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九章令人心酸的讹诈
    第二十九章令人心酸的讹诈

    和悍卒一起上战场拼命这种事情铁心源干不来,他现在的身份也不容他这样做。八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 o M√

    军队是一个帝国的基础,不容忽视,哪怕是一点细微的问题最后都会造成帝国的大崩溃。

    赵祯矫枉过正也是可以理解的。

    大宋帝国的名臣勇将多如过江之鲫,弄一些去哈密对他损失不大,他浪费得起。

    大宋帝国抛弃的垃圾,在铁心源这里就成了无价之宝,铁心源告别了孟元直,随意的走进了军营。

    一个青衫少年进了军营,立刻就引起那些军卒的注意,不过,这种有资格穿青衫的士子,对于军卒来说,依旧是高不可及的存在。

    即便是他们每个人都受到文官的压迫,对于铁心源这样的士子,也只能看一眼之后就转过头去。

    敢怒不敢言!

    烈日下晃悠的久了,铁心源看似无心的来到了柳荫下,瞅了一眼那个躺着睡觉的军汉,拍拍他的肩膀道:“往里面一点,腾点地方给我。”

    军汉冷冷的看了铁心源一眼,把身子往一边挪挪,留出半张芦席给铁心源。

    铁心源满意的坐在芦席上,掏出酒壶喝了一口,拍拍那个军卒的后背,把酒壶递给了他。

    军卒疑惑的接过酒壶,酒壶里飘荡出来的酒香告诉他,这一定是极好的美酒。

    只是,这是大头巾递过来的酒……

    “想喝就喝,战场上下来的好汉子,怎么连喝口酒的胆子都没有了?”

    刘满经受不住美酒的诱惑,把牙咬一咬,咕咚咕咚的连喝了两口酒,示威性的把酒壶还给了铁心源。

    铁心源的酒性子极烈,刘满喝了两大口,也是费尽了力气才把酒劲给压下去,一张脸涨的通红。

    别人喝过的酒壶,铁心源是不会碰的,把指头塞嘴里打了一个唿哨。

    枣红马就半死不活的溜达了过来,非常熟练的把嘴凑在酒壶的口子上咕咚咕咚的连喝两口酒,竟然和刘满一个模样。

    刘满腾地站起来,两只眼睛已经死死的盯着铁心源,他觉得铁心源这是在羞辱他。

    “知道这是一匹什么马吗?”铁心源抚摸着枣红马的鼻梁帮它通气,最近枣红马总是莫名其妙的流鼻涕,喝了酒之后更是如此。

    刘满咬牙道:“和我一样都是一头没用的畜生而已,如此回答,公子可还满意?”

    铁心源似乎没有听见刘满的回答,继续抚摸着枣红马道:“这是一匹龙种千里马王。”

    刘满看看少了半只耳朵,一只眼睛的枣红马摇头道:“战马要是瞎了一只眼睛,就只能沦为挽马,公子既然在军中,不会不知道这条军律吧?”

    铁心源转过头看着刘满笑道:“我听说你以前也是跳荡兵之王,可有此事?”

    刘满愣了一下道:“算是好手,却非什么跳荡兵之王,一个跳荡而已,斩将夺旗与我无关,攻城拔寨我倒是可为先驱。”

    ‘害怕吗?”

    “什么?你说什么?”

    “我是问你攀城的时候可曾感到害怕?以前的时候啊,又一次是我守城,有一个人攀爬的功夫可能比你还要好一些,结果他被我丢下去的是会瓶子给弄瞎了眼睛,死的惨不堪言,你害怕吗?”

    刘满苦笑道:“怎么可能不害怕,只是每次攀城的时候尽量的不去想生死就是了,一旦攀上城头,杀退了守军,老子全身的筋就像被抽掉一般,不休养个三五天,全身都没力气。”

    铁心源笑眯眯的看着刘满道:“你拼死拼活立下的军功却被权贵子弟轻易地夺走,你心中恨不恨?”

    刘满的眼皮跳动了一下,把身子靠在柳树上道:“有什么好恨的,投错了娘胎,算老子命苦!”

    铁心源拍拍手上沾染的灰尘笑道:“其实啊,皇帝和大臣们拿你的功劳去安抚权贵子弟,这样做其实是没有多少错误的。

    收买权贵的人心,要比收买你一个人的忠心要划算的太多了。

    在皇帝的眼中,永远只有有利于否,而没有什么对错之分,收买勋贵子弟要比收买你划算,所以他明知那些功劳不是权贵子弟立下的,一样会笑眯眯的把你该得的赏赐给了那些权贵子弟。”

    “这世间还有公平可言吗?”刘满的三根手指死死的抠在柳树皮上,愤懑至极的道。

    铁心源看着粗糙的柳树皮在刘满的手指下逐渐掀起,最后被他生生的撕下来,露出一条子黄白色的树干。

    笑着拍拍刘满的肩膀道:“这世间那来的公平,如果有,也只是相对的公平而已。

    其实啊,你现在就处在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里,而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刘满丢掉手里的柳树皮,冲着那个半蹲着啃馕饼的游骑大笑道:“洪老七,你过来听听,这位相公说什么,这里的将军们会相对的公平,你要不要听听这个大笑话?”

    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其实早就在注意刘满这里的动静了,听刘满大喊,就嘿嘿笑道:“老子当然要听听,相公们空口白牙说瞎话的本事我们可要好好的学学。”

    铁心源笑眯眯的站在那里,看洪老七呼朋唤友的召集来一大群倒霉的军卒,就等着他们到来,好继续说话。

    洪老七一过来,就大大咧咧的随意拱拱手道:“愿闻高论。”

    铁心源坐在芦席上,招手示意这群人全部坐在地上,等场面安静下来了,这才笑道:“每每开国,就会造就一大群公卿王侯,不论是大宋开国,还是前唐,前隋开国都是如此,这句话应该没毛病吧?”

    洪老七不屑的道:“老子出生的太晚,造反又没胆子,这些话等于白说。”

    铁心源笑道:“我们将要去的哈密,却偏偏是一个将要新生的国家!

    那里战云密布,正是好男儿用命换取马上封侯的好地方,诸位以为如何?”

    一个红脸膛的大汉嗤的笑了一声道:“胡人的王侯,拿来有什么用?”

    铁心源哈哈笑道:“怎么就没用?当年霍去病,卫青,班定远,侯君集这些人的功绩难道是假的?”

    刘满哈哈大笑道:“这位相公,你以为我们去了哈密就能得到公卿之位?”

    铁心源笑骂道:“想的倒美,你们这群人里面能有一个就算不错了,更大的可能性是战死沙场!”

    洪老七点点头道:“你这位相公说话倒也实诚,一将功成万骨枯,老子们见得多了,而现在,万骨枯也换不来一位将军,老子们拼死拼活的有个球用。”

    铁心源笑道:“如果是金球,银球,不知道还能不能让你们奋勇杀敌?”

    洪老七大笑道:“这话听起来舒坦,马上封侯这种事情只好拿来骗傻子,如果有大堆的金银搬出来,老子就算是为他掉了脑袋又如何?”

    “就是啊,老子再也不受骗了,想要老子上战场拼命,只要搬出金山银海,老子就能豁出命去。”

    “嘿嘿嘿,如果有银子,老子一定比在天南的时候还要勇猛三分。

    给多少银子,出多大的力气,这位相公,就请您帮我们这群大老粗写一个章程递给这里的将军。

    一句话,给银子,老子们的命就是你的,随你怎么折腾,就算是明知是死路,也跟你去,就算是战死了也没一句怨言!”

    铁心源笑呵呵的站起来朝四周拱拱手道:“此言当真?”

    刘满和洪老七率先拍拍胸口道:“给一笔钱,出一次战,童叟无欺!”

    铁心源笑道:“出战的价格!”

    洪老七疑惑的瞅瞅气定神闲的铁心源咬咬牙道:“平日里没战事月银七百文,一旦有战事,步战六百文,骑战八百文,攻城一贯!遇袭脱困一贯,要现钱!”

    铁心源笑眯眯的点点头道:“这个价格非常的公道,如果诸位还有什么条件,现在就提,一旦形成了文书,就不能改动了。

    另外啊,给诸位半天的时间,把所有的袍泽都找过来一起商量,天黑之前,给我答复,我们立刻订立文书。”

    铁心源的话顿时就让这群军卒们炸了锅,他们没想到,洪老七这个明显属于讹诈的价格,这个士子都能答应,一时间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

    洪老七大吼一声肃静!

    等嘈杂的声音渐渐消失之后,洪老七认真的抱拳问道:“不知公子在哈密担任何等官职,我等如何知晓公子的承诺不是在那我等粗人当猴耍?”

    铁心源笑道:“其实我是谁不要紧,反正你们眼中只有银子,只要我给银子,你们就奋力作战就是了,知道的太多,一旦日后相处的时间长了,生出了情分,反倒不好。”

    刘满这时候也安静了下来,郑重的抱拳道:“还是请公子说个清楚,至少要让我们这群厮杀汉知晓是在为谁拼命!”

    铁心源用拇指指着自己的胸口笑道:“我就是哈密国王铁心源,同时也是汉征西大将军,也是你们官家的女婿,这个身份你们满意吗?”

    铁心源说完话,不等这群傻了吧唧的丘八们反应过来,就从怀里掏出一锭足足有十两的赤金丢给洪老七道:“这是订金,拿好了,别忘了天黑之前到本王的帐篷里,我们重新签订文书!”

    目的达成的铁心源满意的和枣红马离开了那群看着金子愣的傻丘八,脚步都变得轻盈起来。

    用原本就要给这群人的军饷,收买这群人,效果还这样的好,铁心源只要想起,心头就会唱起澎湃的歌谣。(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