好几次,出现一次,就会一次财,从无例外。

    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的长袍之后,许东升来不及放松一下身体,肩胛骨的位置上就传来一阵剧痛。

    强忍着疼痛回过头去,才看见一个白苍苍的老马贼正把以一柄手叉子从自己的肉里面抽出来。

    两个强壮的马贼将他死死的按在椅子上,那个老马贼取出一条银色的锁链,粗暴的从刚才扎出来的那个孔洞里穿了过去,咔嗒一声就锁死了。

    乎鲁努尔笑道:“你是商人,我知道你的目的是想财,如今,我给你财的机会,前提是我能安稳的在东京汴梁城居住下来。

    等我安定下来之后,就会给你你想要的,我们各取所需,从此两不相欠。”

    许东升勉强让自己脸上浮现笑容,艰难的道:“没必要这样做吧?”

    乎鲁努尔伤感的道:“你知道我此去东京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吗?

    我父亲幸幸苦苦的积攒了三十五年的家底都要被我一次败光了。

    遍布西域,即便是国王也会谈虎色变的马贼王,从此就要消失了。

    一百多支马贼从此没有了王,西域从此又会陷入马贼遍地的场面了。

    火并,杀戮,抢劫,是避免不了的,从此,西域将会再一次进入混乱的状态。

    一个马贼王的出现,对西域来说就代表着有至少三十年的平静。

    一个马贼王的出现,就表示着西域将会出现一个新的国家。

    如今,我放弃了成为国王的可能,随你去一个遥远陌生的国度去生活。

    你说,我不小心些能成吗?”

    许东升放松了全身的肌肉,坐在椅子上叹息一声道:“有道理啊,如果是我,可能会做的更过分。

    王,如果还有什么禁置请一起使出来吧,兹事体大,如何慎重都不为过。”

    乎鲁努尔笑道:“你能体谅我的苦衷就最好了,有了这条锁链,就能把你和卖伊斯连在一起,生死同休!

    你今日吃了多少苦,来日就会有多么大的收获,一片云纵横西域数十年,唯一不缺的就是财富。

    即便是很少的一点,也足够你挥霍一生。”

    “把原本属于我的我的黄金还给我!”

    许东升提出来了自己的第一个条件。

    乎鲁努尔笑了,一个马贼推开了山洞里的一扇大门,点亮火把之后,就把许东升推到大门前。

    徐东升誓,自己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多的财富,也从未见过这样多的宝石,更没有见过如此多精美的玉石。

    他非常的肯定,如果把这些东西全部运去东京,一定会改变东京黄金和白银的兑换比例,也会改变东京城珠宝玉石的价格。

    他也看到原本属于自己的三箱子黄金就堆在那堆巨大的黄金山脚下,非常的不起眼。

    努力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许东升回头看着乎鲁努尔语气坚定的道:“有这样多的财富,不去东京,太亏了!”

    乎鲁努尔笑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在西域,我即便是拥有再多的财富,他们也只能在仓库里这样堆积着,落满了灰尘,给我带不来丝毫的好处。”

    “是啊,钱,只有花出去才算是钱,花不出去,就是一堆毫无用处的死物件。

    您有这么多的钱财,即便是您努力的挥霍,也需要七八代人才能挥霍干净。

    我相信您到了东京之后,不会吝啬给我的那点小钱。

    您说的太对了,我是一个商人,商人的血脉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黄金,现在请您容许我这个血脉中流淌着黄金的小商人,向您这位全身都由黄金铸造而成的金人效忠!”

    许东升说着话,将右手覆在心口上,向乎鲁努尔致以最高的敬意。

    乎鲁努尔哈哈大笑,笑的极为畅快。

    铁心源带着三千大军,守在西海的边上整整三天,没有见到一个马贼从西海里出来。

    遍布西海的斥候也没有找到任何马贼的影子,只有冒险靠近咀末城的铁三百回报说,那些马贼似乎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搬家。

    这简直太诡异了。

    李巧刚刚踏平了狼山盗,那里的马贼根本就不堪一击,队伍抵达的时候,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一阵,就被清香谷的骑兵杀的屁滚尿流,整整捉回来一千三百名奴隶。

    那里的缴获并不多,除了粮食很多之外,连像样点的财宝都没有找到。

    短短的六天时间里,李巧一路上剿灭了三股能威胁到哈密的马贼,如果没有《马贼图》的指引,他们根本就现不了那些藏得非常隐秘的马贼。

    既然其余三路没有得到应有的收获,铁心源就果断的集中重兵,准备在西海狙击一下咀末城里的马贼,一片云多年以来搜刮的财富应该都是藏在这里的。

    强盗们想要携带财富离开西海,铁心源觉得这是自己财的一个最好机会。

    这一趟,自己不论是去辽国西京,还是去东京汴梁城,花费一定是非常巨大的。

    如果不从马贼手里弥补一点,很可能会造成清香城的巨大亏空。

    而清香城,哈密,大雪山城,在开春之后都要进行最大规模的春耕,也同样需要大笔的钱财来支持。

    仅仅是四五万人吃到秋收的口粮,就是一个天文一般的数字。

    第一年亏损,第二年收支平衡,第三年小有盈利,这是铁心源给自己治下的三座城池定下的目标。

    如果能够干掉西海的马贼,铁心源觉得自己定下的目标可以提前一年实现。

    “你说这里的马贼们是怎么想的?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就越是不利,这样慢慢吞吞的做什么?”

    铁心源站在高坡上再次瞅了一眼灰尘漫天的西海,焦躁的踢着脚下的黄土问阿大。

    闭目养神的阿大睁开眼睛道:“我若是马贼,在现城池不足为持之后,会第一时间带着最精锐的马贼冲开一条生路,跳出你的包围圈之后,再召集别处的马贼,一起围攻你,或者使用围魏救赵之计,直捣你的心腹重地清香城,摧毁你的哈密城。

    让你尾不能兼顾,而后从容从西海撤出物资和家眷,而后图谋后报。”

    铁心源摇头道:“就算是马贼现在跑出来,凭借我们三千新兵,也没有办法把他们全部拦住,只要信使跑出去,我们就很麻烦。

    我也没想着把西海的马贼全部留下来,只想留下物资,财富,然后回兵固守哈密和清香城。

    让马贼来攻打我们,才能利用火油弹和火药弹来耗尽马贼的有生力量,从而保证在哈密再无人敢质疑我们的统治权。”

    “很明显,我们两个人都猜错了,人家可能还有别的后手也说不定。

    这些天你在西海外面故布疑阵,摇旗呐喊的,人家知道你在外面。

    留在那座咀末城里迟早都是死路一条,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对了,你回清香城的时候,那个马贼头子怎么说?”

    “哈哈大笑!”

    “这就对了,人家一定是有后路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加派斥候,千万不敢让这群人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逃掉了……”

    就在铁心源一群人疑神疑鬼的时候,许东升和卖伊斯骑在一匹骆驼背上出了咀末城。

    对于许东升在骆驼背上插白旗的奇怪作法,卖伊斯并没有阻拦,只是心中满是英雄穷途陌路的悲凉。

    少爷要离开西域去宋国京城享福,卖伊斯能够想通,这孩子从小就不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也不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

    一旦老爷过世,以这个孩子的心性和智慧,很难驾驭得住戈壁上那些草莽英雄。

    如果能够平安的去宋国京城,也不失为一条好的归宿,至少,比死在戈壁上要好。

    老爷辛苦一生,总算是给孩子挣了一个富贵一生,也不算白忙碌。

    只是没想到少爷竟然会用老爷留下来的那些马贼和西海外面的敌人做交易。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无能的,而是**裸的背叛,一旦自己现在要干的事情被别的马贼得知,自己和少爷将再也不能回到戈壁上了。

    只要是戈壁上的马贼,到时候就会恨不得吃了自己和少爷。

    许东升的心情非常的好。

    没想到乎鲁努尔除了钱财之外,竟然还有一大片隐藏的势力。

    外面包围西海的人,能打败击杀一片云,应该是一位雄才大略的人。

    这样的人和自己这个商贾不同,当权势和财富两者不可兼得的时候,那些英明的领一般都会选择要权势,放弃财富。

    毕竟,对那些英明而伟大的领而言,如果不废一兵一卒就能得到一片云诺大的遗产,就没有人在乎乎鲁努尔带走的那些钱财了。

    毕竟,那些马贼,才是一片云留下的遗产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