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四章苯教的祝福
    第四十四章苯教的祝福

    帝王可以独立思考的时候很少。八√一 中文网W√wW.81zW.CoM

    因为帝王的部下需要通过影响皇帝的思维来达到自己建功立业的目的,因此,只要是帝王耳边就会无休止的出现各种各样的建议。

    从这些建议中间找到好建议并且施行的皇帝一般都不会差到那里去。

    不过,这样的皇帝大部分都是比较普通,中华历史上的皇帝中间这样的皇帝为数最多。

    有自己主见并且按照自己意愿办事情的皇帝也不少,只不过这样的皇帝有两种。

    一种就是光耀史册的赫赫大帝。

    另一种就是众叛亲离家国崩离的亡国之君。

    自作主张的代价和收益同样巨大。

    因此,铁心源把隋炀帝这种皇帝的失败认为是一种投资的失败,而非人性上的失败。

    同样的,李世民这种皇帝也不过是投资胜利的皇帝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黑夜中精神平淡无波,灯光下面目狰狞可怕的吐蕃上师们在不眠不休的工作。

    锤凿撞击的声音听久了也就听出几分韵律的意味来。

    铁心源不知道这些原本崇信雍仲苯教的上师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留光头的。

    可能是因为光头方便工作的缘故吧,这让他们在外形上和佛教僧侣几乎没有了什么区别。

    老上师虽然枯瘦,身体却强健,他非常热爱自己正在做的工作,凿子在砂岩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痕迹,大片的砂岩哗啦哗啦的掉下来,如果看他工作看的时间长久一些,就会现那些白色的凿痕其实都是真言笔画,当一层砂岩被凿子凿除之后,近乎平整的砂岩上就会留下——六字真言嗡嘛呢呗咪吽。

    字迹刀砍斧凿刚劲无比,直入人心之至。

    对年迈的上师而言,他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必须与自己的宗教行为相契合。

    这就和大宋很多文人追求书法的途径是相同的,只不过一个要求的是直入人心,一个要求的是中正平和。

    都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铁心源不认为努力修炼的人都会有一个好结果,眼前的这个老上师,其实已经快要死了。

    铁心源之所知道老上师快要死了,是因为别的上师们这时候都停下手里的工作,围在老上师的身边载歌载舞,似乎在欢送他。

    老上师的面庞殷红,神情激动,手中的锤子敲击在凿子上的力道越的有力。

    看的出来,他如今是在用最后的生命力在石壁上刻他的六字真言。

    当最后一锤子下去之后,一副完整的六字真言就出现在砂岩上,一如既往地工整。

    老上师似乎完成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露出从未有过的轻松之态。

    懒洋洋的摊着腿坐在满是砂石的地面上,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抬起一只手臂指着观礼的铁心源道:“嗡嘛呢呗咪吽。”

    铁心源躬身施礼道:“无上光明,无上智慧,无上仁慈,具足佛身、佛智的观世音观照!”

    老上师先是嘿嘿一笑,而后呵呵轻笑,最后癫狂一般的哈哈大笑,最后,他的鼻孔里垂下一条白色的玉筋(鼻涕)笑声逐渐消失。

    其余上师同样面带笑容,向铁心源施礼之后就继续回去工作,却对老上师的尸体看都不看一眼。

    老上师用生命祝福了铁心源,他自然不能眼看着这位上师的尸体被那些不喜欢臭皮囊的家伙们的那个做垃圾给填到坑里去。

    正要吩咐随行的武士将上师的尸体带到地面上,找一处向阳坡给埋掉。

    另外两个老上师喜洋洋的从山洞的另一边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柄砍刀。

    铁心源的觉得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就要出现了,不等他阻止,拎刀的那个老上师就挥刀砍下了那个死去的老上师的两条手臂,顺便连脑袋一起砍了下来。

    另一个老上师则将没了手臂,也没有流多少血的尸体背在身上,从山洞的另一边消失在黑暗中。

    天亮的时候,铁心源的军队又要开拔了,巨大的白骨神座上多了两条晶莹如玉的手臂骨,他们就被安在神座的两个扶手上,至于老上师的头骨,则高高的出现在神座的顶端,上面刻满了经文。

    他的骨头似乎要比王座上的所有骨头都要洁白,铁心源很想把这种缘故归结于新鲜二字。

    砂岩山上的兀鹫成群结队的出现,那两个喜欢糟践同伴尸体的老上师,点燃了天葬用的松香,那些惯吃布施的兀鹫们都闻讯而至。

    天葬是人生中最后一次布施,而不是什么上天堂的胡说八道,苯教本来就不信这些。

    铁心源看见老上师把手里的肉块高高的丢上半空,总有兀鹫欢快的从半空中接到肉块,然后就挥翅远去,它们非常的有规矩,一只兀鹫只能吃一块肉……

    赵婉听铁心源讲述完昨晚的见闻之后,眼中就多了一些水汽,探出手死死的掐着铁心源的脖子质问他昨晚为什么不带她一起去看这样的场景。

    一个国家在建立的时候,总是需要血肉来献祭的,撒迦,仁宝两位上师总想着把自己的改良雍仲苯教和铁心源的王权结合在一起,这都需要极大的付出之后才有可能。

    而现在,就是他们付出的最好时候。

    快要走出戈壁滩了,天山已经遥遥在望,铁心源却没有见到迎接自己归来的军队,这让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不仅仅见不到迎接自己的队伍,就连商队也没有见到几支,尤其是最近两天,连一支商队都没有碰见。

    六月的时候正是从两河流域来的商队最繁忙的时候。

    斥候已经派出去不下十队了,直到现在也没有一支斥候回来。

    这样的情况下继续向前走是非常不明智的,因此,铁心源下令就地扎营,让尉迟文带着五百名最彪悍的青唐骑士去前方探查。

    不到中午,尉迟文就回来了,随他一起去的五百名青唐武士却没有跟着回来。

    “太后就在前面,等着见新媳妇,就是人数不太多,孟元直家的婆娘都披着战甲充当护卫呢。

    天山路上的战事很激烈,大先生,铁三,铁四他们都在天山路上的高山城抵御乱民的进攻,清香城里只有铁一先生在固守,铁五,铁六在哈密城,听说雪山城那里不是很太平,铁二先生去了雪山城。

    我带去的五百青唐雇佣军被太后要走,火派去了天山路上的高山城,听说那里的战事极为激烈。”

    铁心源在第一时间就下令启程。

    一个时辰之后,他就见到了自己的母亲王柔花。

    对于大半年没见的儿子,王柔花只是上下打量一下,没现缺胳膊少腿,就一把拉起拜见婆婆的赵婉,上了马车,还不断地催促铁心源继续赶路。

    有水儿在,铁心源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原来不是他最担心的回鹘王来攻打天山路了,而是天山另一边的难民们在哈密国关闭天山路之后,自的开始冲击关卡和营寨。

    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很激烈,每日只要杀死一些人,形势就会被安定下来。

    最近几天,那里的形势却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些全副武装的难民们开始参与进攻了……

    “其实啊,就不是难民,他们都是溃军,回鹘王在彰八里吃了一个大败仗,根据斥候回报,彰八里一战,回鹘王损兵折将过半,不得不向他的老巢北庭龙城后退,几乎放弃了西州这一带的广袤国土。

    因此啊,西州一带的回鹘人不得不一路向南进,意图翻越天山,进入我哈密境内。

    就连西州一带的城主也放弃了城池,带着部下和家眷向我哈密进。

    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普通百姓可以进入我哈密,那些回鹘官员们则不得进入。

    因此,高山城外阻挡了数万有钱人和官员,矛盾激化到现在,他们就开始攻城了。“

    铁心源皱眉道:“不是允许他们以商队的形式缴纳重税之后通行哈密,去第三国吗?”

    水儿有些难为情的道:“涌进来的回鹘难民很多,自从天山路开封之后,四个月里进入我哈密的难民足足有一百四十余万人。

    如此多的难民,我们哈密根本就接纳不了,缺粮食,缺房子,缺盐巴,几乎什么都缺,被逼无奈之下,大先生和巧哥就决定截杀那些富人和官员,用他们从百姓那里搜刮来的财富来养活这些难民……”

    “法子没错,为什么不能在放这些人进了哈密之后再动手呢?或者等他们离开了哈密,在沙漠或者戈壁滩上动手呢?一定要弄得人尽皆知的吗?”

    水儿咬牙切齿的道:“我们就是这样做的,一直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是,在送结果让一个叫做辛巴的家伙跑了,他居然翻越了天山主峰回到高山城的另一边,把我们劫掠富人和高官的消息给走漏了。”

    “辛巴是谁?”

    “彰八里城主的小儿子,他父亲和哥哥们战死在彰八里,他自己带着家族里的所有人舍弃了他们效忠的回鹘王,一路向东逃窜。

    进入咱们哈密之后原本以为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收拾掉他,谁知道,这个家伙竟然在家族的保护下逃离了哈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