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七章盗而优则王
    第一零七章盗而优则王

    不知为何,曹玘只要看到铁心源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就想火,火的原因和铁心源说的话没有半点的关系。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他看铁心源就像是看到一位普通的国子监监生,这样的监生在他的河东节度使衙门里至少有二十个。

    这些人地位不高,可是他们看武将的时候眼神总是从鼻孔的两端向下看,见曹玘的时候可能会好些,但是那种骨子里漏出来的蔑视,依旧让他难以容忍。

    尔曹小吏罢了,如果按照曹玘的官职想要弄死一两个简单的如同杀鸡,可就是这样的二十几只雏鸡,堂堂的河东节度使却奈何不得他们。

    简单的处罚可以,一旦上升到要命的程度,总有无数不怀好意的人想要过问一下。

    过问之后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

    那些瘟生离开的时候,反而会更加的嚣张,似乎干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般。

    底层文吏在伤害了高级武官之后一般都会获得晋升,这在大宋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

    这样的情况长久下去之后,就没人在乎武将了,到了现在,河东节度使衙门想要举行一两次诗会,来的人都只有寥寥几个穷书生,即便是穷书生,他们随便作上一两狗屁不通的诗词之后,就会拿着花红,抹一把油光光的嘴巴,扬长而去。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这是先帝御制《劝学诗》。

    “东华门唱名者方为好汉!”

    这是韩琦因为一个小事情斩杀了军中猛将之后出的振聋聩的怒吼!

    铁心源笑眯眯的看着一言不的曹玘笑道:“将门祖先乃是一世英豪,在下又听说虎父无犬子,将军满门英烈,如今却受困于区区疍吏,真是好笑至极。”

    曹玘的脸色数变,他通过直觉得知,面前的这个看似无害的少年人并非如他的外表一般人畜无害。

    因此,他想听听这个人如何说。

    “谏言,国策自然是由文人来掌控的,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将军想找一两个有头脑的幕僚恐怕都很难。

    因此,每当文人们提出一个,两个似是而非的国策,武臣们都因为不熟悉,所以就没了言权。

    长此已久,武臣基本上就没有话语权了。”

    曹玘沉声道:“这是我大宋自己的事情,不劳于阗王操心,我得欧阳修传书,有西域大盗一片云欲售马三千,老夫钱钞已经备好,却不知老夫要用的战马又在何处?”

    铁心源随手指指院子里进进出出的牧奴道:“这里有五百匹轻口战马,另外加上四百八十一名熟练的牧奴,另外还有三千余匹种马,如今已然暂存在京兆府尹处。

    使君如果有心,现在就可交割!”

    “你就是一片云?”曹玘很是吃惊,面前的这个文弱的少年居然就是西域大盗一片云,这让他极为吃惊。

    “西域之地民是盗匪,盗匪也是民,大小国度之王莫不是盗匪出身。

    我大宋讲究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西域讲究盗而优则王,王而衰则盗,这两者相互交换,变化万千,妙不可言,数年前,我于阗王室被人撵出王城流落荒原。

    兵甲不全,衣食不济,幼子嗷嗷待铺。长者呼号于旷野。

    不得已之下,尉迟文亲率亲卫劫掠波斯商贾于天山,结果收获颇丰!

    尉迟文在那个时候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再大的礼,也没有肚皮重要,最重要的是非,也没有暖和的衣衫来的重要。

    曹公如今还能坐在本王面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鄙视盗匪,是因为曹公所属并无饥患之忧,更无冻死之患。

    如果将曹公放在本王当时的境遇上,恐怕也是要抢上一抢的。

    如此,曹公还要质疑本王为何沦落为盗吗?”

    曹玘点点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难道你于阗国就要以劫掠渡日吗?”

    铁心源摇头道:“劫掠只能解我一时之忧,确非立国之道,因此,一片云不久将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取而代之的将是哈密,清香国。”

    “何为清香国?”

    “遍地腥膻,唯有一股清香,那就是我清香国!

    本王若能求得公主西归,曹公不妨加派使者走一遭西域之地,亲眼看看,总比本王在这里空口白牙理解的透彻。”

    说闲话归说闲话,该办的事情铁心源还是要办的,从漆盒中取出黄土岭知寨的接收野马的文书递给了曹玘。

    老曹转手给了随行的幕僚,查验鉴章,官印无误之后,就命人去接收这里的牧奴和战马。

    事情自有下属去办,铁心源和老曹依旧坐在厅堂里闲聊,眼看着窗外的白雪化为泥水,幕僚这才和孟元直一起进来,禀报交割完毕。

    “五万贯!”

    曹玘一句话就把价格定死了,看样子没有任何的转圜余地。

    铁心源不是很在乎价格,他更希望能通过老曹来让自己清香国的大名传进皇帝,皇后的耳朵。

    这一次送来的牧奴是契丹人的,送来的战马依旧是契丹人的,而西京牧场到底是谁的产业,想必大宋这边是一清二楚的。

    耶律重元要谋反的事情,大宋这边的阴谋家们早在他受封皇太弟的时候就已经非常确定了。

    大宋想要从中受益,就必须有一个可靠地中间人,铁心源觉得自己很合适。

    至少欧阳修已经清楚的知道大盗一片云已经投诚在耶律重元的门下。

    一片云只是一个诱饵,哈密清香国才是明面上的东西,不论是一片云还是清香国,都不过是铁心源在加大自己的砝码,从而达到求娶婉婉的目的。

    飞钱!

    老曹付出来的是飞钱,这东西很不错,是大宋境内最有实力的商家才能开具的东西,信用很硬,那到东京或者蜀中,扬州,都能轻易地兑换,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没法子拿到西域去使用。

    这种付钱的方式很鸡贼,河东节度使衙门看样子还是有聪明人的。

    付飞钱对老曹来说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监管这笔钱的去向,如果铁心源想要图谋不轨,他就能立即让这些飞钱变成一堆废纸。

    这些钱迟早是要花用在东京的,铁心源就当这东西是后世的支票,他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事情做完了,曹玘就带着幕僚们告辞了,临出门的时候铁心源笑眯眯的道:“曹公如果想找出朝中对手的缺点,不妨多找找契丹人,西夏人的条陈看看,我相信,那些条陈里面一定有能够帮助曹公的消息。”

    曹玘拂袖而走!

    因为生气的缘故,他好像没有现,铁心源的院子里除了那些乱跑的牧奴之外,就剩下铁心源和孟元直两个人了,连嘎嘎和尉迟文都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送走了老曹之后,铁心源就开始换衣服,眼看着天色就要暗下来了,这时候要是不跑路,等老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很麻烦了。

    如果这家伙硬是邀请自己去东京见一下皇帝,铁心源不敢想象赵祯看到自己之后会恼怒成什么样子。

    杀头不至于,但是,被弄去包拯那里受罪是一定的,等自己感觉受不了的时候,皇帝再一道旨意下来,把自己从地狱里拎上来,这种先是把你送进地狱,然后再把你弄上九重天的把戏,他们做的非常熟练。

    最要命的是,那个时候,皇帝就会心安理得的认为哈密是大宋的国土,大家可以坐下来,重新商谈一下将哈密置于大宋管辖之下的可能性……

    毕竟,飞地,也是开疆拓土!

    不欢而散!

    事实上不高兴的只有曹玘自己而已,铁心源的心情大好,孟元直也非常的高兴。

    尤其是看到一摞子飞钱的时候,两人的心情就变得更好了,这一趟下来,他们已经没钱了,如果没有老曹送来飞钱,他们剩下的钱,甚至不足以让他们抵达东京。

    其实老曹也说不上不高兴,只是心平气和的与于阗王尉迟文做了一笔生意而已。

    太原乃是北方的通都大邑,大宗的货物早就由飞钱来交易了。

    老曹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带走了那些惊慌失措的牧奴和战马之后,铁心源就拿到了钱钞。

    五万贯就买到五百匹战马,四百多个牧奴,再加上账面上的三千余匹野马,总体来说,老曹的这笔生意非常的有赚头。

    节度使帐下已经仔细的检查过货物,五百匹战马都是上好的战马,口岁最大的也只有八年,而那些牧奴,最差的,也在契丹人的牧场中干了至少六年,全是熟手。

    不知为何,曹玘总觉得高兴不起来。

    心中忐忑之下,连夜写了一封文书,派急脚日夜不停的送往东京汴梁城。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他想找铁心源再确定一下马场事宜的时候,才现那家客栈里的于阗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负责看守于阗人的六个暗哨,被人家绑的结结实实的丢在客栈柴房里。(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