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四章杀人和救人
    第七十四章杀人和救人

    饭铺是什么地方?

    是吃饭的地方。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人为什么要吃饭?

    是为了活下去。

    提起饭铺,不论有没有能力进去吃饭,每个人都知道哪里有很多的食物。

    既然有很多的食物,至少就不会被饿死。

    总之,饭铺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地方,和死亡根本就是不搭界的两样事物。

    铁心源现在的毛病很坏,不知为什么他总喜欢往别人吃的饭里面添加点东西。

    这个举动可能和他童年时期的阴影有关系,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他接触到的第一件武器就是能让人疯的蘑菇粉,在他还被母亲用绳子拴着不让他乱跑的时候,他就想往杨怀玉的饭碗里添加这东西了。

    后来蘑菇粉伴随他一路长大,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总能帮助他化险为夷。

    一件工具一旦使用习惯了,就会下意识的用这件工具来解决自己所有的问题。

    在辽国开饭铺他其实已经想过很多次了,不论是大宋那些精美的菜肴,还是自己记忆中那些美味的食物都能满足辽国这些胃口还处在半蛮荒状态的人。

    赚钱是小事情,有了一整套连锁饭店,就等以在契丹所有的大城市里按插进去一颗颗钉子。

    如果饭铺足够高档,来饭铺吃饭的契丹贵人就会自觉不自觉的把辽国几乎所有的秘密同样带来。

    所以铁心源认为,自己的饭铺有朝一日一定要开遍世界才成。

    毒死人的饭铺自然就会开不下去,后果也非常的严重,所以寻找一个合适的合伙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比如耶律重元就很合适。

    在必要的时候,任何耶律重元不喜欢的人都会在饭铺吃饭的时候被毒死,如果爆的时机恰到好处的话,耶律重元估计只有造反这一条路好走了。

    造反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当然,这仅仅对阴谋家而言,因为造反可以把一池清水彻底的搅浑,站在岸边的阴谋家就能愉快的开始自己的捕鱼大业了。

    最美妙的就是通过造反,可以有力的打击一下皇权,顺便折损一下别人国家的力量。

    给别的想造反的人开一个很好的头,一旦大家都开始效仿了,不论这个国家是何等的强大,迟早都会有土崩瓦解的一天。

    孟元直已经开始反思自己能否胜任将军一职了,因为他现自己早先把自己定位成铁心源的左膀右臂似乎有点差池,他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赶上铁心源那种古怪到极点的思维。

    很显然,一个猜不透领思维的人,不是一个合格的左膀右臂。

    不过,他想想清香谷其他人也经常被铁心源的古怪思维弄得不知所措,心头就不再忐忑了。

    “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不惜一切的讨好耶律重元,结果,他依旧不信任我们。

    说实话,即便是一片云这个名号他都怀疑,因此,他一口回绝了我们准备建国的建议,把我们粗暴的放在自己部下的这个位置上。

    哈哈,哈密统军司。

    老孟,你知道一个统军司有多少军队吗?

    不知道吧,契丹人设立了南京都统军司、西北路都统军司、乌古敌烈都统军司,东北路都统军司等等不下十二个统军司。

    其中最小的东北路统军司下辖三国,十六郡,战兵一十八万,这还不算他们下辖的属****,部族军和奴兵!

    他将这么大的一个名头按在我们头上,你以为会有什么好心肠吗?”

    “他想吞并我们?”孟元直有些不确定。

    铁心源笑道:“没错,他就是想吞并我们,不信你看着,我们离开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官员随我们一起回哈密,最高的长官自然是一片云,底下的官员一定会全是契丹人的,他想慢慢地把我们吞并掉。”

    孟元直的眼睛都要鼓出来了,大声叫道:“既然是这样,我们还不如不来西京呢。”

    铁心源笑道:“怎么能不如不来呢?我们想要正大光明的成立自己的国家,不来契丹是不成的,除非我们一直做偷偷摸摸的马贼。

    现在啊,咱们和耶律重元就像是两只想要抱团取暖的刺猬,正在寻找大家都能接受的距离,既不能刺着对方,也不能距离太远。

    相信我,总会找到一个合适的距离的,官府和官府的交往就是这么你试探我,我试探你,像两个***一样。”

    “我们拿什么退让?难道说你真的要弄些契丹官员去清香谷?如果是那样,我还不如带着老婆家人回大宋乡下隐居算了。”

    这句话孟元直说的很是认真,只要他现铁心源有一丝半毫的犹豫,他真的会走。

    “饭铺啊!我们出厨子,出掌柜的,耶律重元出帐房,赚到钱了他七我们三就成。

    老许现在正在和耶律重元商量这件事。”

    现孟元直很认真,铁心源回答的很快,人心这东西不能冷落,一旦变冷了,想要重新捂热非常的麻烦。

    “可是人家要给你派官员……”

    “相比控制哈密这个对耶律重元来说不是很重要,一片贫瘠的西域戈壁如何跟建立一个庞大的细作网络相比?

    人就是这个样子,有了西瓜就不会在乎一粒芝麻的。”

    孟元直有些钦佩的瞅着身边的铁心源道:“这些事我做不来……”

    “你当然做不来,你是我们中间最能打的,以后只要安心的当我们这群人的打手就好,其余的事情自然有合适的人去做。”

    “谁去管理这一摊子的事情?”

    “老许,这是他擅长的事情,这些天实在是太委屈他了,一个好好的汉子这样作践自己,他需要有机会出一口气,对于将来逼迫耶律重元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事情,他非常的有兴趣。”

    “唉!”孟元直学着铁心源的样子摊开腿坐在门槛上摇着头道:“我们越来越下作了,越来越像大宋皇宫了,所以啊,我觉得我们很有可能会成立一个很大的国家的。”

    铁心源探手拍拍孟元直的肩膀道:“慢慢来,老孟,我们会成功的。”

    不知不觉,鹅毛大雪变成了细碎的雪花,头上阴沉的铅云慢慢地离开露出湛蓝的天空。

    天气越的寒冷了。

    铁心源离开了燕赵国王府,所有的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是铁心源一贯的做法。

    走在寒彻入骨的街道上,一长溜牛车从身边驶过,牛车上堆满了尸体,被一袭破烂的席子覆盖着,只露出一双双黑的如同焦炭一般的大小脚丫子。

    西京城里的流浪汉很多,每天被冻死的人自然也非常的多,被冻死的人大部分都是失去土地之后流落城市里打短工的汉人。

    自从契丹人认识到种地的收益比畜牧要好之后,契丹勋贵们不懂得如何开垦土地,就开始无休止的圈占汉人的土地,希望每年土地中长出来的庄稼能让自己获得更加丰厚的收入。

    宋人中有钱人圈占土地的风潮一样厉害,只是宋人勋贵们知道给自己的佃户们留下勉强可以果腹生活的食物,大宋官家多少还知道兴修水利,鼓励一下农桑。

    即便是皇帝和皇后,一个每年需要在先农坛前亲农,一个在后稷殿内养蚕,为全国百姓做出典范。

    不仅如此,他们还知道从寒门中简拔士子,给农人一条看似光明,实际上崎岖无比的上进途径。

    相比契丹勋贵们来说,他们的手段要温和的太多了,而契丹勋贵们的头脑还没有从畜牧中解放出来。

    他们不知道庄稼种在地里不但需要水源浇灌,同时也需要肥料来肥地,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种,什么时候该收,什么样的土地适合种什么。

    这些他们统统是不管的,只是定下一个高的离谱的田租,然后就等着秋天之后收租子。

    在这样的情形下,农民哪里会有什么好日子过,汉人和契丹人不同,他们没了土地,就会习惯性的进入城市依靠帮工来过活。

    契丹的城市没有大宋那么多的工坊,也没有大宋那么多的店铺,接纳不了那么多的流民。

    契丹同样没有厢军这种最后收留流民的机构,那些可怜的流民们在将自己最后的财富——妻儿换成食物吃掉之后,面对这样的寒冬天气,只能被寒风冻得硬邦邦的,被差役们拉在牛车上,运到乱葬岗丢掉。

    这样的场景喜欢早起的铁心源每天都能看到,哀叹之余,他觉得这是对生命价值的极大不尊重。

    哈密会种地的汉人实在是太少了,铁心源这一遭来西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要弄一些会种地的汉人回去,否则,仅仅依靠戈壁滩上的野人,不可能开垦出让他满意的耕地来的。

    对于那群人,铁心源都已经快要绝望了,据铁五说,这群人即便是用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马拉耕锄犁地,也休想在土地上犁出一条深浅均匀笔直的犁沟来。

    想要让那些人进化成农耕民族,需要的时间不是一点,半点,这甚至需要一两代人的努力。

    既然这里的人命不值钱,铁心源就觉得对自己和清香谷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