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九章牛心亭的山贼
    第八十九章牛心亭的山贼

    百兽中无论狮子和老虎说什么大话,都会被百兽认为是豪情万丈的宣言。(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狐狸要是什么大话都说,会遭到百兽无情的嘲笑。

    可是啊,霍桑借用松鼠之口,诉说自己理想的时候,嘲笑他的人很少,即便是有也已经被他门下的刺客给杀掉了。

    当他的好友俄磨也开始质疑他的行为的时候,刺客在一个阴晦的黄昏,来到了俄磨的门前。

    大贤者俄磨先是给了刺客一本《可兰经》,告诉他只要读过《可兰经》的人都会得到幸福。

    刺客接受了《可兰经》刺杀俄磨之心依旧存在,俄磨见《可兰经》都不能抑制刺客杀死他的决心,就哀叹世事的无常,赋诗曰——“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处来兮何所终”。

    直到刺客带毒的短剑刺进他的胸膛的时候,俄磨依旧在赋诗——“啊,大神哟!我在风的手中去了。”

    孟元直听铁心源讲完这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之后问道:“波斯距离我们足足有万里之遥,你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铁心源笑道:“我是穆辛的弟子,身为穆辛的弟子如何能不知道自己师祖的故事?”

    “穆辛告诉你的?”

    “是啊,穆辛就是俄磨大贤者的弟子,所以啊,我也算是名门高弟了。”

    “坚持不懈的给霍桑增加罪孽就是你们师徒常干的事情吗?

    比如沙洲的那场屠杀,又比如哈密军营的大火?”

    铁心源大笑道:“穆辛是个胆小鬼,在波斯的时候他对霍桑俯帖耳,恭敬至极,来到霍桑势力范围之外,他却在不遗余力的给霍桑增加仇敌的数量。

    按照穆辛所说,今天多一个敌人,明天再多一个敌人,终究有一天,天下人都想要霍桑死的时候,他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卑鄙小人!”

    铁心源闻言,哈哈大笑,挑着大拇指夸赞道:“这话说的结实,所有靠脑子吃饭的人其实都是卑鄙小人。

    所谓的计谋,其实就是谋划攻击敌人最薄弱环节的一种方法。

    如果正大光明的去干,会被人家满是肌肉的脑袋的那种人一棒子敲死,因此啊,只能偷偷摸摸的,像阴沟里的老鼠一般做事。

    做事最卑鄙的那个人一定是智慧之王。

    咦?你还不信?

    把《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孟德新书》《六韬》这类的书仔细看看,如果看不懂这些书,三十六计你总该知道吧,且不说别的,光是李代桃僵,假痴不癫之类的计谋就够让欧阳修那种正人君子呕吐三天的。”

    孟元直捂着胸口痛苦的咳嗽两声道:“这两种计谋你用的最多啊。

    另外,你派出去的斥候有没有现追兵?如果没有找到追兵,我想去帐篷里继续睡觉,全身困乏的厉害。”

    铁心源瞅瞅站在高坡上的斥候摇头道:“没有什么现,看样子辽皇以为你被困在龙山山里了,正在山里找你,只要我们从宁边州进入大宋,辽皇就鞭长莫及了,是没有办法确定我们中间是不是有人参与了谋刺。”

    孟元直有些失神的看了看南边,坐在尉迟文搬来的马扎上裹紧裘衣,马上就要踏上大宋的国土,他多少有些唏嘘。

    刺杀辽国官员的事情,其实就是他因为离开了大宋内心负疚的一种表现。

    宁边州以西的牛心亭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地方,这个地方恰好处在大宋,大辽,西夏三国的交界处。

    凡是这种地方,一般都是藏污纳垢的所在,在大宋犯事之后混不下去的流寇,会来到这里避难。

    同样的,被国家不容的西夏人,辽国人也会来到这里避难。

    这地方和哈密有些像,不论是西夏人还是辽国人,有事没事总会过来扫荡一番,掳掠走了牛心亭这几年的展成果,然后又会对牛心亭不理不睬。

    至于大宋,他从一开始就懒得看一眼牛心亭。

    大宋京兆府坐地分赃的大盗徐东升主要金钱来源就是牛心亭,这里已经形成一个繁荣的黑市交易。

    在大宋见不得光的东西,比如带有皇家标记,或者带有大家族私人标记的珍宝会卖给同样喜欢这些东西的辽国商人,而辽国严禁出口的战马,海东青在这里同样会交易的如火如荼。

    至于西夏人,他们只卖两种东西,一种是从大宋军队手里缴获来的武器,和甲胄,另一项大宗货物就是湖盐,西夏国的夏州满是干涸的海眼,只要从湖面上把大块的湖盐撬下来,运到牛心亭之后就是钱。

    孟元直在龙山干下了滔天血案,虽然辽国人并不知道,铁心源还是想尽快的离开辽国国土。

    涅鲁古的手令非常的有用,宁边州的契丹官员甚至都没有问他们为什么会带着这么多的人和战马离开辽国,短暂的交涉之后,就开关放行。

    出了宁边州之后,大地上的白雪就消失了一大半,枯黄色的大地上见不到多少树木,只有大片,大片的蓬蓬草露在地面上,和大地基本上是一个颜色。

    山阴的地方依旧能看见皑皑白雪,不过,并不多,远远地能够看见有野羊一类的东西正在山阴位置上吞食白雪解渴,这个时候在这里能见到水源,无疑是极为珍贵的。

    休息了几天的孟元直精神依旧不太好,坐在马车上懒洋洋的,干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

    补血养气的枸杞铁心源买了很多,让孟元直拿来当零食吃,再加上这一带难得一见的人参,也没有让失血过多的孟元直精神起来。

    “已经进入牛心亭地界了,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碰到强盗,这简直太奇怪了。”

    喝着鸡汤的孟元直舒服的叹了口气,然后对正在和鸡爪子较劲的铁心源说到。

    铁心源小心的从鸡爪子掌心咬下一块豌豆大小的肉来,满足的品位了好久才睁眼道:“你在哈密也见不到马贼啊,谁会在自己的老巢跟前打劫。”

    话音刚落,道路两旁的矮山后面就响起一声号炮,两彪人马从山后呐喊着冲杀出来,害的铁心源手里的鸡爪子都掉在腿上了。

    山贼们拦住去路,就见一位穿着老羊皮袄的光头大汉越群而出,用手里巨大的斩马刀指着马车上的孟元直吼道:“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牧奴们一阵惊慌,胡老三装着胆子一顿鞭子下去,那些牧奴见清香谷武士已经去了前面,也就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孟元直端着装满鸡汤碗的手稳若磐石,用筷子指指那些山贼对铁心源道:“这就是我看不起老许的地方。

    既然要抢劫,说那么些废话做什么,如果刚才他们不点响号炮,直接杀出来,虽然最后还是会被我们这些马贼杀死,我们手里的牧奴无论如何也会损伤一些,现在,骑兵只要冲锋一次,这些人就完蛋了。”

    骑兵只有三十六位,在队正的统领下很快就聚集在一起,随着队正一声令下,三十六匹战马就粗暴的杀向对面的山贼。

    即便是队正也不认为这百十个拿着木叉,短刀,长矛的山贼能对自己这群武装到牙齿的骑兵可以造成伤害。

    为的光头大汉怒吼着挥舞着宽大的斩马刀徒步就杀向骑兵。

    只可惜骑兵们早在冲锋的时候,就已经取出自家的强弩,箭如飞蝗,光头大汉将一柄斩马刀挥舞的水泼不进,强弩竟然被他的斩马刀斩的到处乱飞。

    孟元直指着这个光头大汉对铁心源道:“这个人可以留下来,武艺不错。”

    铁心源笑道:“需要把山贼的匪气抹消干净了才好用。”

    孟元直笑道:“我就是建议一下,你要是不喜欢就杀掉好了,别人都跑了,就剩下他一个人苦战,秉性不错,我只是喜欢这家伙的憨直。”

    队正亲自带着二十个人去追杀山贼了,留下十六个人围着壮汉不断的射弩箭。

    斩马刀很重,挥舞一会还行,挥舞的时间长了,就难免会出现破绽。

    终于有一支弩箭穿过刀网,咬在他的大腿上,壮汉大吼一声,鼓起力气继续将斩马刀挥舞的更加急促。

    不论他挥舞着斩马刀杀向那一个地方,骑兵都和他保持三丈的距离,诺大的一个包围圈,同样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刚刚鼓起来的力气以更快的度消失了,光头大汉竟然不再理睬横飞的弩箭,抱着一颗光头,挺着长刀就向右面的一个骑兵一头撞过来。

    弩箭入肉的声音噗噗的传来,骑兵们已经看到了嘎嘎出的命令,特意留他一命,弩箭全部挂半弦都朝他的下三路招呼。

    冲锋了一半,光头大汉的两条腿上就钉满了弩箭,一条皮索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圈,准准的套在大汉的脖子上,胡老三手上力,套马索尽头的圈子就在一瞬间拉紧,壮汉丢掉斩马刀,双手揪着皮索,想要松开绳子,好让自己多喘口气。(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