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一章初见苏轼
    第一一一章初见苏轼

    赵婉的字非常的清秀,和她的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用石头写在洞壁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样子了。〔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只要是有关赵婉的会议,都是美的。

    杀千刀的,这句话是赵婉跟曹婆婆学的,曹婆婆骂自己丈夫杀千刀的时候,铁心源和赵婉正在他家的摊子上吃肉饼。

    从未听过骂人话语的赵婉,第一次听到这样新奇的话语,就牢牢的记住了,并且经常把这句话用在铁心源的身上。

    铁心源欣赏过每一个字之后,就在洞口上放了一块精美的玛瑙,退后几步打量了一下玛瑙的位置,确定赵婉只要走进来就能看到。

    原本想在这里放一枝刚开的桃花,可是赵婉似乎对这些花草一类的东西不是很喜欢,她还是喜欢那些亮晶晶并且五颜六色的东西。

    这和价值无关。

    从小在铁心源的熏陶之下,她就是喜欢那些实在的东西,如果想讨赵婉喜欢,送一碗好吃的面条都比送花朵让她更加的喜欢。

    一切做好之后,他就笑眯眯的出了地洞,将荷花缸恢复了原状,就跳过矮墙,重新回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春天的雨来的总是没有什么征兆,石板街上的石板被雨水浸润的油油的,泛着清光。

    铁心源几乎都不想将自己还带着泥巴的脚丫子踩在上面,蹑手蹑脚的如同小贼,心情好,干什么事情都是有道理的。

    大相国寺的后园中有百十亩桃树,每年的这个时候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每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大相国寺里香火最旺盛的时候。

    能在这个时候进入大相国寺桃园的年轻男子,都堪称是大宋少年中一时之选。

    东京城里的勋贵女眷们会在这个时候纷纷出动,如同饿狼一般绿着眼睛到处寻找自己的意中人。

    这样的机会难得,错过这样的机会,就只能听天由命的讲究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

    身为皇家供奉的寺庙,在桃花开得最美的时候自然是要清场迎接皇家女眷春游的。

    一般情况下,有皇家女眷参加的游园活动,稍微有点志气的男子就不会参加,一旦自己被某一个春的公主捉住,此生想要一展抱负,想要完成兼济天下的雄心顿时就成泡影,娶了公主就只能被皇家当猪养起来。

    长公主殿下不但长得国色天姿,最难得的是性情温柔,和其余的公主刁蛮完全不同,如果没有一个公主头衔,一定是大宋才子们纷纷追逐的目标。

    今天不来却是不成的,早就听说契丹,高丽,大理,交趾等国的王子会来,他们如果不来,那些勋贵子弟们是撑不起场面的。

    自然,一个人去自然是危险的,如果去了一群人,大家相互之间好歹还能有一个帮衬。

    这个危险不是来自那些蛮夷,而是来自公主!

    万一公主不愿意嫁给那些蛮夷,又看不上那些勋贵子弟,拿自己这样的才子来充数那就可怜了。

    一个没有任何职权的驸马都尉是没有办法满足才子们的野心的。

    “长公主国色天香,温婉可人,只可惜与我等无缘,真是遗憾啊。”

    “长文兄也是相貌堂堂,匹配公主绰绰有余,如果有心,获取长公主芳心并非难事,今日去相国寺,小弟原为我兄的踏脚,送我兄一步登天成为驸马都尉!”

    “王晋卿的后尘我辈还是莫要踩踏的好,大丈夫在世当一展抱负,若是只能在闺中画眉,与宫中宦官何异?岂不是白来着人世走一遭。”

    “诸兄,小弟对于未出嫁的公主避之如蛇蝎,却对守寡公主……嘿嘿嘿……”

    “无耻!倒也说尽我辈心思!”

    铁心源坐在这群人的背后,听得脸皮直抽搐,铁蛋好几次想要冲过去教训一下这群混蛋,都被他给制止了。

    “你拉着我作甚?”

    “你打算去干什么?“

    “抽他们一顿!”

    “如果不能干死他们,你就别过去。”

    铁蛋瞅瞅铁心源小声道:“这里不是西域,你在这里不能草菅人命。”

    “嘴巴最贱的那个小胖子是谁?”

    “哦,是东京自你之后的第二个神童,叫苏轼!”

    铁心源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他根本就没办法将眼前这个又贱,又色又多嘴的家伙和那个名满亚洲的苏轼苏东坡联系在一起。

    这家伙是怎么写出,十年生死两茫茫……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样的感人肺腑的诗词的?

    “苏轼身边那个白衣男子是谁?”

    “文同,听说画得一手好竹子。”

    “那个黑脸高个子的是谁?”

    “张楶!据说能文能武,三五个枪棒教头近不了身。”

    “那个一言不的家伙是谁?”

    “范纯仁,范文正公的二儿子。”

    铁心源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笑嘻嘻的苏轼,从怀里掏出吹管递给了铁蛋。

    铁蛋接过吹管,笑道:“有毒的,还是没毒的?”

    铁心源吃了一口羊肉道:“能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

    “那就蟾酥针了,不取要害,脊背如何?”

    铁心源点头道:“必须是手够不到的地方,用冰针,浓度高点。”

    铁蛋笑着去了,东京城中有的是卖冰人,几枚冰针,顷刻可得。

    铁心源的一碗羊肉汤还没有喝完,铁蛋就回来了,而苏轼一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估计这时候已经进了大相国寺。

    相国寺的后院围墙不高,铁心源以前常来,带着巧哥他们偷吃供果之类的事情没少干。

    如今再次来到后园,这里的和尚并没有因为总是丢失供果就把围墙加高。

    兄弟两攀在墙头轻易地就跳过了围墙。

    距离围墙不远处就有一张桌子,桌子上堆满了从佛前撤下来的各色供果。

    铁心源习惯性的取了一个寿桃模样的点心咬了一口就吐掉了。

    这东西很难吃,甜不甜,酸不酸的,又吃了好几样供果,没有一样是好吃的,都是胡乱咬上一口,就吐掉了。

    相国寺的和尚很缺德,以前偷吃供果的时候,曾经受过暗算,那些贼和尚为了不让别人偷吃供果,特意给某些供果里面添加了泻药。

    铁心源和巧哥曾经拉肚子拉的快要死过去了。

    “阿弥陀佛,供果乃是香客的心香,小施主如果腹中饥饿,吃掉供果正是这些食物的好去处,如此作为,是对佛祖的不敬,也是对粮食的不敬,更是对自己的不敬。”

    铁蛋咬了一口面饼回头斜着眼睛瞅着一个灰衣老僧道:“给供果里面添加泻药,也就你们和尚能干的出来,如果果子街上的商户敢这样做,早就被衙门捉去打板子流放了。”

    老僧叹息一声道:“贫僧听闻昔日有些师兄这样做过,已经被方丈严惩过了,如今这些供果,都是干净可食的。”

    铁心源拱手施礼道:“如果真是这样,倒是小子多心了,只是看见这些供果摆在这里如同鼠饵,心有不忿,这才会如此作为。

    老和尚要是能吃掉小子手上的供果,小子才相信大相国寺果然是慈悲为怀的。”

    老僧笑道:“阿弥陀佛,老僧腹中正感饥饿,正好代替佛祖享用供果。”

    说完话就从铁心源手里取走供果三两口就吃了一个干净,吃完之后还张开嘴巴表示自己没有藏私。

    铁心源再次施礼道:“佛爷果然慈悲为怀,小子这就收拾这里。并去佛祖面前忏悔。”

    老僧慈眉善目的瞅着彬彬有礼的铁心源笑道:“世人都说人心难测,其实只要敞开自己胸怀,何处有阴霾?”

    铁心源只是笑笑,就和铁蛋一起收拾满地的供果残骸。

    不一会就收拾的干干净净,而且还将乱七八糟的供果重新摆好,那些被他们咬过的供果也用荷叶包起来揣进怀里。

    干完这些,铁心源瞅着老僧道:“我们现在就要去桃园忏悔一下。”

    老僧愣了一下道:“不可,不可……”话未说完,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摇晃。

    铁蛋钦佩的看着老僧道:“敢吃我家哥哥手里的东西,您还是第一位……”

    铁心源笑眯眯的看着老和尚不断地摇晃脑袋想要清醒过来,就走上前从老僧的腰上取走了一串钥匙。

    也不理睬踉踉跄跄追过来的老和尚,和铁蛋快步钻进了前面的佛堂。

    不理睬佛堂里的雕塑,径直走向偏殿,这里供奉的是地藏王菩萨,那个巨大的谛听旁边有一个小门,铁心源一连换了三把钥匙才打开那扇小门。

    “施主不可乱闯,今日桃源中有贵人在,一旦进去了会有奇祸加身。”

    铁蛋搀扶住摇摇欲坠的老僧笑道:“你吃了花大娘的蒙汗药,现在需要好好的睡一觉。“

    说这话就把老僧搀扶到三个并在一起的蒲团上,担心老僧冻坏,还把帷幕扯下来给他盖上。

    铁心源瞅着老僧颤抖不休的眼皮摇头道:“没想到这里的老和尚变好了……”

    “是啊,要是他们还像以前那样坏,我们就能敲闷棍了……”

    从地藏菩萨佛堂道桃园中间隔着一座土山,土山上面有皇家侍卫把守,铁心源想要进去,唯有从那条小小的暗道里穿过土山才能到达。

    知道这条路的人很少,铁心源以前没事干翻阅洛水先生的建造笔记的时候知道这里有一条暗道,据说是供这些和尚们避难用的。

    相国寺的和尚们很富有,小时候的铁心源很想去看看那里有没有财宝,打了一个和尚的闷棍,进去之后才现那里就是一条暗道,里面除了粮食之外什么都没有。(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