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章受伤的赵祯
    第八章受伤的赵祯

    孟元直想用铁心源和赵婉未来的儿子来觊觎人家赵祯的皇位。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同样的,赵祯也想利用铁心源和赵婉的关系来控制刚刚兴起的哈密清香国。

    一点钱财还真的没被赵祯放在眼里,他现在是全天下百姓称颂的仁慈君主,这并不表示他不能横征暴敛。

    身为帝王,想要东西,自然只会要最好的,比如一个国家,皇帝就是干这事的,而且,弄回来一个国家远比打一两场胜仗来的更加荣耀。

    包拯刚才只把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

    铁心源控制的哈密清香国比较符合大宋王朝的利益,但是啊,大宋自己控制的哈密清香国用起来岂不是更加的方便?

    这种事情不能明说,虽然铁心源知晓皇帝打的什么盘算,自然会有应对的方略,如果明明白白的说出来,那只能说明,铁心源和包拯之间有一个人是蠢货。

    孟元直是一代宗师,可惜,他这个宗师面对皇帝的时候依旧没有什么自制力。

    多年养成的敬畏习惯,即便是脑袋告诉他皇帝如今命令不了他,他的身体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随着皇帝的指挥棒乱转,包拯一句威胁的话语,就让他乱了分寸。

    国家和国家之间的交往,其实就是一个刺猬抱团取暖的一个过程,只能一边慢慢的试探,一边忍受疼痛,直到找到一个既能取暖,又能将疼痛控制在一个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谈判自然是士大夫们非常擅长的东西,用小恩小惠利诱,然后再用阴谋算计,最后达到彻底控制的目的。

    这就是士大夫们的能耐。

    包拯一顿乱拳砸下来,铁心源只能见招拆招,大宋精英们进入哈密,还真的说不上谁吃亏谁占便宜。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这是铁心源的太祖曾经说过的一句名言,铁心源觉得这句话用在哈密非常的合适。

    自己手下全是傻蛋,只能上马杀敌,没一个可以下马抚民的。

    就一个阿大或许还能有那么点用处,只可惜这家伙长着两颗脑袋,还是一个学帝王之术的。

    当初为了让哈密的百姓对他多出来的那颗脑袋不感兴趣,铁心源就做了很多的事情,如今要所有人对他的两颗脑袋不产生畏惧,这太难了。

    大宋文官们能干什么铁心源非常的清楚,这一套他在国子监里系统的学过一遍。

    说实话,封建主义展了千年之久,早就将无数的规章制度制定的滴水不漏。

    绝不是铁心源这个对任何事情都只有一知半解的人能比拟的。

    屯田,垦荒,调配人力,准备物资,计算得失,考量民情,安抚百姓这些事情都需要专业的人士来干。

    绝对不是随便拉一个人就能干这些事情。

    精英士大夫们是皇帝手上最强大的一颗棋子。

    赵祯在得知铁心源已经打下一块地盘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知道铁心源手里到底有没有可以帮助他统治这些地盘的人手。

    包拯稍微试探了一下,就得到了一个非常满意的答案,和他们预料的一样,铁心源身边除了一群马贼之外什么人才都没有……

    “如此说来,那个皮猴子的身边只有一群武夫了吗?”赵祯靠在暖阁的锦榻上,笑眯眯的问包拯。

    包拯站在初升的阳光里笑的很开心,拱手道:“陛下明见万里,老臣见到那只皮猴子的时候,他身边确实围满了武士,仅仅是悍将,就有三员之多。

    地位最高的就是那个孟元直!”

    赵祯冷哼了一声道:“朕这个皇帝当得委屈啊!”

    包拯并不回答皇帝的这句气话,继续笑道:“这就能看的出来,皮猴子对胡人依旧有着非常强烈的戒备之心,不论去那里多会带着那个孟元直。”

    赵祯探出小拇指掏掏耳朵道:“爱卿以为兖国下嫁之后会不会受委屈?”

    包拯笑道:“他们两人本就是青梅竹马,即便是分别也没能让他们有半点的疏离。

    兖国公主在陛下面前智计百出的拒嫁,铁心源刚刚打下来了一块地盘,就不管不顾的来到东京想要迎娶公主,即便是面对天价聘礼也不曾皱一下眉头。

    按照老臣之见,兖国与铁心源确实是难得的良配。”

    赵祯再次哼了一声道:“朕当年就不该心软的,如今,让这个皮猴子坐大,竟然能逼着朕嫁公主给他了。”

    包拯呵呵笑道:“陛下当年青眼有加,没看错人,孤身一人进西域,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能立国,铁心源确实当得起英才之名。”

    赵祯听包拯这样说,抬起头看着沐浴在阳光里的包拯笑道:“你还真的答应帮他做媒了?”

    包拯笑道:“老臣年岁日长,已经不堪陛下驱驰了,如今对繁杂的国事日见力不从心。

    每每看到有小儿女情投意合,出双成对的就觉得心头舒畅。”

    赵祯慢慢的起身,也站在阳光里,瞅着窗外不远处那株碗口粗的柳树道:“那棵树还是朕在庆历六年的时候从黄河边挖过来载下,如今,那棵树都已经可以遮阴了。

    爱卿老了,朕也老了……

    算了,不折腾那只皮猴子了,本来朕还想用契丹的王子,高丽的王子,大理国王子来继续让他为难一下的。

    现在看来没必要了,皮猴子已经尽可能的拿出自己的诚意来了。

    爱卿,你去告诉那只皮猴子,让他纳吉吧。

    他们的名字朕已经让司天监合过,八字也很相配,司天监的少监雷通说这是一门好姻缘。”

    包拯皱眉道:“陛下,铁心源此人喜怒无常,杀伐果断,如果陛下用那三国王子来试探铁心源,恐怕那三人会有性命之忧。”

    赵祯回头看了包拯一眼道:“这里是东京,那个皮猴子也敢放肆吗?”

    “暴虎冯河,铁心源是老臣见过的最喜欢用杀人手段来将麻烦一次彻底解决的人。”

    “铁心源未必有这样的手段,倒是那个孟元直想要杀那几个王子,不算太难。”

    包拯正要向皇帝询问一下铁心源和赵婉的佳期,见王渐总是在帷幕后面缩手缩脚的,似乎有事禀报。

    包拯只好平息了这个心思,躬身告辞。

    赵祯继续沐浴在阳光中良久,才沉声道:“皇后那里开始动手了吗?”

    “启禀官家,皇后已然杖毙十六名宫奴!”

    “可有不妥之处?”

    王渐把脑袋深深地埋了下去低声道:“其中有三个未曾去势的宫奴!”

    赵祯似乎并不生气,在阳光中伸展了一下胳膊道:“朕想要一个皇儿,她们更想要一个男丁,这未必与私情有关,只是想要诞下一个健康的男丁。

    宫中本就是阴盛阳衰之地,这样的事情历朝历代都有,不值得深究。

    只可惜,她们似乎忘记了,朕要的是自己的孩儿来继承我大宋江山,这件事,还用不着劳动旁人大驾。’

    “柳淑妃……淑妃的底子不干净!”

    “这么说,朕一向宠爱的赵王也有问题?”

    “酷刑之下,柳妃已经招供,密谍司已经擒获三个与柳妃有染……”

    赵祯烦躁的摆摆手道:“赵王赵宽突然罹患恶疾夭折,柳妃痛失爱子,也随着一起去了!

    告诉皇后,朕感到了无尽的羞辱!”(此处为史实……唉,鼻涕宋啊!赵祯身上污点……)

    王渐应诺一声,就爬起来向皇后那里狂奔,柳妃那些人只要多活在这个世上一天,皇帝身上的污点就一天无法消除。

    王渐走了,赵祯这才松开了手里的桃木如意,他在不知不觉间,就把手里的桃木如意硬是给捏断了。

    即便是宫殿中渐渐被春日的暖阳给铺满了,赵祯依旧觉得这座宫殿阴冷的如同冰窖。

    他以为自己有一个儿子,结果现是空欢喜一场,他当初对赵宽有多么的宠爱,现在就有多么的痛恨。

    赵婉的心情很好,她刚刚听报喜的宫奴说父皇已经答应自己和铁心源的婚事了。

    于情于理都需要来感谢一下她的父亲,感谢他没有因为规矩而让自己错失了一桩好姻缘。

    和水珠儿一起采集了一篮子新的嫩柳,父皇最喜欢这些柔柔的嫩柳了,总喜欢在花瓶里插满这东西。

    赵祯就坐在阳光里看着自己的女儿欢快的将一根根鹅黄色柳枝插进瓶子里。

    他的目光习惯性的盯在赵婉白皙的脖颈上,在头因为忙碌而自然飞扬的时候,赵祯看见了赵婉脖颈上指头蛋大小的一块胎记上。

    胎记很淡,几乎看不出来,赵祯却看的非常的清楚,那处胎记,赵祯曾经看过无数遍。

    这样的胎记,他自己的脖子上也有……

    忙碌完毕的赵婉,上前揽住赵祯的手臂娇笑道:“御花园里的柳树已经长老了,孩儿从假山阴坑里现了一棵不大的柳树,上面的枝条才抽出新芽,父皇,您觉得这样摆放好看吗?”

    赵祯任由赵婉摇晃他的胳膊,笑眯眯的抚摸着赵婉的秀道:“你若是男儿,该多好啊!”

    赵婉不解的抬头看着父亲,却现父亲微笑着道:“快去准备嫁衣吧。

    朕的女儿如此的完美,如果那个皮猴子对你不好,朕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段!“

    赵祯不知不觉的将牙齿咬的咯吱吱作响。(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