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七章许东升的眼泪
    第七十七章许东升的眼泪

    饿极了的人你哪怕给他一块生肉,他也会说是熟的,并且立刻吃掉。

    麦子还是整粒整粒的在汤锅里翻滚,这样的东西吃到空无一物的肚子里,会让人得病的。

    当麦子终于被熬成麦粥之后,山谷里的场景就诡异的出奇。

    一万多人静悄悄的在汤锅前面排队,没人出一丝声音,即便是襁褓中的婴儿,也叼着母亲干瘪的**不再哭叫,他似乎也知道马上就要有食物吃了。

    在这一刻,食物统治着所有人的神经。

    麦粥很稠,虽然样子难看了一点,在这个时候,一大勺子加了盐巴的麦粥就能救回来一条性命。

    许东升今天出奇的安静,亲自抡着勺子给流民们盛粥,铁心源就抱着一块吃了一半的糕饼站在他背后看他劳作。

    一个黑瘦的妇人用哀求的目光看着许东升,希望他能给自己的碗里多装一些麦粥。

    一个刚刚会走的瘦小孩子抱着妇人的腿,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瘦的只剩下一颗大脑袋的孩子。

    许东升抽抽鼻子,从大锅边上取过一个人头大小的盆子,在里面装了一盆粥就端给了妇人。

    见抱着妇人腿的孩子正痴迷的看着铁心源手里的半块糕饼,就回身从铁心源手里取走糕饼塞给了那个小孩子。

    妇人千恩万谢的抱着一盆粥走了,没敢走远,就守在大锅不远的地方,顾不得麦粥是如何的滚烫,匆匆的含了一口,等温度稍微低一点就口对口的渡给怀里的幼儿。

    许东升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见那一家三口衣衫单薄,竟然把自己挂在架子上的皮裘取过来,丢给了那一家三口。

    妇人的神情是惊惶的,看看手里的麦粥,再看看身边的皮裘,天知道在胡思乱想什么。

    铁心源很快就现,凡是单身女子带着孩子来领取麦粥,他总会多给这些人一点。

    看一群可怜人吃饭是一桩很无聊的事情,嘎嘎和尉迟文就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点起来了一堆篝火,铁心源就在篝火边上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刚才吃了一肚子的糕饼,非常的渴。

    自己能做的事情都做了,就没有必要装出一副苦瓜脸给别人添堵,做了善事,现在正是享受好心情的时候。

    满满的一锅粥很快就分完了,许东升重新往大锅里添加了麦子,找来一个刚刚吃过的身体强壮一些的农夫代替他来熬粥,刚才那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妇人则很自觉地蹲在锅底下烧火。

    铁心源看看脸上布满烟灰的许东升笑道:“做善事能把你做的泪流满面,这简直太让我惊讶了。”

    许东升并不掩盖自己刚刚流过眼泪的事实,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慢地啜饮。

    一杯茶水喝完了,他才对铁心源道:“这件事做的非常漂亮,以后许东升的这条命就卖给你了。”

    铁心源对许东升这样说并不感到惊讶,就在刚才他现许东升一边分麦粥,一边把身子抖的如同筛糠一般,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他心里受到触动这是一定的。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刻向自己效忠。

    许东升见铁心源眼中满是询问之色,叹口气指指那个烧火的妇人道:“当年京兆府大旱,遍地饿殍,我老母和我父亲失散了,独自带着我们兄弟两人在旱塬上流浪了半年之久,老母的运气没有这个妇人好,没有遇到你这样愿意赈济灾民的豪客,我弟弟被活生生的饿死了。

    我父亲找到我们母子的时候,他只想要我,不想要我母亲,在他看来,我母亲能在流民群中活下来,用的手段一定非常的不光彩……”

    铁心源喃喃的道;“太过份了……”

    许东升抹一把眼泪继续道:“老母把我推给父亲,转身就跳下了土崖……人没死,腿断了两条,我父亲这才相信我母亲没做对不起他的事情,那时候我刚刚八岁!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誓,这辈子一定不能穷,只要穷了,就他娘的会出很多让人疯的事情,有的时候啊,穷比死还要可怕!”

    铁心源皱眉道:“伯母的事情我感同身受,但是你不能拿伯母来当借口问我要你存在清香谷的那些金子!这样做太无耻了。”

    许东升惊讶的连手里的茶杯掉地都不知道,瞪大了眼睛道:“老子刚才好像在和你说准备卖命给你!”

    “你卖命给我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卖给我你卖给谁去?我只听见你刚才拿可怜的流民当背景,然后再拿自家惨痛的家事当内容,最后似有似无的提到自己不愿意过穷日子,这些内容稍微整合一下,就是一个问我讨要你寄存在清香谷黄金的最好借口。

    内容翔实,情节饱满,过程哀怨,我没有理由拒绝,让你得逞一回,回去后就去找铁一领你的金子!”

    许东升的身子再一次颤抖起来,强忍着怒火道:“老子贪财一次,就被你笑话到现在?”

    铁心源大笑道:“这事我打算说一辈子啊,哈哈,想想真是太好笑了,为了那些金子,你老许先是在无名谷和野人大战,杀光了来抢你金子的野人,然后,你又是为了金子在砂岩山和几十倍于我们的马贼来了一场血肉大战。

    然后又是为了金子,你不惜一切代价的蒙骗智慧之王穆辛,然后又是为了金子,你在黑风暴中仓皇逃跑,连这样的天灾都不能让你舍弃金子,最后还是为了金子,你带来的兄弟全部死光了,自己还被人家捉住在石洞里当了半年的奴隶……

    天啊,我从未见过这个世上还有谁比你更对金子有一颗契而不舍的心。

    因此啊,只要你一说话,不论说的多么哀怨,我脑子里总会闪烁过一堆黄金!”

    许东升愤怒的心随着铁心源一件件,一桩桩的诉说,慢慢地变得平缓,最后无奈的道:“我说的是真的。”

    铁心源看着徐东升笑道:“我当然知道你说的是真的,除掉后面那些关于金子的废话,我说的也是真的,你早该说刚才这些话了,那些话我等了很久。”

    许东升心满意足的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水笑道:“以后不许拿这事来笑话我!”

    铁心源举起茶杯敬了许东升一杯茶,就起身和许东升一起去巡查一下这座山谷。

    不断的有丰富的物资从西京城里运出来,这让流民们的心安定了很多。

    帐篷,厚衣衫,粮食,还有一些简陋的工具,有了这些东西山谷里的流民们就能度过这个难熬的冬天。

    一百多个最早跟随铁心源打劫商队的马贼,现在每一个人对流民来说都是炙手可热的人。

    他们一面指挥吃饱饭的流民们搭建帐篷,收集柴火,一面有意无意的会提起大雪山下一望无际的平原和湖边肥沃的土地。

    “那里的地头三年都是白种,收获的粮食全归自己,三年后才收一成的粮食,说起来还是白种,用马拉着耕锄一天就能犁地几十亩,种上几十亩地,拿出几亩地的收成来交税,和白种没区别。”

    一个马贼嘴里咬着一枚钉子,一边往厚木板子上钉钉子一面结结巴巴的用汉话跟身边的汉人聊天。

    “好地怎么会没人种?”对于长久以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汉人来说,这样的说法简直就是胡说。

    马贼把钉子订好,摊开自己的手苦笑道:“老子倒想种地来着,可是这双手不听使唤,放牧牛羊你们一群人绑起来也不是老子的对手,可是论到耕地,老子在耕地的时候不小心用力过猛,锄头钻地里去了,拉锄头的马都摔倒了,老子更是被跌了一嘴泥!”

    “哈哈哈哈……”

    “拉齐浦兄弟,耕地的时候你只需要在锄头入地的时候用一点力气,其余的时候就不能全力往下压,而是要把锄头往起来提,让耕锄的横梁和自己的腰身齐平就好,这样耕出来的地就深浅一致了……”

    拉齐浦兄弟羡慕的瞅着眼前的老农道:“你老哥要是去了大雪山底下,不知道能开出多少地来,不知道能富裕成什么样子。

    我家主人常说在西域啊,会种庄稼的人都是宝贝,不像我们除了放牧牛羊之外,种地,全是棒槌!”

    或许被拉齐浦兄弟说的前景迷惑住了眼睛,也或许是西京这地方已经不适合农人活命了,老农咬咬牙道:“拉齐浦兄弟,你看老汉能去不?

    那里的西域人凶不凶?”

    拉齐浦兄弟大笑道:“在西域最凶的就是我家主人了,你还管别人凶不凶做甚?

    你也不看看我家主人的样子,看到了没有,就是那个黑头黑眼珠的人,你们是一个样子的,如果你要去,我就跟我家主人商量一下,给你粮食马匹和牛羊,等我们回家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回去就成。”

    铁心源太年轻,流民们自然就忽略掉了他,许东升相貌凶恶,身材魁梧,这样的人才能被称之为凶人,更何况,刚才许东升给流民们装粥的时候泪流满面的样子很多人都看到了。

    老农咬咬牙道:“拉齐浦兄弟,请你去跟主人商量一下,去了西域我们一定会好好干活,不求财,只求吃饱!”(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