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五章马贼交朋友的方式
    第五十五章马贼交朋友的方式

    西域马贼是不会在有太阳的时候交朋友的。[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规矩。

    据说当年有一个很有名的马贼在白日里去见马贼老友,结果被自己的马贼老友给坑死了。

    据说死的时候天地变黑,风沙四起,鬼哭狼嚎,人人都说那个被朋友坑死的马贼死不瞑目。

    因此,从那以后,马贼之间相见都是在晚上,还必须是有月亮的晚上,只有站在明月下,他们才敢正大光明的去见对方。

    后来也就有传说说马贼都是月神的孩子,只有获得她的青睐,才能成为真正的马贼王。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铁心源被吓了一跳,刚刚从山背后爬上来的圆月亮竟然是一轮诡异的红月!

    不过他很快就弄明白了其中的奥妙,西京城里的湿气很重,而今晚的天气极其的寒冷,因此天空中万里无云,依旧有冰片不断的从天空中落下,不一会,地上就铺了一层薄薄的霜花。

    应该是水汽的缘故,造就了今晚的红月。

    孟元直和许东升两人的面色很难看。

    他们可没有铁心源这样的想法,血月是不吉利的象征。代表有冤案。

    也有预示这灾难的。

    更有“血月见、妖魔现”的说法。历史杂记曾有记载,血月现,国之将衰,气尽,如堕狱!伴随的是祸乱,比如:荒,战,冤,邪等。

    从易经八卦中说,天象是直接关系到观察气运,脉象等的正确性的一个指示!属大凶之兆!

    红色月亮为至阴至寒之相,兆示人间正气弱,邪气旺,怨气盛,戾气强;风云剧变,山河悲鸣;天下动荡,火光四起;故称:“血月”。

    不论是孟元直还是许东升,这两个人都属于半调子文人,他们看书就会信书,还不会用自己的理解去解释这种现象,一看到红月出现,就非常的担心。

    尤其是许东升,这个不但贪财,而血还极度迷信的家伙,现在就差跪地磕头膜拜月亮了。

    “等天空中的霜花落干净了,月亮就变白了,不用大惊小怪啊。”

    许东升猛地转过头来瞅着铁心源道:“你在沙洲弄死那家兵器店老板的时候,就是红月亮,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箭如飞蝗,那些吐蕃人死的很惨,我们头上就是一轮红月亮。

    你今晚不会也想弄死那些马贼头目吧?这么干,我们就绝对没有什么活路。”

    许东升有些悲愤的话语,弄得孟元直也狐疑的看着铁心源,他也觉得在这里弄死这些马贼头目确实有些惊世骇俗,会引来契丹人追捕的。

    被人家捉到把柄了,铁心源干笑一声道:“我只想把这里的马贼全部弄上我们的船,没想着杀人。”

    许东升瞅着铁心源道:“真的?”

    铁心源不得已举手誓道:“真的,不信啊,我们和马贼喝一会酒,等霜花落尽了,月亮绝对会变白的,最多一个时辰,不骗你!你看,那些马贼领来了,快去招呼。”

    一片云的名头很大,除了两位被绑来的马贼之外,剩下的马贼领都忧心忡忡的赶来了。

    他们准备的很是周到,不但自己带来了酒肉,每个人都带了六位彪悍的全副武装的马贼。

    二十几位马贼领,带来的武士也和铁心源的部下数量一样多,看样子这些人的戒备之心很重。

    一位粗壮的马贼冲着许东升抚胸施礼道:“熊岭多伊尔向您致敬,我尊贵的大人。”

    许东升豪放的大笑道:“能来这里的都是草原上,戈壁上,沙漠里的英雄好汉。

    一片云觉得应该给这里的勇士们创造一个机会,让我们坐下来商谈合作,联盟的可能。

    很久以来,我们之所以会被别人称之为流寇,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不团结,力量过于分散,从而给了那些巴依老爷们各个击破的机会。

    如果我们能够结成联盟,不论是草原,还是戈壁沙漠,都会有我们说话的余地。”

    多伊尔担忧的瞅了一眼天上的血月,摇头道:“血月出现的日子是属于魔鬼的时间。

    在这个时间内谈论结盟,联合都是不合适的,如果大人有这个意愿,我们可以等血月结束之后再谈不迟。”

    许东升假装毫不在意的瞅了一眼还挂在山巅的红月笑道:“再有一个时辰,血月就会消失,月神就会重新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不用担心。”

    另一个环眼豹子头,整张脸都被胡须遮盖的马贼领疑惑的道:“您说血月马上就会消失?”

    许东升毫不犹豫地道:“这是自然,我们的塔利班已经算出这次血月消失的时间,不会有错。

    要知道塔利班可是跟随智慧之王穆辛大人学习的人。”

    铁心源见许东升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给出卖了,叹息一声只好站出来,朝周围的马贼头目抚胸施礼道:“魔鬼的胜利总是短暂而徒劳的。

    你们看这晴空中飘落的雪花,其实就是月神在洗刷月亮表面的污渍,等到雪花落尽,月亮也就会重新变白,依旧是月神圣洁的住所。”

    披散着一头黑的铁心源在一袭黑熊皮的包裹下,一张脸圣洁的如同天上的明月。

    且不论他说的准不准,至少在马贼这个群体中少见的漂亮外表,就让那些个马贼把他的话信了三分。

    许东升见铁心源被自己给拖出来了,心情大好,豪迈的大笑道:“羊肉已经烤好,手抓饭也已经焖熟,香醇的葡萄酿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喝起来最好不过。

    来,来,来,让我一片云来见识一下各处的英雄好汉!”

    多伊尔似乎是这群人临时推举出来的头领,闻言大笑道:“大人远道而来,如何能让您来招待我们这些粗人,多伊尔特意带来了熊岭的特产,今日就让我多伊尔来为大家亲手烤上一头骆驼。”

    另一个马贼领也笑嘻嘻的道:“我最近得到了一批契丹名酒梨花白,在这样的天气里,温热了饮用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来啊,把酒抬上来。”

    随着一群马贼领的呼喝,一大群人从栅栏外面走进来,有抬着已经快要被烤好的骆驼的,还有用车拉着酒的,甚至还有十几个美艳的歌姬,抱着各色乐器走进了栅栏,顿时就让铁心源准备的烤全羊黯然失色。

    这时候就看出许东升的作用来了,这个家伙丝毫不为自己准备的东西不如别人而有丝毫的愧色。

    哈哈大笑着从没有烤熟的骆驼身上撕下一条子肉填嘴里,然后冲着多伊尔挑起大拇指。

    然后不管不顾的从马车上取下一坛子梨花白,仰头喝了半坛子之后,才怒吼一声“好!”

    最后一点都不讲理的从歌姬群里找了一个最美的,搂在怀里,一手探进歌姬的怀里胡乱抓,一面举杯豪迈的邀请所有的人干一杯!

    这一刻,这家伙好像真的已经变成了独霸一方的一片云,即便是这些非常担心的马贼领们,在这一刻好像也变成了他的宾朋,正在接受他的宴请。

    多伊尔在喝了一轮酒之后,酒笑着道:“一片云大人的名声,某家即便是在草原上,也是如雷贯耳,却不知大人能否让我等见识一下您赫赫有名的武功!”

    许东升探手摸摸自己脸上的刀疤,像是在回忆自己往日的壮举,最后却无力地捶捶自己的膝盖苦笑道:“老了,已经不谈武勇了。

    如今不但骑不了战马,即便是眼前这样的胭脂马也骑不了喽。”

    说这话还故意在美艳的歌姬屁股上拍一把,歌姬尖叫出声,引来无数马贼的哄堂大笑。

    等马贼的笑声才结束,许东升从怀里掏出一颗琉璃珠子,托在手心道:“我老了,可是手下的孩儿们还年青,铁面,你出来和这里的英雄豪杰见个面,如果表现不算太差,这枚珠子就赏赐给你了。

    当然,如果被这里的英雄击败,这颗珠子就归胜者所有,你要接受惩罚!”

    看着许东升托在掌心的那颗被火光照耀的如同星光一般璀璨的珠子,所有的马贼领都屏住了呼吸,贪婪的瞅着那颗珠子,见一片云似乎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纷纷开始寻找自己手下的悍将,去争夺宝物。

    烤骆驼肚子里的那只被焖熟的羊肉味道实在是鲜美,铁心源和孟元直两人吃的满嘴流油,再配上闻名久矣的梨花白,两人根本就不在乎别人在干什么。

    孟元直猛地听到自己的外号铁面,再听见许东升那种高高在上的话语,恨恨的将手里的羊骨头丢掉,小声的对铁心源道:“现在让他猖狂,等人走了之后,老子一定要卸掉他的一条胳膊,让他如此的羞辱老子。”

    铁心源喝了一口梨花白之后笑道:“回清香谷再去找他算账,现在他好歹是为了正事,看在他已经在咀末城当了半年多奴隶的份上,且容他得意一遭!”

    孟元直点点头,扯掉自己脸上吃东西都害事的麻布,脸上的五颜六色的铁面具在火光的映照下似乎活了过来。

    大步流星的走到场地中间大喝一声道:“谁来与我一战?”(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