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八章疥癣之疾
    第四十八章疥癣之疾

    开国之初,总会有很多的缺失和错误,这在哪一个朝代都会出现。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1√zW.CoM

    没治理一个国家的经验,没培育一个国家的能力,只靠着蛮强的热血和憧憬就想建立一个完美的国度,这是每一个开国帝王必经之路。

    秦皇废书坑儒,汉高被困白登山,唐宗囚父弑兄,宋祖挥斧天南,都是这样的例子。

    没一个故事都让人扼腕叹息,铁心源觉得自己这一次也逃不过史册的鞭挞。

    原以为收拢回鹘人会是一个缓慢而有序的过程,哪里会料到等待他的是一场巨大的人道灾难。

    当初让那些商队们将哈密描述的如同天堂一般,希望所有人都来哈密这片人间天堂,现在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刚才在哈密城外能表现成那个样子已经是他毅力的极限了,直到战马狂奔,背后凉,他才惊觉自己身体已经被汗水泡了一遍。

    天山上的黄羊死命求生的场面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那种对生命延续的渴望曾经让他热血沸腾。

    如今,面对比黄羊还要多的人类,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立刻就变成了极度的恐惧。

    把事情丢给欧阳修是铁心源心底恐惧最明显的征兆,直到离开哈密城很远,他才停下汗津津的战马,来到哈密河边捧水洗脸。

    冰冷的河水扑在脸上去不掉全身的燥热,于是,铁心源就把头埋进水里,直到快要窒息了,这才抬起头,大口喘着粗气,看着河对面的天山愣。

    阿大已经把能做的事情都做了,不管是将回鹘人当奴隶出售,还是利用回鹘人之间的矛盾分化他们,都做得很好,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只是,计谋永远都只是计谋,它代替不了粮食,喂不饱一百多万嗷嗷待哺的人。

    西域之地本来很少有灾荒之年的,至少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关于饥民的记载。

    这里原本就地广人稀,即便是有人饿死了,也只会零星出现,死掉了,就会被野兽吃掉,留不下什么证据。

    最重要的是,这里从来没有过救助灾民的例子。

    阿大缓步从城墙上走下来,他看到了风尘仆仆的铁心源,一丝笑容终于浮现在脸上,就连阿二也挣脱布袋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笑的更加憨厚。

    铁心源快走两步握住阿大的手道:“辛苦你了。”

    阿大笑道:“不辛苦,在哈密的每一天我都过的幸福无比。

    倒是回鹘流民没有安置好,是我的不是。”

    铁心源拍拍阿大粗壮的胳膊笑道:“不要紧,有人会专门处理这件事的。

    这方面,他是行家!”

    一枝羽箭呼啸着飞到最高点之后,又落了下来,出刺耳的尖叫。

    阿大挥动臂盾格飞了落下来的羽箭笑道:“来者是那位大才?”

    铁心源笑道:“欧阳修!”

    阿大长出一口气道:“果然大才,这些天流民越聚越多,如同一块巨石压在我的心上,生怕辜负了大王的信任,欧阳先生来了,我终于能够放下民政这一块,专心天山路的战事了。”

    铁心源侧耳听着城墙外面咚咚的战鼓声问道:“战事如何?”

    阿大笑道:“高墙之下,一群鼠辈只是来送死而已。”

    铁心源笑道:“一起去看看!”

    说完就沿着马道上了城墙。

    铁心源刚刚上了城墙,就听见阿大怒吼道:“大王亲临,清香谷万胜!”

    铁心源推开两边帮自己用塔盾挡箭的清香谷武士,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城头正在作战的清香谷武士,突然看到快一年不见的铁心源出现在城墙上,心情激动之下,乱糟糟的跟着大吼起来,只是喊什么的都有,一点都不威武。

    更像隔着山涧和自己的亲人打招呼一般。

    有些还笑嘻嘻的离开自己的位置冲着铁心源傻乎乎的笑,这让阿大有些不满。

    连踢带骂的才把这些跑过和铁心源亲近的清香谷武士赶回他自己的位置,战事还在继续呢。

    铁心源的随行武士在第一时间竖起了铁心源的王旗,他就站在王旗下俯朝城下看。

    一箭之地以外,站立着上千名骑兵,他们站在战马的身侧,似乎只要城下作战的回鹘人打开城门,他们随时准备呼啸而入。

    低头看看城下,铁心源就彻底的糊涂了。

    战事果然不是很激烈,至少不如母亲说的那样严重,攻城的回鹘人只有百十个,武器也非常的简单,除了刀枪之外就剩下弓箭,眼见铁心源出现在城头上,握着弓箭的回鹘人一起以铁心源为目标张弓搭箭。

    铁心源不是很在意,这些人应该没机会射出手里的箭,果然,城头的武士们更加密集的箭雨抢先落下,顿时就射翻了好几个。

    从他们防御的度来看,这些人算不上精锐的战士,铁心源不明白阿大和这些消耗纠缠的意义何在。

    铁一大踏步的从城墙的另一边走过来,将塔盾竖在铁心源的身前,用力的拍拍胸口,又朝城外晃一下小拇指,脸上却满是责怪之意。

    铁心源笑道:“不是不放心你们,战争开始了,我这个大王不露面不好。”

    阿大笑道:“这还算不得战争,最多只能算是骚扰,老夫人只是埋怨你留在外面的时间太长了,准备在清香谷树立一只望君归。”

    铁心源瞅瞅城墙下那群举着盾牌挡箭的回鹘人道:“这种烈度的攻城,他们到底图什么?那个辛巴又是怎么回事?”

    阿大嘿嘿笑道:“辛巴就是一个笑话,没胆子找杀死他父兄的喀喇汗,被我们坑了之后,他就竖起大旗招兵买马,和我们死磕了。”

    “听说他是孤身一人,他哪来的钱财招兵买马?”

    “傀儡而已,城外的有钱人们派出自己的武士和奴仆帮他作战,其实就是希望能给我们一些压力,能放他们平安的离开。”

    “这么一点人你们就没想过出城找他们算账?”

    “不用,他们不过是疥癣之疾罢了,如果需要我带上两千人出关,就能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只是为了挽回咱们清香谷的口碑,这才容忍他们活到现在。

    嘿嘿,喀喇汗的大军已经快要来了,这群人正在天山路上的另一个出口学我们修建城墙呢。

    我准备等喀喇汗的大军到来的时候,再跟他们收税,这一次老子不暗夺,要明抢!“

    铁心源站在城头很显眼,却没有一个回鹘人再朝他放箭,而是举着盾牌把自己遮挡的如同乌龟一样的缓缓撤离了战场。

    很快,地上就只剩下乱七八糟的倒伏着十几具尸体。

    铁心源不解的问道:“每天都来吗?”

    阿大笑道:“每天都来,每天都留下几具尸体然后撤离,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有什么诡计,派出斥候搜遍了这两边的悬崖,没有现敌人的踪迹。

    后来让斥候深入天山路,才现他们正在修建城池,派这些人过来,就是为了拖住我们,防止我们派兵过去攻打他们。“

    “这样拖着不好,快点解决这里的战事吧,喀喇汗一旦到来,我们需要全心全意的对付他们。

    哈密城就像是一个火药桶,天知道什么时候炸开,我们经不起消耗。”

    阿大点头道:“那就让他们把辛巴的人头送来,然后再商量收他们多少税的事情。”

    看军卒们打扫战场很无聊,铁心源慰问了一番青塘武士,就下了城墙。

    有些事他需要铁一再给他讲述一遍。

    这样做不是不信任阿大,而是必须要走的一个流程,免得铁心源以后偏听偏信。

    城外的回鹘人真的算不了什么威胁。

    就算清香谷不去攻打他们,只要再过俩个月,天山雪一旦落下,他们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就目前的局面,不容他们不尽早妥协,喀喇汗不容他们,铁心源同样容不下他们。

    这些贵族和有钱人应该算是回鹘人中的精英,他们喜欢领导别人,也习惯领导别人,如果让他们和那些回鹘百姓混在一起,很快就会有所谓的英雄出现。

    铁一还是难以避免的出现了一些老态,腰板不如初见他的时候笔直,好在精神还不错,用笔和铁心源聊得非常开心。

    他对哈密时局的描述和阿大并无二致,也同样认为,如今哈密最需要解决的就是哈密城里的几十万流民,至于阿大前期已经安置过后来又收回的回鹘人,只要能保证他们口粮的供应,等到明年这个时候,危机自然就会消除。

    同时还隐晦的告诉铁心源,下次不宜再外出这么长的时间。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们准备放弃哈密城里的那些赤贫的回鹘人是吗?”

    铁一点点头,飞快的在纸上写道:“我们的粮食无论如何都是不够的。”

    “五十万人啊……”

    铁一看着铁心源忽然笑了起来,抬手按按铁心源的心脏部位,笑的越开心。

    铁心源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苦笑道:“害死五十万人的好心人,这天下真是少见。”(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