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八章狐狸和野猪
    第五十八章狐狸和野猪

    等那个年轻人带着好大一群甲士离开之后,许东升就拿开已经砍进一个马贼身体的斩马刀。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顾不得那个马贼硕大的伤口向外飙血,一屁股坐在地上对那个惊恐的老马贼道:“老子今天救你一命,这个恩情你将来一定要还我!”

    “做梦,你他娘的刚刚还把我砍得满身都是伤……”

    老马贼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还面目狰狞和自己杀的生死难料的一片云会突然住手,还丢给自己一包伤药。

    “弄不明白就对了,老子现在都手脚还在打哆嗦呢,赶紧裹药,别他娘的没被老子砍死,却流血流死了。”

    老马贼见许东升丢开了斩马刀,正在满世界找酒喝呢,这才确定这个家伙好像真的不打算要自己的命了。

    赶紧让同伴帮自己裹伤,免得流血流死了。

    随着那群人撤走之后,营地里的战斗也就停止了。

    孟元直将手里的铁枪重新卸开弄成两截背在自己身上,这让所有还活着的马贼长吐了一口气。

    唯有一个脑袋肿胀的如同皮球一样的光头马贼依旧满地打滚的哀嚎不止。

    铁心源在看到斥候来的消息之后,也放下心来,无论现在的局面有多么糟糕,至少已经度过了一场天大的危机。

    他甚至以经猜到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了。

    “都兰山,别看老子砍了你一刀,你信不信这已经是老子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你去看看多伊尔,这家伙到现在还没死呢,一刀两断是老子的拿手好戏。”

    老马贼都兰山这时候终于有机会问徐东生了,他就是侥幸从那些甲士的箭雨中逃命出来的一个人,还以为那些甲士都是一片云的人呢。

    “那群人是谁的部下?”

    “属于谁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今晚领头的那个年轻人是燕赵国王耶律重元的儿子——耶律涅鲁古!”

    “你说那个年轻人就是涅鲁古世子?”

    “是啊,他就是,你们这群蠢货当着他的面想要投靠萧惠,如果不是老子今晚砍死了多伊尔,我们都会死,一个不剩的全部死掉。”

    许东升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在凄惨的不能再凄惨的多伊尔身边说的。

    这个家伙的生命力非常的强悍,即便是已经被斩马刀拦腰斩成了两截,他竟然能用两只胳膊拖着掉了满地的内脏,来到自己的下半截身子跟前,紧紧地抱着直到听见许东升说的话之后,才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都兰山也从残破的矮几边上找到了一坛子梨花白,大大的喝了一口道:“我们是不是没的选择了?”

    许东升看着天上惨白的明月苦笑道:“我们在哈密修建了一座城池,准备建国,如果不能获得燕赵国王的支持,来年说不定就会有契丹大军过去扫荡。

    我是不来不成,你们自由自在的当自己的马贼,干嘛来到西京城受这份罪?”

    都兰山苦笑道:“马贼做到你这个地步,确实只有建国一条路走了。

    我们现在其实都是看那些贵人的眼色活命的,现如今,契丹国力大不如从前,尤其是黑山兵败之后,燕赵国王的七千大军死伤的干干净净,萧惠当时是北院大王属下的枢密使,也把手里的军队葬送的干干净净。

    燕赵国王还好些,他的封地全部在南边,是契丹最富裕的地方,很快就能恢复元气,可是萧惠大王的家底就比不上燕赵国王了,他的封地都在北方,想要重组自己的部族军队就需要非常大的一笔钱粮。

    他的部族很穷,拿不出来,他就向北方所有的马贼下了命令,今年必须要来进贡,如果不来,大军围剿就在眼前,为了活命,我们不来都不成啊。”

    许东升和都兰山碰一下酒坛子,就一起咕咚咕咚的将烈酒送进了愁肠。

    “你们现在怎么办?已经落进了涅鲁古世子的法眼,想要逃走基本上没可能啊。

    如果燕赵国王插手进来非要你们的性命,就算是萧惠大王也拦他不住。”

    都兰山凄惨的大笑一声道:“我们是马贼,天不收,地不要,活着也是一个流浪鬼,死了也是一个糊涂蛋,过一天,且过一天吧!

    一片云,但愿你的国家能够真正强大起来,万一我们实在是没地方可以去了,希望能在你的国家里当一个顺民,你只要给我们一点能养活我们的牛羊,给一点能盖房子睡觉的土地,就随你驱驰。”

    许东升哽咽着一把抱住都兰山流泪道:“好好的活着,如果在北面混不下去了,就来哈密,如果我还没死,就能保证你们都吃饱。

    你们回去吧,我要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把脑袋洗刷干净了,好去给燕赵国王磕头,运气好点能当干儿子,运气坏点可能只能当孙子。

    只盼你们将来看到我的时候,莫要看不起我……”

    都兰山和一干马贼一起哈哈惨笑起来,大力拥抱了许东升之后,狠狠地捶捶他的后背,就带着自己残存的部下离开了营地。

    铁心源皱着眉头看着涕泪交流的许东升,和孟元直一起转过身去,这家伙现在的样子真是惨不忍睹。

    “没法子,哭着哭着就想起老子被关在咀末城当奴隶的日子,眼泪根本就止不住,等我一下,我去洗干净了再跟你们说正事。”

    铁心源和孟元直进到帐篷里的时候,帐外那个彪悍的光头马贼正好咽下最后一口气。

    咽喉位置中了十几支毒针的光头马贼终于没能熬到毒性消退,剧烈的战斗让蟾酥融进了他全身的血脉,当毒气攻心的时候,天神难救。

    清香谷的武士们清理掉营地里的尸体,正在修整栅栏,地上的血渍也被连同地皮一起铲掉,不一会,营地里就重新恢复了整洁。

    许东升洗漱过后,立刻就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刚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表演,确实耗费了他大量的心神。

    一进门铁心源就殷勤的给许东升倒了一杯温热的梨花白笑道:“你认识涅鲁古?”

    许东升得意的笑道:“在东京的时候去孙羊正店喝酒的时候见过他一面。

    那时候他只有十六七岁。”

    孟元直惊讶的道:“十年前你有一面之缘的人你竟然还能认得出来?”

    许东升得意的道:“老子是坐地分赃的大盗,一年要见数不清的人,如果记错了人,会出大麻烦的,因此,只要我见过一眼,并且能给我留下印象的人,即便是再过二十年,我也能把他认出来。

    当时被从天上掉下来的砍刀砍死的那个光头马贼趴桌子上的时候,我就突然看到了涅鲁古,开始只是眼熟,仔细一思量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这时候还不往死里拍燕赵国王的马匹,老子这些年的绿林就白混了。”

    铁心源钦佩的敬了许东升一碗酒道:“说起来真是凶险,今天如果稍有犹豫,涅鲁古可能真的会下死手,弄死我们所有人。

    让萧惠座大这一定是耶律重元不愿意看到的,他今天来的目的其实就是来杀人的。

    只是我们突然出现,全力维护耶律重元,才让他改变了主意,准备将我们收为己用。

    这么快能和耶律重元搭上关系,这实在是出乎我们的预料之外,算是老许立了一功!

    来,干一杯!”

    孟元直瞅瞅门外皎洁的明月叹息一声道:“血月杀人夜,果然名不虚传。”

    “怎么信起这东西来了?我记得你在沙漠上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世上皆是虚妄,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

    铁心源自己来路诡异,按理说他应该是最崇信神魔的人,却不知为何,他偏偏对神魔之说极为厌恶。

    孟元直笑道:“只是境界不同罢了,一道门路越是走到高深处,就越是寂寞,同时也越是恐惧。

    没了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自然只能将自己的希望托诸与神魔,好歹有个伴,有个目标,心中不寂寞而已。

    你现在无敬无畏,是因为你的境界不够,等你的门路走到最高处,也会变成我这样的。”

    许东升大笑道:“等有一天我家的金子多到如同石头一般的时候,我一定会修建一座巨大的寺庙,一座巨大的道观,如果可能我还会修建一座巨大的大食人寺庙,只要是神仙我都会诚心的去膜拜,感谢他们带给我的好运气。”

    孟元直撇撇嘴道:“你能不能成为海内巨富我不知道,天亮之后你的干儿子,或者干孙子是当定了。”

    许东升丝毫不生气,拍着自己的胸膛大笑道:“老子这辈子给人当儿子,当孙子当得次数数都数不清,你要是给我一百两金子,我立刻喊你祖宗!”

    被无耻的许东升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孟元直,瞅瞅铁心源,再看看许东升,长叹一声道:“我有两个无耻之徒做兄弟,这一生别人想要我吃亏,难了!

    你们两好好商量明天怎么给人家当干儿子,我这就去睡了,需要我砍杀的时候说一声。”

    “老孟的英雄气概还是浓厚了一些,膝盖估计已经弯不下去了。

    好在我们两是两只狐狸一样的人物,只要有利,弯弯膝盖算不得什么。”

    许东升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得意。

    铁心源认真的道:“你说错了,我是狐狸,你只能是头皮坚肉厚所向无敌的野猪!”(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