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六章捅了马蜂窝的孟元直
    第八十六章捅了马蜂窝的孟元直

    孟元直在辽皇安静的营地里奔走,每当有侍卫巡逻过来的时候,他就会恰到好处的躲藏在阴暗处。?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刚刚那一场奇怪的艳遇,让他仿佛重新回到了大宋宫廷,这样的事情非常的普遍,寂寞的人相遇,相互慰籍一番而后离开,你不知道我是谁,我不知道你是谁,就当自己做了一场无痕的春梦而已。

    孟元直对刺杀后妃没有什么兴趣,即便是再重要的女人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杀之无益。

    相比后妃,他对皇帝大帐正前方的辽国臣子更加的感兴趣。

    这里的帐篷都不大,看样子是单人帐篷,掀开帘子然后闯进去,手起刀落,人头就会跌下来,然后再用被子包起来,短时间内,浓郁的血腥味不会外泄。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进去过多少个帐篷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杀死了多少人,更不知道自己杀死的人到底是谁,他只想举起自己掌中的弯刀,多杀一个是一个。

    这种梦幻一般的感觉直到营地里的猎犬们开始狂般的撞击笼子的时候,才惊醒了他。

    看一眼前面灯火通明的辽皇大帐,孟元直叹息一声,转身就走,皇帝的亲卫们不会留下任何漏洞让自己钻的。

    “生了什么事?”

    一声熟悉的询问声从皇帝大帐的方向传过来,虎奴高大的身躯出现在大帐外面,孟元直不得不加快度,向营地外面潜伏过去,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猎犬嘴上的嘴笼子被去掉了,关他们的笼子也打开了,二十余头凶恶的猎犬第一时间就从笼子里窜出来,直奔有血腥味的地方。

    “左司谏秃噜花赤大人被谋刺了!”

    随着一声惊恐的大叫,整个辽皇营地立刻就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无数军兵从四面八方涌向皇帝的大帐,里三层外三层的将皇帝所在的地方包围的严严实实。

    虎奴暴怒的吼声在营地里响起,无数矫健的身影从皇帝大帐外围向四面八方****。

    第一具尸体被现的时候,孟元直正在爬墙,墙下全是惊慌失措的宦官和宫女,一个个都像没头的苍蝇一般的乱跑,聪明一些的还知道第一时间跑去自己主子那里,看看主子有没有出事。

    混在宦官群里的孟元直笔直向外走,很快就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只是宦官和宫女太多,挤不过来。

    当他听到虎奴要求所有人原地待命,否则格杀勿论的时候,孟元直就跑的更加快了,抬腿踢飞了两个张大了手臂打算拦住他的宦官,再回头一刀砍掉一个多事的宦官的脑袋,在漫天血雨中踩断了一个紧紧抱着自己一条腿的宫女的手臂,他的前面基本上就没人再敢阻拦他了。

    虎奴如同一架冲城车撞飞了无数宦官宫女笔直的向孟元直逼近。

    而周围也有无数条人影在飞快的向孟元直前路上汇集,低沉的号角声已经响起,更有如雷的马蹄声从远处向皇帝营帐冲锋。

    孟元直怪笑一声,如同一只鹰隼从人群里飞出,反手挡开了两支呼啸而至的羽箭,缩小身子又避开一支短矛,身子借势落地,几个翻滚之后就在敌人合拢包围圈之前一头扎进了密密的松林。

    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自己路过的松树上涂抹了一些磷火,即便是在黑暗的林子里,他前进的方向依旧是笔直的。

    那些嗅完死人的猎犬终于闻到了他身上的血腥气,狂吠着在后面紧紧追赶。

    虎奴奔跑的比猎犬还要快,他非常后悔自己今天参加了皇帝的饮宴,否则,他就应该带着黄金力士们巡游在营地里才是。

    越来越多的警号声响起,每响一声,就代表一位大辽重臣被杀,声声警号让虎奴心丧欲死。

    虎奴咬紧钢牙,紧紧地盯着前面那个兔起鹘落的矫健身影,誓要将他碎尸万段!

    松林马上就到了尽头,孟元直赫然现有一队辽军正匆忙的狂奔过来。

    不等这些辽军站稳脚跟,孟元直就从松林里****出来,如同一只弩箭,掌中弯刀如同闪电一般劈了下来,还未回过神来的辽军就被弯刀斩开了咽喉,弯刀旋转如飞,斩开了刺过来的长枪,孟元直大笑一声就从撕开的缺口中一闪而过,还顺手扯过来一个辽兵替自己挡住后面的羽箭。

    松林外是一片低矮的灌木林,孟元直潜进灌木丛之后就失去了踪影。

    堪堪赶到的虎奴大吼一声,他身后的猎犬就狂吠着钻进了灌木林,而虎奴却停下了脚步,指挥随后到来的黄金力士散开包围住灌木林。

    这片灌木林并不大,左右不过十余亩,灌木林的后面则是悬崖,这片地形虎奴查探过,悬崖上满是冰雪,猿猴难度。

    灌木林里传来猎犬的撕咬声,虎奴紧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欣慰之色。

    按下就要听声箭的射雕手的巨弓摇头道:“活捉他!”

    狗吠声越来越稀少,应该是那个刺客已经快把猎犬杀光了,虎奴并不着急,猎犬死光了不要紧,只要能把刺客留在这里,就千值万值了。

    他身边的辽军越聚越多,最后终于将灌木林的三处去路全部封锁死了。

    虎奴大手一挥,无数的辽军就挥舞刀剑斩断碍事的灌木,从三个方向向悬崖挤压。

    砍死了最后一只狗,孟元直这才有功夫抬头看四周的局势,对于刚才自己刚才和猎犬大战的时候,辽人没有冲上来感到非常的诧异。

    眼看敌人从三面挤压过来,来不及细想,赶紧从放置在这里的背囊里取出一枚轻油燃烧弹,计算好距离之后就丢了出去。

    轰的一声,燃烧弹炸开,一道三丈多高的火墙突兀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孟元直赞叹一下火儿的手艺,然后就从悬崖边上找到自己布置的那根细绳子,取出一双手套带上,然后就跃下了悬崖。

    快的下降到了悬崖下面,找到张慈民的脑袋重新拴在腰上一刻不停的向外狂奔。

    皇帝大营出了问题,守卫在山下的大军必定会形成合围之势包抄整个龙山主峰。

    他现在只想赌山下的大军动作不会这样快。

    果然,就在他向山下狂奔十余丈之后,悠长的调兵号角响了起来。

    孟元直顾不得隐藏身形,在那些刚刚从睡梦中惊醒的辽兵脑袋上飞掠而过。

    而后密集的锣鼓声也就突兀的从他背后响起,无数的羽箭从背后攒射过来,只可惜,孟元直的度很快,羽箭去势消失之后,纷纷落地。

    辽人的防卫圈越到外围,就越是薄弱,毕竟包围的地方更大,需要的人手也就越多。

    孤独的孟元直一个人在密林中狂奔,耳听身后密集的脚步声,他第一次有些后悔去找契丹皇帝了,甚至觉得有些对不起铁心源。

    自己这一场率性而为的刺杀,很可能会破坏了铁心源精心布置的计划。

    现在,孟元直对自己能否杀出重围没有半点的把握。

    侧身避开一道寒光,弯刀横着切削了过去,旋转的刀锋割开了对方的皮肉,一个****着上半身的壮汉丢掉了手里的斩马刀,无助的抱着腹部跪在地上。

    孟元直在他的肩头一点,仗着黑夜中敌人的视线不清,飞身跃起,准备再次翻越这个营寨。

    来的时候,守卫这处营寨的辽人睡得如同死猪,现在,这些人却警惕的如同狸猫。

    密集的箭雨覆盖了过来,孟元直尽量的将身体缩成一团,即便是如此,肩头和脊背上传来的剧痛,让他一口气差点散开,张嘴怒吼一声,硬生生的从营寨的栅栏上滚落,受伤的肩膀先落地,碰到了插在肩头的那支羽箭,这让孟元直疼的差点昏厥过去。

    挥刀斩断了身上的箭杆,却不敢在这个时候将羽箭拔出来,一旦那样做,在没有时间包扎的情形下,很容易失血而亡。

    眼看着前面又有一群辽兵围拢过来,孟元直咬着牙将最后的法宝火药弹丢了出去。

    巨响过后,暗红色的火光翻卷,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让前面的辽人东倒西歪,早就有所准备的孟元直踏着暗红色的火星,再一次冲进了一片松林。

    他的步伐已经有些紊乱,好在追兵已经被他甩掉了,停下来调整一下呼吸,辨别一下方向,重新鼓起勇气向自己存身的地洞方向跑去……

    一击不中便远遁千里,这是他和铁心源以及许东升他们早就约定好的行动方式。

    如今,辽皇营地里应该已经闹翻天了,如果再让自己轻易的遁走,辽皇面对各国使者,会丢尽颜面。

    孟元直一遍撕心裂肺的大笑着,一边继续向前跑,虽然他知道这时候大笑对自己来说不是好事,他依旧抑制不住自己心头的快慰。

    如果有可能,他更想弄一坛子酒,喝他娘的一个痛快,一个武人有今日这样的经历,即便是死了也无憾事。

    终于来到了藏身的地洞,孟元直一把掀开地洞的盖子,自己的战马嘶鸣一声,就从地洞里窜了出来,不断的拿大脑袋拱着摇摇欲坠的孟元直。

    孟元直顾不上安抚战马,跳进地洞里按照和铁心源商量好的样子布置完毕地洞,拔掉肩头和背上的箭头,胡乱的裹好伤势,换好衣衫,就跳上战马,一路向西全狂奔。

    只有离这里越远,才能彻底的安全。(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