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六章偷梁换柱的泽玛
    第三十六章偷梁换柱的泽玛

    五月的洮州最美的就是牡丹。八一中文网W√w W√.81zW.CoM

    泽玛的笑容比牡丹更加的娇艳。

    临洮牡丹中最有名的就数紫斑牡丹,淡色的花瓣根部突然多出几片浓紫浓紫的斑点,怎么看怎么怪异,然而当你熟悉了这样的浓紫之后,就会窃喜它没有将素色牡丹装裹成那种刺眼的富贵色。

    富贵归于平淡之后的模样,就该是紫斑牡丹的样子吧。

    泽玛手里的篮子里已经装了七八朵碗口大小的牡丹,即便是已经没了生命,牡丹的美丽也不曾稍减分毫。

    曹家人种植牡丹已经有三百年了,他家园子里最古老的一株牡丹已经有四百年的树龄了,因此,人们又把曹家牡丹叫做唐牡丹。

    唐牡丹也是青塘境内为数不多的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每年给宋皇进贡的牡丹数量不下三十株,如今,东京的皇宫里面还有一座叫做牡丹亭的园子,专门种植这种花卉。

    泽玛在东京被皇后接见的时候见过这种牡丹,只是当时还不到牡丹的花季,如今有满园的牡丹可以采撷,自然干的非常起劲。

    瞎毡来到了临洮,自然不是来看泽玛采摘牡丹的,一份军报已经在他的手里被纂成了一团。

    铁心源已经到了青唐城,他到现在才知道,如果铁心源身边只有少数的几个从人,瞎毡不会这样愤怒,而今,铁心源是带着一支六千多人的军队准备从青塘境内大摇大摆的横行而过,这让瞎毡感受了强烈的侮辱。

    泽玛笑着自花丛中走出来,冲着瞎毡嫣然一笑,然后就找了一朵最大的黄牡丹插在云鬓上,侧着头调皮的瞅着瞎毡,等待他开口赞扬。

    瞎毡的眼神流转,最后还是将目光放在一朵白色的牡丹上,掏出刀子割断,笑吟吟的去掉那朵黄牡丹将这朵白色的牡丹给她插上。

    “这朵白色的比较配你。”

    泽玛屈身坐在软软的草地上,仰着脸瞅着瞎毡噗嗤一声笑道:“你要是戴上一朵红色的,一定不会很好看。”

    瞎毡那张狰狞的面孔不自然的抽搐一下,然后笑道:“铁心源配上红牡丹一定很好看。”

    泽玛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垂道:“他的头上只会插赵宋皇家的宫花,不会随便插这些草木之属的。”

    瞎毡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变得好起来,呵呵笑道:“宫花再美,也不是一朵假花,如何有这里的紫斑牡丹来的动人,我就喜欢你鬓间插着鲜花的样子。”

    泽玛强笑了一下,抬起头对瞎毡道;“您应该亲自盯着牧人们加快交易的度,而不是站在这里看我采花。”

    瞎毡楞了一下道:“早一刻,晚一刻有什么区别吗?你难道不喜欢这里的美景吗?”

    泽玛摇摇头道:“我的时间不多,我家大王抵达草头鞑靼的那一刻,就是我离开临洮的时候。”

    瞎毡皱眉道:“他在逼迫你?”

    泽玛流着眼泪道:“苦命人何言逼迫二字,妾身是在为一家老小的吃食奔波,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一下,余者,无能为力。”

    瞎毡走进牡丹丛里,用刀子又割下一朵牡丹递给泽玛道:“大雪山人数不多,青塘养得起。”

    泽玛眼泪流的更加汹涌,哽咽着道:“如今你在青塘如同怒海操舟,稍微不慎就是舟覆人亡的下场,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分心。

    桑杰,青谊结鬼章,汗斑这些人都瞪大了眼睛等着你出错,你早日召开古康力,让他们承认你是青塘的王,才是你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瞎毡笑道:“:这些事没什么,他们会带着牛羊和礼物来的,只是,铁心源这一次又从宋国弄来了六千部属,这让我如何安心?”

    泽玛不屑的道:“喀喇汗就要打过天山了,铁心源惶恐异常,不惜用重金求娶了宋国皇帝的女儿,这才换来一千罪囚和五千本应该斩的逃兵。

    听他的意思是要准备死守天山路了。”

    瞎毡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青塘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否则我只需提一支雄兵远征哈密,定能将喀喇汗这等野心勃勃之辈斩于马下。”

    “其实铁心源进了青塘对您并没有坏处。”

    瞎毡轻笑一声道:“此话怎讲?”

    “他打算在青塘用货物换取大量的青塘武士,去帮他守卫天山路。”

    瞎毡皱眉道:“这怎么行?今岁,西夏的国相没藏讹庞已经来黄河白马军司两遭了,而黑水镇燕军司也在向黄河岸边靠拢,青唐城附近的兵力如何能够在这个时候外派。

    此事断不可行。”

    泽玛擦干眼泪瞅着瞎毡叹了口气道:“好一个把心肝肺都掏给了青塘人的瞎毡啊。

    你能拥有的大军如今都在你身边,铁心源自然没可能带走,他能带走的青塘武士也不是属于你的部族的。

    其实啊,我倒是希望铁心源带走的青塘武士越多越好,那些人的实力弱小了,你当青塘人的领这件事情就更有把握了。

    西夏人占领不了青塘,他们只想劫掠青塘来喂养自己嗷嗷待哺的族人。

    西夏人来了,青塘人就去雪山,在雪山上没人是我们吐蕃人的对手。

    没藏讹庞拿不走青塘的草场,更拿不走青塘的一寸土地,你为什么要担心西夏人呢?”

    瞎毡笑道:“你希望我像一只兔子一样的逃跑吗?”

    泽玛笑道:“我已经过来敬佩英雄好汉的年龄了,现在唯一能让我敬佩的是不败的王者,而不是一个喜欢不顾后果不计成败的英雄。”

    瞎毡笑道:“即便是如此,也不能让铁心源将我青塘武士用一些不值钱的东西骗走,他们应该为青塘的草场流血,而不是为金钱流血!”

    泽玛看着远去的瞎毡摇摇头自言自语的道:“找一个比铁心源还要聪明些的人就这么难吗?”

    说完话地头瞅瞅自己篮子里已经有些打蔫的牡丹花,连同头上那朵白色的牡丹花一起丢在地上。

    用脚踩一下那朵让她像着孝一般的白牡丹,匆匆的用剪刀剪下七八朵看着顺眼的牡丹,就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尉迟雷急不可耐的接过泽玛带来的牡丹,淋上清水之后就趴在桌子上考虑怎样才能插出一瓶自己满意的插花来。

    泽玛烦躁的甩掉鞋子,直接踩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走进了内室,冲着正在打盹的尉迟灼灼道。

    “瞎毡已经接到大王进入青塘境内的消息了,这比我们预料的要快两天,大王一天没有抵达日月山,就有一天的危险。

    虽然瞎毡暂时被我蒙骗过去,将注意力放在了大王招募青塘武士的事情上而忽略了他带兵进入青塘的事实。”

    尉迟灼灼等泽玛说完了,才给她倒了一杯茶道:“大王不会在青唐城久留的,等到瞎毡的信使抵达青唐城之后,青谊结鬼章和汗斑这些人也不一定会听他的。

    即便是肯听,大王那时候早就离开了半个月了,难道派兵去追?

    日月山,倒淌河一带都是人烟罕至的荒原,你以为一支军队不需要准备就能踏进那片土地吗?”

    泽玛想想自己从那一带走过来的情形,不由自主的点头道:“碎石城已经废弃很久了,那一片地方确实没有什么人烟,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比较好。

    要是再留下去,我就要成瞎毡的妃子了。”

    尉迟灼灼笑道:“你不是说他不能人道吗?”

    “即便是不能人道,我一想到要和他那具破破烂烂的身体躺在一张床上,我就汗毛直竖。”

    泽玛看看尉迟灼灼又道:“如果和铁心源躺在一起就没有这些问题了,他长得比较招女人喜欢。”

    尉迟灼灼笑道:“你喜欢又有什么用,他只喜欢宋国的那个大胸脯的公主!”

    泽玛挺挺自己的胸膛道:“我的胸脯也很大啊。”

    尉迟灼灼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脯叹了口气就捡起掉在软榻上的书准备接着看。

    看了不到两个字,就烦躁的丢掉手里的书本对泽玛道:“我们去骑马吧,我听说宋国的那个公主马术很好。”

    泽玛把身子丢在软榻上懒洋洋的道:“她的马术再好,也没有我们这些在马背上长大的人好,有这功夫多睡一会才是好的。

    一想到又要走日月山和倒淌河我就犯愁,以后再也不走这么远的路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两人正在嬉闹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冲天的号角声,紧接着房子后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泽玛和尉迟灼灼一愣,连忙穿上鞋子就往外跑,留在外间插花的尉迟雷更是已经攀上了曹家高大的围墙。

    号角声刚刚停歇,马蹄声变得更加急促,三声号角不到者斩立决,这就是青塘的军法。

    刚刚停歇的号角声再次响起,比第一次更加嘹亮,泽玛和尉迟灼灼的脸色顿时大变,三声号角意味着瞎毡就要在帅帐号施令,准备调兵遣将了。

    “雷爷,外面到底怎么了?”

    尉迟雷大声道:“不知道,不过瞎毡的帅旗已经竖起来了,战旗已经指向了正北!”(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