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一章这是来自草原的问候
    第四十一章这是来自草原的问候

    郑重过后就忽然笑,这让郑重的气氛立刻荡然无存!

    苏轼张嘴说了一句什么话,众人却听得很不清楚,真正狂暴的冰雹来了,将牛皮帐篷敲打的震耳欲聋。八一中文网W★wくW .★8√1くz√Wく.CoM

    披着铠甲的清香谷武士走进来了七八个人,他们的手上抬着另外一顶帐篷。

    很快,牛皮帐篷里面又多了一层帐篷。

    老天威的时候谁都别想说话……

    因此,帐篷里的几个人都闭上了嘴巴,不约而同的将手探向了火盆。

    帐篷外面的冰雹已经从豌豆大小变成了鸽子蛋大小,掉在地上胡乱的蹦跶,最后堆积在一起很快就铺满了大地。

    冰冷的空气席卷着潮湿的水汽冲进了帐篷,就连火盆里面的火苗都似乎窒息了一下,然后才重新燃烧起来。

    一颗特别大的冰雹一口气砸穿了两道牛皮帐篷,落在清香谷武士高举的盾牌上摔得粉碎,乱飞的冰沫子钻进了铁心源的脖领子,他好像没有知觉一般的继续探着手烤火。

    另外一颗冰雹从圆盾的缝隙里漏了下来,就砸在欧阳修脚下的草地上,跳弹了两下消解了所有动能。

    欧阳修探出手捡起那颗冰雹,张大了嘴巴吞了下去,寒冰入腹,这让他极为痛苦。

    最后痛苦的嘶嚎了一声,用力的锤了胸口两下,似乎才变得舒坦一些。

    冰雹这种天灾注定是不能持久的,半柱香之后,天上不再下冰雹了,连雨水似乎都停了下来。

    刚刚蕴含了冰雹的那片阴云,似乎拧干了所有水份,灰溜溜的顺着山尖飘走了,而后,艳阳再一次出现在湛蓝的天空上。

    “草头鞑靼应该已经屈服了吧?”欧阳修淡淡的问道。

    铁心源点点头道:“应该屈服了,这样的天气底下,继续留在沼泽地里,恐怕有灭族之忧。”

    “你说他们有应对的法子?”

    “那是对大雨,谁都没想到最后会有鸡蛋大小的冰雹砸下来……”

    欧阳修痛苦的呻吟一声道:“大军征伐自然是君主的责任,四海抚民,却是我这个文官领的责任,大王以为然否?”

    铁心源笑道:“解除草头鞑靼的武装之后,他们自然归先生调遣安排。”

    “那好,请大王给老夫留下一千兵卒,一员悍将,您自己立刻回哈密吧。

    如此微妙的局势下,大王不宜在外。“

    铁心源起身施礼道:“一切有劳先生!”

    说完之后就扬长而去。

    苏轼浑身颤抖着指着铁心源远去的背影对先生道:“如此视人命如草芥的屠夫,先生为何不当面指责?”

    欧阳修笑道:“如何指责?指责什么?大宋南征胜利的消息传来的时候,老夫记得你好像喝醉了,还为将要凯旋的将士们写了好几诗。

    怎么轮到哈密清香国的时候你就这么愤慨?”

    “王师……”

    苏轼吐出两个字之后,就戛然而止,因为他现,自己在这里的王师只能是哈密清香国。

    大地上铺满了冰雹,铁心源自然需要重新披上厚厚的裘皮。

    站在被冰雹反射的极为刺眼的阳光下,他看见沼泽地里,正有一支长长的队伍缓缓地从沼泽深处走出来。

    铁心源自己的队伍也变得极为狼狈,被冰雹砸伤的牛羊就过了三百头,这还是在六千人努力保护的情况下,其中十几头牛的眼睛被冰雹砸瞎了,正在凄厉的鸣叫。

    羊群的数量虽然比牛群的数量要大,他们受损的情况却不是很严重,对于躲避冰雹这种事情,矮小的绵羊,要比牛群更有优势,它们只需要一个低矮而陡峭的小土崖,就能保证自己安然无恙。

    至于战马,是不用担心收到的什么损失的,大雨来临的时候,骑士们就已经把战马牵进了自己的帐篷。

    当最后那些巨大的冰雹砸穿牛皮帐篷的时候,武士们就用盾牌帮助自己的坐骑度过难关。

    来自大宋的悍卒们自然非常不习惯这样的事情,来自青唐的雇佣兵们就没有这些毛病,一个个嘻嘻哈哈的修补着自己的帐篷,顺便看着从草地深处走出来的草头鞑靼人。

    “那仁波切,你带本部人马去接受草头鞑靼人的投降,记住了,一切都按照规矩来!”

    一个高而瘦的青唐武士点点头,吆喝了一声,那些正在修补帐篷的青唐武士就欢呼起来。

    第一支接受降俘的军队可以拿到比后来者多一倍的钱财,不仅仅如此,他们还有权力率先洗劫那支队伍里的富贵者。

    孟元直有些不满的对铁心源道:“这样的机会应该给那些自己人才是。”

    铁心源摇头道:“他们还不习惯,还不知道该怎样接纳被环境所迫投降的敌人。”

    “我可以告诉他们!”

    “不用,青唐人来告诉他们要比你告诉他们要好的太多了。”

    “你不是都交给欧阳修负责了吗?”

    “那是等敌人屈服之后,现在,还不是时候,孟元直,通知欧阳先生他们亲眼目睹如何接受降俘!”

    孟元直苦笑着摇摇头就纵马下了山坡,去通知欧阳修率领全部宋人官吏来看杀人。

    望山跑死马。

    中午的时候冰雹才停下来,那些草头鞑靼人整整走了半天才趟着泥水走出了沼泽。

    一个粗壮的草头鞑靼人站在最前面,捶着胸口向山坡上的铁心源吼道:“看在长生天的份上,给我们一条活路!”

    铁心源冷冷的用突厥话道:“我的使者已经通知你们投降,是你们自己不愿意投降,既然你们不屈服,那么,杀戮不可避免!”

    粗壮的草头鞑靼领悲愤的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的使者,从来没有!”

    尉迟文用自己尚在变音期的破锣嗓子吼道:“倒淌河边上的第一具尸体,倒淌河上面飘荡的第一缕血腥气,倒淌河上空汇聚来的兀鹫都是我王的使者!”

    草头鞑靼的领还想再辩解两句,站在他身边的那仁波切已经将长刀从他的腰肋处刺了进去,当草头鞑靼人的领无力地跪倒在地上,他那颗满是泥水的脑袋已经被那仁波切亲手砍了下来。

    “大王有令,男人高过车轮者杀!女人除怀孕者重新分配!”

    那仁波切非常熟悉草原上的规矩,对那个草头鞑靼人的领不干脆的行为非常的鄙视,砍下他的头颅之后,在第一时间就宣布了草头鞑靼人的命运……

    沼泽边上人头滚滚,哭声震天,那些妇人凄厉的嚎叫着希望能保护住自己刚刚高过车轮的儿子。

    她们的努力是徒劳的,那些彪悍的青唐人轻易地就在她们的怀里杀死了她的儿子,然后将她们的孩子尸体丢进沼泽,拖着妇人去了另外一边,他们将是战利品,等待胜利者的分配。

    欧阳修努力的睁大了眼睛,泪水从双眼中喷涌而出,落在长长的胡须上,而后掉在地上。

    孟元直尴尬的道:“大王以前不是这样的……”

    欧阳修哽咽着道:“他是在给老夫展现真正的西域战争,即便他目前是老夫效忠的对象,老夫依旧要骂一声——畜生!”

    “您可以随便骂他,但是啊,请您不要现在就去违逆他的军令。”

    “你也是畜生!”

    “……”

    原本还对青唐人抢走了自己财机会的宋人悍卒,眼看着一场杀戮在眼皮子底下生了,嘈杂的场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刘满含在嘴里的草根从嘴上跌落他都一无所知,嘴巴习惯性的蠕动着,过了半晌才对洪老七道:“他奶奶的,老子在天南干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事。”

    洪老七倒吸着凉气道:“我只愁我们以后的日子,这样的大场面看来是寻常事啊,以后谁要是还想着投降敌人求活命的话,他一定是死的最快的一个。”

    刘满用双手狠狠地揉了一下大脸,吐了一口唾沫道:“下会跟着学!”

    “聪明,老子也是这么想的,在什么地方唱什么歌,只有跟那些吐蕃蛮子们学,我们才能在这里赚到钱,最后活着回大宋买地,娶婆娘……”

    苏轼吐得昏天黑地,胖胖的身体倒在泥水里,涕泪横流,双手拍打着冰冷的雨水,嘴里断断续续的咒骂着站在山坡上的铁心源。

    他没有立刻昏倒,已经让铁心源非常的意外了,他那颗敏感的心,同样如同钢丝一般坚韧!

    再剧烈的痛苦,也不能让他用昏倒来逃避。

    和他同样摔倒在泥水里的宋人官吏很多,一些人已经崩溃了,泥人一般的瞅着山脚下的杀戮,屎尿齐流。

    只有欧阳修在现那些青唐人准备开始第二次杀戮的时候站了出来,支使嘎嘎去阻止青唐人继续杀戮。

    嘎嘎不满的道:“还有好多比车轮高的小子,他们也必须杀掉的,而且,我家的车轮比这些草头鞑靼人用的勒勒车轮子大了好多。”

    “快去!”欧阳修破天荒的怒吼了起来。

    嘎嘎见老家伙彻底的怒了,这才不情不愿的走下山坡,要求那仁波切停止杀戮。

    那仁波切很听话,铁心源让他杀人他就杀人,让他停止他就停止。

    嘎嘎他是认识的,知道这个家伙就是铁心源的侍从,见他来了,以为是铁心源的吩咐,就停止了杀戮,带着自己的人欢天喜地的去捡拾自己的战利品。

    杀戮刚刚开始的时候铁心源就走了,这样的场面能不看就不看,哪怕是自己下的命令。

    草原上几千年传递下来的杀戮规矩,被时间证明是有效的,甚至是唯一一种有效的融合方式……

    只是不知道欧阳修他们在接收到这场来自草原的问候,不知心里会怎么想。(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