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三章当机立断水珠儿
    第二十三章当机立断水珠儿

    张风骨躺在满是药材包的马车上,还在努力的回忆昨日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八一中文★网W√w W .★8★1 z W★.★CoM

    他只记得自己和伯父怄气,只不过怒吼了一声,我这样医术高明的大夫,到哪里还混不了一口饭吃。

    平素里对自己极好的伯父,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子火气,竟然说:“你朝大街上喊喊,看看哪家医馆敢要你。”

    当时话音未落,就有一个汉子站在二楼的窗户上问:“我家医馆正在请大夫,不知那位要来?”

    张风骨只记得自己说了一声:“我去!”

    然后就被那个汉子夹在腰里跳下二楼,然后就进了一辆马车……

    伯父的呼唤声张风骨听得清清楚楚,只是这时候心情很乱,马车里恰好有一壶酒……

    “我就是和伯父怄气,没打算离开啊!”

    终于想明白前因后果的张风骨一骨碌从药材包上爬起来,这时候,他才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列长长的车队正在绿树如茵的山道上慢慢穿行。

    看看两边的山峰,他竟然从未见过。

    顺着药材包溜下马车,疾走两步追上前面赶车的汉子问道:“兄台,这是何处?”

    赶车的人穿着褂子,脸上的金印看的刺眼,眯缝着眼睛冷冷的道:“秦岭!”

    “啊?我要回去!”

    赶车的汉子并不理会张风骨,继续赶着马车前行。

    张风骨呆立在路旁,他自然是知道秦岭的,只是从洛阳到秦岭,中间还隔着一个邙山呢。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喝醉酒之后睡了多长时间,如果按照路程来计算,自己至少睡了一天一夜。

    日头挂的高高的,眼看已经到了晌午时分,车队忽然停了下来,马夫们忙着把牲口从马车上解下来,就着溪水饮马,有的已经开始埋锅造饭了。

    放眼望去,眼前都是清一色的厢兵,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毛色杂乱的胡人,他甚至看到一个宫装小丫鬟从溪水的上游装了一瓶子水,放在肩上婷婷袅袅的向车队中间最华丽的两辆马车走去。

    厢兵粗暴无礼,胡人一个个全副武装,看样子也不算是什么好人,只有这个宫装小丫鬟眉眼看起来极为悦目。

    张风骨咳嗽一声,大步向前唱了一个肥喏:“这位大姐,可知此间的主人在哪里,容小子拜见。”

    水珠儿疑惑的瞅瞅这个最多十七八岁的少年,疑惑的道:“我这几日怎么没在车队里见到你?”

    张风骨干笑踏前一步道:“在下是在洛阳城里稀里糊涂的就加入车队的,说实话,在下也不知晓到底生了什么事。”

    水珠儿不习惯有男子和自己靠的很近,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继续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张风骨笑道:“在下乃是洛阳回春堂的一名坐馆大夫,昨日……”

    不等张风骨把话说完,水珠儿就丢下水瓶冲着马车大叫道:“张嬷嬷。张嬷嬷,这里有一位坐馆大夫,您的足疾终于有人来瞧瞧了。”

    张风骨眼看着从马车上下来一位婆婆,冲着自己使劲的招手。

    有医患,张家祖传的家训不容他袖手旁观,只好极不情愿的上前,准备给那个婆婆瞧病。

    水珠儿提溜着水瓶飞快的给公主送过去,见公主和驸马正在安静的烹茶,就离开那辆马车,快快的来到张嬷嬷的身边。

    这些天可能是吃肉太多的缘故,张嬷嬷的脚上一口气长了四五个鸡眼,只要一走路,就痛的鬼叫连天的。

    张风骨现张嬷嬷脚上的鸡眼之后,连声叫唤晦气,想他堂堂的回风堂少主,第一次在外面给人看病,看的竟然是鸡眼,这种算不上病的病。

    在洛阳,随便在澡堂子里找一个修脚的师傅就能把脚底板打理的干干净净。

    “少年郎,老婆子今年已经五十岁了,没那么多的忌讳,可是你这样直勾勾的看一个老婆子的脚,未免不合适啊。”

    张嬷嬷乃是人精,如何会看不出这小子在愣,只是见这个小子憨乎乎的就想戏弄一下。

    “啊?”

    张风骨回过神来,看着已经快要伸到自己鼻子跟前的一只脚丫子,连连后退,摆手道:“没有大碍,您这已经不是鸡眼了,而是跖疣,用刀子剜掉就好,只要勤洗脚就无碍了。”

    张嬷嬷笑道:“那还不快点,这东西快把老婆子折磨死了。”

    张风骨暗叫一声晦气,走到刚才睡觉的药材车上,卸下来一个木箱子,从里面取出一柄细长的锥子一样的尖刀。

    身为医者,他早就看出来了,每一辆装药材的马车上,都恰好装着一整套医家的工具,只是,这里的刀具尤其的多,尤其的全,这可和自家的医馆差别很大。

    自家的医馆中,最多的医用东西是银针和夹板,刀具也有一些,像他手里的这种挑刀就有,刚才打开箱子的时候,他还现里面还有十余种其余样子的刀具。

    再闻闻药包里的药材,这里面的药材有七八成都和金疮有关。

    不过,他再看看那些厢兵也就明白这些马车上的药大部分都是为这些兵卒准备的,治疗外伤的刀具和草药多一些也就情有可原了。

    张嬷嬷脚上的鸡眼是跖疣,这东西可是会传染的,因此,他用柳枝水帮张嬷嬷净了脚之后,才用刀子剜她脚上那些死肉。

    小伙子下手非常的利落,转瞬间张嬷嬷的脚上就多了五个深坑,死肉被剜掉了,深坑里面却不流一滴血。

    “每天用柳枝水洗脚,记住了只能洗这一只脚,另一只脚不要用同一个盆子。

    这东西会乱传的。“

    张嬷嬷还没有答应,一旁的水珠儿却惊叫起来,这些天她和张嬷嬷情同祖孙,都是用一个盆子洗脚的。

    张嬷嬷担忧的瞅瞅水珠儿道:“乖孩子,赶紧脱掉鞋袜,让这位小先生也看看你的脚。”

    水珠儿很担心自己的脚底板上也长这些东西,又有些害羞,不肯在张风骨面前脱掉鞋袜,如果,张风骨是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水珠儿就不害羞了。

    张风骨别看年纪小,对于医术一道却极有见地,乃是洛阳城里大名鼎鼎的少年神医。

    他一向自视甚高,这次只是不满意伯父定要自己去攀附官家的小姐,这才和向来疼爱自己的伯父起了纷争。

    见水珠儿有些讳疾讳医,不由得脸色一沉道:“这位大姐,若是妇科病我张风骨自然不宜动手,自有助手医妇帮你验看,只是小小的跖疣而已,在下在洛阳城看过无数,只需一眼就能辩出症状,还扯不到闺阁风评上来。”

    水珠儿的脸越的红了,在张嬷嬷的再三催促下,这才扭扭捏捏的脱掉鞋袜,将一双玉足展现在张风骨的面前。

    瞅了一眼水珠儿的玉足,张风骨不由得在心中赞叹一下,这双脚比张嬷嬷的那双老脚丫子好看的太多了,不但白皙,透过那层几乎透明的皮肤,能看到皮肤下那一条条青色的血管。

    不好上手,张风骨请张嬷嬷帮忙将水珠儿的脚丫子翻看了一遍,然后非常肯定的道:“没有沾染跖疣,以后只要不和老婆婆一个盆子洗脚,就没有问题。”

    水珠儿红着脸收回脚丫子,连忙用裙子下摆遮住,只觉得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

    张风骨又帮张嬷嬷把了脉,又看看水珠儿稍微有些泛红的眼珠子道:“您两位最近饮食不和,胃气,肝气燥热,肉食进的太多并非好事,饮食还是清淡些比较好。”

    张嬷嬷和水珠儿自然是连声感谢。

    给这两位看过病之后,张风骨想要那个宫装小娘子帮自己通禀一下主人,抬头才现那个小娘子已经连蹦带跳的跑的老远。

    不想和那个戏弄自己的老婆婆多说话,张风骨只好叹一口气,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坐下,等主人出现。

    上一次喝的酒,味道香醇至极,酒性也烈到了极点,张风骨见那些厢兵们一人掏出一个小小的酒葫芦,抿一口酒吃一口饭,非常的逍遥自在。

    只是自家的肚皮却饥身如雷,酒香飘过来的时候,腹中越的饥饿了。

    只是抱着自己名医的架子,才强忍着没有起身去向那些粗俗的厢兵们讨要吃食。

    闭上眼睛沉思,这样就能眼不见为净。

    鼻端忽然传来一阵奇香,睁开眼睛一看,只看见一个小鹿一般逃走的背影,面前却放着一个朱漆食盒,香味就是从食盒里飘散出来的。

    张风骨微微一笑,打开食盒,之见食盒里放着一只用荷叶包裹起来的烧鸡,还冒着热气,另外还有两样野蔬,碧绿的诱人口水。一大碗白饭,米粒晶莹剔透,这样的米,即便是在洛阳也很少见。

    作重要的是食盒里面还有一壶酒……

    铁心源和赵婉在小溪边的棚子里刚刚用完了午膳,趁着还有一点时间,准备沿着小溪漫步一会,就看见水珠儿快快的跑过来。

    气还没有喘匀就对赵婉道:“公主,公主,咱们队伍里还有一位大夫,年岁不大,医术看样子还不错,他好像要走,不跟我们去哈密了。”

    赵婉怒道:“已经进了车队,如何能轻易地放他走,传令下去,就算是绑也给本宫绑去哈密。”

    铁心源钦佩的朝赵婉拱拱手道:“今日方见夫人雌威,佩服,佩服!”

    赵婉轻笑道:“孟大哥骗来一个医生容易吗?要是被我们轻易放走了,岂不是有些对不住孟大哥。

    夫君手里可还有千里香,一日醉之类的东西,给那个大夫服下,一但出了我大宋地界,就由不得他了。”

    “公主,酒里面已经放过蒙汗药……”

    “啊?”

    铁心源和赵婉一起奇怪的瞅着用力揉搓衣角的水珠儿……(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