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五章回归原始
    第八十五章回归原始

    社会构成越是简单,统治起来就越是容易。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原始社会时期,部族的领只需要身体健壮,可以打到比别人多的猎物,可以打跑和自家部族争夺地盘的其他部族,并且还能用大棒敲昏别族的女人扛回来就是一个好族长,好头领。

    那个时候,社会是由领,战士和部族伙伴构成。

    因此,相信个人力量,并且崇拜个人力量的原始社会是一个最稳定的社会结构,足足绵延了数十万年。

    到了奴隶社会的时候,部族就已经变成国家了,社会构成远比部族时期复杂,身为最大的奴隶头子,国王只需要安抚好其他奴隶头子,管理,压制好自家的奴隶就是一个好的国王。

    后来随着社会物资的逐渐丰富,奴隶头子们占有的财富实在是太多,于是,奴隶社会在传承了两千三百年之后,就被不甘心的封建领主们给推翻了。

    历史展到封建社会的时候,社会构成就变得更加复杂,社会分工更加的细致,不但有皇帝,有贵族,有大地主,大商人,有小官僚阶层,也有了读书人,也有了自由民。

    想要一个国家稳定,并且积极向上展,君主就要尽量的满足所有阶层人民的需求,这对智慧和手段的考验,要比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来的更加激烈。

    大宋是封建社会展的巅峰,来到半奴隶半封建的契丹国和西夏国的宋国官员,就好像铁心源来到了大宋一般,都有一种越寻常人的眼光。

    因此,他们执政的难度被降低了,只要稍微有点水平的家伙,在这两个国家里面都会活的如鱼得水。

    在大宋好歹还有欧阳修这种傻瓜,和包拯那种异类存在,他们没有办法一展所长,因此,卖身投靠契丹和西夏之后,面对封建初期社会他们的智慧就会迅的开花结果,爆出璀璨的光芒。

    即便是贪污,也做的比这两个国家的其余官员要隐秘的多,也疯狂的多。

    按照铁心源的看法,大宋其实没有必要把自己国家的文士看的如同珍宝一般,只需要把国内的亢官,庸官以及那些读书读傻了的官员大量的出口到辽国和西夏,一两代人下来,不论契丹的国土多么广阔,西夏的战士多么的勇猛,都会被这些人挥霍的干干净净。

    论起抵抗亢官,庸官的能力,大宋可比辽国,西夏强大的太多了。

    很长时间以来,铁心源认为这些人才应该是大宋的终极力量,不信,你只要看看历代异族进入中原之后的下场就会明白亢官,庸官们的威力是多么的强大。

    多少强大强横一时的异族,进入中原之后,都会默默地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再无复起的可能。

    尉迟文最近正在研究国家的构成这个大课题,这孩子非常的善于实践。

    铁心源已经钻进帐篷,躺在暖和的皮筒子里看书的时候,他和嘎嘎就走进了牧奴营地,开始按照铁心源说的那样,以那些牧奴中的叛徒为骨干,搭建一个小小的组织。

    老牧奴张成因为年纪够老,天然形成的领导权很快就被剥夺了,取而代之的是投诚最彻底的牧奴胡家老三。

    牧奴们的食物已经被减半了,这些食物只能勉强糊弄所有人的肚子,想要彻底吃饱是不可能的。

    当尉迟文将分配食物的权力交给了胡家老三之后,这个素来被所有牧奴所鄙视的小人物,立刻就像是重生了一遍,坐在那里不怒而威。

    在胡家老三的带领下,其余的牧奴们再一次冲到那些逃跑过的牧奴中间对他们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殴打。

    如果不是尉迟文和嘎嘎阻拦,这十个牧奴一定会被活活打死的。

    经过这一遭运动,牧奴们已经把造成食物缺少的主要原因,从铁心源身上转移到了逃跑牧奴的身上……

    孟元直爬上悬崖之后,手脚颤抖的厉害,浑身如同从水里捞上来的一般,寒夜里,如果不能快的找到一个温暖的所在换一身衣衫,被寒风一吹,会立刻得病的。

    远处传来犬吠的动静,辽皇营地里应该是有猎犬的,据说,那里连猎鹰都不缺少。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谁比孟元直更加清楚皇家宿卫的布置情况的话,那就只有安排皇帝宿卫的内卫大将军本人了。

    身为大宋皇家侍卫头领多年的孟元直,曾经亲自安排,布置过无数次皇帝出行事宜,论经验,即便是契丹的内卫大将军都未必有他的资格老。

    皇家宿卫可不是任何人都能随便安排的,这里面关系到皇家的禁忌和传统,甚至还要和礼法联系在一起。

    如果说宋国皇室的五行位为火,那么契丹皇室的五行位就是水。

    因此,皇帝宿营的时候,宋国皇帝的大帐一定会面南背北,而契丹皇帝的大帐一定是面北背南。

    金星位的宰相大帐一定是和皇帝大帐是遥遥相对的,中间阻隔着五营兵马,这依旧是皇宫里面的布局,除了没有宫墙阻隔之外,和皇宫里面的情形一般无二。

    按照阴阳原则,皇帝身处阳位,后宫嫔妃们就一定会在阴位上,山之南为阳,山之北为阴。中间依旧有五营人马阻隔,不过这五营人马不是军队,应该是宦官和宫娥,宫妇们充任的。

    同时,这里也会是防备最松懈的地方。

    以前辽国国内是没有寺人这一说法的,自从辽皇一心向学之后,国仪篇里没讲别的,讲的就是血统的纯正。

    于是,早就苦于血统紊乱的契丹人,立刻就学会了使用太监这一特殊的群体。

    身体逐渐在变冷的孟元直打了一个寒颤之后,就毫不犹豫地贴着地面向北狂奔,再不活动,自己就要冻死了。

    他的身形非常的轻巧,不远不近的缀在一队巡游的内卫后面,皇帝侍卫中一般没有空隙供你钻,因此,孟元直的这个举动堪称大胆。

    好在北风呼啸,武士们一个个都把兜帽放了下来,只想着快点巡查完毕,好去营地里暖和一下,根本就没人回头多看一眼。

    犬吠声越来越密集,为的一个侍卫喝骂一声,要负责给皇帝养狗的狗监们约束好那些狗,深更半夜的要是惊扰了贵人,他们吃罪不起。

    远处的狗监们赶紧给狗的嘴上套上嘴笼子,这才让狗吠声彻底的消失了。

    真正让狗乱叫的是孟元直,他身上依旧有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而皇家饲养的猎犬对于血腥味是极为敏感的,从一颗矮松树上跳下来的孟元直长嘘了一口气,就反手抓着松树树干组成的寨墙一个大翻身就跳了进去。

    寨子里全是各种轿子,这应该是皇宫中专门给皇帝和嫔妃们抬轿子的太监们居住的地方。

    一顶顶圆形的帐篷里面鼾声如雷,孟元直有些疑惑,太监打呼噜的场景在大宋他没见过,不明白这里为何是这副模样。

    转过十余顶帐篷,孟元直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眼看就要进入后宫嫔妃们居住的栅栏里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从一顶帐篷里钻了出来,看他站在一颗矮松下的动作,应该是半夜起来起夜的家伙。

    不过,这家伙当太监能够当到站着小便的地步,实在是足够强悍。

    借着寨墙上被寒风吹得胡摇乱晃的火把送来的光芒,孟元直很快就现,这家伙竟然穿着一件六品内侍官服。

    一手握颈,一手转头,狠狠地转了快一圈之后,那个太监的身体就倒在孟元直的怀里。

    品节这样高的太监,至少也是一房的主管太监,一个人住一顶帐篷这是必须的。

    孟元直拖着尸体进了帐篷,现里面确实一个人都没有,就先把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衣服脱个精光,然后才开始脱那个太监的衣衫。

    擦干了身体,才换好内衣,外面就有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径直的向帐篷跑来。

    孟元直一脚就把赤条条的太监尸体踢到床下去,自己单手握着弯刀,准备等来人走进帐篷之后再下手。

    人刚刚进来,一股甜香气就先进入了孟元直的鼻孔,原来是个女的,他稍微一楞神,就被一具滚热的身子紧紧地给缠住了。

    来人很急,甚至连说废话的功夫都没有,就拥着孟元直向床边摸过去。

    孟元直右手握着的弯刀向下比划了至少三次,还是没有切进这个女人的脖子。

    香甜的气息,腻滑的皮肤,急促的呼吸声,顿时就把孟元直心头的****给勾引了起来。

    摸遍这个女人的身体,确认她身上没有武器之后,弯刀就无声无息的被他放在枕头下面……

    被目前的环境刺激的如同一头猛兽的孟元直终于从女子身上下来的时候,那个女子却死死的抱住他,长长的一吻之后就快的穿衣服。

    虽然帐篷里伸手不见五指,那个女子穿衣服的度并不慢,在掀开帐篷帘子准备出去的时候,那个女子才小声道;“程昱,你比传说中还要好!”

    说完就放下帘子,一溜烟的跑了。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孟元直躺在床上苦笑一声,重新穿上衣衫,三更的鼓点刚刚敲过,自己的时间实在是不够多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