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七章杨怀玉的礼物
    第十七章杨怀玉的礼物

    弄明白了,这匹马不是战马,而是专门给妇人孩子在花园里骑乘的游马。八一中文√网W★w★Wく. 8★1 z W .CoM

    骑着它漫步在草坪上,花丛间,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把它和枣红马放在一起,问题就大了。

    枣红马当马王当得时间长了,最见不得这种没用处的马,一般情况下,这种会拖累大队的马会被驱赶出马群的。

    所以,正在吃食的枣红马二话不说,后蹄子抬起来,一蹄子就踢在这匹漂亮的游马脖子上。

    游马哀鸣一声轰然倒地,慌得那个卖马人拼命用身体护住倒地的游马,生怕枣红马再来一蹄子。

    如果枣红马的身体完全复原的话,这一蹄子就会把游马的脖子生生踢断。

    枣红马对自己这一蹄子很不满意,嘴里咀嚼着食物,转过头冲着游马打了一个响鼻,游马就像是触电一般从地上翻起来,拖着卖马人就向外狂奔。

    铁心源瞅着苏轼问道:“这匹马人家要多少钱?”

    苏轼面红耳赤,支吾良久才道:“百万钱!”

    “一千贯?不算很多,卖马的人还算厚道,留着给家眷们游玩的时候骑乘还是不错的。”

    铁心源继续帮枣红马挠下巴安慰它,这家伙才是真正的宝贝,不敢怠慢了。

    胡老三嘿嘿笑道:“刚才那匹马已经是一匹十岁口以上的老马了,当游马也用不了两年。没听说过这种杂种马能活过十五岁的。

    小的以前养过这种马,两岁口可以驮孩子的游马,只要毛色漂亮一点的,卖一百贯没问题,没想到这东西来到大宋之后会身价百倍。

    老爷,这门生意咱们可以做啊,只要给小的一小片草场,挑选合适的马匹,只要两三代,就能培育出来。”

    “我们的马匹还没有多到那个地步,先养好战马才是根本。

    哈密不像中原那样缺少战马。我们地处西北要津,不论是大食马,还是大宛马,亦或是蒙古马,契丹马,青塘马得来都不是很难。

    如果你能培育出一种全新的,最适合我们作战的军马,胡老三,你的前途将会非常的远大。”

    说完胡老三,铁心源又转头看着苏轼笑道:“外表美好的东西不一定都是美的。

    你天性烂漫,喜好美丽的东西,从内心里就摈弃那些肮脏的东西。

    这是一种好的品质,只是,你需要有一颗能现真正的美的一颗心,透过表象看本质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不是努力就能做到的。

    如果你能做到,你这一生必将会少遭受很多磨难。”

    苏轼对铁心源现在表现出来的高高在上的做派很是不习惯。

    不久之前,铁心源对自己还是和颜悦色的,哪怕是他勒着自己的脖子威胁,苏轼也没有感觉到铁心源比自己高明多少,可是,今天这一番话,让他觉得铁心源就是一个王者,而自己只是一个没有多少见识的野小子。

    这让他那颗不羁的心开始烦躁起来,不耐烦的挥挥手道:“给我准备一匹好马!”

    说完之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庄园,铁心源给他的压力非常的大,让他有些无所适从,本能的选择了逃避。

    铁心源知道苏轼这时候的想法,刚才那副模样他是故意做出来的。

    很久以来他都没有一个王者的自觉。

    主要是身边的人不是亲人,就是肝胆相照的朋友,摆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给谁看啊。

    清香谷草创,因陋就简,这时候需要所有人齐心合力从最基础的地方做起,如果这个时候伙伴中出现了一个王,而不是一个和蔼的族长,就没有人愿意倾尽全力的工作,为族群工作和为王工作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现在不一样了,清香谷已经变成了清香国,家庭作坊式的管理模式就已经行不通了。

    人一多,法律的意义就完全彻底的显露了出来。

    有了法律就必须有执行法律的人,有了执行法律的人,就必须有为这些人提供保障的国家机器,一旦国家机器出现了,没有一个王是非常不合适的。

    孟元直是最早感受到铁心源由族长向王转变的第一个人,然后就是阿大,和阿二,再下来就是铁一他们。

    这群人都是聪明人,他们在第一时间里就摆正了自己的态度,不论是孟元直不止一次的效忠,还是阿大他们一次次的用谏言的方式和铁心源谈话,都是这种形式的具体表现。

    铁心源相信,这种感觉会马上蔓延的,直到李巧这群兄弟们也开始认为铁心源已经是王,不再是自己兄弟的时候,清香谷最基本的王权就算是建立起来了。

    兄弟情意中可以诞生王权,却没有办法和王权伴生,这完全是南辕北辙的两种事情。

    铁心源从不相信共富贵这个说法。

    穷人可以抱团取暖,是因为资源有限,谁离开谁都会被冻死。

    富人抱团取暖那就是笑话了,富人天生就该独自一人享受更多的资源,而不是分享。

    他们天生就该是孤独的,唯有如此抱团取暖的穷人才能和它们对抗,才能和他们永远都保持一个合适的恰当的关系。

    如果富人过于贪婪,让穷人连抱团取暖的功夫都没有了,穷人们就只好仗着自己人多,推翻这个不合理的世界,重新塑造一个他们认为相对公平的环境。泱泱中华,几千年来的王朝更替就是这么过来的。

    因此,铁心源如今更多的是和枣红马待在一起,而不是和自己那些新收的部下们在一起。

    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心腹手下有这么一群人已经足够了,再多,那就是大锅饭了,清香国以后的资源不够这么多的心腹瓜分的。

    中午的时候,杨怀玉来了,他身边还有一个面如重枣,身形雄伟的汉子。

    这人应该不是狄青,早就听说狄青此人以面目俊秀出名,虽然身高非常的合适,面容不像,而且,此人的额头没有金印。

    铁心源没有出迎,就站在窗前笑吟吟的看着杨怀玉龙行虎步的走过来。

    两人隔着花窗相互打量了很久之后,铁心源才笑道;“终于成了大将军!”

    “你也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我早就说过,只有王,才是适合你的位置。”

    “哈密清香国太小,还容不下我的雄心……”铁心源随着杨怀玉的话语打趣。

    杨怀玉却认真的道:“此言有理!”

    见铁心源的目光落在那个大汉的身上,连忙介绍道:“虎威将军甄铁城!”

    铁心源的眉毛挑了一下道:“孤军守泥咕寨的铁门闩?被官家御赐铁城的门闩将军?”

    大汉傲然道:“没想到贱名居然远播万里之外,实在是让某家吃惊。”

    铁心源笑道:“我本是东京人氏,知道此事自然不难,既然门闩将军都来了,没有酒可就说不过去了。”

    清香谷武士立刻送上来三只小小的坛子递给了铁心源和杨怀玉,以及甄铁城。

    “将军百战功成,某家这里只有薄酒一杯,敬两位将军。”

    铁心源说完话就拍开酒坛子大口喝了起来,一时间酒香四溢。

    杨怀玉皱皱眉头,不解的看看铁心源,还是端起酒坛子跟着痛饮了起来。

    甄铁城早就闻到了美酒的味道,见杨怀玉开始喝,他也仰头狂饮起来,一边喝一边大叫好酒!

    一坛子酒喝完,甄铁城就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整个人痛苦的如同一只被油煎的大虾。

    “你怎么给他喝酒头子?”杨怀玉搬起甄铁城瞅了一眼就把他放在地上那个埋怨道。

    铁心源慢慢的喝着自己坛子里的酒道:“我有话对你说,来了一个外人还怎么谈话?

    他酒量不好怨得谁来?”

    杨怀玉苦笑道:“酒量好的也没法子喝下去一坛子酒头子。按照你说的话,那东西快要成酒精了。”

    铁心源瞅瞅无意识呕吐出一滩清水的甄铁城淡淡的道:“看样子死不了。睡一觉就好了。

    你老婆说你们打算派人进哈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说说。”

    杨怀玉单手按在窗棂上,两腿一跨就进了屋子,先是四面瞅瞅,找到了一碟子糕点抱在怀里,美美的吃了一块之后才道:“这个主意其实是我的。”

    “你想干嘛?夺权篡位?还夺我的权利篡我的位子。”

    杨怀玉笑道:“外人自然是这样想的,只有我知道这样干没有半点成功的可能。派去的人只会被你当成苦力来用,因此,就帮你多找了一些,反正你在哈密孤立无援的身边多些宋人在总是好的。”

    铁心源点点头道:“三五千人丢进哈密确实连涟漪都泛不起来,如果这些人去了哈密之后达不到你说的目的,你将如何自处?”

    杨怀玉喝了一口自己坛子里的酒道:“关我屁事,一群兵痞,回到东京就是被人家收拾的货,我帮他们找一个能财能保命的地方,他们还有什么好埋怨的。

    对了,他们跟着你应该能财吧?“

    铁心源点点头道:“财是一定的,至于能不能保住性命这个我不保证!”(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