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七章于阗使者
    第一一七章于阗使者

    “怎么了?有些羡慕?”尉迟雷放下手里的画笔,来到这个后辈的身边。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自从去了哈密之后,这个一贯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悍将终于回归了自己艺术家的本色。

    尤其是来到大宋之后,他现自己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只有在这个繁华的世界里,自己的才能得到所有人的肯定,使节团进东京不过一月,他尉迟雷的画作就已经一尺万钱了。

    他不是很在乎自己的画作价值几何,那种被所有人称赞膜拜的场景实在是让他难以割舍。

    他甚至在想,如果铁心源同意的话,他准备长留东京,如果能够老死东京也是一桩美事。

    他相信铁心源不会亏待自己这个侄女的,两人耳鬓厮磨的时间长了,就算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以铁心源今时今日的地位,别人谁敢亲近灼灼?

    尉迟雷就不信铁心源能够硬的下心肠让这个孩子孤老终生。

    见尉迟灼灼有些哀伤,就抬手抚摸一下这孩子的脑袋笑道:“十里红妆算不得什么,这里面有太多的权谋和利益,作为聘礼不纯净。

    我儿若是也想要十里红妆,等爷爷多作些画作,卖出去就是钱,凑足十里红妆并非难事,这些浸润了爷爷心血的十里红妆,才是真正的十里红妆。

    到时候我儿也能风风光光的出嫁。“

    尉迟灼灼把身子靠在尉迟雷的怀里放声大哭,良久才抽泣着道:“他就要娶别人了。”

    尉迟雷大笑道:“他铁家即便是再有祖制一旦我哈密清香国壮大之后,子嗣问题也由不得他不考虑。

    他家的祖制不过是他那个偏激的母亲拟定的而已,到时候,国祚延续哪里容得下她继续坚持。

    我于阗一族已经没落了,王权自然与我等无关,可是清香国起家的人马依旧是我尉迟一族。

    嘿嘿,论到见识,论到养育子女,清香国里的那些部族哪一个能比得过我尉迟氏?

    只要一两代人,我尉迟氏子孙必成清香国的中流砥柱,我儿虽然无缘正妻,哪怕身为侧妃也是堂堂正正的王妃,数十年后,即便是大宋公主也未必有我儿的权柄重。“

    尉迟灼灼摇头道:“爷爷,您别看源哥儿整天笑嘻嘻的处置大事,其实他是一个最怕麻烦的人。

    后宅之事本就千头万绪的说不清楚,要是让他陷入这种分不清对错的麻烦里面,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孩儿知晓,他心地善良,不会难为我和赵婉,只能自苦,如果让他自苦,孩儿宁愿不嫁!“

    尉迟雷苦笑一声,抬头瞅着窗外道:“这家伙走的是什么****运啊,来到这世间,只有让别人为他难过操心,他却甩着双手什么都不干的当他大王。”

    尉迟灼灼破涕为笑:“能当上大王的人,不都是这样福运加身的吗?”

    尉迟雷拍拍尉迟灼灼的香肩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尉迟一族是从灰烬上重新站立起来的,将来能成什么样子听天由命算了,现在,只要你快活就好。”

    尉迟灼灼笑着点点头,就重新开始整理赵婉开出来的单子,单子上只宋国婚仪,却不符合于阗国礼。

    金银过多,不如用玛瑙玉石代替,看上去更加的磅礴大气,羊只太少,多用牛马,使节团来的时候特意从青塘购买了两百多匹漂亮的牛马,其中四头白色的牦牛最是珍贵,用来驮载聘礼最富贵喜庆不过……

    所有的东西留在纸张上会不显山不露水,如果能被大牲口驮载在背上招摇过市,一定会引起整个东京城轰动的,即便是宋皇也不能不考虑百姓对这桩婚事的态度。

    源哥儿说的很有道理,送礼绝对是一门学问,如果不干不湿的给人家送点礼物,说不定还起不到好作用,如果要送礼,就一次送给出对方心理底线的礼物。如果不能起到这个作用,还不如不送!

    玛瑙玉石在清香谷的地位比石头高不了多少,自从清香谷开始成为哈密的主人之后,魔鬼地的玛瑙石只有清香谷的人才能去拿,而且不再用孟元直动手了,而是由其余清香谷武士来做这件事,如今的狼穴里面,玛瑙石堆积如山……

    至于玉石,尉迟氏就是昔日的于阗国主,他们家屯留了非常多的这种东西,马西姆的商队整整一年都在干挖掘于阗人宝藏的事情……

    如果有可能尉迟灼灼一两银子都不想出,全部用玛瑙玉石代替。

    用白玉向皇家求亲,岂不是正得用?

    人离乡贱,物离乡贵,东京人看惯了黄金白银,这些东西对他们的视觉冲击力不够大,因此,尉迟灼灼就准备将玛瑙和玉石的价格放大到极致。

    泽玛在樊楼笑的非常开心,巨大的白色的瓷盏装满了西域葡萄酿,里面的冰块沉浮敲击着瓷盏,她举起酒盏,一仰头就灌了下去,酒水下去了,冰块却被她含在小嘴里咬的咯吱作响,****起伏,媚眼流转,别有一番风姿。

    众人轰然喝彩,所有人都举杯应和,同样一口喝干了白瓷盏里的葡萄酿,气氛热烈至极。

    已经喝得半熏的鸿胪寺少卿雷安国醉眼朦胧的搂着身边的歌姬问泽玛:“贵使不远万里来朝觐我皇,不知可有什么要求?”

    鸿胪寺以及礼部官员很少会有人主动询问外国来使这些话的,也不应该问这样的话,只是这些天和泽玛在一起不但吃遍了东京城的珍馐美味,更是接受了数之不尽的豪奢礼物,他袖子里至今还有一块精美的玛瑙原石,即便是左手在歌姬娇嫩的身体上游走,右手依旧把玩着这方玛瑙。

    这种情形下,如果再不给于阗国使者一点好处和方便,他自己都觉得惭愧。

    泽玛娇笑道:“雷少卿好意我于阗国心领了,只要能觐见大宋官家,由本使亲自将于阗国对大宋国的仰慕之情呈现,就已经是我于阗一国的骄傲和荣幸。”

    太仆寺少卿何铭鼓掌赞叹道:“于阗国常怀故国心,令人可敬可赞。

    然贵国厚礼来朝觐我皇,皇宋自然不会亏待于阗,只是两国地域遥远,不能时时相亲相厚,甚是遗憾。“

    泽玛举杯遥遥的敬了何铭一盏道:“如果于阗大宋能够结成姻亲之国,哪怕我们相距万里,与一家人何异?”

    雷安国何铭相视一眼之后大笑道:“没想到我皇宋长公主之名,万里之外尤有余音?”

    泽玛笑道:“我家大王今年正好十八岁,想在西域谋一且贵且荣的王后甚为艰难,听说长公主殿下雍容华贵,特命本使前来问瞻,如有荣幸,迎之为后,也是我于阗一国无上的荣光。”

    雷安国大笑道:“好啊,好啊,如今有契丹王子,高丽王子,大理国王子,交趾王子已经向我皇表明了求凰之意,再加上于阗王,好一个五福临门啊!”

    泽玛笑道:“契丹王子不过一质子罢了,高丽国王子更是沐猴而冠,至于大理国,交趾国都是大宋的属国,何德何能与我王比肩?”

    何铭笑道:“一家有女百家求,我皇也不能一概拒之,于阗王想要求娶我皇的掌上明珠,不下功夫可不成呢!”

    泽玛慢慢啜饮着杯中酒笑道:“我王刚刚平定了二十六个部族,银钱之属堆满银库,只要宋皇允可,就算是倾尽国库迎娶长公主殿下又有何妨?”

    户部司郎中钱朗眼睛一亮沉吟片刻问道:“却不知于阗王的诚意到底几何?”

    泽玛一口喝光杯中酒豪迈的道:“只是自家说未免侮辱了长公主殿下,只要长公主殿下张口,即便是国库中的银钱不够,我国大军正在枕戈待旦,只要我王一声令下,横扫戈壁一遭,定会让公主殿下满意。”

    钱朗试探着问道:“五万贯?”

    泽玛不屑的道:“长春城外的一头白牦牛就能换取一座城,而本使此次前来仅是白牦牛就有四头。”

    钱朗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老夫听闻,雪原白牦牛素来乃是吐蕃人心中的神兽,百万牦牛中难得一见,贵国何来如此多的白牦牛?”

    泽玛笑道:“此乃我王灭不臣之族之后的战利品。”

    何铭脸上的调笑之意已经消失,拱手道:“却不知贵国带甲之士……”

    泽玛傲然道:“带甲之士三万,骑马携弓的从人不下十万!”

    雷安国指着跪坐在泽玛身后如同雕像一般的铁三百问道:“如此猛士可有名姓?”

    泽玛冷冷的瞅了一眼铁三百高傲的道:“不过一介战奴而已,哪里来的姓名,只有一个编号名曰——三百!”

    雷安国见过铁三百演武,一柄横刀对战契丹三名武士不落下风的猛士竟然在于阗**中只能排在三百左右。

    他们今日来赴宴的目的就是为了打探于阗国为何如此的大张旗鼓笼络大宋官员,如今得到了答案,自然不会久留,眼见月上半空遂起身告辞。

    泽玛笑吟吟的送走了满堂宾客,这才重新回到了樊楼,抬头看见铁三百那张气咻咻的脸,连连施礼道:“这是在吓唬这些宋人……”(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