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二章快要发疯的赵祯
    第十二章快要疯的赵祯

    再长的棋局也有结束的时候,更何况赵婉和赵祯两人的棋艺都不算高。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 1√z√W★.くC o M

    到了最后,他们已经不再理睬棋子的死活了,只是随意的往空格里放棋子。

    当所有的棋子都被放在了棋盘上,那上面再也没有丝毫的空隙。

    赵祯探出手再一次抚摸了一下女儿的秀笑道:“天色已经很晚了,我儿好好安寝,来日出嫁的时候一定是我大宋历代最美丽的公主!”

    明明非常温馨的场面,赵婉却再也忍不住眼中的眼泪,伏在地上抱着赵祯的小腿嚎啕大哭!

    赵祯抬起手想要再抚摸一把女儿的头安慰她一下,手落到一半的时候,却改变了方向,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棋盘上,呯的一声响,黑白棋子四处飞溅。

    喘息了良久的赵祯才怒吼一声道:“气死朕了!”

    抬起头的时候,两颗眼珠子已经变得如同火炭一般通红,女儿的怜惜终于将他心头压抑的怒火完全迸了出来。

    四处伺候的宫娥宦官全部跪倒在地瑟瑟抖。

    赵婉起身用手摩挲父亲的胸膛帮他顺气,一时间,殿里的安静的落针可闻,只有赵祯粗重的呼吸声在大殿中回荡。

    “漪澜殿上下一体斩决!”

    “惠风阁上下一体斩决!”

    “内府使柯惠以下十三使者全体斩决!”

    “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司,梁詹,何可达,殿前司分领禁军都督石梁璨配岭南……不,配哈密,遇赦不赦死也不得还乡!”

    赵祯因为愤怒而产生变音的怒吼在殿中突然响起,趴在地上的王渐颤抖的身体终于平静了下来。

    皇帝的怒火没有出来的时候才是最恐怖的,天知道他的雷霆之怒会降临在谁的身上。

    如今好办了,皇帝已经给出了确定的名单,也就是说这是皇帝最终的决定,只要办完这几件事情,皇宫依旧会回到昔日的安静祥和。

    至于皇帝要斩杀的人,在王渐看来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柳妃住在漪澜殿,她那里的宫人都是从乳山带回来的,在柳妃秽乱宫廷这件事上,不可能不知道。

    至于住在惠凤阁里的张嫔,王嫔,平日里本就和内府使柯惠走的很近。

    那三个未曾阉割的宦官,应该就是走通了柯惠的路子才进宫的。

    同样的,梁詹,何可达,石梁璨这三人守卫皇宫有责,平日里总说什么皇宫禁地飞鸟难度,蚊蝇不进,现在突然多了三个未曾阉割的男人住进了皇宫,他们罪责难逃,远窜边地并无不妥,只是哈密之地似乎不是大宋的地界。

    不过,这不是重点。

    王渐非常的欣慰,皇帝即便是在暴怒之中,也展现了自己仁慈的一面,仅仅将风暴控制在漪澜殿,惠凤阁这两个地方,并没有扩大追索的范围,这非常的难得。

    从地上捡起皇帝丢下来的调兵令牌,王渐应诺一声就腾身窜出了公主的住处。

    他已经决定,一旦自己处理完这些事情,就立刻将自己属下的宦官齐齐的过目一遍,嗯!宫女,婆子也过一遍,再也不能出这样让皇帝贻羞万年的事情了。

    布了命令的赵祯一屁股坐在软榻上,赵婉搀扶着自己的父亲缓缓的躺倒,盖上毯子之后小声道:“父皇要不要女儿去把母后请过来?”

    赵祯握住女儿的手虚弱的道:“她很忙,不要叫她,父皇只是一时失态,躺一会就好了……”

    赵婉反手握住父亲的手,示意水珠儿在房间里点上安神香,她就坐在软塌边上的脚凳上,守着似睡非睡的父亲。

    初春的夜晚依旧寒冷,包拯就坐在窗户边上,抬头看着重庆门上的那道浓烟,浓烟弥漫开来,几乎遮挡住了皎洁的月光。

    廊殿外面有甲兵走动的响声,包拯吃了一惊,连忙起身推开大门,只见三队金甲武士全副武装的离开了大庆殿,而负责宫门的侍卫正在缓缓地打开宫门。

    包拯怒喝一声道:“站住!是谁如此大胆,赶在落禁之后打开宫门?”

    金甲武士散开,露出披着披风的王渐。

    王渐阴测测的道:“龙图还是不要阻拦的好,咱家手里有官家的金牌,百无禁忌!”

    包拯就着火光仔细的检查了金牌三遍,还对比了图样和暗记,这才把金牌还给了王渐,低声道:“到底何事?后宫中烟火不绝,焦臭难闻,怨气冲天,这有失皇家祥和安静的体貌。”

    王渐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道:“顾不得了,夜风寒凉,龙图还是回廊殿观书理政为好,此事莫要沾染。“

    包拯皱眉道:“皇家无私事!”

    王渐小声道:“龙图,别看咱家平日里和你不睦,这一次绝对是对你好,你还是听咱家的吧,回廊殿观书理政为上策。”

    包拯拱拱手道:“老夫身在皇宫,消息闭塞,还望大伴告知宫中到底生了何事?”

    王渐将包拯拉到一边小声道:“赵王夭折了,柳妃自尽了……皇后娘娘已经杖毙了六十几个人。

    现在皇后娘娘威完毕,轮到陛下了,陛下怒不可遏,不论谁阻拦,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前面的事情,宫外有门路的人家应该已经知道了,包夫人应该也知道了,唯有您在大庆殿值夜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包拯何等人也,王渐遮遮掩掩的把话说了一半,他就对今天生的事情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

    叹了口气,朝王渐拱拱手算是感谢他告知之恩,而后就回到了廊殿,关好门窗,吹熄了蜡烛,和衣躺在床上,一双泛着悲哀之色的眼睛,在黑夜中泛着泪花。

    铁心源再一次来到了自家的老宅子,这一次他是从大门里进来的,城头的侍卫看见铁心源进来了,却没有声张,赵婉说过,侍卫们这几日会对这座房子里生的事情装作没看见。

    这是王渐亲自传达的皇帝命令。

    铁心源熟门熟路的摸黑找到了蜡烛,点燃之后,橘黄色的光线就铺满了屋子。

    端着烛台走进了母亲昔日住过的房间,这里依旧整洁如昔,针线篮子里还有一条只做了一半的腰带,腰带上那条淡蓝色的狐狸图案只完成了一个脑袋,不过,自家铁狐狸的模样就已经活灵活现的展现出来了,张着嘴笑的狐狸除了铁狐狸没有别的狐狸可以做到。

    探手在桌子上摸了一下,然后看看手指,这里真的是纤尘不染。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铁心源就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明月,每次只要躺在这张床上,他总是会想起在以前在这间屋子里生的所有事情。

    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来到这里了。

    离开东京城之后,就不能再想它了,否则,这座繁华的城市会让自己变得软弱。

    人,终究还是需要有一点精神的,哪怕是做坏人也需要这股子一往无前的精神,要不然啊,连坏人都做不好。

    好人坏人这没法子来界定,我们总是习惯性的用自己的得失来评判一个人的好坏。

    对我有好处的,或者说能给我带来好处的人就是好人,反之则是坏人。

    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蜡烛流泪是一种很好地体验,铁心源想到了春雨,春雨就如约而至。

    淅淅沥沥的打湿了屋外的青石板。

    敲门声在这个有雨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铁心源慢慢起身,来到院子外面打开门邀请外面的雨人进来。

    “刚才想事情想的出神,没有烧热水,怠慢大伴了。”

    进门的自然是王渐,他在执行完皇帝的命令回宫的时候,看见铁家院子里有灯火,就敲门进来了。

    “你这些年干的最让咱家满意的事情就是不计代价的要娶走长公主!”

    王渐自己点着了火盆,用扇子扇着青烟,淡淡的道。

    “婉儿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人之一,我如何会放弃?

    请您帮我跟陛下说说,早点让我娶走婉婉,我也好多生几个孩子,如果让我和婉婉偷情才能生孩子的话,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

    铁心源将干净的铜壶里装满了井水,放在已经燃起火苗的火盆上。

    “这是自然,跑一万里地来偷情,能有孩子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小子,待公主好些,如果再把公主所托非人,官家可能真的要疯了。

    一个疯的帝王有多么的可怕,你应该是晓得的。”

    铁心源奇怪的看了一眼王渐,犹豫一下道:“我记得亲情这东西在皇家很少见。”

    “今时不同往日,官家屡遭打击,心性变化很大,知道我为什么在半夜还能在外面溜达吗?”

    王渐今天的话很多,以前在铁家过除夕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的话。

    “怎么?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以至于让你良心不安?”

    “无他,往囚车里装了三位国朝大将,还顺便斩下来二十三颗人头,身上的血腥味都没有散尽。”

    “和重庆门边上烧人的黑烟有关吗?”

    “不,这和陛下的子嗣有关,赵王夭折了,柳妃死了,宫里死掉了很多人。”

    “要是你想换一个欢快些的地方,我建议你跟我去哈密,只要你愿意,我家的事情全归你管。”

    “不去!再难受也不去,我走了,官家就更加的可怜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