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六章总喜欢六路进攻的宋人
    第六章总喜欢六路进攻的宋人

    包拯此人行事看似如同雷霆暴雨,致人死命的一招却往往是在无声无息中完成的。八一中文网WくwくWく.く8√1★z★W√. CoM

    对付这种人,最好的法子就是迎着他的狂风暴雨施以暴雨狂风,寸步不让针锋相对才是正确的。

    如果面对包拯强悍的气势退让三分,这个老家伙就有让你退让一万步的本事,等你退无可退的时候才会现自己早就没了招架反抗之力。

    当太阳落山落得只剩下半张脸的时候,包拯踱着方步走进了茶棚。

    铁心源布置在茶棚外面的武士对这个老家伙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威慑作用,以前的时候,这一招是老家伙经常使用的,一顿杀威棍曾经让无数人如同走了一遭地狱。

    茶水的第二泡是最有味道的时候,包拯自然不会放过,取过茶盅自斟自饮了一杯道:“自你离开,老夫就再也未曾饮过如此好滋味的茶水,这一次把方子留下来,老夫也学学你这套装神弄鬼的东西。”

    “茶为涤烦子,酒为忘忧君,先生常年忧国忧民,这两样物事自然不能少,否则脑中装满红尘事,此生未免过于无趣了些。”

    包拯喝了一口茶,摇头道:“此生已经许国,不敢稍有懈怠,品茶饮酒只是自娱自乐,万不敢让他侵扰国事。”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揠苗助长智者不为,官家素来英明,堂上兖兖诸公也都是干城之具,为何对新生的于阗国期望过甚?

    春种,夏长,秋收,冬藏此乃四时正理,大宋没有春种,没有照料夏长,如今却要秋收,是何道理?”

    包拯看着铁心源半晌一言不,最后叹了口气道:“大宋终究留不住你。”

    铁心源笑道:“我离开大宋是对的,这两年我一直在反思,自己为何会落到如此地步。

    重新回到东京城之后才想明白,我现我和这个国家这座城池格格不入。

    那些西域人来到了这里都能用最快的度把自己变成一个大宋人。

    而我出生在这座城市里,却成了这座城市的客人。

    既然没有归属感,也就谈不到忠诚,没有节操利益当先的官人自然极为恐怖的。

    尤其是我这种将来有希望拜相封侯的人。

    诸位先生未雨绸缪,在我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就将我配西域,算是真正的高瞻远瞩。“

    包拯笑道:“想明白了?哈哈,如果你只是一介庸人自然不会有这样的待遇,你自小就和陛下比邻而居,更难得你年纪轻轻就才名远扬。

    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我大宋有的是这样的神童,看到你日渐成长,官家对你非常的看中,即便是你在国朝武状元大典上用阴谋诡计,官家和老夫也看在眼里,喜在心中,这样的小调皮是你成为将来的名臣必备的一个小素质。

    随着你的年龄渐长,到了这个时候,你的心性就比你的才能更加重要了。

    忠诚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只可惜老夫从你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忠诚,你就像一个游离在大宋之外的陌生人,冷冷的看着这个世界……“

    铁心源笑道:“我爱这个种族,爱的要命,只是你们看不出来啊。

    出于对这个种族的热爱,我敬献了神臂弩,出于对这个种族的热爱,我敬献了火油,出于对这个种族的热爱,我连自己的财秘密琉璃都敬献出来了。

    即便如此,依旧不能获取你们的信任,让你们一次次的对我施加更加严厉的磨勘手段。

    去金城县当男爵,这问题其实不大,只要给我几年时间,我不但会收复兰州,还会在那里修建一条坚固的防线,不敢说阻绝青塘和西夏的入侵,在他们中间添加一枚楔子让他们感到难受,我觉得还是能做到的。

    可是后来,穆辛来了,你们就把我一脚踢给了穆辛,让我远离大宋……先生,这已经不是磨勘,而是放逐了。”

    包拯的脸皮抽搐一下,坐在铁心源的对面道:“苏武有北海牧羊,班有绝域五十国……”

    铁心源截断包拯的话,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肩胛上的那道永远都不能愈合的小洞笑道:“先生知道穆辛是如何对待我的吗?

    在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有一道锁链穿破我的肩胛将我锁了起来,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大食人牵着锁链的另一端……就像在牵一条狗!”

    包拯看着笑吟吟的铁心源,再次叹了口气道:“你将如何?”

    此时再和铁心源谈恩义谈栽培就是一个笑话了,这样的羞辱出现之后,铁心源能够坐在东京城外和包拯侃侃而谈已经是莫大的幸事。

    “原本我是带着满腹的怨气秘密来到东京城的,准备报复一下这个带给我无尽羞辱的地方。

    比如夏悚,比如您,比如官家,比如这座无情无义的城市。

    结果,当我偷偷回到我家老宅子的时候,在那里我看到了让我原谅所有人的理由。

    即便你们这群人对我百般的防范和羞辱,我还是得到了一份关爱,和爱情。“

    “你是说长公主?”

    “是啊,没有婉婉每日里打扫我的老宅子,如果我的枕畔没有留下婉婉的体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说实话,先生,这座城对我没有秘密,在我的眼中这是一座千疮百孔的城市。

    你们建设了它,却没有想到该如何保护她。”

    “你在威胁我吗?”

    包拯的语音变得低沉而有威严。

    铁心源笑着摆摆手道:“我现在只想早日将公主迎娶回家,无论是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只请先生千万莫要在这件事上再设置障碍,至于你们想要进攻青塘,我没有什么意见,能够两不相帮已经是我能做的极致了。

    毕竟,青塘对我哈密清香国多有帮助,两不相帮已经是无情无义的表现了,再进一步这会让我连人都没办法做。

    而我也有我自己的麻烦,喀喇汗国与回鹘国的战争就要分出胜负了,这个时候到底是要参与战争,夺取最后的利益,还是坐山观虎斗,最后捡便宜,都需要我亲自决断,实在不宜在东京久留。”

    包拯皱眉道:“青塘人也知道我们要进攻他们的消息吗?”

    铁心源摇头道:“应该不知道,角厮罗死了,他的儿子们正在争夺王位,他几个势力庞大的部下也在积极地拓展自己的势力,内斗都自顾不暇,谁有心情考虑一向温顺的大宋会悍然进攻他们。

    这一次,诸位先生收复河湟,将边境向外推出千里之地应该是可行的。”

    “你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包拯并不因为铁心源前面的话生气,而是饶有兴趣的问他,作为明白人,在这件事上要是还隐瞒,那就是侮辱人了。

    “青塘百姓生活在高原上,气候恶劣,交通不易,生活自然困苦,再加上两百多年的部落战争,已经完全摧毁了这个种族的自立信心。

    昔日强大的吐蕃人,如今流落在西域各处艰难求生,年纪长一些的人或许还记得自己的部落,而国家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个遥远的名词。

    如今,在大宋的秦州,富弼招揽了那么多的蕃军,可见在秦州之地,分化的力量已经显现了。

    如今要做的事情就是从秦州一路向河湟推进,至于能够推进到哪里,就看诸位相公的本事了。”

    “你连这些事都知道?”

    铁心源有些烦躁的道:“能进攻青塘的法子就那么两种,而分化,利诱又是你们最擅长的。

    富弼这样的重臣留在京兆府一动不动就是八年,连修建种马场这种对大宋至关重要的东西都不在乎,您说他在关注什么?”

    “还是一如既往地聪慧啊,小子,你现在告诉老夫实话,你清香国真的有十万控弦之士?”

    “那是扯淡,七八十万人,如果硬要凑出十万控弦之士,哈密的土地谁去耕种?牛羊谁去放牧?商队还要不要四处行商了?”

    “这么说,你能凑出十万控弦……”

    铁心源苦笑道:“不是会骑马的人就是一个合格的战士,不会打仗的人上了战场只会成为累赘。

    我清香国要的是精兵,不是用牧人和农夫凑出来的乌合之众。”

    “五万?”

    “只有三万,我们不是流寇,更不是马贼,没有全民皆兵的说法。

    其实三万骑兵已经多了,按照我的预计,能有一万五千名合格的骑兵,我清香国就能纵横天山南北。

    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想要我匆忙间组织起一支大军,就算是不能进攻青塘,也能牵制青塘的大部分军队,好让你们从秦州对青塘人起突然攻击。

    这事您还是算了吧,大宋朝堂保守不住这个秘密的,而大宋军队也没有起突然攻击的能力。

    即便是有,千余里的后勤,也会让那支进攻的军队最后因为缺少粮秣的供给而惨败的。

    在习惯了突然袭击别人的青塘人面前,大宋的军队还是好好地完成集结,然后再平推过去,用绝对的实力碾压敌人是最稳妥的一个办法!”

    包拯笑道:“六路进攻……”

    铁心源把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不等包拯把话说完就道:“六路进攻西夏,结果被人家先是击败了一支军队,最后造成全线溃败,这样的教训你们还没有接受吗?

    六路军队踏过高粱河去进攻契丹……然后太宗皇帝都中箭了,最后不得不坐着驴车逃回来。

    我就不明白了,你们就不能老老实实的抱成一团向前推进吗?

    明明实力占优,为何要分兵?”(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