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四章生辰快乐
    第一二四章生辰快乐

    铁心源指指自己身上的装束道:“这好像是太子的装束,不是王的装束。[[〈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孟元直笑道:“太子也是王,最尊贵的一个王,只是觉得这身衣衫很漂亮,配你正合适。”

    两人正说话的功夫,一辆马车停在楼下,孟元直朝马车指指,铁心源就上了马车,帘子刚刚放下来,马车就狂奔起来,惹得路上的行人想要乱骂,当他们看清楚了马车的样子之后就纷纷的闭上了嘴巴。

    赵婉今日生辰。

    皇帝送来了一套黄龙玉雕刻的牡丹,玉质细腻雕工巧夺天工,乃是内府库房里面不可多得的精品。

    淑贵妃也送来了一套饰,其中一只钗子是用朱砂制作的,红艳艳的百鸟朝丹凤图案美轮美奂。

    但凡是皇家嫁闺女都会有这么一只朱砂钗子,这东西只有在出嫁的当天才佩戴一下,其余时间这只钗子一般都是被主人锁在箱子里的,朱砂高温烘烤之后会变成另外一种东西,如果皇家出嫁的公主看驸马府中别的女人不顺眼,就可以把簪子烧一下,弄出来一些东西给那个让她不舒服的女人服下去……

    公主这样做是没有罪的,至少在她那支钗子用完之前是没有罪的。

    皇权给了她这个便利!

    长公主生辰,收到的礼物极多,上一代的长公主甚至派人送来了一座玉雕观音,这尊玉观音不像别的观音像那样圣洁庄严,反倒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媚态。

    皇后给赵婉的礼物很简单,两笸箩蚕种!从黄昏开始,赵婉就显得心神不定,靠坐在窗前一个劲的扫视宫墙,她真的很希望那个人的脑袋忽然出现在宫墙上朝她笑。

    这是《莺莺传》里的桥段,赵婉很希望出现这样的场景,无奈,皇宫的宫墙不是旁人家的围墙铁心源还爬不上来。

    “淑贵妃给公主的这个朱砂钗子好大啊。”水珠儿一边看着手里的精美的钗子一面感叹。

    “母妃觉得我以后可能会和很多的女人作对,不多弄一点毒药,担心不够我将来使用的。“

    “张嬷嬷说源哥儿身边没有别的女人,那个于阗国的公主也不过是单相思而已。

    即便是这样,您也不能掉以轻心,奴婢听宫里的老嬷嬷说男人没一个好的,他们总是贪新鲜。

    万一您要是没有防住……那就糟了,源哥儿人在于阗国,强龙不压地头蛇……”

    赵婉没好气的看了水珠儿一眼道:“你知道什么?于阗国早就没了,他们就剩下了三千多妇孺,如果不是源哥儿派了大将去救援,他们应该已经饿死在深山里面了。

    现在,你不用担心源哥儿吃人的嘴软了吧?”

    水珠儿松了一口气道:“这样啊,可是那个雨天公主看起来妖里妖气的,在您面前还自称本宫,一个破落户儿也这样在您面前充大,真是气死个人。”

    赵婉抱着膝盖坐在窗台上瞅着渐渐落下的太阳笑道:“宫里的这一套别拿到哈密去,那里没有人害你。”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赵婉没工夫理睬这个已经走火入魔的丫鬟,看着昏黄的落日,将下巴顶在膝盖上看的有些入神。

    赵祯正在御花园里烧烤一根羊腿,羊腿已经烤的差不多了,油脂滴答滴答的掉进炭火盆里,不时地冒出一朵明亮的火花。

    说是赵祯在烤羊腿,其实真正干活的人是王渐,赵祯只是拿着羊腿随便在火盆上晃荡两下,其余的活计都是王渐干的。

    “狗奴才,你说婉儿真的愿意离开朕远嫁戈壁荒漠吗?这孩子从小就没有离开过东京百里之遥,如今却要去万里之外的大漠,唉……”

    只有主仆二人的时候王渐说话还是很随便的,重新给羊腿上刷了一层油道:“没救了,官家,长公主的一颗心都拴在铁心源的身上,现在正是有情饮水饱的时候,就算是整日里吃沙子她都愿意。”

    赵祯无奈的笑道:“一个为了去心上人不惜倾尽国库,一个为了心上人不惜远走荒漠。

    这样的事情在朕身上怎么就出现不了?”

    “因为没必要,官家,您想要什么样的女子,就能得到她,铁心源还不成,他只能通过别的法子达到目的,比如用重金堵住咱们大宋所有重臣的嘴巴。”

    赵祯用一柄银刀在羊腿上切割开几个口子,王渐很熟练的往羊腿上重新刷了一遍酱料。

    再来两遍,这根羊腿就要烤好了。

    “你不是怀疑铁心源就在东京城吗?找到了没有?”

    王渐摇头道:“奴婢只是觉得公主的样子很可疑,就下令追踪一下那个张嬷嬷,结果现那个婆子回于阗国的使节团了。

    没过多久,使节团就有很多人离开了驿站,奴婢手下盯梢的人太少,最后好不容易追查到了竹竿巷,觉得那里很可疑,可是,殿帅府的军兵搜查了整个竹竿巷,结果一无所得,连铁心源的痕迹都没有现。”

    赵祯想了一下摇头道:“别找了,找到了也不好,朕没有立场去见他。

    这么多年以来,只有我大宋一国在抗击所有异族的进攻,这让我们总有些孤立无援的感觉。

    如果铁心源真的能够在西域立住脚,我们就会有一个天然的帮手。

    比什么异族都可靠地帮手。

    如此一来,有于阗国的存在,不论是西夏,还是契丹,他们总要分出一部分精力去防备于阗。

    这对大宋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顺其自然吧。

    另外,你再告诉婉儿,如果铁心源能够打通丝绸之路,朕就和他做了那笔生意又何妨。“

    王渐笑道:“官家您可不能对那只癞蛤蟆抱太大的希望,丝绸路上有西夏人,他绕不过去的。”

    赵祯瞅着肥美的羊腿笑道:“打通青塘这条道路也是可行的!”

    “青塘?”王渐吃了一惊,惊诧的看着皇帝。

    “好了,别吃惊了,只是一个想法而已。”

    “官家,您刚刚钦封角厮罗为保顺军节度使兼河西节度使……”

    “听说角厮罗快要死了,朕派去给他看病的御医密奏道,角厮罗熬不过将要到来的炎炎夏日。”

    王渐立刻闭上了嘴巴。

    赵祯见羊腿烤好了,就吩咐宦官小心的用食盒将这只羊腿装了起来,送去给赵婉,祝贺她的生辰。

    樊楼最有名的就是它的羊毛垫子,整个身体躺上去,就被垫子给包围的严严实实,假如此时你的脑袋还在的话,那就足够了。

    先是一颗剔掉葡萄籽,去掉葡萄皮的冰葡萄爽口,然后就是一小杯香浓的饮子被灌了下去,刚刚因为冰葡萄提起来的精神立刻又变得懒洋洋的。

    潘大家的流云水袖功夫了得,每一次水袖展开,都恰到好处从铁心源的鼻端掠过,水袖飘远,唯有暗香盈渡。

    铁心源透过潘大家宽松的水袖几乎能够看到她整条嫩藕一般的胳膊,至于想看更多的,却被一袭令人讨厌的湖绿色胸围子给挡的死死的。

    一口冰凉的葡萄酿下了肚子,铁心源清楚,这是那些帮闲们准备让自己清醒一下。

    果然,才回过神来,一个甜糯如蜜糖的声音就悠悠的传来——“寒鸿高,仙露满。秋入银河清浅。逢好客,且开眉。盛年能几时。

    宝筝调,罗袖软。拍碎画堂檀板。须尽醉,莫推辞。人生多别离。”

    歌声依旧在绕梁,一个软软的身子却挤进了铁心源的羊毛垫子里面。

    一张能够甜出蜜糖的笑脸出现在铁心源的面前,几乎是眼对眼,鼻子贴鼻子,至于身体的纠缠更是妙不可言。

    “官人,皮杯儿喝酒可使得?”

    铁心源瞅瞅近在眼前的那张红艳艳的小嘴,忽然粗暴的将这个歌姬从毯子里面推了出去。

    就在刚才,他忽然意识到,就这一张小嘴不知道被人当成皮杯被多少张臭嘴喝过。

    这如何了得?铁心源连自己的被子都要用滚烫的开水烫过之后才会泡茶,如何会有心情去用无数人用过的皮杯。

    歌姬被两个笑嘻嘻的帮闲给拖了出去,看在那个歌姬脸上泪水的份上,一粒金瓜子被铁心源给弹了出去。

    眼疾手快的帮闲一把捞住笑着对那个歌姬道:“主人仁慈,赏赐红烛一粒金瓜子……”

    “又有一把金瓜子被抛洒了出来,铁心源不等帮闲开声,就笑道:“都退下去吧,此时的明月当某家一人独享。”

    一群人快的捡拾起地上的金瓜子,感谢过豪客之后,顷刻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铁心源赤着脚端着一杯葡萄酿站在西窗前瞅着眼前灯火辉煌的皇宫,遥遥举杯,祝贺赵婉福寿无疆。

    十八只铁管子就支在窗外的平台上,长长的引线被扭成了好大一股,只需点燃其中的一只引线,就能让所有的引线都燃烧起来。

    铁心源盘腿坐在平台上,春日的冷风依旧凛冽,他温柔地瞅着眼前的皇宫,想要努力的分清楚赵婉的兰苑到底在哪里。

    棋盘一般整齐的皇宫建筑冷冰冰的矗立在那里,当皇宫里忽然点亮一长串红色的灯笼的时候,铁心源笑了,这是自己当初带着赵婉从福寿居老店门口摘下来的那种红灯笼。

    丢开手上的金杯,铁心源取过火把,点燃了身后的引线,他希望赵婉能够看见这璀璨的一刻。(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