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三章思想是条狗啊
    第九十三章思想是条狗啊

    “什么意思?笑话我?你经常说我是一只小狐狸的,狐狸出现在女人的屁股上算怎么回事?”

    孟元直笑道:“庆历二年五月十七日,景福殿使司领黄本奏曰:国兴百年,虽非复升平旧人,然国朝待臣甚厚,养吏甚优,此士大夫一命以上,皆乐于为用,有夺爵官妇愿为国朝细作,死不旋踵……欲效罪军,刻画于面……”

    铁心源听完孟元直背书惊讶的道:“脸上刻上金印,还怎么当细作?”

    孟元直笑道:“因此陛下隆恩,特旨刻画于尻尾以辨其形。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铁心源这才恍然大悟道:“你认为那个老鸨子是大宋细作?”

    孟元直哈哈大笑道:“你还年幼,不识男女之情,官妇媚态与众不同,别人看起来与普通妇人别无二致,在老夫眼中却有云泥之别。

    强行剥衣观之,果然不出所料!”

    铁心源挠着脑袋道:“你强暴了她?”

    孟元直笑道:“这些女人已经不是女人了,都是些权利野兽,她们早就变成工具,强暴这样的字眼还用不到她们身上,死在她们身上的男子没有十个至少也有八个。

    你知道狐狸代表着什么吗?

    不知道吧?这可代表着功勋!

    表明人家已经立下了六转军功,我见过最厉害的一位,那个地方可是镌刻着一头飞熊!

    本来我兴致盎然的打算和那个长的千娇百媚的女人敦伦一回,看到飞熊之后,老夫拔腿就跑,害了至少百来条好汉性命的地方,老夫实在是没胆子凑过去。”

    “官妇?”

    “没错,当官的老婆!”

    “怎么会这样?”

    “不奇怪啊,如果全家都要被配岭南,男人靠不住了,好日子要没了,全家都会被岭南的瘴疠之气弄死,不甘心的女人就跳出来了,拼着一身剐,保全家不死,保住家财不失,虽然男人还是要去岭南,可是家里人就不用去了。

    告诉你,这样的女人一旦年老色衰之后啊,回到家里就是绝对的一家之主,厉害着呐!”

    铁心源咕咚一声吞咽了一口口水,摇着头道:“我以为她们宁死也不会操持贱业。”

    “死?哪有那么容易,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怕老婆吗?”

    铁心源吃了一惊道:“嫂夫人不会……”

    孟元直白了铁心源一眼道:“呸,你大嫂年纪大了,即便是想去人家也不要,好在还有一身的武艺,最后只能沦落成刺客。

    好在我老孟还有点利用价值,当初在东京冒死大战一场,获得了那个倒霉的承诺,否则她为了保住几个孩子,绝对会这样干的。”

    “嫂夫人都这样了,你还……”

    “你懂个屁啊,外面花哨归花哨,家里说话算数的是你大嫂,老子现在把她当神一样的敬。

    闲话不说了,既然这个女人通着天呢,我们不如就利用她来传递消息给富弼。

    你又是卖野马的,又是卖牧奴的,这么大的一笔好买卖不如就送给这个叫如意的女人算了,对她来说好歹也是大功一件。”

    铁心源捂着脑袋无奈的道:“你找女人要我帮你隐瞒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我帮你付账!”

    孟元直哈哈大笑,拍拍铁心源的肩膀,然后就飞一样的跑出去了,不大一会就把那个面孔红红的女人给带来了。

    很明显,孟元直已经说破她的身份了,像她这种女人,一旦被人家瞧破身份,立刻就会一文不值。

    看她一心奉承孟元直的样子就知道,她现在非常的害怕。

    “告诉富弼,我有数千匹马卖给他!”

    听铁心源这样说,如意立刻就来了精神,妩媚的瞅了孟元直一眼道:“却不知铁木尔公子准备卖给府尹多少匹马?何时,何地交付,什么样的价格?”

    铁心源笑道:“其实这事情,我已经托付欧阳修告知宋国,只是欧阳修回到宋国的时间实在是太晚,我等不及了,因此想直接找富弼。

    多少匹马我现在还不能肯定,不过,三千匹还是有的,你就这样告诉他就好。交付地我选在横山延安府!价格我们面议。”

    如意很明显已经进入了状态,脸上的媚态没了,如同一个贵妇一般盈盈施礼问道:“如何确定?”

    铁心源笑道:“欧阳修已经取走了我的十匹好马当作信物,这是他留下来的收据,你可以一并交给富弼,欧阳修的官印模子他应该有,欧阳修的字迹估计也他也认识。”

    如意接过欧阳修的手迹郑重的装进袖笼里面,有些为难的道:“妾身……”

    铁心源摇头道:“你是干什么的我没心情知道,也没兴趣去害你,只要你尽早的联系上富弼,就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公子这样的贵人自然是一言九鼎的,如意如何会信不过,不过……”

    铁心源烦躁的瞅瞅这个一心想要敲定脚跟的女人,挥手道:“你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事情,你如何向富弼禀报我不管,你事后只要告诉我怎么回答富弼就好,帮你遮掩一下也不是不行。

    好了,你出去吧!”

    如意再次换上老鸨子的职业微笑,掩着嘴巴小声道:“妾身这里还有一位宣抚使司判官的夫人,天生内媚,小妇人这就遣来侍候公子。”

    铁心源瞅瞅孟元直亮的眼睛,叹口气道:“这种事找他就好,不用理睬我。”

    孟元直拥着如意就向外走,落在后面的那只手还知道朝铁心源竖个大拇指,夸奖一下。

    傍晚的时候,铁心源带着嘎嘎和尉迟文在院子里散步,同时查验一下牧奴们的状况。

    牧奴们的状况很好,大院子里的房间不错,虽然需要二十人挤一张大通铺,这里的条件依旧比院子外面强的太多了,至少晚上还有可以取暖的被子。

    火盆这种东西铁心源是不允许这些人用的,万一中了烟气,自己会损失好大一笔钱。

    老牧奴张成见到铁心源好几次都想张嘴说话,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低下脑袋。

    他的脸上有被鞭子抽过的痕迹,看起来,他的日子过得并不好。

    铁心源并没有去理睬张成,这个时候不是同情心泛滥的时刻,四十个人要控制五百人,除了让他们自己管理自己之外,没有别的好办法。

    张成如果当牧奴领的话,这些牧奴们的日子会好过的多,只可惜,这人就是一个没有但量的烂好人,这样的人注定只能是受压迫的一方,成不了统治阶层。

    胡老三就很不错,虽然这人对待和自己一样出身的牧奴们非常的凶狠,可是,就是因为他断绝了自己和牧奴们站在同一个战壕里的路,才会受到铁心源的信任。

    给这样的人只要有足够不间断的好处,他们就会忠心耿耿的帮你办事。

    当他看到胡老三把自己的铺盖弄到房檐下,准备睡在外面,铁心源多少还是感到有些欣慰的。

    唤来北燕阁的活计,要他们给胡老三再加两床厚实些的被褥,还另外赏赐了一坛子烈酒,不能让寒风吧他们冻坏了。

    毕竟,铁心源的目的是把这些人平安的带到横山,帮自己抓野马,然后把他们连同野马一起丢给富弼换钱。

    铁心源相信,这些资深的牧奴们应该能卖一个好价钱,当初儿皇帝石敬瑭能把他们卖给契丹人,他们能够安心的当人家的奴隶,活的猪狗不如,铁心源觉得自己再把他们卖给大宋,未必就是害了他们。

    牛心亭和西京的气候很不一样,西京河流密布,水汽充裕,而牛心亭已经靠近西夏了,这里干旱,多风沙,天黑的时候就已经起风了。

    西北之地,只要有风,就必然会有沙子,而沙子这种东西几乎是无孔不入的。

    铁心源倒掉茶碗里沉淀下来的沙子,回头见嘎嘎和尉迟文已经睡的很熟了。

    就把火盆拨旺一点,将有些寒冷的脚靠近火盆,继续看书。

    大宋的书铁心源已经快要看不下去了,书里面的道理太笼统,思想太紊乱,而且一本书和一本书的主张都不一样,有的堪称南辕北辙。

    百家争鸣虽然说起来好听,同时也说明,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形成统一的价值观和是非观。

    这样对统治是非常不利的,当年吕不韦集合天下名士,撰写了《吕氏春秋》,就想一统天下人的思想,结果身死道消。

    而秦始皇更进一步,焚书坑儒天下皆知,他的结果依旧不好,秦皇朝历经二世而亡。

    他们面对的世界其实比铁心源现在面对的环境要好的太多了,铁心源只要一想起自己治下的形形色色种族的人就头痛的厉害。

    他们有不同的信仰,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做事方法,想要把这群人糅合在一起,简直是太难了。

    铁心源丢开手里的《吕氏春秋》,这本书对自己毫无用处。

    人的思想其实就是一条汪汪叫的狗,只有食物才能塞住他们的嘴。

    食物总有吃完的时候,狗也会继续狂吠。

    一条狗狂吠,可以绑嘴,可以呵斥,甚至可以打杀,当无数条狗以不同的音调一起狂吠的时候,铁心源觉得自己跑路才是真正的上策。(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