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章戴着面具的铁心源
    第五十章戴着面具的铁心源

    不知什么时候,铁心源喜欢上了城墙。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只要有闲暇时光,他总会来到城墙上漫步。

    每到这个时候,他的身影会融进城墙里,也只有这个时候,城墙上的军卒们才会现,城墙的青灰色,和他身上的衣衫的颜色很像。

    明日就要离开清香城,去遥远的契丹,还要去更加遥远的东京汴梁城。

    这对他来说只是一场旅行,准确的说这是一场漫长的工作旅行。

    东京汴梁城里虽然有他第一个家,现在的铁心源依旧把那里当作异国他乡。

    虽然只离开了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东京城对他来说已经遥远的可怕!

    这都是他刻意隔离的结果。

    从来到这个世界上,他就永远有一种惶惶不安的感觉,就是这种感觉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去试探这个世界对自己的容纳程度。

    母亲王柔花对自己的容纳态度是无可挑剔的,不管生了什么事情,母亲都理所当然的站在自己的身边,这是铁心源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得到的最大一份礼物。

    也就是因为有了这份礼物,重新活过来的铁心源才没有变成一个什么都不管不顾的恶魔。

    也就是因为这份善意,让铁心源曾经尝试着要给大宋这个已经渐渐腐朽的大树注入一丝生机。

    药效有点重,然后就被人家一脚踢到西域来了。

    一朵蒲公英在风中摇曳,被风带去了远方,风停之后,它就落地生根……

    落地才知道,这里的石头很多……

    先是家园,然后是家族,最后是国家。

    这三者有着同样的使命,这个使命就是给家园,家族,国家中的每一个人带来一份安全感。

    安全感这东西无形无质,但是啊,他非常的重要,是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个东西。

    西域人自然是没有这份细腻的感觉,所以铁心源就把这份感觉给他现实化了。

    安全感现实化之后的具体表现就是——城墙!

    蒙昧时期,一道高墙阻断了外界野兽对人类的窥伺的目光,也带给人们一份安全感,不论它是真的还是假的,至少眼前是安全的。

    西域这片土地上,战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们,每一刻都有人在被杀死,有族群在毁灭。

    而清香谷的这道城墙,则给了这里所有人一份最大的安全保障。

    能让所有人来到清香谷的最大原因是粮食,而让所有人来了之后不愿意离开的最大原因就是这两堵高墙!

    这和铁心源光辉高大的形象一点关系都没有,或者说一个国家之所以能够建立,和某一个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是大家需要有一个国家来保护自己,才会形成国家,国王,只是最开始的投入者和推动者。

    对于国家的意义,铁心源自然看的比这里所有人都要深远的多,知道这个世界将会向那个方向滚动,是铁心源最大的优势,即便是他不懂得怎么去治理一个国家,也能带着这个国家向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不至于迷途。

    “你修建的城墙好高啊!”

    许东升从黑暗处走出来,看着沐浴在月光下的铁心源。

    “只有高墙,才能把人留下来,老许,你也留下来吧,亲眼看着一个年轻的国家逐渐崛起,远比眼看一个老大的国家衰落有意义的多。”

    “你上城墙就是为了来劝我留下来?”

    “不是,我上城墙是来看城墙的。”

    许东升叹口气道:“在我跟前你其实不用说真话的,听了大半辈子的假话,猛地听到真话,有些窝心。”

    铁心源点点头道:“好,以后我会注意,说真话是跟孟元直在一起养成的坏毛病。”

    许东升笑道:“孟元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宁愿听不好听的真话,也不想再被利用和欺骗。

    他主要是不明白真话的欺骗性更大这个道理,不过,这和我没关系,你继续用真话去骗他吧,能骗他一辈子才是真的对得住他。”

    我和他不一样,不论是真话还是假话我都是当假话来听的,你就不用费神了。”

    铁心源笑道:“你这个样子就不可能获得最大的利益,老天总是比较宠爱傻瓜,聪明人的路总是不太好走。”

    “那是聪明人要的太多,我不敢自诩聪明人,只想拿到一点点属于自己的利益就好,胸无大志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我不在乎给谁当干儿子,也不在意给谁当奴仆,只要他能给我合适的价钱,当孙子都成。”

    铁心源点点头,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色变得惨白,嘴唇却更加红润了。

    “老许,那我就一次把价钱给到底,免得人家出价高,让你为难。

    还记的你在戈壁上抢到金子的那个山寨吗?”

    许东升笑道:“那些金子可差点害死我了,不过,我的金子还是我的金子,值了。”

    铁心源背着手似笑非笑的瞅着徐东升道:“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参与分金子吗?”

    “那是你目光远大,看不上那点钱财。”

    铁心源大笑道:“金子是黄的,人的眼珠子是黑的,这世上有谁敢说自己不喜欢金子的?

    我也喜欢金子,非常的喜欢。”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记得我和孟元直当初准备分给你一些的。”

    铁心源摸摸自己的鼻子笑道:“其实我分了,还把最大的一部分分给我了,你和孟元直拿的那点金子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许东升笑道:“你不用安慰我,当时是我们做事不地道。”

    “没安慰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可是你那时候全身上下只有一个小包……”

    “我的金子可不是一个小包能装的下的,你们拿走了一点金子,却忘记了问那些金子的来路。

    一个那样小的寨子,有那么多的藏金你们难道就没有产生过疑问吗?”

    “金矿?”许东升的尖叫起来,紧紧地抓着铁心源的胳膊非常的用力。

    铁心源挣开许东升的双手笑道:“我的!”

    许东升颓然的靠在城墙上捶着自己的脑袋道:“当时眼睛被金子给遮住了,只看见金子,却没有看见金矿。

    老天爷啊,要是知道那里有金矿,我还跟着穆辛来到哈密做什么,留在那里淘金子就成了。

    老天爷啊……老天爷啊……

    现在?”

    “现在,金矿自然是我的,铁五已经带着一些人去了哪里,等我从大宋回来的时候,应该就能开采出第一批金子来啦。”

    “你刚才说只要好好的去契丹给耶律重光当孙子,你就会……把金矿给我?”

    许东升见铁心源又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尴尬的抹一把脸道:“我不值那个价!”

    铁心源笑道:“半成,应该一年有五百两金子,算不得太多,却胜在长久,只要那座金矿还有产出,就有你许东升的半成金子。”

    许东升的嘴唇哆嗦了一下,只是上前拥抱了一下铁心源就转身下了城墙,走到城下之后城头的铁心源大喊道:“明天出是吗?”

    铁心源笑道:“明天出!”

    许东升朝铁心源挥挥手就离开了城墙,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不赶快离开自己的眼泪就会掉下来。

    如果铁心源真的把金矿全部给了他,他反而不敢要,那一定是铁心源在骗他,一旦要来那就是在自寻死路!

    和一个国家做交易,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过于贪婪的话,会死的很惨。

    如今,铁心源答应给半成,一年有五百两金子的收入,数量不算很多,但是这样的安排反而可信!

    有了这五百两金子,自己就用不着一次次冒着危险进出西域,回到东京做一个富家翁都是可行的……

    铁一从右边的山崖上走下来,铁心源和许东升说的话他都听在耳朵里,对铁心源这样安置旧友很满意,拍拍他的肩膀指指城墙,再用拇指指指自己的心,然后重重的捶打一下以示坚决。

    “我把老母托付给你,也把哈密托付给你,如果生变,宁愿丢弃城池也要保证所有人安全。

    你一定要记住,城池虽然重要,却还没有我们的生命重要,只要人活着我们什么都会有的!”

    铁一再次点头,铁心源握拳捶捶铁一的胸膛,然后又在自己的心口位置捶打两下,也就下了城墙。

    李巧,火儿,水儿,玲儿,福儿还在城下等他,告别只会在今夜,明天天不亮的时候,就是自己启程的时候。

    “事情全部安排好了?”李巧给铁心源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就让自己的兄弟们全部坐下来。

    卓玛抱着两个孩子缩在里屋,原本想出来,见外面的气氛严肃,就乖乖的和孩子一起留在里屋。

    铁心源沉着脸问火儿:“火药如今有没有五万斤?”

    火儿摇头道:“还不到五万斤,再给我两个月就能达到这个数字。”

    “加紧,我离开之后,这里的事情你们和母亲一起拿主意,一旦出危险,哪怕全部用火药哈密炸成平地也要把敌人的尸体留下来肥地!”(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