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九章泽玛的小心思
    第十九章泽玛的小心思

    只要目标一致,利益交换废不了什么事,铁心源和杨怀玉三言两语就完成了交易。√八一中文√网W√w W√.★8 1zW.CoM

    或许说杨怀玉是代表将门们完成了这笔交易。

    狄青只是一个新兴的将门,根基不稳,还是文官们集中火力轰击的靶子,和他有过多的牵连,会对杨家不利。

    因此,杨怀玉很自然地就把能牺牲的和不能牺牲的人分列开来,给铁心源讲的清清楚楚。

    从来就没有什么集体受益的事情,所有人都收获好处,而不付出代价这种事情或许在天国里有,人世间是没有的。

    金钱游戏其实就是一个博弈游戏,有人赚钱,就一定会有人亏钱。

    在后世炒过股票的铁心源知道的再清楚不过了。

    大宋不要的人渣,来到哈密就是宝贝,不论这些人是不是好人,至少先让哈密开始有人烟再说。

    普通百姓的承受力太弱,只有那些坏蛋,尤其是那种坏的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家伙,才能在最极端的气候条件下爆出恐怖的生命力,然后如同蟑螂一般在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活的生猛无比。

    铁心源从未奢望在哈密建立一个正常国家,在四面都是敌人的世界里,正常国家只会成为人家口中的美食。

    只有非正常国家才能在哈密这个地方正确的生存下来。

    牛心亭这种怪胎就是这样生存下来的,利益的纠葛早就让那些敌人忘记了这里到底住着一群什么样的人。

    铁心源这顿酒喝的有些放肆,多少天以来,他的心神一直很紧张,今天遇到杨怀玉多少有些放纵的意思,四五坛子酒下肚,结结实实的醉倒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鼻端有一股子清香木的的气息,这让他感觉非常的舒服,只是感觉身体软软的用不上力气,同时肌肤边上似乎还有一个更加软的东西。

    探出手随意的捏一下,那东西的形状和手感自然是非常好的,还非常的熟悉,想通这一点之后,他就触电般的缩回手,继续装睡。

    用清香木香味做装饰的人只有泽玛!

    尉迟灼灼不喜欢清香木,她觉得那种味道和她不相配,她更喜欢中原的栀子花香。

    泽玛怎么会在自己的床上?还似乎没有穿衣服!

    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准备偷偷地观察的情况。

    只见泽玛那张俏脸就贴在自己的脸旁,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瞅着自己。

    铁心源赶紧闭上眼睛准备继续装睡。

    就听泽玛在自己耳边喘着热气吃吃笑道:“闭着眼睛都能让开我的绊臂,越过我的胸围子,准确的摸到我的胸脯上,这样的本事,是天生的,还是后天修炼成的?”

    铁心源觉得自己不能再装睡了,继续装下去的话,泽玛那只在自己胸口滑动的手就会一路向下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的圈套。

    铁心源自认没有那泽玛说的那种本事,那么,剩下来的事情就非常的明显了。

    一骨碌坐起来,铁心源无视了泽玛敞开的胸围子,努力的把视线从她的胸口大片的白腻上移开问道:“你怎么过来了,莫非朝廷那边已经有正式的文书下来了?”

    泽玛暗暗叹口气,收拾一下自己的衣衫,坐正身子道:“五日后公主离开皇宫,入住公主府!”

    铁心源皱眉道:“八日之后我们就需要离开东京?”

    泽玛道:“确实如此,没有皇朝嫁公主的仪式,没有陪嫁,没有送亲使者。

    公主的一应仪仗从西京库藏中支取。三个月之后,有一场婚礼在公主府举行,于阗王尉迟文将长居公主府!”

    铁心源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需要的大量物资从哪里获取呢?”

    “西京库藏!”

    “如何避开青塘人贪婪的目光呢?”

    “八万担粮食!”

    “如何操作?”

    “秦州交付八万担粮食,我们从兰州出行。”

    铁心源稍微计算一下,就抬头看着泽玛道:“十六天的时间差,我们似乎走不出青塘地界。”

    “使节团得到大宋密谍司的支持,他们会在路上绞杀青塘信使。”

    铁心源摇摇头道:“绞杀使者这种行为不妥当,这会让我们彻底的和青塘人翻脸。

    角厮罗死了,还有瞎毡,以及青谊结鬼章这些人,我们不能因为大宋希望我们和青塘结仇,就肆意的破坏我们原本不错的关系。

    准备第二份礼物,献给瞎毡,单独给他,就当是我们穿越青唐城,和海晏,刚察的买路钱,必须让他知道,我们从头到尾都只支持他。”

    泽玛苦着脸道:“我们携带的物资太多了,不论瞎毡愿意不愿意,他的族人都会希望他能把这些物资留下来。

    仅仅是说服,恐怕不管用。“

    铁心源笑道:“那就放开手脚交易,让那些青塘人知晓一件事,我们是一支庞大的商队,而不是一支运输队。

    青塘马不错,青塘的铠甲也不错,青塘的青盐更是我们急需的东西,兽皮,牛皮,羊皮,绳索,草药,毛毡,帐篷,这些物资我们也要用,尤其是到了秋天,这些物资的需用量就更大了。”

    “如此一来我们的损失就很大,和青塘人做生意远远比不上和西域人做生意,他们的战马会更加矫健,他们的兽皮会更加完美,牛皮,羊皮也是如此……“

    铁心源制止了泽玛继续说下去的冲动笑道:“形势比人强,现在吃亏将来不一定会吃亏,交好青塘人,也不错,你可能不知道,大宋下一个征伐目标就是青塘。

    这一回他们准备的非常充分,一旦韩琦整军完毕,大宋的西军回归位置之后,西征就会开始,这一次,我认为河湟之地一定会落入大宋之手。

    喀喇汗国正在和回鹘国在彰八里(乌鲁木齐)进行决战,不论谁输谁赢,回鹘国的子民越过天山来我哈密避难已经成了事实。

    大宋和青塘决战之后,青塘人为了逃离战火,也会四处寻找避难所。

    这时候,谁给青塘人留下的印象最好,谁就能收获更多的青塘武士。

    人,才是我们问鼎天下的资本,至于物资,只要大宋和青塘开始战斗了,我们将会有源源不断的补充。

    眼前的一点小利该放弃的时候一定要放弃。”

    泽玛郑重的点头道:“我会把这个交易的消息传遍青塘的,到时候所有的头人和牧人都来和我们做生意的话,瞎毡也没有法子阻拦我们西进。”

    泽玛见铁心源安排完事情之后就不再说话了,心中再次叹口气,给铁心源披上衣衫,就要起身离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铁心源轻声道:“泽玛,你在害怕什么?”

    泽玛的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转过身看着铁心源涩声道:“您已经有了一百万子民了,我的王。”

    铁心源笑道:“那又如何?”

    “我是一个女人……”

    “那又如何?”

    “在东京,那些官人们在笑话我,认为一个女子出任使节,有失我王颜面。”

    “那又如何?我的颜面需要他们给吗?”

    “我只有身体……”

    “我看见了,****很茁壮,腰肢很纤细,臀部浑圆,眉目精致,很美的一个女人,天生就是当使节的材料。”

    “您不会更换我?”

    “直到现在,你有失职的地方吗?”

    泽玛回想了一阵,坚决的摇摇头。

    铁心源笑道:“这就是了,既然你把你的工作做得很好,我更换你做什么?

    泽玛,如果有一天我需要更换你,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你不再胜任使者这个身份,而不是因为你是女人这个无聊的原因。

    你记住了吗?”

    泽玛流着眼泪笑道:“我记住了!”

    铁心源笑道:“那就去告诉青塘所有的头人和牧民,准备好和我们做一场大交易吧!”

    泽玛笑着离开了,可以看得出来她非常的高兴……

    铁心源不太高兴,他只所以缩在被子里,最大的原因就是不愿意让泽玛看见自己的丑态。

    一个年轻的男子,清晨是个什么状况,只要是男人都清楚,再加上被泽玛刺激一下,铁心源没有化身为饿狼,已经是他意志力无比的坚强了。

    泽玛,尉迟灼灼,尉迟雷他们提前来到大宋,自然也需要提前离开大宋为铁心源和赵婉铺路。

    铁心源没有去送她们的想法,也没有这个必要,现在时间紧迫……

    铁心源不相信皇帝会不见自己,只是王渐,包拯他们再也没有来过,没人知道皇帝到底是一个什么心思。

    为了让皇帝方便见到自己,铁心源就搬回了铁家的老宅子,一个人蹲在家里,谁都不见,连门都不出,就这样整整等待了三天。

    赵婉的銮驾已经离开了皇宫,正式住进了公主府,东京城里非常的热闹,马上就会更加的热闹。

    南征大军就要正式班师回朝了。

    如果赵祯今日还不来,铁心源就准备离开铁家小屋,离开东京,在中牟等待赵婉的到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铁心源在自家的灶台上做了一碗汤饼,准备吃掉之后,就继续干活,好好地审阅一下大宋皇朝给自己送来的那些所谓的人才。(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