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九章初闻圣战
    第四十九章初闻圣战

    战争红利从来都是伴随着战争突然,迅捷的落在某一个国家或者势力的头上。八一小≯说网 ≥> W≤WW.81ZW.COM

    就像鲜血可以滋养大地上的野草一样,铁心源的哈密因为没有卷入战争,因此,他的地位一下子就凸显的很重要。

    当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好处的时候,铁心源卓越的历史见识就能帮上他的忙,他总能从某一段历史中找到和目前情形相对应的桥段。

    排除欺骗因素之后,他就能很自然地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并且找出最佳的应对手段。

    喀喇汗的军队是一支雄心勃勃的军队,刚刚完成对两河流域统治的他们,开始狂热的向东方突进。

    很多年前,于阗国挡在他们前进的路上,让他们在蒙受了严重的损失之后,不得不在于阗国停下脚步,甚至一度后退到了吐火罗的边境上。

    回鹘人轻易的填补了空白,坐享其成数十年,如今,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

    达尔巴的族群就生活在于阗国的土地上,距离哈密足足有三千里,天知道这些人在来到哈密之前曾经吃了多少苦,遇到了多少磨难。

    说句不合适的话,铁心源更本就不认为仅仅依靠达尔巴这十四个严重伤残的人士能够在战火纷飞的回鹘国把粮食运回族人的所在地。

    铁心源说完自己的判断之后,阿大叹口气道:“背负重宝三千里,依旧找不到一个可以提供粮食的所在,这说明整个回鹘国已经陷入战争中不可自拔了。

    而且战争的进程还在愈演愈烈,所有的部族都在闭关自保,这才是他们走了三千里地依旧找不到粮食的最主要原因。”

    “三千里找不到可以供养一个部族的人的粮食?又不是白要,那件金缕玉衣平时换一两百头骆驼的食物不成问题啊,这还只是西域地界,要是拿去大宋和契丹,一万担粮食都没什么问题。”

    尉迟雷惨笑一声道:“于阗战乱百年,现在的于阗百里无人烟是常事,我们身为受百姓怜悯的王族,三年前都找不到粮食,玉昆族不过是一群自私的采玉人,他们向来富裕,如今落难了,谁都会趁机踩他们一脚,何谈帮助。”

    铁心源笑道:“不说过去那些惨事了,老尉迟,你说说这个喀喇汗,我们对他可是一头雾水啊。”

    尉迟雷闭目沉思片刻,组织一下语言,然后道:“喀喇汗其实也是回鹘人。

    他们是由漠北回鹘西迁到葱岭以西的一支,再联合当时在这一带地区活动的其他野人部落进行了部落联盟,而后创建的一个国家,我们一般把它称作“黑汗王朝”。

    据说汗国的创始者名叫毗伽阙·卡迪尔汗。

    大约在一百七十年前,卡迪尔汗死后,二子分领其部众,长子巴兹尔建都于八拉沙衮,自称阿斯兰·喀喇汗,是为正汗;

    次子奥古尔恰克建都怛逻斯城,自称布格拉·喀喇汗,是为副汗,当时的喀什噶尔一带也归其所属。

    一百六十年前,萨曼国王玛伊尔·本·马赫穆德攻破恒逻斯,奥古尔恰克的一万名战士阵亡,他的妻子和一万五千人被俘。

    奥古尔恰克被迫迁都喀什噶尔,时刻准备继续同萨曼王朝进行战斗,夺回国度。

    奥古尔恰克在其兄巴兹尔死后续娶他的妻子,并收留了兄长的儿子,此人就是后来著名的萨图克·博格拉汗。

    奥古尔恰克庇护从河中地区出逃的一位王子纳赛尔·萨曼尼,让他住在阿图什。

    就是此人掀开了我于阗国的在黑暗的一页,萨图克在此人的劝导下,皈依******教,秘密展自己的力量。

    巴兹尔去世没有传位于其子,而传位于其弟奥尔古恰克,而奥尔古恰不欲帝位按传统传给侄子也就是巴兹尔之子萨图克。

    因此,萨图克在河中地区******教圣战者的支持下,打败并杀死其叔父奥古尔恰克,夺取了汗位,称博格拉汗。

    不久,他在******信徒的支持下,从萨曼王朝手中夺回恒逻斯,随后攻占巴拉沙衮,基本上统一了九姓胡人的故地,一时间声威大振。

    萨图克去世后,其子穆萨继位,称阿尔斯兰汗,驻喀什噶尔。

    萨图克的次子、木萨的弟弟苏来曼治巴拉沙衮。在苏菲派教士的帮助下,穆萨实现了汗朝的******化。九十年前,穆萨宣布******教为国教,二十万帐突厥人入教。从此正式开始了第一个非大食语的汗国诞生。

    我于阗崇信佛教,少与人有争,可是喀喇汗却不欲放过我们,他们以圣战为名,悍然向我于阗进攻。

    圣王先是在英吉沙击败了敌人,又率军进占喀什噶尔附近的十四座大城,取得大胜,战利品中除妇孺金帛外,还有大象等战利品。

    且在随后的五年内,圣王趁喀喇汗军队主力进攻波斯的机会,两次大举围攻喀什噶尔。

    虽然这两场战役最终以我于阗的惨败告终,但圣王依旧在最后一场战争中,在英吉沙附近阵斩喀喇汗国阿里·阿尔斯兰汗。

    喀喇汗在消灭萨曼王朝之后,对我于阗的用兵坚持不懈,五十二年前,来自布哈拉的四位伊玛目,率领从伽色尼、巴格达、花剌子模等地招募而来的志愿军,配合优素福·卡迪尔汗所率领的喀喇汗主力,在当年年底攻克于阗城。

    据我父亲说,当时于阗王城中的大火三月不息,诺大的一个王城竟然被喀喇汗一把大火烧成白地。

    他们甚至关闭了四门,不许城中百姓出逃,八万六千多来不及逃走的百姓,同样葬身火海。

    王率领残余部队退至昆仑山地誓死与喀喇汗作战。

    这一战就是五十年之久,直到孟将军来接我们。”

    说到最后,尉迟雷泣不成声,继而嚎啕大哭,伤痛即便是已经过去了五十余年,依旧让人痛彻心扉。

    铁心源在沉默了良久之后道:“看来我们以后终究是要面对这个喀喇汗的。

    圣战这东西实在是太可怕了,而且一旦他们尝到了圣战的甜头,那么,这种战争就会继续下去,直到战无可战为止。”

    对于喀喇汗的圣战铁心源知之甚少,但是马上就要开始的十字军东征圣战,铁心源可是如雷贯耳啊。

    他的记忆告诉他,那场战争可是足足打了两百年之久,到了后期,无数狂热的信徒携带着妓女,流氓来到了战场上,战争从刚开始的信念之争,变成了**裸的抢劫和殖民。

    就是这场影响深远的十字军东征,造就了欧洲人每战必抢劫,每战必殖民的恶劣习惯。

    铁心源看着心情逐渐平息的尉迟雷道:“就以你个人的判断,你觉得回鹘人能抵抗喀喇汗多久?”

    尉迟雷擦拭一下眼泪道:“三年,最多三年,当年我圣王的文治武功已经达到了巅峰。

    全国上下齐心协力,在这样的情形下,来自吐火罗的伽色尼王马哈茂德和喀喇汗国的优素福可汗合兵一处,依旧攻破了我们的国都。

    我父亲说,当时负责攻城的狂信徒根本就视生命如同草芥,积尸如山依旧酣战不休,他们最后是踩着同伴的尸体从城下攻上城关的。

    而回鹘国的军队从阿萨兰那里就能看得出来,他们打顺风仗或许还行,要他们和喀喇汗的死士对战,不是看不起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我说的三年时间,指的不是回鹘国能够抵抗三年时间,而是喀喇汗国控制回鹘土地需要的三年时间。”

    阿大摇头道:“西域人治理地方素来粗糙,他们不可能如同早就归化的于阗国,或者大宋那样细致的去治理自己的国土。

    只要找到税官和地方代言人,他们就会继续向前推进,也就是说,收税和掠夺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而抚育万民,养民,教化民众这样的事情其实是与他们无关的。

    一旦回鹘王战败,回鹘故土会在很短的时间里被喀喇汗全部占领。

    他们之所以会选择冬日里下手,很可能打的就是在下一个冬日之前结束战斗!

    否则无法解释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非常不适合用兵的时刻大举入侵回鹘。”

    孟元直皱眉道:“那样一来,我们岂不是只有一年时间了?”

    铁心源笑道:“一年只是战术上的胜利,想要彻底的在战略上获得胜利,至少需要两年,一年征战,一年治理休憩,第三年再突进,即便是铁打的人也不可能在进行一年之久的高强度战争之后还有余力继续推进。”

    孟元直烦躁的站起来道:“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人都去了契丹和宋国,留在这里的人太危险了。”

    阿大起身道:“越是如此,源哥儿就越是需要去契丹一趟,唯有安抚好契丹,我们才能一心一意的去对付喀喇汗,否则一旦腹背受敌的话,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铁心源站起身,一拳头砸在桌子上道:“按照之前分配好的任务,我们准备一天,后天元夕日就立即出。

    如果能结好耶律重元,那就万事大吉,如果不能,我们就必须要准备后路了。

    蒲昌海那里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栖身地。”(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