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七章好人是一种相对的称谓
    第三十七章好人是一种相对的称谓

    他们用不着担心多久,瞎毡自己就已经说出了答案。八一中文网W★wくW .★8√1くz√Wく.CoM

    距离青唐城不到两百里的邈川城守将汗斑主动向大宋请封,与此同时,邈川城一线的红古城,黑城,安乡,保寨,巴金等城寨同时俱表,希望获得大宋的封号。

    他们这样做在青塘人眼中并算不得什么大事。

    在汗斑没有这样做之前,青塘最受人尊敬的领角厮罗已经这样做过了。

    大宋加授其为保顺军节度使,仍兼邈川大领,旋兼保顺、河西节度使,洮、凉两州刺史。

    去世之后,大宋遣使追授角厮罗为忠顺郡王,谥号武襄。

    当青唐迟迟不能遴选出领的时候,汗斑一干人看到了瞎毡的虚弱之处。

    一个连青唐城都不敢进,一个连青唐根本要地河州都不敢进的人,不足以为青唐领。

    因此,当他们受到足够多的诱惑之后,做出这样的举动丝毫不稀奇。

    瞎毡的大军在集结,各处粮秣,物资也在集结,大战一触即。

    而瞎毡却平静的坐在泽玛的房间里,一杯一杯的喝着烈酒,眼睛红的如同火炭。

    这个时候,他早就忘记了铁心源曾经带着大队人马从青唐走过的事实,也忘记了自己刚刚才说过青唐人需要万众一心才能雄峙河湟的话。

    此时的瞎毡恨不得立刻将汗斑这个叛贼挫骨扬灰。

    “青谊结鬼章的部族已经扑过去了,他为人高傲,虽然对我成为青唐之主不太满意,却绝对不会背弃青唐,一心向宋国靠拢。

    因此这一战,不应该打很长的时间,大军到处,汗斑就该逃遁进宋国。”

    “不严重吗?”

    “怎么能不严重?汗斑开了一个很坏的头,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是我和青谊结鬼章的对手,所以,他要的就是投靠宋国这样的一个举动。

    不论他能不能帮宋人,至少他已经做了,只要是青唐人都会知晓投靠宋国之后会有非常丰厚的赏赐。

    而宋国也明知他不可能带着青唐腹地的邈川城投靠他们的,所以啊,他们要的也是这样的结果。

    甚至是一个攻打我们的借口。

    泽玛,宋国要进攻我们了……

    西夏的没藏讹庞知道,所以他早早地就屯兵黄河,他们不是要进入青唐来劫掠我们,而是要防备宋国突然从青唐起的进攻。

    我知道的太迟了,铁心源甚至都看出来了,所以才会这样无视我的威严,私自从邈川城这个缺口经过青唐城直接去了日月山。

    如果青唐有变,我估计他会用手里的这六千人来横扫草头鞑靼,把他们收归自己的帐下。”

    泽玛叹了一口气跪坐在瞎毡的面前,重新给他倒了一杯酒道:“多喝点,把所有的忧愁和愤怒都用酒压下去,明日里,你就该是一位英明的统帅,而不应该是一个酒鬼。”

    瞎毡笑道:“这不算什么,人和人之间的情义总是不靠谱的,都要是利益闹出来的,铁心源这样做没错。

    如果他的哈密国出了岔子,我也会带兵去伊州的,这中间甚至不用对他说对不起这样的话。

    如果我这一次能够度过危机,铁心源会笑眯眯的将草头鞑靼部族给我送回来,而且还会多加一批极为丰厚的物资作为赔罪。

    而我们两个以后依旧可以把酒言欢。”

    泽玛苦笑着摇头道:“妾身弄不明白你们男人,从来就没有弄明白过。

    现在你有了危难,我不能不帮你,所有的粮食和茶叶都留给你,你找人把麦子炒熟,然后制作成炒面,铁心源就是这么干的,在这一点上我真没有现有谁比他强。”

    瞎毡点点头道:“粮食多一些总是好的,这个人情我领,只是,你回去如何交代?”

    泽玛笑道:“一点钱而已,他不会重罚我的,你先考虑如何平定青唐,不要管我。

    其实这一次邈川城生的叛乱对你来说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用大军平定的地方,总要比用嘴巴平定的地方更加的安稳。“

    瞎毡点点头,把最后一杯酒喝下去之后道:“把你手里的战马都给我,现在我非常的需要,你路过宗哥城的时候再从我的牧场里挑选战马。

    瞎毡英雄一世,还不用女人来替我受苦。“

    说完话就丢下一枚金牌,然后就大踏步的走了出去,院子里的侍卫铠甲身铿锵乱响一阵子之后,院子里就重新恢复了平静。

    从里间跑出来的尉迟灼灼兴奋地拿着那枚金牌翻来覆去的看,泽玛笑骂道:“赶紧收拾东西,然后我们去宗哥城把瞎毡的牧场弄空,最后回哈密去。”

    尉迟灼灼挑挑大拇指道:“刚才你说要把所有的物资都送给瞎毡,吓了我一大跳,这么多物资呢,能换回来多少东西啊。

    哈哈,转瞬间瞎毡就给了你一个大甜头。姐姐真是厉害,小妹佩服。”

    泽玛笑道:“军国大事我可能不懂多少,可是论到对男人的把握,这个世上比我强的人真不多。

    当然,除了那个死人一般的铁心源!”

    尉迟灼灼笑道:“那真的是一个死人!”

    大战前的军事统帅一般都是属于鸡嫌狗不爱的那一类人,因为这时候的军事统帅总想弄几个倒霉鬼来砍头,用他们的脑袋来证明,自己说一不二的强大个性。

    泽玛带的人都是哈密国的人,不好拿来杀掉,可是,那个富弼派来和瞎毡接洽的宋国官员就倒霉了。

    总共有六个人,主要是前来和瞎毡交换物资的,汗斑造反应该不关他们的事情,瞎毡却认为自己就是被这六个宋人给蒙蔽了,从而贻误了战机。

    六个人被剥的赤条条的,不论他们如何的辩解,如何的哀求,甚至如何的咒骂,四头健壮的牦牛不疾不徐的牵着他们的四肢从四个方向力,然后,那六具身体就被牦牛用蛮力给扯成了血淋淋的几十块。

    这样的场景泽玛和尉迟灼灼自然不会去看的,尉迟雷,铁三百,以及拉赫曼他们三人带着部属作为观礼嘉宾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

    他们同样表现的很冷漠,既然这六个人已经是注定要被牺牲掉的棋子,这时候表现出同情或者悲愤无疑是对自己智商的一种侮辱。

    用来撕扯那六个人的二十四头牦牛,甚至都是瞎毡从泽玛商队中借来的。

    杀人立威之后的瞎毡,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之情拔营离开临洮。

    泽玛说的没错,自己身为新的青唐领,用大军让所有人知道自己是最合适当领的那个人,要比用嘴巴告诉别人有效果的太多了。

    瞎毡一走,手里什么都没有的泽玛立刻跟在瞎毡的背后向宗哥城挺进。

    不论是尉迟雷还是铁三百,都对抄瞎毡后路有一种近乎羞愧的心情。

    只是在看到急不可耐的泽玛和兴冲冲的尉迟灼灼之后,第一次对女人这种生物本性的良善性产生了很大的疑问。

    前一刻,她们可以和瞎毡情意绵绵,下一刻就希望弄走瞎毡所有的财富,且永远都不打算再见那个人。

    日月山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也是一个有很多故事的地方,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前唐那位文成公主的。

    那一片红砂岩明明是红土经过长年沉淀最后被造山运动顶起来的,却偏偏要说这片方圆十里左右的赤岭是文成留下的血泪所化。

    那一汪潭水明明是雪山水汇集而成的,却偏偏要说那是一面文成公主留下来的镜子。

    总之,文成公主随手丢掉的垃圾,比如梳子都在日月山被赋予了更加神奇,更加壮阔的命运。

    这是孤独而浪漫的蕃人无意中造成的,他们喜欢那些神奇的故事,并且会自动的挥自己的想象来完美这些故事,而故事在人群中流传的时间长了之后,就好像变成了曾经真实生过的事情。

    这些故事对铁心源来说就是一个一笑而过的事情,赵婉却对这件事非常的认真。

    她仔细地看过那条叫做赤岭的地方,在那个据说是镜子变化的水潭还洗过脸,最后带着水珠儿驻马赤岭,高声朝山谷喊叫,希望得到文成公主的回音。

    在日月山这样做自然是非常不明智的,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头晕目眩,呼吸急促。

    红景天对高原反应并没有多少用处,这种氧气含量的地域上的变化,只能让身体慢慢的适应,任何吃下去之后就能立竿见影的药物,都是一个传说。

    即便是铁心源制造出氧气来,赵婉呼吸了之后也不可能有什么作用。

    高原反应对于赵婉来说非常的危险,铁心源在现赵婉出现了这种情况之后,第一时间就下令离开日月山,只要下到平原地带,赵婉的痛苦就会立刻解除。

    她比文成公主幸运的太多了,文成经过日月山之后,是在一路向高处走,她背负着帝王交付的使命,即便是再痛苦,也要强忍着痛苦把自己交付给高原上的另外一位帝王。

    赵婉没有这种痛苦,铁心源是她自己选的,来到哈密对她而言仅仅是一个出嫁的过程而已。

    因此,过了倒淌河之后,赵婉基本上就已经没有任何症状。

    重新恢复了活力的赵婉惊讶的现,自己身边的人变少了很多,六千四百人的队伍,就剩下三百多人。

    “他们要开始干活了。”

    “还没到哈密,他们干什么活?”

    “有些活在哈密是没有办法干的,只有在别人的疆域里面,对人家的人民做。”

    “下一次出去抢劫的时候,把我也带上,我说过,你是马贼,我就是马贼的婆娘。”(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