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七章异想天开
    第一二七章异想天开

    孟元直立刻闭上了嘴巴,脸上的调笑之色消失殆尽。√八一中文√网W√w W√.★8 1zW.CoM

    铁心源叹口气道:“对于你,我是相信的,这一点从见到你开始直到现在没有任何的变化。

    同样的,你也该相信我,相信我不是一个蠢货,相信我会理解你们的好意。

    老孟,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吗?”

    孟元直让撑船的兄弟将船靠岸,打他上了岸,自己撑着船随着平缓的水流顺流直下。

    船出了东水门之后,河面上就基本上见不到什么船只了,即便是再风流的人也不敢离开东水门来到这片鱼龙混杂的水面上胡天胡地。

    孟元直丢开船舵,将身子靠在船舵上幽幽的道:“四天前,我无意中见到了昔日的一位同僚,他的行踪诡秘,躲躲闪闪的。

    我以为他是在追踪我们,就暗中追了上去,结果现他做的事情和我们无关,而是在查探柳贤妃。

    对于这个女人,我没有印象,应该是我离开皇宫之后才得宠的女人,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升到贤妃的位置上,应该是一个非常受宠的……”

    “柳贤妃名叫柳如意,入宫很早,只是职位卑微,你以前没见过很正常,后来她因为犯错被送进紫宸官清修。

    我在乳山修建那座宫殿的时候,曾经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听说她在那座宫殿里受孕成功,给大宋官家诞下一个健康的男婴,因此进位贤妃!”

    孟元直意味深长的笑道:“你和这个女人没有干系吧?”

    铁心源摇摇头道:“没有!”

    “那么,你知道这个女人在乳山的时候和多少男人有染吗?”

    铁心源的眉毛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他忽然想起在乳山的时候,这个女人似乎也向自己展现过妖媚的一面,难道说……

    孟元直瞅着铁心源的脸,见他似乎有所领悟,遂笑道:“你想的没错,这个女人疯了,她为了受孕,不惜在乳山上疯狂与他人私通。

    按照我那个同僚的调查,不少于十五人!”

    铁心源怵然一惊,抬头道:“这么说她生的那个孩子不一定就是皇帝的?”

    孟元直嘿嘿笑道:“皇帝的女人多了,他就照顾不过来,当年老子和卓玛就是一个例子。

    不过,老子当时只是贪图卓玛的美色,没想着混淆皇家血脉,是在卓玛被打入冷宫之后才去找她的。

    因此,孩子出世,谁是她的爹娘脉络很清楚,而那些已经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基本上已经没有机会再见皇帝了,而宫妃一旦进了冷宫就算不得人了,所以啊,出了我的事情,历朝历代中并不稀罕。

    这位柳贤妃不一样,她做了这样的事情,是在真正的打算混淆赵宋血脉,最轻也是要被诛灭九族的,而且还会让皇帝的颜面彻底的扫地。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她区区一介女道士,是如何给自己安排如此多的面的。”

    铁心源长叹一口气道:“紫宸观是一个死地,里面寂寞的能把人逼疯,那里面的人正常的实在是不多,不论是卓玛,还是柳如意,亦或是那里的观主她们其实都是疯子。”

    孟元直恍然大悟道:“你说帮着那个柳如意这样干的其实是长公主的意思?

    天啊,她可是官家的亲姐姐,如何会干出这种混淆自家血统的事情来?”

    “所以我说她是一个疯子,人疯了,做的事情就不能用常理来测度。

    就像单远行一般,他看着很正常,其实啊,这个人已经疯了,他只想抱着所有人去死。

    好在,我将他的仇恨锁定在了福寿洞里的污烂人身上,做完这件事他也就该死了。”

    孟元直摊开腿坐在船尾,瞅着身后高大的城墙道:“长公主想要左右皇帝的子嗣,她有什么机会来把控朝局?

    如今的大宋和历朝历代都不一样,这里是皇帝与士大夫共天下的局面,她即便是掌握了小皇帝,朝中真正说话算数的是那些宰执,就算是当今官家的乱命都出不了中宫,她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妇人,抱着小皇帝有屁的用处。”

    铁心源拍着矮几笑道:“这是大宋官家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既然你的同僚已经查清事实了,这说明人家皇帝会处理好的。

    用不了多久,官家又会夭折一个孩子,那个柳贤妃也会死于悲伤过度,至于长公主则会真正的进入紫宸观清修,这件事最后会一定会被皇帝处理的无声无息,不会有半点波澜,然而,这一切关我们屁事。

    能不能正大光明的的娶婉儿回家,成败在泽玛她们明日觐见陛下的时候就会见分晓,成与不成我们做两手准备。

    我只想把婉儿带上早点回哈密,回鹘可汗与西方******人的战争也就要见分晓了,那里还有千头万绪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干,不宜在东京久留。”

    孟元直笑道:“你娶公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你可能不知道,当泽玛提出用重金替你求娶公主之后,不论是契丹人,还是高丽人,亦或是大理人,交趾人都不再提求娶公主的事情了。

    人家都比较聪明,不做赔本的买卖,只有你比较蠢。

    对了,你和公主成亲之后,长子姓赵你看怎么样?”

    “滚蛋,我是娶老婆,不是入赘!

    我娘恨不得立刻抱孙子,要是生出来的第一个儿子姓赵,她会弄死我的。”

    孟元直大笑道:“慢慢来,此事大有商榷的余地……”

    铁心源如今无家可归,只好住在船上,孟元直也不好再回青楼眠花宿柳,反正护城河的水是一条循环水,躺在船上让它随波逐流的绕圈子也就是了,从东水门出来,总会从西水门进去,大宋的工匠们的奇思妙想让人指,这条护城河里不断地从东面有干净水涌进来,又不断地有污水从西面流出去,因此,护城河里的水总是干净的,至于西面流进汴河的污水,就没人去管他了。

    今晚铁心源喝多了酒,非常的困倦,不大时候,就睡着了。

    孟元直提着一个酒壶坐在船头瞅着巍峨的城墙喃喃自语道:“老子这辈子留在西域也就罢了,凭什么让老子的儿子也留在西域吃一辈子的沙子?

    这座城,终究会是属于我们的!”

    睡梦中的铁心源微微的摇摇头,翻了一下身体,就继续酣睡了过去。

    去西域终究是被逼迫的,孟元直没有经历过铁心源的时代,在铁心源看来,西域之地从来就是中华的国土,只不过位置偏西一点罢了。

    因此他没有在西域做客感觉。

    对于孟元直来说就有很大的不同,西出阳关无故人之类的诗句他读了很多年。

    被皇帝丢到西域终生不得还乡这对他已经是最重的惩罚了,能够在死掉之后把骨灰埋进祖坟就已经成了他最大的追求。

    柳贤妃生的儿子不一定是赵祯的。

    这个消息对别人来说不过是一个笑谈而已,对于孟元直来说却是一个渺茫的好机会。

    皇帝要是没了儿子,能做的就是从别人那里过继儿子,最后来继承皇位。

    如果铁心源和赵婉的儿子可以继承皇位的话………………………………孟元直就觉得自己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有了跟脚,就有了意义。

    否则,就算是在西域创下诺大的功绩,没人知道这会让他彻底的狂。

    自从知道皇后在暗中秘密的调查柳贤妃和长公主之后,孟元直的心就变得兴奋至极。

    他已经在暗中决定,不论皇帝将来选自己的哪一个侄子来当储君,他都不许这个家伙活过二十岁,哪怕是将赵家嫡系子孙杀光他都不在乎。

    孟元直相信,自己的这个提议一定会获得清香谷所有将领的拥护,至于王柔花,在得知自己的孙子可以当大宋皇帝的前提下,不可能会有任何的阻拦,说不定她反而会是最殷切的推动者。

    铁心源睡了一夜,孟元直在船头喝了一夜的酒,初春的东京城夜晚寒气逼人,哪怕身上被寒露完全浸湿了,孟元直的心头依旧有一团火在燃烧。

    铁心源说单远行这家伙已经疯了,那么,不妨就疯狂的再彻底一些,孟元直决定,今天就去找单远行好好地商量一下这件事,如果单远行有半点的犹豫,他就会痛下杀手,将这个秘密保护起来。

    铁心源从船上下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士子,摇着折扇沐浴在春风里好不得意。

    经常有路过的碧油香车会掀起帘子,帘子后面总会有一道目光在偷偷地打量他。

    这样的士子,开封府的捕快们一般不会上前打扰,也没有资格上前打扰,在东京城,最难惹的人就是他们这群人。

    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是最好的掩护,虽然外貌有了一点改变,样子依旧出色。

    五个清香谷武士不疾不徐的跟在他的身后,今天,铁心源准备再去拜访一下欧阳修。

    这个老倌不能拿了自己十匹好马却什么事情都不做。

    路过东华门的时候,铁心源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和一辆熟悉的牛车。

    在东京城身为贵官而又乘坐牛车的人只有包拯一人而已!(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