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一章伤心,是一种习惯
    第五十一章伤心,是一种习惯

    “大雪山城如果有变,就在春日水涨的时候开始截留哈密河水,一旦事不可为,就炸开大坝,宁愿把湖畔的田地全部淹掉,也不能留给敌人……”

    李巧点点头,见水儿有些犹豫,李巧笑道:“这事我来做!”

    “我不相信我们中间会有叛徒出现,但是,必要的预防必须有。>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这一次我会把西域本土将领全部带走,包括孟元直,在我们不在的时候,你们一定要抓紧巩固自己的权力。

    权柄外流我不放心!”

    李巧,火儿等人齐齐的点点头,表示知晓。

    铁心源笑道:“这不过是最糟情况下的安排,如今,契丹人元气大伤,回鹘人正忙着和喀喇汗作战,青塘人开春就要配合大宋开始试探着进攻横山,没有人现在对我们有防备,也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这样的局面非常的难得,一旦有可能,就要大量的筑城,用城池来锁定我们统治的地域,也用城池来安定依附我们的西域人之心。

    来年最重要的事情依旧是融合,只有让西域人和我们融为一个整体,我们才能战无不胜!才能在这里安身立命,最终席卷天下!”

    李巧点点头道:“我们兄弟向来是你拿主意,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是如此!”

    铁心源站起身,看着自己的兄弟张开双臂道:“把你们的力量都借给我,我很想站在世界的最高处重新来安排我们的命运。

    如果可能,我连神都想挑战一下!”

    水儿嘿嘿笑道:“不要都弄光了,把送子娘娘给我留下来,你还没有侄儿呢。”

    “我就是比喻一下……”

    “嘿嘿嘿……”

    和李巧他们碰面之后铁心源就来到了王柔花的房间里,这里非常的温暖,狐狸非常懂事的用大尾巴覆盖着王柔花的脚面,最近,王柔花总觉得双脚不舒服。

    张嬷嬷正靠在王柔花的软塌边上教尉迟灼灼和泽玛做绣活,见铁心源进来了,就带着尉迟灼灼和泽玛离开了房间,知道他们母子有重要的话说。

    “明天就要走了,怎么不多休息一会?”王柔花起身给儿子端来一碟子桂花糕。

    “从大宋带来的桂花酱已经不多了,总共就做了这些,还被狐狸偷吃了一些。

    回来的时候,记得多带点桂花酱,西域什么都好,就是没有这些东西。”

    王柔花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缓,儿子就好像是进一趟城,而不是远走万里之外。

    “桂花酱还是金桂坊的好吃些,听说他们家的桂花都是采自上百年的古树,吃起来格外的有韵味。”

    王柔花见儿子吃的香甜,遂笑道:“都是骗人的,放出来的噱头,金桂坊的桂花都是于婆婆的儿子从南边运回来的,是不是百年老树,于婆婆可比他们清楚。”

    铁心源瞅瞅手上金黄的桂花糕大笑道:“被人家骗了十几年,您也不说破。”

    王柔花靠在软塌上笑道:“有什么好说破的,金桂坊的桂花糕你总能多吃几块,于婆婆家的你偏偏不喜欢,我有什么办法。”

    铁心源飞快的把手里的桂花糕吃完,哈哈一笑道:“这次去东京,孩儿总归是要把东京城数得上来的好吃食都带一些,即便是可能会坏,孩儿也会把秘方弄来,让母亲在西域就能过东京一样的日子。”

    “吃食什么的不要紧,重要的是把婉婉带回来,如果事不可为,最重要你一定要回来。”

    “孩儿不会在契丹露面,更不会在东京露面,即便是出使大宋的泽玛,尉迟灼灼,尉迟雷也不会知晓我在何方。”

    “小心无大错,千万不敢小看契丹人,更不敢小看庞籍,韩琦,包拯这些人,事事还需小心。”

    “母亲也要保重身体,如果哈密有变,孩儿已经吩咐过包子了,他会在第一时间带着您和妹子,张嬷嬷从狼穴离开清香谷。

    孩儿在天山深处准备了一处住宅,您只需要待在那里等孩儿归来就好。”

    “如果事有不谐,撤退的次序是什么?”

    “您和兄弟们的家眷为第一波次,将领家眷为第二波次,宋人为第三波次,野人第四,西域人为第五!

    最后是军队,他们会处理好善后的。”

    “如果为娘不在队伍中,恐怕会人心惶惶!”

    “如果事情都到了那一步,孩儿就无所谓什么人心了,一切以母亲的安全为上!”

    王柔花见儿子的双眼微红,叹口气道:“你真的一定要建国立庙吗?”

    铁心源笑道:“爹爹为我舍弃了性命,孩儿怎可不给他一个天大的荣耀。

    金缕玉衣不足为持,唯有祖庙的荣光才配得上父亲这样的好人!”

    王柔花笑道:“你爹爹最大的希望是你能够平安长大,娶妻生子,快活一生而不是什么在祖庙里当泥菩萨。”

    铁心源笑道:“那是爹爹的想法,把爹爹供奉进祖庙却是孩儿的想法。

    母亲,孩儿去了,天不亮孩儿就走了,您也早点安歇,时候不早了。”

    “万事小心……”

    铁心源笑着起身,抱起狐狸在它毛茸茸的脑袋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就转身出门去了。

    王柔花瞅着儿子离去的身影怔了片刻,然后就拍拍手掌,张嬷嬷拿着一幅绣活走了进来。

    “恐怕还要劳顿老姐姐走一遭东京城!”

    张嬷嬷笑道:“公子娶亲,没有一个老道的婆子确实不合适。”

    “只是一路颠簸,上万里路途啊。”

    张嬷嬷笑道:“我原本是皇宫里的一只困鸟,如今不但走了一万里路,更是看了一万里的风景。

    当初在皇宫的时候,我总是看着天空呆,只有鸟儿飞过的时候我才会欢喜。

    那时候总是想着有一天能站在世上最广阔的大地上看风景,不让目光受阻碍,如今做到了,我非常的欢喜!”

    王柔花握着张嬷嬷的手道:“你回到东京之后,七哥汤饼店送给店里的老人,只把老店的招牌拿回来就好。

    帮我看好源哥儿,那是我的命!”

    铁心源回到自己的房间,尉迟灼灼也在那里,正在胡乱的拨弄着火盆里面的炭火。

    铁心源瞅了一眼这个奇怪的女人,然后就和衣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喂,你真的一定要娶那个公主吗?”

    铁心源睁开半只眼睛笑道:“这念头我五岁的时候就有了,恐怕没办法改变。”

    “她长得很漂亮是吗?”

    “废话,她就算是一个丑八怪我也娶了,你问这些干什么?”

    “你就没想着娶我吗?你还看过我的身子。”

    “那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还看过我的身子呢。”

    “就因为这样,你才该娶我啊。”

    铁心源翻身坐起来,看着尉迟灼灼道:“娶老婆一个就够了,多了很麻烦。”

    “你好几次在梦里还说要哪个什么死我!我都听见了,第二天你还会洗内衣,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我说婉婉的时候恐怕更多,说实话,你如果当初不改变你的性格的话,我们还真的有可能在一起。

    自从你于阗皇族并入清香谷之后,我们之间反倒不可能了。”

    “为什么?”尉迟灼灼已经带着哭腔“我们全心全意的帮助你不好吗?”

    “族长不好当,如果我娶了公主之后再娶了你,我其实无所谓的,只是接下来,我只要接纳一个部族,就会娶一个老婆,直到我的老婆比山谷里的人还多。

    这样对你是非常不公平的,说实话,对我也很不公平,这会让我从小就培养的感情变成**裸的**,我想要再享受一个正常家庭的温暖,那就成了妄想。”

    “你是一个混蛋!”

    “这话说对了,从小的时候我娘就这么骂我。”

    尉迟灼灼提起拳头狠狠地在铁心源趴着的背上擂了两下,然后就哭着跑出去了。

    “喂,把门关上啊……”

    冷风一个劲的往屋子里灌,吹的火盆呼呼作响,铁心源慢慢地爬起来,关好门,瞅着暗红色的炭火了一会楞,叹息一声就重新倒在床上,睡意却没有了。

    刚才说的那些话其实很过分,尉迟灼灼不知道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会说出那番话,却被自己用无赖一般的方式给抵挡回去了。

    很明显,这个傻丫头不知道自己唯有这样粗暴的对待她,才是真正对她好。

    一旦自己和赵婉成亲之后,她就会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上,受一辈子的罪。

    赵婉看起来温婉,唯有自己才知道那个丫头心中对三妻六妾这种事情是何等的反感。

    铁心源不希望看到温婉的赵婉变成一个恶毒的妇人,那样的话,自己恐怕真的连上床的**都没有了。

    与其让所有人难受,不如快刀斩乱麻,趁着事情没有到不可收拾之前,斩断所有的苗头!

    脑子里乱哄哄的,等到安静下来的时候,嘎嘎已经在轻轻地敲门了。

    “族长,我们该出了……”

    铁心源匆匆的洗漱完毕,尉迟灼灼一声不吭的帮他整理衣衫,并给他披上厚厚的裘皮。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丫头,有时候伤心会成一种习惯的。”(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