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八章抓马抓成了战争
    第九十八抓马抓成了战争

    “哟呵呵——”

    胡老三骑在马背上如同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哟呵呵——”

    其余牧奴一起跟着大吼,声音被山谷的崖壁挡回来之后就形成了巨大的轰响。

    野马群不再吃草,警惕的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小马驹子飞快的钻进母马的肚皮下面,那些强壮的公马已经来到了队伍外面。

    “哟呵呵——”

    胡老三再次大吼一声,其余的牧奴们一起跟着大吼,野马群开始缓慢的移动。

    它们似乎知晓山谷中的环境对它们很不利,于是,一些公马已经开始向山谷外移动了。

    山谷口子上,一夜之间就出现了六道粗大的绳网,按照胡老三的预计,这六道大网至少能拦住两成的野马,至于孟元直垂涎已久的那匹枣红马,胡老三认为那是神灵的坐骑,不是凡人能够捉到的。

    铁心源最想要那匹雪青色的野马,不过,他知道捉捕马王的难度实在是太高,因此没有把这个想法说出来。

    野马群确实开始移动了,不过,这和胡老三他们预计的不太一样,一部分野马确实在向山谷口奔逃,还有一些极度强壮的公马,不但不逃,反而迎着胡老三他们的队伍冲了过去。

    枣红色的野马似乎是这支野马群中的先锋,它避开了胡老三他们抓着的绳网,而是转了一个弯子向铁心源和孟元直他们站立的小山包冲了过来,在他的背后,无数匹野马出剧烈的咆哮声跟着这匹马在起伏不平的山地上,狂奔。

    眼前的场景让铁心源有些迷醉,一匹神骏,一匹龙种,一匹真正的千里马正在向你走来的时候.那种高傲,那种力与美的结合让他心神俱醉。

    它原来是那样神俊、强健、骄傲!

    它的四条腿是长长的,蹄甲上方的踝骨是粗大的,它的后蹄总是踩在前蹄留下的蹄印的前面,它高扬着那骄傲的头颅,抖动着那优美的鬃毛,它迈步又从容,又威武,又大方……

    “快跑!”

    孟元直拖着铁心源胡乱的跑下山坡,他原本已经跑下来了,后来才现铁心源依旧站在山包上傻,这才又冲了上来把这个傻瓜拖下去。

    铁心源的大青马见到枣红马嘶鸣一声就高兴的迎了上去,没料到,昨日里还你侬我侬的枣红马人立而起,一蹄子就把大青马给踹了出去,大青马哀鸣一声连忙向铁心源逃跑的方向奔跑。

    重新躲在石头后面的孟元直万分焦急的盼望着枣红马能够跑下山包,在山包的底下,那里放置了两道拦网,如果枣红马一头撞上去,孟元直就觉得这匹马该是自己的了。

    枣红马站在山包上烦躁的用蹄子踢着山包上的乱石,弄得上面灰尘缭绕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胡老三他们已经有了收获,百十匹野马一头撞在拦网上,脑袋和脖子已经钻过绳网上的窟窿,野马继续带着绳网向前冲,于是一张巨大的绳网就罩在这群野马的身体上,最终将它们缠的死死的,一匹匹的摔倒在地上。

    烟尘散去之后,枣红马已经不见了踪影,孟元直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它不可能知道我们有埋伏吧?”

    铁心源疵着牙道:“这家伙很可能已经有了灵性,我甚至觉得那匹雪青色的马王可能更加难缠。”

    孟元直吐一口口水道:“老子还就不信了,我们这群人会对付不了一群野马!”

    说完话,几个起落就攀上了山包,他惊骇的现,枣红马正在漫山遍野的追赶胡老三他们,张着嘴出龙吟一般的咆哮,而其余的野马正在咬着绳网,拖拽着被绳网困住的野马向外走。

    铁心源也爬上了山包,四处瞭望瞅不见那匹雪青色马王的影子,直到山谷口传来一声暴烈的嘶鸣声,铁心源才确定那匹马王是带着大群的野马向山谷口冲过去了。

    一声火药弹爆炸的巨响在山谷里轰鸣,铁心源有些担心,嘎嘎和尉迟文他们,事情危急到了什么程度,才会逼迫嘎嘎丢出一颗火药弹来吓退野马?

    事实证明,在火药弹面前,只要是野兽没有不畏惧的,片刻光景,刚刚还非常有秩序的野马群顿时就乱成一团,一个个像没头的苍蝇一般乱跑乱撞,于是,就有更多的野马一头撞进绳网里去了。

    枣红马也被这一声惊雷给吓到了,不再追杀屁滚尿流的胡老三他们,快的回到杂乱不堪的马群里,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胡老三他们也很害怕,大冬天里响巨雷,这让他们觉得自己在干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不过,胡老三一想到铁心源那张温和的面孔,就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那是一张对自己充满了信任的面孔。

    “****的,契丹人在我们身上造了那么多的孽都没有遭雷劈,老子不信雷公会这么无眼,专劈我们这些苦哈哈。”

    怒吼完了,就第一个从马背上跳下来,取出堆在一边带有活扣的短绳子,拴在被困住的野马的两个前蹄上,又把铁嚼子熟练的绑在马嘴上……

    其余的牧奴们也鼓起勇气下马帮忙,不一会,百十匹被栓成一串的野马就从网里被解脱了出来。

    尥蹶子就会被摔倒,张嘴咬人,有铁嚼子让它们合不上嘴巴,除了在原地跳腾之外,再无手段可用。

    胡老三最得意的就是这一网抓了很多的小马驹子,这些小马驹子大多只有不到半岁,当母马被捉住之后,它们就只会围在母马的身边,不断的扑腾叫唤,寸步不离。

    有了这三十多匹小马驹子,胡老三得意极了,他就不信别的成年马不过来救援。

    绳子连在铁刺上,而铁刺却刺进了野马的脖颈上,只要稍微一动弹,野马就痛的大声嘶鸣。

    胡老三牵着最前面的一匹野马,闪身避开野马的嘴巴,揪着铁刺让野马跟着自己的身体前进。

    山谷的另一边,已经修建好了一个巨大的马厩,足够把这些野马统统关进去的。

    铁心源和孟元直来到山谷口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六道拇指粗细的麻绳织成的绳网,有四道绳网已经被撕得七零八落,虽然绳网上依旧缠着不少的野马,可是这些绳网,已经不堪大用了。

    有牧奴正在拴马,同样的手段,同样的方法,不长时间,就把山谷口给清理出来,四张同样的大网重新布置在山谷口。

    不同的是,这些大网并没有把山谷口封死,依旧留了一个很大的缺口,直到最后一张大网,才真正的将不过两百步宽窄的峡谷封死。

    “野马都跑哪去了?”

    铁心源四处张望看不到马群,疑惑的问嘎嘎。

    “一匹雪青色的大马领着野马群向左边的山谷跑了。”

    铁心源疑惑的看看左边的山谷,那里完全是一个死胡同,野马都钻进去了?

    孟元直拍拍铁心源的胳膊,然后就提着自己的短矛进了左面的小峡谷,随他进去的还有老牧奴张成。

    横山多歧路。

    这就注定了这座地势险要的石头山成了大宋和西夏国的分界线。

    铁心源宁愿相信这是野马群慌乱之下做出的无奈之举。

    一个时辰之后,孟元直一无所获的从峡谷里出来了,指着峡谷对铁心源道:“野马群正在翻山!”

    “翻山?”

    铁心源低头瞅瞅自己的双手,再看看自家大青马的四个圆润的蹄子,不解的看着孟元直。

    孟元直好笑的道:“它们真的在翻山,一丈多高的悬崖已经被野马的蹄子给踏烂了,现在成了一个大斜坡,人家已经脱困了,就剩下一大群马驹子爬不上去在哪里叫唤。”

    铁心源摇摇头道:“这很难让人理解,不过这样的事情这些牧奴们遇见过吗?”

    孟元直笑道:“我刚出来的时候就问过张成,那家伙说从来没有生过这种事,现在怕的要死,一个劲的说我们得罪了龙马,而龙马是马王爷的坐骑,我们会遭报应的,现在正磕头求上苍饶命呢。”

    “悬崖外边是什么地方?”

    “一些矮坡和山包,人家现在是龙有大海,鹰击长空,我们拿人家没辙。”

    铁心源笑道:“我们现在就把马驹子都抓起来,我总觉得这事没完,那些野马会来找我们的。

    我们的营地应该按照营寨的样子重新布置。”

    “你的意思是这些野马会袭营?”孟元直一蹦三尺高,他没想到铁心源会给出这样的一个答案。

    “今天看了,这里的野马群至少有一万多匹野马,这么大的野马群据胡老三说是闻所未闻的一件事,平日里百十匹马的野马群已经很大了,我也觉得胡老三说的有道理。

    一万多匹野马一天吃掉的草会有多少?如果让他们一直吃下去,这和蝗虫没有什么区别,有多少牧草也不够他们吃的,而横山这地方依旧每年水草丰美,周围的草场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他们每天都会跑出山谷去远处觅食,马群一定分散的很厉害,如果是整座横山,应该还能支应这些马。

    老孟,不知道你现了没有,野马群里似乎不止一个领,这只巨大的野马群很可能是很多支小马群组成的,如果那匹雪青色的野马能统一百十个马王,那么,这家伙恐怕快要成精了。

    老孟,现在抓马抓成了战争,要备战啊!”(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