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章美丽的嫁衣
    第九章美丽的嫁衣

    年年压金线,却不知为何人做了嫁衣裳!

    赵婉的嫁衣自然不会是为别人制作的,也不会只有一件,女子爱美的天性,让她看到任何一件喜庆吉祥的嫁衣都想拥为己有。八√一 中文网W√wW.81zW.CoM

    她本就是一个有钱的公主,一个让宫里所有人都嫉妒的有钱的公主。

    两年前的时候,东京城中出售的最精美的琉璃就是出自赵婉之手。

    那时候琉璃还是无价之宝!

    赵祯坐在柔柔的柳枝旁,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最宠爱的女儿,不断地换穿着各种各样美丽的嫁衣从屏风后面羞答答的跑出来,让父亲看。

    赵婉自然是极为美丽的,五颜六色富丽堂皇的嫁衣更是将她美丽的容颜衬托的如同天女。

    “这件绛色的就很不错,颜色很正,和我儿非常相配,只是上面的金线和凤纹太多,我皇家天女还用不着用这些俗气的东西来点缀身份。

    我儿身体里流着这个世上最尊贵的血液,有他,足矣!”

    赵祯如同一个普通父亲在评判女儿的嫁衣。

    “崔织女说没了金线和凤纹衣裳就没了喜气,还说女儿的衣衫其实不是穿给自己看的,而是给天下臣民们看的,公主的仪驾要符合国制。”

    赵祯晒然一笑:“国制是朕拟定的,朕说可以自然百无禁忌。

    只要我儿满意,违制又如何?”

    赵婉愣了一下,父亲向来遵守典章制度,即便是夜晚感到饥饿也不会轻易地进食,今天到底怎么了?

    母亲照例是一个背景一般的存在,皇家的教育就是这样,如果赵祯和别的皇帝一样子女众多,赵婉或许会跟自己的母亲比较亲近。

    只可惜,赵祯的儿子们全部夭折,没有机会让他表现慈父或者严父的任何一面,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他只有将自己对子女的怜爱,全部倾注在赵婉这个早就确定而且毫无争议的女儿身上。

    当赵祯将一串明珠挂在女儿脖子上的时候,这一过分殷勤的动作终于引起赵婉的怀疑。

    她仔细辨认之后,终于从父亲眼底看到了一丝难以遏制的痛苦。

    “父皇何故悲伤?”

    赵祯强笑道:“无他,一些琐事而已。”

    赵婉拉着父亲的手瞅着早就无声无息到来的王渐道:“本宫尝闻,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却不知王大伴是如何为君父分忧的?”

    王渐面无表情的立刻跪下来,却一言不。

    赵祯强笑道:“我儿错怪王渐这个奴才了,这世上人心太贪,太恶,太险,我儿日后入主哈密清香国,当记得不可过于仁慈。

    在万里之外,父皇的威能也护不了你。”

    赵婉见父亲不说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悲伤,也不再换嫁衣了,命水珠儿取过围棋,父女二人笑吟吟的开始手谈,赵婉很想通过一局棋,让父亲明白,自己并非柔弱无用的人,而是堂堂的大宋长公主!

    宏伟的皇宫矗立在夕阳下,显得高大而庄严,如果不是后花园外面的重庆门有一道黑烟冒起,这座皇城就会显得更加的肃穆。

    身为殿前司侍卫大臣,包拯忧心忡忡的瞅着那道黑烟已经足足有半个时辰了。

    皇宫是一个设施齐全的宫城,如果需要,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根本就不必出这座宫城。

    重庆门附近有一座焚化场,但凡是无用的东西或者一些涉及隐秘的东西一般都会被太监们抬到这里来焚化。

    没用的东西自然也包括一些尸体一类的东西,因此,焚化场还有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名字,叫做化人场!

    焚烧尸体的味道自然和焚烧别的东西的味道是不一样的,在这个晴朗无风的日子里,即便大庆殿距离重庆门足足有三里之地,皮肉烧焦的味道依旧隐约可闻。

    焚烧尸体这种事情,在官家登基之后已经很少了,今天却突然间爆了。

    焚化场的黑烟从下午到黄昏都没有熄灭过,日落时分,黑烟显得越来越粗壮。

    大庆殿里的宦官们面无表情的开始掌灯,廊殿里的包拯从他们的脸上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只有晚上突然改变的风向,将黑烟吹得微微向南,化人场传来的焦臭味道,让人几欲呕吐。

    外臣不管内宫事,他提起笔,在一张纸上写道——丙寅日,化人场黑烟滚滚经日不息,不知几人身死,几人魂归离恨天……

    “看尽三十三宫阙,最高不过离恨天。数遍四百四病难,最苦不过长牵念。”

    远行并非是灾难,灾难是远行而不知道归期!

    欧阳修呆坐在书斋里,泪眼朦胧的瞅着眼前的苏轼,两人凝噎无语。

    “子瞻可还有未了之事?”

    欧阳修长叹一声,抹去眼角的泪水问道。

    呆滞的苏轼这才从悲伤中清醒过来,连忙拉着先生的手道:“这是真的吗?”

    “铁心源狼子野心,一心想要重建于阗国,他用重金打动陛下,给他派遣了一支文官队伍,这其中就有你我师生二人。

    此去万里迢迢,生死难料,唉,子瞻啊,都是为师害了你。”

    苏轼摇头道:“先生有所不知,那铁心源不知何故对弟子极为倾心,在先生告诉我这道旨意之前,他已经连续两次邀请弟子走一遭西域了。

    先生被弟子牵累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欧阳修苦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是我们师徒人家都看中了,想要弄去西域为他牧民。”

    苏轼历来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乐观性子,皇帝的旨意已经颁,没有更改的可能,因此他只是悲伤了一会就认命了。

    “先生,弟子观那铁蛤蟆行事诡异,处处出人预料,说不定他在西域已经开创出来了一个大好的局面……”

    “谈何容易,那于阗国早就灭亡了,在经历了胡人王的数年追杀,如今能苟活下来千人,老夫就算他有本事,更何况铁心源此人,在西域夺取了西域马贼王一片云的基业,他以马贼起家,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度,子瞻不可过于乐观。”

    “马贼们贯会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四处打劫,四处征伐仔细想来,也别有一番风情!

    哎呀,先生,您揍我做什么,您的戒尺应该落在那个铁蛤蟆的脑袋上才是,他才是罪魁祸!”

    “你这不知死活的混账,你我师徒如今陷入困境,能不能活着回来都难说,你竟然已经开始羡慕马贼们害民之举,不揍你,你也会成为一个马贼。”

    苏轼疵牙咧嘴的揉揉自己的脑门道:“先生尽量往好处想,那个铁蛤蟆如果想要我们师徒的命,在东京估计就能做到,没必要费尽心机的走通陛下的门路,派我们去西域做什么官。

    弟子估计,他是真的手里没人了,才会出此下策,学生知道他的害人手段,真是神鬼莫测。”

    欧阳修想了一下道:“同去的不仅仅是你我师徒,还有十四位已经完成观政太学生,二十名县衙六部小吏。

    老夫还听说,原本陛下选定的人选是十四位从县令职位退下来等待重新任职的牧民官,被平章事庞籍一口回绝之后,才变成一十四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太学生。

    听说这一次官家也算是下了血本,已经颁下旨意,告知这十四名寒门太学生,一旦从西域归来,官职就会连升三级,实职入本官,也就是说,他们只要从西域归来,即刻就是一位中县县令。

    至于那二十名胥吏。全是贪墨龌龊之辈,本该秋后问斩,官家许他们从西域归来之后前罪不问。”

    苏轼嘿嘿笑道:“既然官家下了重注,我们师徒不论,那些吃苦之后就能回来入官的太学生,自然会按时归来,至于那些胥吏,官家恐怕没安什么好心。”

    欧阳修皱眉道:“听说罪官远窜哈密清香国的决议正在形成。

    陛下这是要将所有罪官全部流放到哈密啊,如此一来,哈密之地恐怕……”

    苏轼大笑道:“看来这就是官家的手段了,我们这一批人先去在西域打好一个国家的架子,然后再派去一群罪官与铁蛤蟆收服的马贼为伍。

    官家高瞻远瞩啊,罪官与马贼倒是相得益彰!”

    欧阳修苦笑一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去了西域,一心打理好西域也就是了,将来即便是被人败家,也能多败一阵子,毕竟,哈密清香国的存在,对我大宋是有利的。”

    苏轼大笑道:“除过路途凶险之外,我们去西域也并非一无是处。

    弟子这就去找铁蛤蟆索要自己的俸禄,远行在即,没有银钱如何能安慰那些美人之心?

    哎呀,您又打我,哈哈,弟子告辞……”

    铁心源正狼吞虎咽的吃着一大锅面条,面条很多,他必须把这一锅面条全部吃完,才能离开。

    痛苦的塞下去最后一碗之后,铁心源抚摸着鼓胀的肚皮,现自己没事干来找杨怀玉老婆苏眉完全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这婆娘掌管七哥汤饼店这么些年,手艺没有丝毫的增长,甚至还有退化的危险。(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