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五章谎话连篇
    第一零五章谎话连篇

    第二天,天气阴沉的厉害,先是飘飘洒洒的下了一丁点细雨,很快,细雨就变成了冰渣子,最后落下来的就是纷纷扬扬的大雪了。?<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有了这一场大雪垫底,河东今年应该是一个风调雨顺的好年景。

    清晨,铁心源掀开门窗,一股冷冽的空气扑面而来,昨夜下的大雪已经有半尺厚。

    可能是初春的原因,空气虽然寒冷,却没有寒冬那种透彻骨髓的寒意。

    雪白的惊人,铁心源来到院子里,从花园的墙上捞了一把白雪,捏成团子之后雪花就变成了冰块。

    客栈里的伙计非常的勤快,一道刚刚被清扫出来的小路曲曲折折的延伸向小花园门外。

    客栈掌柜的人不错,胖胖的非常有喜感,脑袋上顶着一顶方帽,鼻头冻得红彤彤的,看样子已经等候了一阵子。

    见铁心源出现在小路上连忙拱手道:“郎君,节度使衙门有拜帖送过来。”

    铁心源接过拜帖,打开看了一下笑着对掌柜的道:“劳烦掌柜的告诉信使,午时,铁木尔在客房恭候大驾光临。”

    一把银币悄无声息的到了掌柜的手中,掌柜笑呵呵的施礼,然后就去打信使了。

    孟元直也打开了窗户,看见铁心源手里拿的拜帖笑道:“不会是老曹的吧?”

    铁心源扬扬手里拜帖笑道:“司户参军的,至于老曹,我们这些胡人还见不到。”

    孟元直从门里走出来,瞅着外面的白雪笑道:“在西京的时候下雪,来太原也下雪,你说,这算不算是一个吉兆啊?”

    “西京的大雪是雪灾,太原的大雪是丰年之相,两者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铁心源笑眯眯的随着孟元直的意思附和道。

    “从河东太原到京师汴梁,只有千里之遥,源哥儿心境是否也有所不同?”

    铁心源大笑道:“没有什么不同,在我看来,我们脚步踏在什么地方,那里就是我们的家园。

    离开大宋,你我就是浪人,即便在大宋,我们也一样是浪人,在这里停不下脚步,只能离去。”

    孟元直喟叹一声,就从铁心源手里取走拜帖,瞅了一眼道:“要见你的恐怕就是老曹自己!”

    铁心源皱眉道:“为什么?这没有必要。”

    孟元直将拜帖拍的啪啪响:“您也不看看这种裹了绫子的拜帖,是一个八品司户参军能用的起的吗?

    老曹这人心眼活,他就是用这封不合情理的拜帖告诉你,见你的人身份不低,同时又告诉别人,见你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司户参军。

    啧啧,做事滴水不漏,确实是世家做派。”

    铁心源笑道:“就是这种试探来,试探去的做派最是恶心,试探的久了,会把两方的人都试探成蠢猪。

    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啊。

    看样子他准备把这五百匹战马当成私产来收购,也不知道他这是胆大还是胆小。”

    孟元直摇头道:“不能让他当成私产来收购,否则,他会连我们一起收购掉的……”

    铁心源对宋人的做派非常的熟悉,明明已经感受到对方的恶意了,他依旧觉得很愉快。

    不是因为他有受虐的倾向,而是因为这种做事方式恰恰是他最拿手的一种做事方式。

    中午的时候,铁心源在客栈特意布置出来的一间房间里见到了一个留着长须的中年人。

    没有穿着官袍,因此辨认不出身份,至于所谓的贵气,铁心源确定自己没看见。

    当初见皇帝的时候他都没有感受到多少压力,因此看大宋任何人的时候都没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倒是包拯给他的压力算是最大的,不过啊,那也只是官兵和贼之间的诡异气氛而已。

    说起来可笑,铁心源在大宋根本就没有遵纪守法的想法,只要自己愿意,就会按照自己的心情去做事。

    当初在东京之所以会如此的胆大妄为,屡次践踏律法如同无物,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不认同大宋的律法。

    回头瞅一眼似笑非笑的孟元直,铁心源就知道来的人真的是老曹。

    像他这样的封疆大吏,孟元直自然是认识的,皇帝接见武臣的时候,孟元直一般都是在屏风后面站着的那位。

    只要武臣有不轨之心,皇帝给一点点的讯号,他就会在第一时间推开屏风将威胁皇帝安全的因素清除掉。

    铁心源对于老曹亲自来这事非常的欣慰,只要他重视这些战马就足够了。

    他没想着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改变大宋目前的状况,范仲淹倒是想改变,改变最后的结果就是把自己弄回老家郁郁而终。

    少数人想要撬动大部人的利益,这本身就是一件冒风险的事情,很久以前,铁心源就知道一个道理——从众最佳!

    既然老曹不愿意摆明身份,铁心源就只能把他当作一位司户参军来对待。

    曹玘在见铁心源之前已经看过马厩里的那些战马了,身为武将,他对战马自然是熟悉的,尤其是看到战马屁股上契丹人的烙印,就对这些战马更加的感兴趣了。

    进来的少年郎,一看就是一位娇生惯养的西域富贵子,尤其是露在皮衣外面的那双白皙纤长的手,即便是中原人也很少有保养的如此完美的一双手。

    个铁心源抱拳施礼的时候,从他的身上闻不到一星半点的腥膻味道,这让曹玘对铁心源的身份更加的好奇。

    “久闻西域多贵人,今日一见,刘某算是大开了眼界,西域边缘之地,也有不输东京温润君子的少年,实在是稀奇。”

    铁心源微微笑道:“好叫官人得知,在下原本就属于于阗勋贵,风俗与大宋一般无二,若说有变化,也不过是这一头色不同而已。

    小子自幼也是熟读圣贤书的人,圣人尝言,着我华夏衣冠,执我华夏礼仪,便为华夏人,官人何苦将小子与一般胡人相提并论?”

    铁心源一口流利的东京官话,让常年出守边寨的曹玘都有些自惭形秽,在一听铁心源的自辩,连连拱手道:“这倒是某家的不是了。

    只是少郎君带着马匹入太原城,可知太原马政?”

    铁心源笑道:“我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将这些战马留在大宋的,如今,我于阗使者已经进入东京汴梁城,小子前来也自然是要为我家使者壮壮声威的。”

    曹玘听铁心源这样说,微微的皱眉道:“某家虽然身在边地,一样闻听于阗使者进京之事,听说贵国使者此次进京,乃是为于阗王求娶我大宋公主的?”

    铁心源笑道:“没想到我国使者进京,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名声大噪,可见灼灼妹子确实不负我王所托。”

    曹玘的一颗心不断的下沉,脸上却带着欣慰的笑容道:“贵国使者一路上抛出金山银海为于阗王造势,某家如何会不得知?”

    铁心源笑道:“大宋公主金枝玉叶,乃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子,区区一点金箔实在是不足以表现我于阗诚意,我王听说大宋缺马,特意派在下带着三千余匹马进入大宋国境,不为别的,只希望宗主国国运昌隆,我等番邦小国也好蜷伏大宋官家羽翼之下得一时之平安。”

    曹玘手指敲着桌子慢慢地道:“这么说,贵子所来乃是受于阗王所遣?”

    铁心源摇头道:“非也,非也,我家大王对大宋公主仰慕万分,以至茶饭不思,小子身为我王臣子,自然要为我王分忧。

    小子窃以为,区区金珠不足以表达我王对大宋的敬意,因此,弄了一些战马送到大宋,帮助大宋建立一个庞大的牧场,这才是小子的心思。

    如今,三千余匹种马已经交付京兆府尹富弼先生足下,小子以为只有种马而无牧奴,不足以成牧场,因此又匆匆筹备了五百牧奴,五百战马送入大宋,换取大宋官家对我王另眼相看。”

    曹玘听说铁心源此举并非于阗王指使,心中大定,笑道:“三千余匹种马已经交付京兆府,为何不将牧奴和战马一并交付呢?”

    铁心源皱眉道:“因为小子忽然现,京兆府尹富弼并无建造牧场的决心,因此,不远千里来到太原,希望求见河东节度使曹相公,早就听闻曹相公素有远见,绝非富弼这等鼠目寸光之辈所能比拟的,因此,还希望官人能够帮忙引见曹相公,小子不惜以千金酬谢!”

    铁心源说着话,嘎嘎和尉迟文就抬进来一个箱子,打开之后,里面银光灿烂,竟然是一箱子的银判。

    曹玘皱眉道:“少郎君如果有话,不妨对某家直言,至于求见曹相公,这中间还需周折!”

    铁心源大笑道:“官人难道就不好奇在下是如何得知大宋缺马的传闻的吗?”

    曹玘瞅着铁心源道:“愿闻其详!”

    铁心源端起酒杯敬了曹玘一杯酒之后笑道:“小子少年,心性难定,一向游弋草原戈壁,喜欢结交各路豪雄,无意中得到了一封契丹官员献给辽皇的奏折,小子以为,奏折里面的说的非常有道理,这才动了心思,想为我王求娶大宋公主尽一份力。”

    “那份奏折某家可能一观?”

    铁心源笑吟吟的看着曹玘一言不。

    曹玘拍一下大腿道:“:既然事关我大宋和契丹,某家一定会禀报曹相公,至于能否一见,就看而等的造化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