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八章蒙尘的明珠
    第二十八章蒙尘的明珠

    翻开史册,下马威这种故事层出不群,帝王用过,将相用过,富豪用过,百姓自然也用过。八一中文网WくwくWく.√8 1 zW.CoM

    它之所以会被广泛的应用,最大的原因就是有效。

    连老婆婆都对新媳妇用这一手,孟元直为何就不能把下马威用在这些骄兵悍将头上?

    他不但用了,还在大规模的利用。

    诺大的军营里面,每天都有军士的惨叫声从里面传出来,孟元直的原则很简单,不服者殴之,犯错者殴之,看不顺眼殴之……

    当年张飞就是因为喜欢殴打部下,最后被部下割走了脑袋,孟元直不认为这种事会生在他的头上。

    军营里的军士们大部分都是因为犯错才被送过来的,因此,大宋提刑官不止一次的来到这座长安城外面的军营,提供名单要求孟元直交人。

    孟元直的答复非常的简单,那就是查无此人!

    当提刑官准备闯进军营自己按图索骥的时候,孟元直翻脸了,一群清香谷武士将那些提刑官用棍子架起来丢出了军营大门!

    富弼阴沉着脸站在军营外面看到了这一幕之后,闷哼一声拂袖而去。

    一位旗牌官冷冷的警告孟元直,约束好自己的部下,如果这些人敢在京兆府胡来,他不惜动用大军围剿!

    军营外面杀气冲天,无数的捕快和提刑官守在外面,只要是从军营里出去的人,他们都会仔细的盘查一遍,大有飞鸟难度的意思。

    和跑出去被人家砍头想比,军营里遭受的那点折磨就什么都算不上了。

    更何况,孟元直揍人,只是用拳头,下手非常的有分寸,除非是穷凶极恶之辈,他一般不会下重手。

    他要的只是部下的臣服而已,因此,很多机灵的军卒,立刻就知道该何去何从,短短的五天时间里,孟元直的号令一旦下达,就已经没有人敢违抗了。

    和孟元直一样,冷平,王胄,贺元伍,裴平四位新近出炉的指挥使也开始烧自己上任后的三把火。

    他们烧的三把火和孟元直如出一辙,先是挑选出自己需要的军头,然后带着这群武力最强悍的军头们一起,去对付那些不听号令的顽固之徒。

    整座军营中最令人憎恶的不是孟元直,也不是冷平,王胄,贺元伍和裴平,而是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脸上总带着小孩子天真笑容的尉迟文。

    军卒们誓,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心狠手辣的少年,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卑鄙无耻的少年。

    他总能用一两句看似毫不关联的话,激起一场斗殴,然后再找来这些斗殴军卒的上司,指着这些斗殴的家伙质问他们的上司是如何管理部下的。

    大宋没有什么行军长史,这个官职只有汉唐这两个朝代才有,如果翻开史册就会现,行军长史这个官职在汉唐军中只是临时设置的职位,负有督军,监军,整军,乃至计划行军路线,为主帅出谋划策的职责。

    就因为这是一个得罪人的活计,行军长史往那个只是军中军法官兼任,战事消除之后,职位自然取消。

    否则,行军长史很容易被部下放暗箭。

    尉迟文这个行军长史自然也是如此,一旦军中形成制度之后,他必然在第一时间回到铁心源的身边,远离这些危险的军卒。

    对军营里的军卒来说,外面有饿狼,军中有暴熊,身边有狐狸,即便是再野性难驯的军卒,在这种情形下也只好低服小。

    只是怒火总在胸口翻滚,盘旋不去,只待有一日突然爆。

    但凡是好点的人都不会出关去西域,这在大宋是一个共识。

    在大宋人的想象中,西域这地方除了风沙之外,就是到处呼啸结群的马贼在乱跑。

    不过,事实上好像也是这样,西域的百姓在生产的时候是百姓,在闲暇的时候就是马贼。

    恶人在西域一般都会混的风生水起,如果是有点本事的恶人,更是活的愉快。

    铁心源对孟元直说过,没必要把这些官兵教育成军纪严明的正规军队。

    这样的军队进了西域之后是有坏处的,最大的坏处就是不可能适应当地的民风。

    只要能把这些人的血性保持住就是最大的胜利。

    京兆府整编不可能进行太长的时间,只有在最短的时间里用最粗暴的法子将整支军队捏在手里让他们服从就可以了。

    至于,忠诚这样的要求,需要到了哈密之后慢慢的培养,快出现的忠诚,铁心源也不敢要。

    京兆府已经待不下去了,文官们刚刚接收完物资,富弼就专门来到营地里,找到铁心源之后,希望他能快点带着人离开。

    长安城里的铁匠铺没日没夜的正在帮铁心源打造新式车轮,木匠铺子里也同样没日没夜的制造四轮马车的车厢。

    在车队没有准备好之前,铁心源哪里都不准备去。

    这一次铁心源是铁了心的要把偏厢车制造出来,今后自己的军队不可能走骑兵的老路。

    半火器化的军队,需要一支强大的后勤队伍。

    孟元直的军营又66续续的来了很多人,铁心源亲自去看过,这些人的不是罪人,精神头却不是很高。

    “伤心人别有怀抱啊!”

    孟元直长叹一声,指着那些木讷的坐在阴凉地里歇息的军卒对铁心源道。

    “也就是说这群人放马血战了一场,却什么都没有捞到?狄青不是出了名的爱兵如子吗?”

    孟元直苦笑道:“狄青已经出任陈州知府了。”

    “这么快?”

    “听这些军卒说狄青家的狗脑袋上长角了,还多次在夜间光,就有人上奏说,还是让狄青出任军州,以保全他的过往的荣耀和功绩。

    狄青听到流言之后,第二天就上表自请外出,官家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铁心源笑道:“狄青这一次很聪明啊,没有过多的留恋副枢密使的官职,当机立断的让人佩服。”

    “他家的狗头上长角了,还光这可是要变化成麒麟的!这样的祥瑞本就不是他一介臣子能拥有的。”

    铁心源大笑道:“老孟,如果以后你家的狗头上长角了,你要是感到惶恐,就把狗送到我家来,我打算看看一条狗是怎么从狗变成麒麟的。”

    “你不信?”

    “我连这句话的一个音都不信,现在的这些人做事越来越不讲究了。

    以前他们好歹还会给人安上一个恶名,比如对欧阳修就是这样,至少能找到一个愿意说谎话的外甥女。

    到了狄青这里,连狗变麒麟都出来了,要是我留在大宋当官,万一官当大了,莫须有的罪名他们一定会给我安上。

    实在是太无耻了。”(注,狗长角,夜光为史实)

    “莫须有?怎么可能,这样会被别人质疑的。”

    铁心源看看努力维护大宋颜面的孟元直,叹一口气,就进去看军营里的那些人了。

    孟元直自然是没法子体会岳飞听到这三个字时候的心情,所以铁心源自然不会多说。

    走了一圈子之后,铁心源现,军营里的人非常明显的分成了两部分。

    一部分走路都鼻孔朝天,凶神恶煞的让人不敢靠近,另外一批则有气无力的缩在阴暗处,如同一条条老狗一般在苟活岁月。

    说来奇怪,那些凶神恶煞的家伙们只会去招惹那些同样趾高气扬的家伙,对于那些忧郁的人好像采用了视而不见的做法。

    “这些不动弹的军卒,其实才是最好的军卒,你看看柳树下的那条汉子,身材高大,气度沉稳,即便是躺着,右手依旧成鹰爪状,食指,中指,拇指粗大异常,这是最优秀的跳荡兵才能有的特征。

    有这样三根手指,攀爬城墙如履平地。

    还有蹲在伙房边上啃馕饼的那个家伙,别看他身形瘦小,你看看他下蹲的样子,似沉非沉的,就像随时要弹起来似的。

    这样蹲着最为费力,却对保持腰力最有好处,你再看这家伙的小腿,多少有些罗圈,这是常年在马上的特征。

    因此,此人乃是最好的斥候人选,如果此人的武力再强一点的话,铁三百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些人在军中并无劣迹,只是军中无人替他们说话,这才让军中那些权贵子弟将功劳分走了,自己只能落得一个黯然返乡的结果。

    杨怀玉这次确实很帮忙,他把这群人全部塞给了我们,这是天大的情义。

    据我所知,很多将门和高官,专门从这些人里面挑选自己的家将。

    如今,这些人来到了我们军中,如果能够激他们的士气,这支军队的战力立刻就能增加一倍不止。”

    铁心源贪婪的瞅着孟元直指着的那群人,随口问道:“现在怎么样才能激他们的士气?”

    孟元直笑道:“当年铁狮子要什么,他们就想要什么,官职我们给的人家不一定稀罕,但是钱财嘛,只要是丘八没有不喜欢的。”

    铁心源笑道:“我们好像不缺钱,老孟,你觉得我们按照他们的军功,帮大宋皇帝赏赐了他们之后,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们?”

    孟元直摇头道:“想多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悍卒啊,没有过命的交情,只是用钱来打动他们,这很难。”(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