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三章再别长安
    第三十三章再别长安

    孟元直目送泽玛离开,忽然之间就从铁心源的身边走开,直接回营地去了。八一中 √文网Wくw W√.く8√1 zくW★.CoM

    铁心源自然知道自己刚刚给男人丢了脸,这事确实难堪,可是,孟元直这个家伙有什么资格看不起?

    欧阳修在意的是铁心源允许部下冒充自王妃的事情,他不理解铁心源为什么不直接把那个美丽的女子收归后宅,就算是不喜欢,也可以为了国家将她放在那里当摆设。

    苏轼则是满脸的惋惜之色。

    “这样的绝色佳人你不喜欢?”欧阳修走了之后,苏轼凑过来小声问道。

    铁心源感慨的道:“我又不是瞎子,也不是太监。”

    “那为什么?”

    “问题就在于我有老婆!”

    “我听说一个茶壶配七八个茶杯是正常的。”

    “我家的茶杯比较大,一杯就能装一壶!”

    苏轼惋惜的看着铁心源道:“你会丧失太多的乐趣,太多的美景,太多的……”

    “痛苦!”

    “痛苦?怎么可能会有痛苦?”

    铁心源呲着白牙笑道:“你会享受到的,我现在就为你写一词,来表述一下你当时的心情。”

    苏轼笑道:“你且道来,我会好好的收藏你这诗词的,当然,如果太差,我很快就会忘记。”

    铁心源嘿嘿笑道:“我保证你一辈子都忘不掉!”

    “那你念啊!”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不错的一江城子,我能写出更好的,只是没有那份心境,哎呀,你别走啊,你先告诉我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心境?这不可能,我苏轼纵横花丛……”

    铁心源自然不会现在就和苏轼讨论他死老婆的事情,如果将来他真的陷入了这种伤痛之中,或许会产生很多疑问,这样会减轻他的痛苦。

    回头看着傻了吧唧的苏轼,铁心源觉得自己对苏轼实在是太好了。

    第二天的时候,张通也带着先锋军队离开了长安,从京兆府到洮州,有一条宽阔的秦驰道可以借用,从秦州到兰州中间却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今年雨水奇多,先锋军有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重任。

    从兰州进青塘辖境,必须是在泽玛进入洮州后的第三天,路上的时间很宽裕,因此,铁心源并不着急赶路。

    站在长安城城外,能看见大食人修建的巨型清真寺的塔尖,一弯新月挂在塔尖上,让人心生敬意。

    塔利班的身份其实是可以利用一下的,只可惜富弼下了严令,不许铁心源进城。

    想想清真寺里堆积如山的财富,铁心源只好叹息一声,熄了想要再弄一些钱的想法。

    上一次和穆辛来到长安城的时候,就见到了无数的贤者和阿訇。

    任何宗教进了中国这片国土,总会生一些微妙而奇怪的变化。

    佛教如是,袄教如是,还有无数无声无息消失在这片土地上的宗教。

    大宋是如此的富庶,这片土地能够供养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宗教,因此,长安城的大阿訇和那些博学的学者们,自然而然的会制定出一些适合在大宋传教的方式来。

    只可惜,他们信奉的宗教教规是如此的严厉,不允许教义有任何的偏差。

    《古兰经》中有他们需要的所有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任何改变就意味着背叛。

    上一次穆辛来的时候,他们曾经爆过一次非常不愉快的争论,争论过后,穆辛愤然离开了长安,继而主导了西行路上的一系列杀戮。

    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穆辛和长安的宗教领袖们的意见有很大的误差,以至于让穆辛认为这里所有的宗教领袖都已经变成了不可饶恕的******的叛徒。

    这样好的鸿沟本来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的,可是该死的富弼却限制了自己的行动,在大宋的国土上,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外国君王。

    人进不去,信函自然是能进去的,铁心源用阿语写了一封非常长的信函,讲述了自己离开大宋之后亲眼目睹穆辛的所作所为。

    说的非常平实,在这封信函里面,铁心源甚至没有用形容词,只是在认真的描述自己看到的一切。

    至于那些大阿訇们能从中看出什么别的东西来,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绝对与铁心源无关。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铁心源真的有一个最恨的人,那么,这个人非穆辛莫属。

    喀喇汗的大军正在哈密外面的回鹘国土上烧杀抢掠,铁心源直觉的认为,这背后最大的推手就该是穆辛。

    否则,喀喇汗不会在西域的冬季,补给如此困难的时刻动东征,当一件非常不适合军事理论的事情出现,而且正在生的时候,就只能从政治的,或者宗教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很明显,喀喇汗在冬日的战争并不符合他的政治要求,那么,只有宗教这样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件事了。

    也只有宗教才会让军队不计牺牲,前赴后继的杀向一个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战场。

    就是担心在战场上遇到穆辛,铁心源才不辞万里从契丹和大宋寻找任何可能出现的帮助。

    也只有铁心源自己才清楚,穆辛远比那个杀人如麻的喀喇汗可怕的太多了。

    等待了两天,没有一位清真寺的使者来到营地,铁心源也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外人面前,这群人团结的厉害,这样简单地离间计对他们很难有效果。

    离别的时间还是到来了,在富弼的咒骂声中,在长安商贾们的惋惜声中,在一场晚春的春雨中,铁心源离开了京兆府,路过长安城西门就一头踏进了茫茫的关中平原。

    从长安道陈仓,道路平坦,赵婉却不愿意再坐马车了,一身天蓝色的骑装将她映衬的格外英武。

    不仅仅是她,就连水珠儿的骑术似乎也非常的不错,这主仆二人,在离开了东京皇城的禁锢之后,表现的非常疯狂。

    眼看着赵婉和水珠儿纵马从自己身边掠过,多嘴的苏轼就把嘴巴凑到铁心源的耳边道:“这就是你家的茶杯?你就为这个茶杯放弃了全天下瓷窑出产的茶杯?

    就不想试试吐蕃产的,就不想试试回鹘或者九姓胡人乃至波斯大食生产的茶杯?”

    铁心源回头看着猥琐的苏轼沉默一会道:“说实话,我以前非常的同情你,现在,我觉得你以后要受到的那些罪,完全是你应该遭受的,就你这张破嘴,不遭罪才是老天爷不长眼。”

    苏轼点点头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好像对我以后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告诉你,完全不可能!

    到了哈密之后,你如果能给我安排一个能四处游走的差事我就感激不尽了。

    别着急骂我,你家茶杯快从马上掉下来了。“

    原本想要骂人的铁心源急忙转过头去,只见赵婉竟然从狂奔的战马背上俯下身子,探手去捉路边的野花。

    “小……”

    不等铁心源吼出来,赵婉的身体就立刻上了马背,将那多黄色的野花含在嘴里,勒一下缰绳,战马就昂嘶一声强行转了一个弯向一边的荒地上狂奔而去。

    “你老婆的骑术不错!”

    刚刚把脑袋缩回去的苏轼又把头从车窗里探了出来,聒噪的令人生厌。

    铁心源轻轻地磕一下马肚子,就匆匆的向赵婉跑掉的方向追过去,不能再任着她的性子胡来,她的马术已经被那些喜欢显摆骑术的侍卫们给教坏了。

    喜欢这样显摆骑术的家伙,十个中间有一半是瘸子!

    赵婉今日显得极为兴奋,见铁心源骑马来追自己,竟然大笑着和铁心源在车队中捉起迷藏来。

    铁心源不敢追的太紧,生怕她出问题,追了两圈之后就放缓了马蹄,等赵婉疯够她自己会回来的。

    等了很久,赵婉才策马缓缓地来到铁心源身边,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向铁心源做了一个不许说话的动作,然后仰着苹果一样红扑扑的脸蛋道:“就让我放肆一回,我已经忍了好久好久。

    以后不会这样了。”

    铁心源笑道:“这倒不必,在清香城的后山,有一片极为美丽的草原,草原不算大,却足够让你撒欢的,那里的青草繁盛,就像是在地面上铺了一层厚毯子,即便是从马上掉下来,也不会受很重的伤。”

    赵婉从马背上探过身子,张开双臂狠狠地拥抱了一下铁心源,然后就跳下战马,蹲身对铁心源施了一礼,就飞快的钻进马车里去了。

    “你老婆确实不错!”坐在马车上的苏轼探出身子做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这样至情至性的女子太少见了,难怪你对她百依百顺,真是太好了。”

    铁心源笑道:“怎么,欧阳先生告诉你你要干什么差事了?”

    苏轼苦着脸点头道:“你怎么想的?要我这样的一个才子去雪山脚下督促农人种胡麻?”

    铁心源看着远处的秦岭笑道:“我总觉得你现在多吃一点苦,将来就会少受很多磨难!(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